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牡丹江多少好人被药物迫害致疯致死
牡丹江多少好人被药物迫害致疯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四日】提起医药,人们通常想到的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可您想不到的是,本来用于治病救人的医药,如今却被中共用来折磨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来逼迫他们放弃“真、善、忍”信仰。因中共的酷刑折磨与药物迫害,多少善良的好人被迫害致残、致疯、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刊登的题为《两件血衣与一份机密文件》一文中,披露了一份中共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的“密件”,上面写有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密件”题为“范方平同志在全国劳教系统教育转化攻坚战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范方平时任中共司法部的副部长,管辖监狱、劳教所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范的讲话体现出中共的迫害政策。

在“六一零”人手一册的所谓《反×教内部参考资料》里,关于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的实施方法”写道:“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在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三年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医院院长赵某在禁闭室的走廊里,手里拿着装有粉红色药水的葡萄糖瓶子,凶狠地对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说:“如果你们说不炼了,我就请狱长把你们放回监区。如果你们还炼,就一直给你们打这个,这是国家统一给法轮功研制的。”

明慧网报道了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药物迫害致死、致残、致疯的案例。据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不完全统计,在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七百六十六位法轮功学员中,仅在明慧网报导的案例中至少有七十位学员是被药物致死的。

药物实验与下毒,已是中共恶徒“转化”、虐杀法轮功学员最普遍的手段之一。中共恶人除给法轮功学员明目张胆地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外,还普遍地在法轮功学员的饭食、饮水里、用具上下毒药。下毒手段也日益精细、隐蔽、阴毒,从开始的很快将人致疯致死,到把人放出数天、数月、数年后仍在遭受精神、生理失常的折磨,表现为肝腹水或肾衰竭症状,肚子肿胀或便血、吐血,最后药性慢性发作去世。有的狱警公开对遭药物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你出去就得死。”

有些法轮功学员被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和劳教所药物迫害后,出现肝腹水或肾衰竭症状,表现为全身浮肿,腹部下肢肿胀,象怀孕八、九个月的孕妇,肚子大大的。尿、便、吐血的肝腹水症状,甚至一吐,吐一盆,最后含冤离世。

如双鸭山的青年才子潘兴福,被牡丹江监狱迫害得肚子胀得象皮球,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一岁。

◎黄国栋遭药物迫害致死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黄国栋在被非法关押在牢狱中时,也曾遭药物迫害。一个管伙食的犯罪嫌疑人透露:“黄国栋在看守所为什么总拉肚子不好,是因为在他的饭菜里掺了东西。”黄国栋后来被非法判十年刑,在牡丹江监狱遭毒打、冷冻等迫害,还遭狱警用多根电棍电击小便、肛门等酷刑摧残,黄国栋遭十年冤狱迫害,回家后,腹胀、尿血,后来便血,气味熏天、腹胀的肚子很大,最后吐血,黄国栋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

◎高一喜遭药物迫害致死

牡丹江市穆棱镇法轮功学员高一喜,全家人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体获得了健康,生活美满,每天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

然而因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迫害,高一喜大姐几次被警察绑架、勒索,陷入冤狱;老实巴交的父亲被警察吓坏,心碎而死;四十五岁的高一喜为躲避警察骚扰,流落到牡丹江。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十点,高一喜、孙凤霞夫妇在住处遭警察绑架。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高一喜的老母亲和女儿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医院,急忙赶去,警察却不让家人见。高一喜被带入公安医院后,一直被注射不明药物。四月三十日凌晨,警察宣布高一喜死亡。高一喜的遗体双目圆睁,眼角有泪痕,左手往左撇,右手抬高一点往右撇,紧握双拳,手指甲是青紫色,双腕铐痕明显,胸部鼓起,腹部特别瘪,遗体被强行解剖、摘除了所有器官。警察几次妄图火化遗体、毁尸灭迹未得逞,就一直阻挠家属看高一喜遗体。

人们不禁质疑,仅仅十天时间,高一喜遭非法抓捕、抢劫,被药物迫害,到被强行解剖、摘走器官,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巨大阴谋?!

