当前位置首页 » 活摘器官 » 各界声援及呼吁 » 从调查线索看“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下)
从调查线索看“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下)

荷雨/综合报道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在这场系统的、灭绝人性的国家犯罪中,中共以灭绝政策胁迫、以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将军队、武警、公安、司法、医疗系统、各级政府官员、贩卖器官的中介机构及移植器官的患者与家属都卷入其中。过程中,中共不但以极端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方式残害、虐杀法轮功修炼者,也在吞噬世人的良知和人性,从根本上毁灭着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将给人类留下永恒的教训。

(接上文)

三、中共用军事手段操控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 中共军队是活体割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管理系统的核心

二零零六年四月以来,沈阳军队医疗系统的证人多次投书揭露中共用军事手段操控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中国活体割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统的核心是军队,军事监管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执行,有关信息被作为军事机密。军事监管人员有权逮捕、关押、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许多军事设施才是真正的集中营。

“苏家屯的地下集中营在二零零五年初曾经关押超过一万人,但目前日常的关押人数仅保持在六百至七百五十人,很多已被转移或销毁。转移五千人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专列仅需一天。我曾目击从天津向吉林地区的转移列车,一次专列就转移超过七千多人,这些人都被铐在专门的扶手上象被吊起来的白条鸡一样。专列由全副武装的军人押运,夜间进行。

“在这些人眼中,被进行器官移植的人员已不被作为人类看待,经过几千几万例的过程后,活体移植、焚烧活人都变得很麻木。

“在中国的出口产品中还有巨大的活体出口,即境内外势力勾结,将活人以商品的形式卖到国外,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中国在海外有专门机构处理被活体移植后的尸体,很多中国在海外的使领馆都参与其中。我所了解的二零零五年出口活体超过九百四十人。

“所有被进行器官移植的法轮功及其他人员在官方的口径上都是自愿的,有关资料是完整的,器官移植自愿书上有签字,当然是代签的。我接触的资料中仅这种伪造的代签资料就有六万多份。该资料的保存机关为省级军区,查阅资料须经中央驻地方专员批准。”

* 部队医院的重要角色

军队、武警和公安医院因其“得天独厚”的“资源”,在活体割卖法轮功学员器官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些技术和装备精良的部队医院不仅大肆割卖移植法轮功学员器官,承担给中国的“领导人”和外国要人做器官移植的“重任”,还为中共培训白衣“杀手”。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北京三零一医院)是全军最大的综合性医院,集医疗、教学、保健、科研于一体,承担全军各大军区、军兵种疑难病的诊治,为国家及军委领导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该院规定,器官移植供体来源、移植数量要保密,如果谁泄露出去,就取消做手术资格。今年七月,该院医生向患者保证换肝的等待时间在一周以内。

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重庆三军大新华医院等部队医院的大楼屋顶就可供直升飞机直接降落,这些医院可随时调用军队“保驾”,为国内外要人提供高效安全的移植服务,这都是公开的秘密。

《中华医药杂志》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第三卷第十一期,刊登了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肾移植科的两位医生题为《在肾移植临床工作中指导研究生实习的体会》的文章。文中写道:

“随着我科室肾移植的不断增加,近年吸引了全国、全军许多年轻医师来我校就读肾移植专业的硕士和博士。这些研究生学完理论课后,要到我科室实习六至八个月。

“供肾的切取技术是肾移植的重要一环,要求尽量减少热缺血时间,在各种复杂环境下保证供肾在切取过程中不受损伤。……手术前指导教师都要给学生讲解操作要点,手术后讲解术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是如何解决的。……随着研究生参加取肾工作的增多,逐步让他们跟随指导教师完成供肾的切取工作。……肾移植手术的操作让研究生具体参与,令其逐步体会……。这些研究生由最初对肾移植的陌生到实习结束时成为一个较熟练的肾移植专科医生,大部份毕业分配到各单位后都成为肾移植技术骨干力量。”

在中国大陆的相关网站上,大批年轻器官移植“准专家”,都赤裸裸地声称“具有娴熟的供体器官摘取技术和丰富的处理经验”。从上文可见那些本应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白衣天使”,是如何被“培养”成滥杀无辜、违背人性的中共的“白衣”杀手的。

* 部队医院器官移植数目庞大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在中国一百五十多家部队医院中,绝大部份都开展了器官移植。并且从其公开网页可见,部队医院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惊人。

作为全军器官移植的核心机构,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器官移植所“成绩骄人”:该所完成的肾移植的公开数字是二千八百例次,肝移植约三百例次。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至四月三十日的九天内,该所完成十六例肝移植和十五例肾移植,其网页宣称这创造下“单位时间内完成移植例数的新高”。

