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长春市第三看守所 » 长春王守慧——2005年被迫害致死
长春王守慧——2005年被迫害致死

王守慧(Wang,Shouhui),女 ,57岁,长春市宋家办事处正科级干部,分别于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和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曾遭电棍酷刑八次;被迫每天白天干活,夜间站着不许睡觉五天五宿;被绑死人床数次,最严重的一次被捆绑在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一个多小时,全身及满脸没有一处好地方,被迫害致生命 垂危后释放。

在黑嘴子劳教所關押期間,大法弟子刘淑娟、王守慧、王玉桂因学法炼功同样遭受邵艳红的掏心毒打、竹板毒打。管教公开说用电棍清醒清醒。王守慧、刘淑娟双手被绑在床上,王大队长用两个电棍打了近半个小时,打得她们遍体鳞伤。

邪 恶的管教用各种方式折磨王守慧(包括唆使刑事犯劳教人员折磨她),她右眼的紫包就是刑事犯在管教的唆使下打的。还有一次,邪恶的管教将王守慧绑成双盘在小 桌上,走到哪便让其他被劳教人员给抬到哪,足足绑了王守慧10多个小时,才在实在看不下去的劳教人员求情下,将王守慧放了下来。

2001年初,王守慧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只剩一把骨头被放回家,当时她身体有多处电棍电击及其它钝(锐)器所致的伤痕,右眼处的大紫包有鸡蛋大还没消。由于多次被残酷的折磨及在阴暗潮湿的被关押环境里,没有基本的卫生条件,出来时,王守慧还染上了一身疥,奇痒无比。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再次被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绑架,并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蒙面带到长春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私设的上刑房上刑坐老虎 凳两天一宿。期间遭受酷刑折磨:两根电棍同时击电乳房等处;三个男子同时拳击其面部及上身胸、背等处,致使王守慧左脸面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后肺部感 染,在送公安医院住院期间,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不让上厕所,强行插导尿管又不护理,五天五宿不动,导致后来小便失禁。

2002年6 月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绑成一个团捆了一宿,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间曾被手铐与脚镣 连一起铐了十八天,野蛮灌食一个月,后送省公安医院固定四肢强行输液,灌食30多天,王守慧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

2005年10 月28日中午,王守慧和儿子刘博扬去一名大法学员家送资料被跟踪,在该大法学员家被非法抓捕,被劫持到宽城区公安分局。母子俩人遭受恶警酷刑折磨,当晚八时,刘博扬就被迫害致死。王守慧被“审讯”完之后,劫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王守慧早晚都喊“法轮大法好”,并绝食抵制迫害。

第三看守所的卫生科长李显东极其邪恶,直接参与了对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每天把王守慧拖出去灌食,最后一次灌食在王守慧已出现生命危险送回号里后,又指使号长与刑事犯用冷水在东北十一月份寒冷的天气里给王守慧“洗澡”(一种酷刑)。

开始时还可以听到王守慧的喊叫声,一个多小时后就没有气息,王守慧被警察及刑事犯抬走,此时人已被迫害致死。

11月10日有关人员突然通知家属,她因心脏死于中日联谊医院,疑点重重:1、为什么在送医院时不通知家属?2、王守慧身上到现在还没脱衣检查, 从脸部看,两眼窝淤黑,特别青,左耳内有血迹。

迫害类型:
非法拘留;老虎凳;摧残性灌食;非法劳教;毒打/殴打;绑架/劫持;电刑;乳房被掐得皮开肉绽;罚站;手铐/脚镣;铐在某处上;

相关单位及个人:

责任单位及恶人:
长春市第三看守所

所长高毅,
政委王甲臣
卫生科长:李显东

王守慧被关押所在号的管教恶警:杨春

恶警陈雪

长春净月潭宾馆
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分局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双洋看守所
长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王立文(王力文)
绿园分局正阳派出所 :蒋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