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监狱的血腥罪恶(二)(图)
吉林监狱的血腥罪恶(二)(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接上文)
二、吉林监狱遭迫害致残主要案例九人

1、张宏伟遭十三年冤狱迫害

吉林通化市法轮功学员张宏伟,经历十三年冤狱迫害后,由一个年轻帅气、充满活力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生活难自理的残疾人,身体消瘦虚弱,说话声音微弱;眼睛睁的大大的几乎一动不动,已经失明,靠听力与人沟通;无法直立行走,腰弯的很厉害,行动靠扶墙,小步挪移。


张宏伟

在吉林监狱,张宏伟遭受强行抻刑、上死人床、烟熏、开水烫、手弹眼珠、拽眼眉头发,针扎、拳打脚踢等,还被恶警强制输四、五瓶药液和口服胶囊药粒 ,不知道是什么药,眼睛越来越看不清楚,最后就彻底失明。


酷刑演示:死人床

张宏伟一家人仍然受到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迫害,恶警时常上门骚扰。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从通化至大连,结果还没到候车室就被当地派出所强行拦截、扣押,到后半夜才放回家。

2、刘玉和八年冤狱被折磨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吉林桦甸市法轮功学员刘玉和被船营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劫持到吉林监狱。

恶警孙凤军指使刑事犯孙兴合、范铁军、梁新明等人,将刘玉和上大挂迫害,两天的迫害使他的身体被严重抻残。更加无耻的是不让刘玉和大小便,强迫他在大挂上大小便。

二零零九年四月,刘玉和被关押到严管小号,他绝食抗议迫害,遭恶警野蛮灌食,刘玉和被折磨的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二零一二年春,刘玉和被迫害的行走不便,左胯骨前面有凸出的肿块,还被逼迫罚坐。几天后刘玉和出现高烧,白血球高达二万,狱医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恶警王元春却只让狱医给刘玉和放脓血,然后又送回监号。恶警王元春叫道:照样坐着,像你们(法轮功)这样的就得坐到死。长期的上座迫害,又使刘玉和腰椎严重损伤。

二零一三年三月中旬,刘玉和因为不穿囚犯服装,被关小号、绑铁椅,遭严管队长朴某等三人拿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刘玉和多次向监狱和各级有关部门反映被迫害的真相,监狱却多次打击报复,被强行关押严管小号进行迫害。

3、张倍齐遭抻床酷刑致残

二零零六年七月,法轮功学员张倍齐被关押到严管队,犯人徐志刚、王臣、江旬等将张倍齐脱光衣服,强行抬到抻床上。一只手先被固定住,同时犯人用脚蹬,用手推张倍齐的身体一侧,犯人便将张的另一只手固定住,然后一个犯人使劲往下蹬张的肩膀,另几个犯人用力向下拽张的双腿,两脚分别被固定在抻床的两端,整个身体离开床面,成“大”字型。同时犯人徐志刚用橡胶球将张的嘴堵住。整个过程中,张倍齐身体所承受的痛苦无以言表,有的关节被抻脱位,疼痛难忍,想喊都喊不出来……这种酷刑就象古代的五马分尸一样。张倍齐多次昏死过去。张倍齐被折磨了整整二十天,身体已被抻得四肢麻木,全身疼痛难忍,腰部以下被抻残。


酷刑演示:抻床

4、孙迁三遭抻床酷刑、木棍捅肛门

吉林省德惠市大法弟子孙迁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八日被非法重判十二年,二零零四年一月被劫持到吉林监狱二监。二零零四年,孙迁遭受过三次抻床酷刑,险些丧命。孙迁在教育中队516号,几乎天天被恶警王元春指使的犯人柴园春、吴志海、孙建、刘洪军等刑犯辱骂、罚坐、逆光看电视,不许闭眼。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孙迁又被转到恶警王元春私设的刑堂518号上刑,当天在孙迁上厕所时,刑犯王军用拳头打他脑袋,刘洪军拿木棍用力捅肛门,随后用拳头猛击孙迁腰眼,于洪才、郭殿荣也跟着乱打,打完后,把孙迁又架到铺上强行坐板。

5、李光石被迫害得腿部肌肉萎缩

法轮功学员李光石给监狱长写信,揭发恶警王元春迫害法轮功学员、私自罚款。恶警王元春授意犯人柴园春、刘洪军、郭殿荣、孙建、崔海涛要长期迫害李光石。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警察徐波洋值班,重刑犯紫园春对李光石拳脚相加大打一通,恶警王元春上班后得意的称这都是正常管理。李光石一条腿被迫害的肌肉萎缩。

