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保定市第五医院前财务科长吴国兰生前遭受的迫害
保定市第五医院前财务科长吴国兰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吴国兰,女,出生于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吴国兰女士是保定市第五医院的退休职工,退休前任保定市第五医院财务科科长。

一九九六年她有幸得遇法轮大法,修炼三个月后,折磨她十几年的疾病全部消失,孩子们看到她的身心变化也很支持她修炼,对她也很孝顺,她原本过着幸福的生活。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因为妒嫉,对法轮功发动了文革式的残酷镇压,吴国兰从此屡遭骚扰,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迫害,还被非法劳教酷刑折磨。多年的迫害,使这个年迈的老人身心受到伤害,吴国兰女士于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含冤离世。

吴国兰退休前在保定市第五医院任财务科长,由于会计人员较少,工作特别忙,导致她身患多种疾病:心脏间歇,早搏血压不稳,经常头疼头晕,眼底硬化出血,鼻窦双侧长瘤(医院拍片确诊),双足麻木,经常大把吃药,输液是常事,痛苦异常,尽管周围都是医生,孩子也是医生,也没治好她的病。

一九九六年,同事看她身体不好,劝她修炼法轮功。并告诉她说:“只要看书学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祛病效果非常好。”她本来不相信气功,可是,在吃药和各种治疗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学法炼功。几天后,她突然排出了许多浓米汤似的物质。三个月后,她身体的十几种病状全部消失了。她人也变了,遇事先考虑别人,处处替别人着想,工作和家庭也都受了益。孩子们见她身体好了,脾气也有了很大改变,都支持她学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因为妒嫉和权欲,对法轮功发动了文革式的镇压,全国上下,遍及每个角落,吴国兰女士也从此开始遭受接连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吴国兰被保定市西关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一整夜,警察让她交出法轮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等。允许她回家后,却要求她每天去派出所报到,上午、下午都要去。原保定市北市区(现改为莲池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吕冠江和一姓苏的警察,要求她写所谓的“保证书”,并叫来家人劝说,以亲情施压,她被强制转化,有几次晚上十点才让走。这样的迫害持续了一个来月。

二零零零年,吴国兰抱着对政府信任的态度,把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法轮功是个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及善恶必报的理,写信反映给中央、省、市、区等四级政府,本来是合法合理的反映问题,她却被当时的市委书记定为迫害重点。叫她每天到东风路派出所报到,并几次被审讯,被洗脑,警察要求她不许出本市,迫害约一个月之久。

东风路派出所还两次把她关进铁笼子审讯,逼迫她放弃修炼,和小偷诈骗犯关在一起。她还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第五医院会议室强制洗脑,要求写保证书,当时的保定市第五医院院长沈子英说:“这是上级(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的指示”。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吴国兰为了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真相,她去北京打横幅,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关进地下铁笼子里。后来又被送到其它派出所审问姓名、家庭地址。因为迫害的株连政策,她不想连累当地政府和家人,她什么都没说。随后又被送到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一进去就采血化验,并不告诉化验结果。她所在监室的号长说:“刚用火车送走一大批(法轮大法弟子)去东北了,又来这么多人。”每个号里人多的没睡觉的地方,伙食极差。

警察几次审问吴国兰地址姓名,她只是善意的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真相,警察表示很认同。吴国兰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被放回家。


酷刑演示:关铁笼子

她刚进家门,东风路派出所四个警察就把她绑架到了派出所,并关进了铁笼子,连夜审问。警察欺骗吴国兰说:“县里有一老人被绑架了,用刑中供出了是她给的真相资料,如果你不承认,就要给那个人加刑。”在谎言欺骗下,她被迫承认,第二天下午清苑县公安局就把她带到了清苑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吴国兰三次绝食抗议。在她第三次绝食到第九天的时候,排出的都是脓血和烂肉,她只能在地下趴着。清苑看守所怕出人命担责任,赶紧把她送去清苑县医院,并急忙把她的两个儿子都叫来,经查吴国兰的血压和脉搏都快没有了。因为人已经脱相,两个儿子到那看了半天,竟没有认出自己的母亲。

清苑看守所勒索了她儿子三千元钱,第二天吴国兰才被接出看守所。这次吴国兰被非法关押了三四个月。

从看守所出来,单位三天两头的来骚扰,街道居委会也派人来家中监视、骚扰,给身体虚弱的她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

二零零一年五月,吴国兰为了躲避监视、骚扰,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流离失所的吴国兰被保定市安国公安局绑架。她绝食抗议,两天后被保定市610接回,被送进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

东风路派出所警察对吴国兰多次非法提审,因为她不配合、不转化,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吴国兰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保定劳教所。

保定十一月的天气已经非常寒冷,中旬已经开始供暖。可是在保定劳教所,五十六岁的吴国兰被罚在大厅门口面墙而站,她只穿着拖鞋,每天很晚了才让在大椅子上睡觉。同时,劳教所大队长指导员闫庆芬还经常让人给她强制洗脑,这样的迫害持续了十几天。残酷的折磨使她双腿肿胀,不能下蹲,上厕所站着大小便,头晕脑胀,走路需人搀扶。

在劳教所,吴国兰被强迫做奴工:加工塑料插花、装筷子、打书页子等。吴国兰还曾在严管班被迫害:每天被包夹看着,不许随便上厕所,不许出屋,每天被强制看诽谤法轮大法和师父的录像,不准随便说话。每天晚上十一点才让睡觉。吴国兰绝食期间,还被绑死人床(双手被手铐铐住,双脚被绳子捆住,成大字型绑在单人床上)一次。


酷刑演示:死人床

在二零零四年六月的一天,吴国兰又被强行洗脑迫害,第二天她心脏出现病态,昏迷中喊了一宿,喘不过气来。直到次日早上喊来大队长,才叫来狱医。一检查,已没心跳了,血压也几乎没有了,人快不行了。大队长怕吴国兰死在劳教所担责任,急忙通知吴国兰的大儿子到劳教所签字,用救护车紧急送往保定市第二医院抢救,一周后吴国兰才脱离危险。

吴国兰在流离失所和被非法劳教期间,保定市第五医院院长储征还非法扣发她的退休养老金两年半之久,大约两万多元,并将他们到北京去找吴国兰时所用的饭费和差旅费,都从吴国兰的工资中扣除了。

二零一一年五月,吴国兰在清苑县孙村乡给路人讲真相时,被清苑公安局绑架,被送到清苑看守所非法关押,清苑610人员还打了吴国兰老人一个嘴巴。

吴国兰又被保定610非法劳教一年。送劳教所体检时,发现心脏病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新市区国保大队长怕担责任,立即将吴国兰送交她儿子上班的医院治疗,吴国兰才脱险。

二零一五年六月,吴国兰起诉江泽民后,遭到派出所居委会的骚扰。

二零一七年五、六月份,辖区派出所和居委会人员到她家敲门骚扰,恰巧吴国兰没有在家,她们看到门上贴着法轮大法好的对联,伸手就给撕了,几天后又去骚扰吴国兰女士。

近十九年的迫害,吴国兰女士身心受到摧残。吴国兰女士于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二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