位于重庆市的第三军医大学西南肝胆外科医院,二零零五年被总后勤部批准成为解放军肝脏移植中心,目前是国内外规模最大的肝胆胰外科之一,其临床肝移植始于一九九九年。该院现有三个肝胆胰外科病区,每年收治来自海内外的肝胆胰病员三千余例,开展移植手术二千四百例次,具备同时进行六台肝移植的技术实力。为适应“肝移植规模化的需要”,医院正将床位从一百二十二张扩充到一百五十张。

属于中等规模的济南军区总医院,该泌尿外科已完成肾移植手术一千五百余例。对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的李香铁主任,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的齐鲁晚报如此报道:“他领导的泌尿外科人才济济技术力量雄厚,能同时开展六台肾移植手术,曾创造过二十四小时内连续实施十六例肾移植手术的全国纪录。”其导师李慎勤也做了一千余例肾移植。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辽西商报》题为“一名军医的最高境界和追求”中写到:任锦州市医学会泌尿外科学会副主任委员的解放军二零五医院主任陈荣山,已完成肾移植手术五百六十八例……。锦州这个小城市的二零五军区医院,就有如此丰富的肾源。

CIPFG调查员电话调查时,南京军区总院、沈阳军区总院、山东陆军总院、福建军区总院等军队医院都声称做了很多这类手术,其中,福建军区总院说它们这两三年所做的器官移植手术居中国第二或三位。新疆的空军医院称它们的供体很多,都是二十至三十岁的男的,北京、上海的医生若找不到肾源,就带病人到新疆去做了。

……

四、中共当局推动器官移植产业化

正如揭露苏家屯集中营的证人所说,在中共眼里,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他们的身体被用来做移植供体、做医学实验。中共当局的血腥的运行体制为中国器官移植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基础。

* 中共斥巨资推动移植技术开发与临床实践

中共当局以一些地方和军队的医学院校为依托,斥巨资建立了一大批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重点实验室,其“科研成果”带动着中国器官移植产业的高速发展;同时又以一些大规模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承担其相应临床实践,并对相关新技术进行产业“孵化”。

位于长沙市的湘雅三院,是卫生部“八五”重点投资建设的医院,占地面积二百二十三亩,固定资産五点五亿元。二零零一年,其移植医学研究院耗资八千万建了拥有一百五十张床位移植专用大楼。二零零五年六月三日新华社报道称,国家级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已落户在中南大学湘雅三院。研究中心主任黄祖发说,该院在生物材料、组织工程、细胞组织和器官移植方面走在了全国的前列,下一目标是建成集“科研、临床、开发、生产为一体”的国家级移植工程中心。

二零零四年《解放日报》报导,二零零二年上海市科委设立多种脏器移植“重大研究课题”,投资八百万,推动包括复旦附属中山医院、二医大附属瑞金医院、市一院、二军医大东方肝胆医院、市肺科医院在内的五医院从事心、肝、肺等大器官移植临床研究。二零零三年,上海市脏器移植总数达一千例,其中肝移植四百余例,心脏移植五十七例,比二零零一年增加十多倍,达到多个“全国乃至国际第一”,如世界首例非血缘供体肺叶移植。 “肝、腹器官联合移植”和“活体肝、肝肾联合移植”获二零零三年度上海市临床医疗成果奖。

仅从长征医院一九九九年的移植数寥寥无几,到二零零六年四月该院医生称“二十四小时手术,我们有四组人可以做”,就可见在这些“科研成果”的基础上,上海移植“产业”的“突飞猛进”之一斑。

中共的军医大学和医科大学培养出的大量学生已是各地医院的器官移植骨干,这些医大及其附属医院还帮助和指导各地医疗机构开展器官移植,因此被称为器官移植的“黄埔军校”。

位于重庆市的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的西南肝胆外科医院,被确立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肝脏移植重点实验室和全军肝脏移植中心,拥有国际一流的先进设备,有多个功能性研究室,是国内外规模最大的肝胆胰外科之一。该院还帮助和指导江苏、山东、广东、陕西、河南、云南、四川、新疆、贵州、福建等省区二十一家医疗机构开展肝移植。该院网站称:已培养博士后和博士五十名、硕士七十五名;已累计培养了七百六十二名肝胆胰外科进修生,他们已成为各地和全军肝胆胰外科的技术骨干和学术带头人。

山东济南市千佛山医院编制病床八百张,肾、肝、睾丸、肺和眼角膜移植等在该院非常普遍。该院有博士、硕士导师四十四名,山东大学兼职教授九十余人,现为山东大学临床医学院,并担任山东中医药大学、潍坊医学院、泰山医学院、滨州医学院、省卫校等医学院校的临床实习教学任务。院方全力组织用“流水”作业方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与省监狱和省女子监狱等监狱、劳教所共同勾结,形成了具有从活体器官库的建立、活体摘取器官、移植,到器官移植市场中介及利益分赃等完整环节的 “一条龙杀人产业”。