李光石全家信仰大法,贤惠的妻子被迫害精神失常,岳母在被恶警绑架过程中坠楼身亡,不久岳父悲愤离世,两幼子被收养,其全家的悲惨遭遇凸显中共的邪恶本质。

6、辛延俊被折磨致腿残、肾衰竭,在痛苦中离世

辛延俊是一名空军连级军官。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二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进吉林监狱,遭受到“灭绝人性”的摧残,死时年仅四十六岁。


辛延俊一家

辛延俊在狱中遭受了更加灭绝人性的摧残。在寒冷的冬天,恶警指使犯人将他扒光衣服绑在窗台上冻,冻昏了后再泼冷水折磨,他被罚坐板长达两个月,家人接见时他都是被犯人架出来的。恶警为逼迫辛延俊放弃修炼,恶毒的将他的四肢绑起来,然后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中间,命四个膀大腰圆的犯人用两根粗棍交叉为“十字形”别他的双腿,再使劲踩压,当他疼昏后用凉水激醒再迫害。最后辛延俊被折磨得双腿残废,不能行走,肾器官衰竭,左边身体全部被打坏,左胳膊被打折,牙齿也被打掉了一颗。

残酷的迫害使辛延俊的病情越来越恶化。吉林监狱为推脱责任,把他转送到长春铁北监狱。辛延俊病情更加严重,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监狱给家属两万元作为逃脱责任的补偿费,家属把辛延俊打着氧气拉回家。回家后辛延俊尿血尿石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四肢中只有右手会动,全身疼痛难忍。由于在吉林监狱时被注射了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因此他神智不清。历经了五年的伤痛折磨后,辛延俊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晚九点四十分,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六岁。

7、孙长德被迫害致重症,出狱不久离世

孙长德,男,四十三岁,一九九六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邪恶打压后,到北京上访,遭到非法拘留。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四,孙长德又一次被绑架,遭酷刑逼问。二零零二年被长春市南关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劫持至吉林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在监狱里遭受了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强迫灌食、连续坐板等折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由原来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下降到一百一十斤左右,成为一个生活不能自理、严重贫血、视力模糊不清、不能行走、患有重症肺结核、腰椎骨质增生、心率过快等多种疾病的废人。

孙长德生命垂危后,吉林监狱不得不于二零零六年六月释放了他。当时,孙长德的肺叶已经全部溃烂,并伴有咯血,出狱不到半年便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8、吉林监狱对郝迎强的残酷迫害

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郝迎强二零零一年九月二日在吉林省龙井市八道镇讲真相时被绑架,二零零二年五月份遭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郝迎强

恶狱警孟海军指使一群刑事犯对郝迎强进行长期的残酷迫害。一次郝迎强去厕所没跟他们请示,犯人王洪敏、王龙河等用木板、木凳等凶器死命的毒打他的头部、腰部和两肋,致使郝迎强左脸的一块骨头被王洪敏打折了,直到将他打昏死过去。后来郝迎强腰伤感染、溃烂出了一个大坑,成了永久的标记。

二零零三年四月间,郝迎强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严重脱像,原来体重80公斤,身体强健被迫害成一个体重不足四十公斤的虚弱的“小老头”,肚子却大的象怀了四胞胎的孕妇一样。经过两家医院诊断为肝硬化腹水晚期,生命只有三个月。狱方才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让郝迎强回家。

二零零五年三月上旬,郝迎强再次被警察绑架到吉林监狱。在监狱没人性的迫害下,郝迎强刚刚见好的身体很快又出现恶化,二零零五年九月,狱方准备再次办假释,但延吉市国保大队肖彬不让放人。

那时郝迎强上洗手间都得用人背或拖着去。狱医诊断最多能活两个月。一直拖到郝迎强生命垂危时,狱方才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第二次释放郝迎强。郝迎强被接出监狱后,家人发现他腰部淋巴溃烂的洞里有一块腰骨头裸露在外边,左脸部颧骨断裂,肺部积水呼吸困难,手指盖发青、瘀血,有明显的砸压痕迹,右耳无听力,大便带血,肝部打坏,肝功能丧失,肚子胀大,全身浮肿、每天躺在床上不能翻身,痛苦至极。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郝迎强在痛苦的惨叫声中离开了人世。

