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省桦甸市幼儿园教师贾世敏遭迫害经历
吉林省桦甸市幼儿园教师贾世敏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我叫贾世敏,女,今年四十八岁,是吉林省桦甸市幼儿园教师,修炼法轮大法前家庭矛盾重重,结婚仅两年就得了严重的心脏病,特别痛苦。

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没多久,没经过任何治疗,心脏病就痊愈了,家庭也和睦了,感觉法轮功太神奇了。

我在工作中对班级的孩子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有爱心,法轮大法使我成为一名好教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为了给师父、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和几名同修去北京上访,到北京我们找到警察,问到哪里能反映迫害法轮功情况,结果被警察绑架到一个体育场,整个体育场里关押了很多法轮大法弟子,最后我们都被遣送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七日我又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局门口被劫持到一个地方,那里关押了很多吉林的法轮大法弟子,我们身上所有的钱都被迫交出去,后送回当地公安局,警察又给我和另外几个同修录像,没经过我们同意就在桦甸新闻播放,擅自做反面宣传,抹黑法轮大法。

我因上访被劫持非法拘留十五天,又非法刑拘一个月,在非法刑拘期间,我的蓝宝石手表被没收,至今没有归还。

在这期间他们到我家里,诱骗我丈夫配合他们说“我炼法轮功以后家里什么都不管”等等抹黑大法,又在当地电视上播放,颠倒黑白,迷惑众生。

事后我才听说,我告诉家人,说假话配合他们不对,与事实不符,家人知道上当了,就去电视台找他们理论。

当年年末我被送往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一、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两次遭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年末,我被送往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开始在四大队时,一进去警察就开始搜身,把我和同修带去的大法经文全部搜走,还要我们加班加点做奴工干活。

我们告诉警察:我们大法弟子不是犯人,没犯罪,我和王国芳拒绝做奴工干活,两个狱警(其中有侯姓狱警)拿出电棍猛电击我们的脸。

在劳教所里每天早早起床就开始做奴工干活,用羽毛做小鸟和蝴蝶,用的胶水有毒,很刺激眼睛和鼻子,不长时间我的眼睛就模糊,看不清东西,给我身心造成很大的伤害。

每顿饭都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吃完,还有每天轮番的强迫法轮功学员们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片、光盘等谎言节目,每周都得写思想汇报,在那里只要一炼功就会遭到警察的毒打和受到非人的折磨。

有一次我们很多大法弟子集体炼功,警察让我们坚持炼功的都上五楼(没有供热)光脚站在水泥地上。腿伸直,弯着腰双手向后上方举,这个姿势保持不动,迫害我们至少一个小时。

当时有个吉林左家的教师王秀芬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常常被关进很冷的库房里,不知道恶警对她做了什么,没几个月就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了。

还有一个延吉烟厂的大法弟子,因为炼功,狱警把她打了,手脚分别用手铐大字型铐在铁帘子床上,八天不让动,吃饭要人喂,上厕所也不放下来,要别人接屎接尿,到年三十晚上才把她放开。这些苦都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

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我爸爸由于想念我,着急上火犯了冠心病去世了,这场迫害给家人带来无限的痛苦。

由于放不下亲情,我违心地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心理很痛苦。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回到家中。回来才知道,家人为了我早日回家,还给劳教所三个警察送了三个金戒指。

二零零三年三月六日,由于我给当地政府写真相信,被桦甸市610、公安局、明华派出所郁金基等十多个警察在家里绑架,当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他们,几个身强力壮的警察把我从家里光着脚(没来及穿鞋)抬上警车,抬到派出所,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桦甸市拘留所。

我和宋桂芬绝食反迫害,在拘留所被强制灌食数次,当时的拘留所所长是刘X军,我刚到拘留所听说他们给宋桂芬灌食生苞米面和凉水,后来又给我和宋桂芬插鼻管灌咸豆浆,每次灌食时就会有几个在押犯,冲进来强行抬着我和宋桂芬去灌食,在押犯摁着我,用很粗的管子插进鼻子里灌,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当时被迫害瘦得皮包骨。

