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内蒙古莫力达瓦旗610恶警苗玉久的恶行与恶报
内蒙古莫力达瓦旗610恶警苗玉久的恶行与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莫力达瓦旗(莫旗)“610”恶警苗玉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跟随江泽民政治流氓犯罪集团,伙同莫旗“610”头子张世斌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恶行累累。二零零八年左右,苗玉久就遭恶报,疾病缠身,变成痴呆症状(帕金森),后来精神失常。约二零一六年精神病发作,用刀砍伤他的儿子,连砍六刀。苗玉久后被家人送往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之后身亡,时年约五十五岁。

恶警苗玉久,男,一九六二年出生,原籍莫旗塔温敖宝镇,原来在莫旗塔温敖宝镇派出所,后来调到莫旗汉古尔河镇派出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调往莫旗公安局“610”死亡岗,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余年间,骚扰、监视、蹲坑、跟踪、绑架、抓捕、毒打、打毒针、敲诈勒索等,用各种手段迫害莫旗法轮功学员及其它省市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恶警苗玉久经常挨家挨户地骚扰莫旗法轮功学员。一天,见欧阳占东家大门上锁,就翻墙进院,欧阳占东看见有人进院,就从屋里开门出来,苗玉久见状赶紧说:有坏人进这个院子,我找人?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郭菊花、鄂祝英、敖桂娜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三十日上午到达天安门,高举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为师父鸣冤,遭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遭非法审讯。鄂祝英遭酷刑折磨,约半夜十二点钟,鄂祝英被劫持到北京朱家坟派出所,被关进水牢里,遭电棍电击(最强的八段),鄂祝英被电棍电得昏死过去。十二月三十日,敖桂娜说出自己的姓名及住址,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内蒙古驻京办事处住一夜。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莫旗“610”头子恶警张世(士)斌、苗玉久等到法轮功学员鄂祝英单位——民族幼儿园,找到幼儿园园长敖淑杰,强迫敖淑杰扣押鄂祝英五千元工资、扣押敖桂娜一年的代课教师工资并且罚款,敖桂娜被勒索约五千元,用做陪同恶警张世斌、苗玉久去北京乘坐飞机的旅费。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莫旗“610”头子张世斌、恶警苗玉久从北京接回,被非法关押在莫旗看守所五个多月,期间被张世斌非法提审。张世斌非法劳教郭菊花、鄂祝英各三年;敖桂娜被非法劳教二年,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半夜——即十四日子时,张世斌将三名大法学员戴着手铐,一同劫持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左右,莫旗法轮功学员韦昌峰、夏秀文、崔桂凤在黑龙江省讷河市火车站水塔以北(鬼子屯),用卫星插播,成功将法轮大法真相片《是自焚还是骗局》接入有线电视网,当晚讷河市市里有六百二十五户收看天安门自焚真相(看守所警察说:偏远的农村不太清晰,电视有雪花)。这一壮举震惊了邪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罗干在黑龙江省亲自调查此事;当时讷河市市长金宝元悬赏一万元捉拿插播者。莫旗“610”张世斌、苗玉久积极配合讷河市“610”头子付力斌、朱天福、公安局局长孙德贵等抓捕莫旗法轮功学员韦昌峰、夏秀文、崔桂凤、刘明康(讷河籍,插播参与者)、韦昌峰的妻子蔡凤芹。

十月三十日,莫旗“610”张世斌、苗玉久又兴风作浪,掀起新一轮迫害,疯狂抓捕莫旗法轮功学员肇淑芝、杨文华、鄂玉霞、袁延波、李久龙、鄂祝英、周玉臣、许冬梅、敖荣华、李桂云及司机韩广军(未修炼法轮功)。十一月二十六日,韦昌峰、夏秀文、崔桂凤遭非法判刑,韦昌峰遭冤判十三年,在讷河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约三个月,之后被送往黑龙江省北安监狱、泰来监狱迫害。夏秀文、崔桂凤遭冤判四年被送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刘明康被讷河市“610”勒索八万元,一台电脑被盗走,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放回。放回后,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和“610”欲继续迫害,刘明康无奈弃商倾家荡产,携妻女流离失所,经济损失达四十多万元。韦昌峰的妻子蔡凤芹在讷河市刑警队遭非法审讯一夜,第二天晚上被放回。

