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王永利遭受的酷刑:烤全羊、别木棒、刮肋骨……
吉林王永利遭受的酷刑:烤全羊、别木棒、刮肋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每一种酷刑都让王永利痛苦难忍,用吉林公安局副局长曹金成的话讲“我不敢打死你,可我敢把你弄残。”

王永利,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国农民,本来住在沈阳北部山区一个山脚下的村落里,辛勤的劳作、生活。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因坚修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遭沈阳市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和马刚乡派出所警察的非法抄家、抢劫,被迫流离失所。今年不到五十岁的他,却经历了人们不敢想象的经历。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王永利先生在吉林省延边州珲春市打工期间,因发真相资料,被珲春市合作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一个叫“敬信军警训练基地”的地方实施多轮残暴的酷刑折磨,每一轮迫害都不是只对他实施一种酷刑,而是多种酷刑同时加身。

那里的警察都着便服,而且没有监控设备。刑房内当时还有一个被他们抓捕的信全能神的女子。用珲春公安局副局长曹金城的话讲“杀鸡儆猴,不行连猴一块杀”。王永利先生被劫持进了房间后先是对他一顿暴打,之后各种残忍的酷刑就开始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他们用手铐把王永利背铐在椅子上,再用木棒插到椅子下的横梁上,用脚踩木棒另一端,使手关节、臂关节分离,直到王永利忍受不了为止。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别木棒

王永利还遭受了叫“烤全羊”的酷刑,他们把他的双手在前面铐着,抱着弯曲双腿,在腿弯处插一木棒,抬起两端放在两椅子上,来回悠,拉手关节,然后往身上浇凉水,用香烟插入鼻孔中,再用高压电棍电击,这种刑罚不能超过15分钟,否则双手残废。这一酷刑结束放下后,王永利双手当时已失去知觉,其中一个警察告诉王永利用脸帮助往回推手指,自己也要用力拉,如果不马上做,手就废了,做了很久手才有感觉。


酷刑演示:烤全羊

王永利还被浇凉水,从头上往下浇凉水,把毛巾贴到胸上或头上,再用立式喷雾大功率风扇吹,人一下子迅速降温,感觉被冷冻了一样。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他们还残忍的用木棒在王永利的小腿骨上来回擀压,腿被伸直坐着多人按着,一人单脚踩木棒在小腿骨上用力捻压,直到小腿正面皮开肉绽。


中共酷刑演示:木板压腿并上去踩

王永利还被掰手臂、将手铐在背后,用木棒从底部插入,一端别在后脖子上用力抬手臂,抬到接近90度角,并能听到大臂关节咔咔响声,持续一段时间才放下,放下后恶警给王永利按摩,一碰手臂就象过电一样刺痛。


中共酷刑演示图:掰手臂

王永利被这些人:用手搓肋骨、用手铐钥匙点穴、用高压电棍电击等残暴的酷刑迫害。每一种都让王永利痛苦难忍。


中共酷刑演示图: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演示图:刮肋骨

以上对王永利的每一种酷刑迫害描述虽然只是寥寥几笔,足以让人触目惊心。有的酷刑之后,警察会告诉王永利把关节复位;或者实施酷刑之人亲自给王永利按摩,然后再对他进行酷刑迫害。如此反复让王永利一次又一次的遭受着惨烈的痛苦,而且他们掌握着行刑时间,目的是不至于致使王永利当时残废,这样他们可以掩盖罪行。用吉林公安局副局长曹金成的话讲“我不敢打死你,可我敢把你弄残。”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王永利先生在吉林辉春被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四年,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监狱继续迫害。期间,监狱对王永利先生进行了三次迫害以逼迫他“转化”,前两次是监狱指使帮教团(监狱内已转化人员),每次二十天左右;第三次是政法委人员搞了五天。此外,王永利被强迫每天看解释佛教、道教的视频,或坐床面壁。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王永利先生冤狱四年期满,谁知当天又被沈北新区“610”及沈北公安局劫持到沈北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王永利先生于九月末才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

四年多的迫害致使王永利的身体状况堪忧。那些人在对王永利施以酷刑时似乎已经麻木和无视了王永利撕心裂肺的痛苦和惨叫……

人性本该是善良的,然而,一旦被共产邪党操控和利用就会变得魔性、暴虐甚至心狠手辣,因为共产邪党鼓吹阶级斗争,提倡用暴力和杀戮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些对王永利实施酷刑的人,他们绝不是天生就就如此残忍,他们在孩童时、在少年时,也一定曾经纯真善良过。然而他们在实施酷刑时的行为与魔鬼没有什么区别,共产邪党真的在毁他们——那些参与迫害的人!

王永利所遭受的迫害,只是中国大陆千万善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冰山一角,足以反映出中共无法无天的黑社会性质,以及中共的邪恶本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