9、云庆彬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云庆彬,参与长春“3·05”电视插播真相。二零零二年八月,云庆彬被绑架,后遭诬判重刑十四年,被非法关押到吉林监狱。二零零三年初,因云庆彬不写所谓的“四书”,恶警不让他睡觉。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五日因拒绝“转化”,被强行严管三个多月。十一月二十四日,恶人把云庆彬押去“严管”。在给云庆彬戴手铐及送往严管的路上,云庆彬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将云庆彬固定到抻床上。云庆彬晚上再次喊 “法轮大法好”,犯人把抹布塞到他嘴里,恶人不让云庆彬上厕所,逼他便在裤子里。后来云庆彬失去知觉,等云庆彬醒来后发现自己已在小号了。从严管中出来的刑事犯说,云庆彬被迫害精神失常,在小号那里吃屎喝尿。一个好端端的健康人硬是被迫害到如此悲惨的境地。

三、遭残酷迫害案例

1、王贵明在吉林监狱连续遭暴打八天八夜


王贵明

法轮功学员王贵明,吉林省通化市人,个体经营者。于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被通化市东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吉林监狱七监区一分监区。恶警们指使六个刑事犯人连续毒打王贵明八天八夜。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王贵明到监舍后,犯人韩志彬过来就给王贵明一顿飞脚,全踢在他的前胸,他骨头当时就折了。就这样恶徒晚上还不让他睡觉轮番折磨他。熬了几天后犯人陆丝柱叫王贵明写放弃修炼的“四书”,王贵明坚决不写,陆丝柱抓起王贵明的头往墙上撞,用拳头砸王贵明大腿,用手使劲抠王贵明肋骨,他又拿来一瓶辣椒水往王贵明眼睛里抹。陆丝柱还用手指头弹眼珠子,一弹就看满天金星,疼痛难忍。王贵明被迫害得咳嗽加重,前胸撕心裂肺地疼。到第七天,陆丝柱就把王贵明的腰硌在床沿上,上身离地一寸多高,不许动弹,这样半小时王贵明就虚脱了,又恶心又迷糊,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第八天早晨,犯人们又把王贵明按在床沿上,郑连文坐在王贵明腿上,韩志彬把王贵明的头一抬一松的,还用手按骨折的前胸,孔庆彬还用手抓住他的阴囊使劲拽,他们怕王贵明喊,就把袜子塞进王贵明的嘴里,就这样王贵明被连续毒打了八天八夜。王贵明当时被打的面目全非,打折两根肋骨,连内脏都被打坏了。


酷刑演示:毒打

王贵明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在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2、史文卓十三年冤狱遭迫害经历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史文卓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于二零零二年、二零一二年被绑架,先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四年。在吉林省监狱,他遭受到“抻床”、电棍、毒打、关小号等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因为史文卓不接受所谓“转化”,坚定修炼,而被绑在抻床上迫害。从抻床上放下来后,史文卓的手脚都不能动了,手脚抻得变形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教育科恶警李永生找了几个人把史文卓抬上固定床,四肢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长时间不放下来。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六日至四月二十八日,李永生进一步对史文卓威逼恐吓,强迫史文卓罚蹲,直到把史文卓蹲得呕吐了,手都抽筋了。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教育科王元春以史文卓看法轮功师父的经文为由强迫关严管迫害。王元春让一帮犯人把史文卓从五楼硬抬下去到严管队,途中王元春让犯人用抹布塞堵史文卓的嘴,让他上不来气。徐志刚用皮带抽打史文卓一百多下。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恶警岳桐指使三犯人殴打史文卓,逼史文卓坐在地上不能动,七、八天不能翻身。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狱警以史文卓不穿囚服为由将他与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一同关进严管队,史文卓眼部被郑其浩踢坏。这次严管迫害三个月二十一天。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王元春带领十多个犯人把史文卓抬进小号迫害,在小号中把他绑坐在铁椅子(是一种刑具,人被绑在铁椅子上,全身不能活动)上长达八小时之久,对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关小号”是监狱里一种非常严厉的惩罚手段。“小号”面积不过八平方米,没有窗户,没有光,让人透不过气来。按照监狱的规定“关小号”最长不可超过十五天,可是王元春却将史文卓在小号里迫害长达六十四天!致使他心脏、血压都出现了问题,整天头晕目眩。当他从小号里被架出来时,脚一点劲儿都没有了,已经不能站立、行走。


演示:关小号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王元春因海外媒体网站报道了他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而大为恼火,以此为借口,开始挑拨、教唆刑事犯人毒打史文卓。当天刑事犯康某拳击史文卓脸部数下,逼他面壁而坐,致他心脏病发作,手脚抽搐不停。五、六名刑事犯在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里对他进行了五次殴打:把史文卓的头往墙上使劲儿撞、用拳头打他的头、脸、肚子、腿。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史文卓家人在接见他时,发现他脸和眼睛上的伤痕。十四日家人找到吉林监狱领导询问原因。王元春就领一帮犯人对他再次实施毒打。他们把史文卓从床上拽到地上,用脚踩着他的头,有的犯人还用脚使劲踢他,他们用膝盖抵住史文卓的后腰,把他的肩膀使劲儿向后掰,使他疼痛难忍。他们又用抹布塞住史文卓的嘴,让他喘不过气来,心脏病又再次复发。