肇淑芝、杨文华、鄂玉霞、袁延波、李久龙、鄂祝英、周玉臣、许冬梅、敖荣华、李桂云及司机韩广军被非法关押在莫旗看守所。其中肇淑芝、杨文华、鄂玉霞、袁延波被非法劳教,于二零零四年送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迫害,肇淑芝、杨文华因检查身体不合格,第二天返回。张世斌怀疑司机李久龙帮助法轮功学员运输大法资料,将李久龙绑架到看守所,逼迫李久龙交五千元押金做抵押。司机韩广军(男)被勒索七千元放回。

十月三十日,“610”头子张世斌、恶警苗玉久等去法轮功学员郭菊花家欲实施绑架,郭菊花当时不在家。张世斌等将郭菊花上报呼盟劳教一年,结果没批。此后多年中,“610”张世斌、苗玉久及第二派出所警察、国保大队警察还有社区街道人员,不断地骚扰郭菊花及其家人,指使郭菊花对门邻居监控郭菊花,郭菊花家一来亲属,“610”张世斌就来郭菊花家骚扰。张世斌还指使第二派出所警察、街道人员跟踪监视骚扰郭菊花,就连郭菊花去外面的公共厕所她们都搜身。法轮功学员郭菊花中年丧子,唯一的儿子死于车祸,精神上的打击使人难以承受。一次,郭菊花在去往莫旗博荣乡的路上独自行走散散心,走累了,就在小卖店买点吃的,就这个镜头都被跟踪的恶人偷偷的拍照了。

鄂玉霞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迫害。李桂云在张世斌家洗脑班遭洗脑迫害、被敲诈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五年,“610”恶警苗玉久居住在尼尔基镇民族中学家属楼。法轮功学员卢慧常、杨丽华夫妇全都下岗,儿子上大学,卢慧常、杨丽华夫妇无奈,只好在民族中学门前摆摊卖炸串,赚些钱供养儿子上大学,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苗玉久还暗中监视卢慧常、杨丽华夫妇。国保大队大队长谷晓鹏等还去骚扰想要勒索。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林立杰给同事传看《九评》,被同事诬告,遭莫旗“610”恶警苗玉久监视、跟踪后,遭莫旗国保大队谷晓鹏等绑架。之后又去杨丽华家搜查,追查《九评》光盘的来历。莫旗国保大队谷晓鹏、敖小光,“610”恶警苗玉久、敖力强等四个恶警搜查杨丽华家,杨丽华说:“我家没人喝酒,没有酒瓶”。四个警察挨个屋搜查,衣柜、书架翻个乱七八糟,什么也没搜到。随后将杨丽华绑架到公安局非法询问半个多小时,当天中午杨丽华被放回。卢惠常、杨丽华夫妇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邪恶的“610”恶警张世斌、苗玉久,国保大队、第一派出所等恶警监视、跟踪、骚扰、安装窃听器、无数次的搜查,门槛都被警察踏平了。特别是每到敏感日,几乎是天天骚扰。从迫害开始这么多年来,恶警们进进出出,无数次抄家,对卢惠常、杨丽华夫妇及一双儿女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六年,法轮功学员郭菊花搬到莫旗烟草家属楼居住。还没住几天,一天上午,恶警苗玉久从一楼到六楼找遍整个烟草家属楼,也没有找到郭菊花,这个楼的人都知道有个炼法轮功的叫郭菊花。当时的“610”头子张世斌、公安局国保大队、第二派出所警察苏小明等、社区街道人员也经常去骚扰郭菊花,给郭菊花的家人造成极大的恐惧和反感,严重的影响了郭菊花家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莫旗西瓦尔图镇原法轮功学员刘云云(小名叫小红,代号叫格格,二十多岁)在讷河市火车站被恶警苗玉久和讷河市警察绑架到莫旗公安局遭毒打施暴,逼刘云云说出其他大法弟子的姓名和住址,刘云云不说,恶警苗玉久将刘云云就又劫持到莫旗看守所继续迫害。在看守所里,关押刘云云的监舍,床板上都是大块的瘀血,一绺一绺的头发粘连在一起,墙上血迹斑斑,留下用手抓挠的血迹。刘云云绝食抗议非法抓捕,遭二次非法提审后,“610”恶警们就拉刘云云检查身体,第二天强迫给刘云云注射了一种不明药物,注射完后,刘云云手就开始发抖,浑身抽搐。不久,刘云云就彻底地失去了记忆,已经奄奄一息,精神失常、生活、起居都不能自理。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约上旬,“610”张世斌、敖小光、赵雷又将刘云云的父亲刘贵祥、母亲李福荣绑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张世斌要挟李福荣照顾女儿刘云云。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刘云云意识开始清醒,又被提审。一月八日晚九点多,张世斌通知李福荣,说要将刘云云送到大监狱去,张世斌将刘云云拉到了女子浴园,洗了澡,洗完后就把刘云云拉到了“张世斌家洗脑班”。刘贵祥、李福荣被非法关押约两个月放回。张世斌对刘云云软硬兼施、恐吓、威逼利诱,刘云云走向邪悟,供出多处资料点:讷河市、齐齐哈尔市、牙克石市、鄂伦春旗阿里河、内蒙古图里河、大庆市、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及她所知道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之后,刘云云被放回(张世斌将刘云云上报呼盟,呼盟“610”说:这样的人怎么能放呢?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张世斌又将刘云云抓捕,判刑七年送往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刘云云在二零一二年约夏天出狱)。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多,莫旗法轮功学员李久成、李桂云、刘桂芝、郭菊花、鄂祝英、敖荣华等被非法抓捕。李久成在其母亲家(莫旗)被610指使的第一派出所警察绑架并盗走衣服兜里一千零六十元钱。莫旗610头子张世斌带领刑警队恶警,到莫旗看守所进行刑讯逼供。之后,李久成又被劫持到“张世斌家洗脑班”,张世斌找来大杨树镇犹大郭俊秀,李久成不听不受其带动。晚上睡觉,恶徒用跑链把李久成脚锁在床头,迫害一天一夜,没有得逞。恶警苗玉久用树枝抽打李久成,把树枝抽断五六节,又拉到屋外冻,见转化不成又送回看守所。李久成在莫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被莫旗法院邪恶的法官郭长锁枉判五年,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日,李久成再一次被劫持到内蒙古保安沼监狱迫害。