◎孙桂香遭精神病院药物摧残

牡丹江西安区法轮功学员孙桂香,在二零零三年十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七天七夜,铐在暖气管上。上厕所都始终有人跟着,24小时被监控。分局的崔姓恶警,还天天逼迫她出卖其他同修,她不说,他们就给她压力,挑拨她和家人的关系。她吃的饭都是警察给她带来的。后来有一天,不知什么原因,孙桂香突然嚎啕大哭,痛哭不止,无法停住,并且一直迷迷糊糊的,被送到了精神病院。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精神病院给她打吊针,注射不明药物,等她一睁眼醒来,已过了三、四天了!她家里的打印机、电脑等个人物品都被警察抢劫走了,手提包及里面一千四百多元的手表和七百多元工资也不见了。她儿子气愤地说这哪是人民警察,简直就跟强盗一样。 她被单独关在精神病院的一间屋子里,没有自由,天天给她吃不明药物。

在精神病院用药物迫害了五个多月后,他们又把孙桂香关进了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后来,她家人通过托关系,她才得以回家。

可刚回到家的当天,牡丹江“六一零”头子、政法委副书记李长清就说:有病去住院,回什么家?!警察就又把她押回了精神病院,又强制给她点滴了两个多月的不明药物。在这期间,她家人托朋友找到李长清,求他放人,他收了很多钱,让家属带孙桂香花五千多元做了精神病鉴定,最后以保外就医形式放出了她,并勒令她去外地(李长青已遭恶报,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因癌症死亡,只有五十来岁。牡丹江政法委书记田立军也因癌症而死)。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爱民区法院让孙桂香交五千元押金,之后又让交五千元。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年底,法院、公安分局、“六一零”、市公安局前前后后勒索了她们家共计二十多万元。

二零一二年,爱民区法院又给孙桂香打电话,说是要开庭结案。孙桂香的家人请了律师。律师一到爱民区法院,法院的工作人员就都躲起来了。等了半天,看有个人出来了,律师问他关于孙桂香的案子?那人回答说,根本就没有这个案子!后来律师就回去了。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爱民区法院伙同公安分局到处找孙桂香,要绑架她。并特意赶在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初,在她儿子结婚典礼上,公安分局三个警察把她当众绑架,带到公安分局。三个警察因绑架她还得了五百元奖金。他们把二零零三年的所谓证据都拿出来,想构陷孙桂香。然后将她带到公安医院体检,孙桂香已被迫害致开放式传染性肺结核,看守所看到检验结果拒收了。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法院人员又让她们家花二千六百元做的精神病鉴定书,做完他们就把鉴定书取走了。

多年的骚扰、绑架、非法关押,以及不明药物的长期摧残,给孙桂香的身体与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致使她频繁吐血,身体情况危急,多次住院急救。

◎关日安、张玉堂疑被当庭下药致神志失常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九时,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关日安、张玉堂案非法开庭审理,在张玉堂宣读自己的陈述词时,审判长季明让人拿水给他,张玉堂喝下后,出现言语不清、头晕,思维模糊的状态,而且剧烈头痛,却被继续庭审。张玉堂妻子张翠霞女士忍无可忍的站起来控诉,六十多岁的张翠霞老人被法警们暴力拖到审判庭门外,张玉堂看到了,却呆呆的没有任何反应。

更为反常的是,中午休庭时正常走出法庭的关日安,下午是被法庭用轮椅推进去的,无力的歪着头,看上去处于类似昏迷的状态。审判长季明公然宣称:关日安对法庭提问不回答视为“默认”。关日安的妻子赵欣女士也提出抗议:关日安在关押期间胃部出现病状,但神智和思维一直很清醒,不会出现类似昏迷在轮椅上的表现。

面对她高声强烈的抗议,关日安的反应也极为反常,好象没看到,也没听到一般。

怎么能让当事人睡在轮椅上推上法庭?律师指出,关日安在这么激烈的庭审中竟然十分钟还不醒来,因此对关日安身体情况非常担忧,要求立即救治。后经律师一再大声召唤,关日安才醒过来,茫然地说: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这里是法庭?我的另一辩护人怎么没在?越说声音越大,最后失控,声嘶力竭地对审判长大喊大哭“你无权剥夺我聘请两名辩护人的权利”,哭喊声响彻整栋审判大楼,一直持续了十多分钟。审判长季明让法警把关日安拽出法庭训诫。十多分钟后,关日安又被带进法庭时,突然变得异常安静。