3、谭秋成十五年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谭秋成印刷真相传单和制作小喇叭,被长春市局政保科警察绑架。三个恶警对他拳打脚踢,把他的脸部打肿,打的眼睛充血,还用啤酒瓶敲打谭秋成的睾丸。

接着恶警把谭秋成强行押到长春市净月潭的地下室的审讯室刑讯逼供,将他绑在老虎凳上,用电棍电击腋下等敏感部位,把谭秋成的双臂用力往后背,背到都不能往下压的成度,把谭秋成的全身用水淋湿,反复用高压电棍电击,刑讯逼供让他承认。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谭秋成遭非法判刑十五年。

在吉林监狱,谭秋成被押入严管室,绑上“固定床”,三天后又被上抻刑。他拒绝写“四书”,被折磨得生命垂危。犯人把他放下抻床后,又将他长期固定四肢。谭秋成被关押在严管室两个月,放回监区时只能扶墙走,手腕被抻的伤口化脓,脚冻的青一块紫一块,由于在抻床上长期不动,后背已经瘀血,全身肌肉萎缩。


酷刑演示:抻刑

二零零九年五月,谭秋成绝食抗议迫害,恶警王元春指使犯人对他强行灌食,用一根结实的木棍撬开嘴,谭秋成的牙被撬得松动,导致门牙之后脱落。

4、刘海啸十六年冤狱遭迫害经历

长春市双阳市法轮功学员刘海啸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参与电视插播真相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被双阳刑警队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六年,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在狱中,刘海啸被迫害致全身长满了疥疮,警察还强迫他干活,每次出工从监舍到现场一百多米,去时走的脚底一层白泡,回来时又一层,整天痒得只能睡半个小时。刘海啸的体重下降近一百斤,瘦得脱相。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狱方逼迫刘海啸写五书,刘海啸不写,遭严管迫害五十天。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刘海啸被王元春弄回教育中队严管号迫害,每天长时间坐板体罚。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恶警王元春把刘海啸年迈的母亲和家人骗到监狱,让他们劝说刘海啸放弃修炼,还诱导老母亲给儿子下跪。面对老母亲和家人的泪水,刘海啸讲述了不放弃的理由。王元春没得逞,气急败坏的把刘弄回监舍。

5、林鸿飞在吉林监狱遭受迫害

吉林省德惠市地税局员工林鸿飞,因修炼法轮功,先后四次遭绑架、关押。

林鸿飞二零零三年二月被警察绑架,后被德惠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二零零三年,林鸿飞被狱警押送“矫治中心”,二十四小时手脚被绑在固定床上,长达三十七天,吃喝拉撒都在上面,当时犯人在狱警指使下,对固定床上的林鸿飞进行搓胳膊、搓腿、鼻孔插烟头、伤口撒盐、用铁棍子打脚趾头、打肚子等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鼻孔插烟

二零零四年,林鸿飞绝食要求无罪释放,被狱警押送小号灌浓盐水,后严管迫害一个半月,每天除吃饭、喝水、上厕所(五到十分钟)外,从早上五点半坐到晚七点,保持坐姿不许动。二零零五年,林鸿飞因写劝善信和不参加洗脑,又被严管迫害一个多月。