清华、北大、人大、复旦、同济、中南大学、吉大、华中科技大、上海交大、广州中山大学、西安交大、兰大等著名高校的附属医院及几乎所有的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都在大力进行器官移植,并承担相关临床实验和教学实习任务。

* 中国医疗体制对器官移植的推动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说:“一家医院要通过三甲医院考核,其中一个硬指标就是必须完成五例以上器官移植,器官移植成为医院达标和塑造品牌的竞争资源。目前全国开展肾、肝、心等器官移植的医院不是太少了,而是太多了” 。

在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的准入制度基本上是采用行政分配和医疗标准的“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医疗管理行政部门给各区域指定可做移植手术的医院名额,如规定粤西必须有几家医院做器官移植、粤东几家……,一些本不具备条件、不够标准的医院,也因分到“名额”而上马做器官移植;另一方面,一些医院为向相关部门申报准入,也开展器官移植为达标而创造条件;更多的既拿不到配额、也无望达标的医院,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也根本不申请准入就搞起器官移植。

广东医学会资质评估部部长毛晓玲说:“在全省申报做器官移植的五十家医院里,有十八家被砍下来,但是一些被砍下来的医院也照样做器官移植。并且据我所知,现在广东起码有十几家没申请准入的医院也在做移植,因为缺乏行政监督和惩罚,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继续。”目前完全没有数据显示广东有多少医院在做和每家医院到底做了多少。

* 卫生部牵头形成全国器官移植调配网络

大众日报报道,二零零三年九月,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就中国器官移植立法工作进行了专题讲座。黄洁夫指出,立法将解决目前存在的器官调配和管理上的混乱现象,可在卫生行政部门的参与下,逐渐形成省、区域和全国的调配网络,达到“不用往返运输供体使手术成本下降一半,且移植质量也因等待移植时间的缩短而大大提高”。在二零零五年十月的卫生部会议上,黄洁夫提到要让湘雅三院承担全国器官移植供体的协调工作。

学者推测,卫生部在军队的参与下,在中国设有几个大型的活体器官库,并将诸如湘雅三院之类在国内器官移植业居重要地位的医院或机构设为全国器官调配中心,负责调配协调各地器官库,形成全国性的人体器官调配网络。据相关线索,在吉林、辽宁、黑龙江、新疆、山东、湖南、天津、河北、云南、四川、重庆、福建、广东等省可能设有大型活体器官库。

* 器官移植被纳入“医疗保险”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的新闻晨报报道: 上海的中山、华山、瑞金、仁济、长海、长征、市一等七家三级医院,今后进行肾移植手术可以纳入医保范围。这是六月十四日在沪召开的“第二届世界医学高峰会议”新闻发布会上,由复旦大学医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副院长王国民教授披露的。

新华社上海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二日电:自七月十五日起,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被纳入上海市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这样一来,骨髓移植病人的自担医疗费用将有望减少三分之一甚至一半。

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新快报披露:邹月照等省政协委员提出提案:鉴于广东乙肝人数全国第一,被称为“肝病大省”,一些患者倾家荡产接受肝移植暂获新生,却不堪沉重的药费负担,故应把能延续肝病晚期患者生命的肝移植手术及术后抗排斥药费纳入公费医疗和基本医保报销范畴。对此,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表示,目前正抓紧相关调研和测算,争取早日获得国家劳保部门同意。

南方日报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报道:市社保基金管理中心昨天公布,深圳在全国率先将心脏、肝脏移植和恶性肿瘤的细胞免疫疗法等三个项目列入地方补充医疗保险诊疗项目。深圳社保中心医保处处长沈华亮说:相关医疗费用可由地方补充医保统筹基金支付百分之八十五,这将进一步减轻参保人的经济负担。

……

中共当局将器官移植纳入“医保”,将进一步刺激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的发展,使进行更大范围的器官移植成为可能,也意味着更多的无辜面临着被虐杀。

结束语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宣称:“……器官移植手术数量如此之多,这全归功于政府(中共政权)的支持。(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门、司法部门、卫生部和民政部共同颁布了一项法律,以确保器官捐献得到政府的支持和保障。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独一无二的。”中共在灭绝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打压“真善忍”,毁灭人性,用胁迫和诱惑将军队、武警、公安、司法、医疗系统、各级政府官员、贩卖器官的中介机构及移植器官的患者与家属都卷入这场系统的、灭绝人性的国家犯罪。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与凶残超乎常人之想象,在这些被揭露出的暴行之外,还有多少罪恶仍被隐藏?!

当无辜的生命受到如此惨绝人寰的残害,当人性遭到如此深重的灭绝而使人类面临被从根本上毁灭之时,任何有良知的国家、民族、组织及个人,都有责任站出来协力揭露和消除“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完)

成文:2006年09月22日 发稿:2006年09月24日 更新:2006年09月23日 21:57:3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