观察人士表示,张玉堂、关日安以上种种状态,类似被使用不明药物造成反常状态。

◎刘楠遭非法审讯前被警察下药

对法轮功学员下药物迫害的罪行,在牡丹江早就存在。二零零一年十月,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刘楠被爱民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后,遭到酷刑折磨。十月十三日在她被劫持去看守所的路上,一警察突然莫名其妙的问她:“你困吗?”刘楠说:“不困。”他自言自语地说:“还真行。”这时刘楠有些警觉,回想起警察记笔录时,给刘楠倒了杯热水,一个劲儿的让她喝,还假装热情地说:“多喝点暖和暖和。”刘楠就喝了几口。结果当询问做笔录时,她困得厉害,一直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警察问一句她就答一句,结果把不想说的一些事都告诉他们了。她这才想起,那水一定是被他们做了手脚。

◎刘智渊遭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十月,原牡丹江师范学院计算机系教师刘智渊,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在牡丹江四道劳教所,他被强迫吃不明药物,后来一睡觉就出现恐怖景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他妻子申春花原为师范学院图书馆职工,因坚持修炼,学院长期派人监视和电话骚扰,还曾试图将其关进洗脑班,因孩子不满周岁才作罢。

二零零三年,刘智渊夫妻再被冤判十年,家中只留下三岁多的儿子和不到一岁半的女儿。

◎朱艳、潘艳华遭打毒针

二零零零年,牡丹江劳教所女队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张芬荣、侯丽华分别关起来绑在铁椅子上,绑住手、脚,把嘴用胶带缠住,不但女警轮番打,还叫来男警一起毒打她俩。法轮功学员朱艳看不下去,上前制止,被恶警单独关押、打毒针,致使她左胳膊很多天都是麻木的。

二零零零年七月,劳教所女队警察张学凤把法轮功学员潘艳华关进禁闭室,恶警张晓光、刘秀芬朝潘艳华的大腿内侧猛掐,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此事引起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绝食抗议。为避人耳目,恶警把潘艳华转到楼下的男队进行迫害,狱医刘某强行给潘艳华使用不明药物,致使潘艳华神志不清,语言反常,最后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到牡丹江精神病院后,医生洪军把潘艳华绑到铁床上迫害,用多根电针扎进她头里,并逐渐加大电量进行折磨。

◎侯景涛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

侯景涛,男,四十二岁,牡丹江农管局云山农场农工,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依法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却被北京前门公安分局恶警打得脸部都变形了。十天后,牡丹江公安局警察孟金成、高先海、刘国梁把他押回来,关进云山农场拘留所,并到他家中抢劫财物。二零零一年四月八日,他们又将侯景涛秘密劫往鸡西市劳教所。

在鸡西劳教所,侯景涛每天被强制坐小板凳长达八小时以上,还遭木棍打、烟头烫等酷刑。在一次“体检”中,侯景涛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精神失常。

◎杨丽娟遭打毒针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杨丽娟,女,三十四岁,温柔贤淑美丽,原在延边州旅游局工作。二零零二年五月,杨丽娟到牡丹江市探望亲戚时,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劫持到牡丹江爱河铁路看守所。期间,杨丽娟被看守所警察体罚、打骂,还被强行打吊瓶。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杨丽娟突然精神失常。

即使这样,恶警也不放人,又把她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继续关押迫害。在那里,杨丽娟遭恶人打骂、折磨,长期被禁止睡觉,打毒针,导致她精神失常更加严重,疯疯癫癫的,失去了所有自理能力。

本文所叙述的牡丹江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疯的案例,只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暴行的冰山一角,因中共的信息封锁,很多罪恶仍被掩盖着。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经持续十九年了,近七千个日日夜夜。这场迫害还在继续着,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们,他们的正常生活被破坏,生命随时受到威胁,但他们却始终坚守良知,放弃个人安危,和平理性的向人们讲述真相,他们被誉为中国精神的脊梁。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对真、善、忍的打压,是一场巨大的民族浩劫,使中国社会的道德急剧下滑,人们失去了道德的约束,是什么都能干出来的,从而带来的信任危机、司法腐败、环境恶化、毒食品、毒疫苗、豆腐渣工程、校园暴力等等,对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破坏力极其巨大,也使所有人都成了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明辨是非,抵制邪恶的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对好人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正常生存环境的维护,也是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