四、参与迫害主要单位信息

吉林监狱: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军民路100号,邮编132012
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吉林监狱,邮编132012
总机0432-64881551
监狱长信箱:jilin_jianyu@126.com
狱政科:
孙志刚 18629966437 高伦 18629966368 孙浩然 18629966133高玉菡 18629966442 杨涛 18629966351刘兆进 18629966131 赵永华 18629966337谷志成 18629966260富国辉 18629966407郑吉浩 18629966312 高成 18629966487张桂林 18629966203 于萍 18629966070 张慧新 18629966191 李轶皎 18629966255 吴瑞洋 18629966415 刘亚军 18629966138 李士进 18629966001 杨光 18629966275 李大平 18629966242 吴聪 18629966278 宋景华 18629966283 蒋立峰 18629966400 崔云刚 18629966059 杨晓峰 18629966280
改造:
王志杰 18629966012 孙延春 18629966 170 李维林 18629966248 文正浩 18629966040 宋宇峰 18629966285 赵桢 18629966526邹海峰 18629966 188温立利13620763459 康冬梅 18629966467 张建 18629966230 徐波洋 18629966485 于学鹏 18629966068 赵磊 18629966486 孙宏刚 18629966168 王金柱 18629966472 林仁东 18629966006 张建 18629966521 王鹏飞 18629966264
纪检:
王强 18629966008 刘立影 18629966121 张彦辉 18629966498 李春标 18629966282 王淑云 18629966098 雷志勇 18629966463 孙冰心 18629966169 马正辉 18629966064 张宝石 18629966028
吉林省司法厅:
地址:长春市新发路992号,邮编130051
厅长张毅0431-827503 17
监所警务应急办公室:
王羚 18504307111 单磊 18504306146 卢岩 18504306145
刘洋 18504306147 李津生 18504306100 薛薇 18504306231
法制宣传处:
李辛铭 18504306019 仪明亮 18504306077 王子时 18504306072李冰 18504306075 王发新 18504306079 韩立君 18504306078 陈阳 18504306073 孙琦 18504306071 洪波 18504306148 刘国君 18504306076
法制信息中心:
王博 17643163558 张金捍 17643155577 王村径 18504305886
法律援助中心:
柳志鹏 18504306557 熊思源 18504306511 杨琛 18504306513 肖传奇 18504306273 邱飒 18504307728吴海峰 18504306270 曾丽君 18504306271 赵宏伟 18504306287 刘洪岩 18504306279 刘桂琴 18504306277
法规处法律服务监督处联合:
王晓娟 18504306081 李佳13244403999 石研 18504306112 邹东辉 18504306113 李清风 18504306101李英淑 18504306149
办公室:
李燕 18504306191 孙业明 18504306020 姚冀 18504306013 崔佳良 18504306022 孙昕昕 18504306009姚远 18504306012李超 18504306011 赵爽 18504306010 杜钢 18504306008 孙明辉 18504306007 张奇峰 18504306005 张黎明 18504306006 李鹏 18504306567 鲍国民 18504306003 张毅 18504308666 王彬 18504307295 解军 18504306002
安置帮教处:
李晓英 18504306111 刘羽丰 18504306142 周鹏程 18504306141 陈雪松 18504306139 崔军 18504306089王贵成 18504306663 艾思明 185043060 17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新发路1000号,邮编130061
狱政管理处:0431-82750562
刑罚执行处:0431-82750563
信访办公室:0431-82750100
纪检监察室:0431-82750557
狱政管理处:
李世进 18504301234 徐占锋13504320578 李险光 18504300059 王平 18504300111 胡墨 18504300 182吕强 18504300203 刘莉 18504300439 沈航13596085589 刘学15326300008 徐宝光 18504300161张涛15504441441 马辉 18504300166
警务督察处:
宋继军 18504300162 于洪岩 18504309696 贾闯 18504301122 胡晓臣 18504304545 王璐 18504301908
警察接待中心:
张清 185043004 17 宫颖 18504300408 刘忠帛 18504300468 张晓野 18504300400
教育改造处:
许宝山 18504300170 张冬晶 18504300169武泽云 18504300333
李大成 18504300455 杜伟 18504300050 马述强 18504301668 孟显峰 18504300043 徐永成 18504300 171
监狱协会:
吴嘉玲 18504302138 于海涛 18504300377 邓云菊 18504300056
孙丽娟 18504308883
计划财务处:
王立成 18504300122 魏向辉 18504300048 宋春蓉 18504300213李晶一 18504300258
王丽 18504300097于潇 185043002 18 尹卫星13943030666 黄云硕 18504304224 胡霜豪 18504302725马立刚13500882575赵利 18504303378 杨林川 18504303253孟凡刚 13304477623 孙健翔 18504307045王淼13604312226
李宏文 13194357666 徐绍昉 15904419984
集团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李忠 18504300052 王成武 18504300029 马彬 18504300278
集团公司生产经营部与安全监督管理部联合:
张德强 18504300279 李文栋 18504300222 谢卫东 18504300053 曹宇 18504300281
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与科技规划部联合:
孙建荣 18504301088 高飞 18504300086张纯杰 18504300282
集团公司财务资产部:
郑艺 18504300285张绍龙 18504300077 代东明 18543477978王强 18504300999 叶长红 18504300081 董航 18504302388
生活卫生处:
于卫军 18504300 181王岩 18504300255 李莉 18504300151 郑伟 18504304315 王金鹿 18504300013 徐胜刚 18504300 179
审计处:
高晶萱 18504303096王洪彦 18504300019徐闯15354510036刘丹 18504300223
信访处:

毕勇 13843158810 刘惠 15804311131 赵树权 13578866511 李石 18186896966续鹏1335150823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