演示图:电棍电击

二零零三年四月一日我又被非法送往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一进劳教所一大队就看到邵桂荣,马淑琴,她俩马上围住我,开始做我的所谓“帮教”。当时我的血压才五十多点,身体很弱。一进那里就被迫看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录像,一天天坐在凳子上轮番的看,每天早五点钟起床,晚上十二点睡觉,逼迫法轮功学员们每天都得写思想汇报,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会遭到犹大的打、骂和恶警的电棍电击。直到人意志薄弱,思想有漏时,他们就乘虚而入进行转化。

我那几天身体和精神达到了极限,头发掉很多,压力下我承受不了,违心的写了五书,又做了帮教,去转化坚定的大法弟子。急功近利,说不通就打人,有一次我打了一名同修一个大嘴巴子,当时我的锁骨就卡巴一声响(回家后没几天锁骨就折了,遭到了恶报)。还有一次我用拖把杆猛打了一名农安县大法弟子的臀部,还有长春大法弟子李志玲也被我打的很严重。

我原本没有这么恶,可是劳教所竟然把我变成恶人。可见一个修炼人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没有了正念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我真正认识到自己对同修做了大错事,对不起以上几位同修和我伤害过的所有同修。我的不正给你们造成无法形容的伤害,做了邪恶的帮凶。真心希望同修原谅我。二零零五年四月份我回到家。

二、两次在洗脑班遭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桦甸市610的杨宝麟操控桦甸市公安局和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我和法轮功学员王爱花、荆继纯、陆玉香、卢春莲、还有卢的俩个妹妹、孙俊林、田振秀等人,我们都被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他们每天轮番的强迫法轮功学员们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片、光盘等谎言节目,封闭式管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五书”,我害怕再被迫害,我又违心的转化写了“五书”。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钟,明华派出所打电话说找我核实点情况,我在单位被派出所警察李卓昆和李燃亮绑架到明华派出所,因为我控告江泽民,他们对我进行审问,让我配合他们上我家搜查,我不配合。副所长侯明哲滥用职权下命令找开锁的非法抄了我家,抄走了几个大法书签和书皮(没要回来),还有小影碟单放机、一套螺丝刀类的工具(后被我要回)。

在明华派出所他们骗我说照完相就回家,结果他们把我拉到桦甸协和医院强行体检,我不配合,他们强行把我塞进警车抬到桦甸拘留所,在车上李卓琨还扭我的胳膊,我说我的锁骨折过他才放手。

六月二十八日至二十九日两天,桦甸地区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七月二日由公安局某局长、610的杨宝麟、王洪海、万立杰等人送到桦甸市白山水电派出所新装修的洗脑班迫害。

每天按时按点有舒兰的犹大李克举,桦甸的邵玲,还有吉林欢喜岭的老马头,后来又去了一个叫李小艳的对我进行帮教。老马头说是他自己愿意做帮教的。我绝食反迫害六天,610的杨宝麟把我家人和单位、教育局领导都叫来,劝我放弃修炼,因为修炼的心不坚定,被情干扰,我又转化了,写了四书。又一次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

洗脑班结束那天,吉林市欢喜岭涨大水,把一个村子的房子都淹了,犹大老马头家的房子被水淹没了,遭到了恶报。

回来以后。明华派出所副所长侯明哲指使片警多次骚扰我,要我个人信息,610的万丽杰给我打电话骚扰,让我去610一趟,我又配合了。

二零一七年年末和二零一八年八月末,明华派出所警察以核实家庭信息的理由电话骚扰两次。我在修炼路上一次一次的没做好,做了那么多次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师父都没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谢谢师父慈悲救度!我只有坚修大法,正念正行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救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