郭菊花、鄂祝英、敖荣华等从刘云云手里买了一个mp3,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遭恶警张世斌、苗玉久等绑架到看守所并抄家。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郭菊花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才放回;鄂祝英被非法关押半个多月,绝食抗议非法抓捕,已经奄奄一息,不能动了才被背回家;敖荣华被非法关押五个月放回;法轮功学员李桂云在其三哥家商店,被莫旗“610”、国保大队强行绑架到看守所;法轮功学员刘桂芝(离世)在其家中被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610”绑架到莫旗看守所。刘桂芝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二十多天后,已经不能起床,由同修李桂云照顾。三月二十日,莫旗国保大队、“610”又将刘桂芝、李桂云从看守所拉到莫旗女子浴园,洗完澡后,直接劫持到“张世斌家洗脑班“继续迫害,强制刘桂芝、李桂云放弃信仰,一个月后刘桂芝、李桂云被放回。四月八日,张世斌向刘桂芝儿子索要五千元,说是取保候审押金,刘桂芝的儿子王立国给了五千元,他们给开了押金收据。一个月后,即五月八日又将刘桂芝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七天,被张世斌非法劳教两年,后因检查身体不合格,没有送走,监外执行,刘桂芝的儿子又私自给送五千元。六月五日,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到刘桂芝家,把勒索的五千元押金收据票子要回去了,才将刘桂芝放回家,被他们勒索的五千元凭证都没有了。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欧阳占东非法劳教期满,被莫旗“610”头子张世斌、恶警苗玉久等邪党徒劫持并非法讯问;遭第二派出所警察赵忠民监视、跟踪、骚扰。

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莫旗民族幼儿园教师法轮功学员鄂祝英因为给本单位同事传看《神韵》光盘,被同事诬告,遭“610”张世斌、苗玉久、敖力强等十个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后关押到莫旗看守所,鄂祝英绝食四十七天。被张世斌上报到呼盟,非法劳教三年,鄂祝英的二哥在呼盟花了上万元,判监外执行,鄂祝英被勒索一万元,工资折被扣押二年(后来要回)。多年来,鄂祝英的二哥,总共为鄂祝英花了十余万元,遭受精神与经济的双重迫害,带着遗憾与牵挂离开了人世。

恶警苗玉久伙同张世斌狼狈为奸、残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十余载,最终遭恶报,这是他们最终应得的报应!

所有做恶者都难逃天网!从古至今,迫害正信者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奉劝所有跟随江氏政治流氓犯罪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人员,不要给中共邪党当替罪羊!你们自救的唯一办法是:释放被你们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将功赎罪,恪守良知,支持正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