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省舒兰市张秀芹自述遭受的迫害
吉林省舒兰市张秀芹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按:张秀芹一九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前,在单位和同事争争斗斗,得理不让人,好打抱不平,把自己搞得一身病:气管炎、胃病、心脏病,眼睛特不好,吃药都看不清说明书。学法二十天,眼睛就什么都看清了,身体一身轻,她的世界观都发生了大的变化,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可是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就是因为中共江泽民一伙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法律之上,迫害信真、善、忍的好人。

下面是张秀芹女士自述遭非法关押迫害的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和江泽民相互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污蔑师父,我们大家上省政府上访,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到那一看,那里来了好多法轮功学员上访,在省政府门前静坐,我们也坐下来了,不一会儿来了很多警察,他们拳打脚踢,用电棍连电带打,把这些法轮功学员打散了,有的被非法抓捕。宪法不是规定公民有上访权和信仰自由吗?我就纳闷,这时法律都哪里去了呢?

回来后我和同修照样在外面炼功,炼了没几天就被绑架了,绑架我们的警察叫蔺善英,把我们送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拘留警察让我签字放弃修炼,单独一个一个谈话,和我谈时,是刘所长,他说我和你姑爷关系好,你签完字就放你回家,不签字的就要开公审大会判刑,前边的人都签了,你快签吧。我说谁签谁签我不看,大法是正的,就是剩一个,就是我张秀芹,我坚定的回答。最后就有一个签的,这样不了了之。第二天又问我签不签,签了就呆着,不签就出去干活,我不签就让我出去干活了,下午就让我回家了。

回家后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你们不让我们炼功、学法,还污蔑我们师父,上省城不管,就去北京。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九日,我们坐火车去北京上访。在九台车站我们几人被绑架了。他们叫当地警察接我们,有三个人的名字忘了,让我们把钱都拿出来,这些钱被一个叫李小光的警察拿去了,至今未还。回来后,把我们几人关到派出所的一个臭气熏天的小屋里,关了一天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为反迫害,我们有七个人炼功,警察不让炼,狱警刘桂荣让我们七个人站在走廊里,用三角皮带抽打我们,然后用铁锹打我们臀部,每人打三十下,自己查数,打我时说声小,又从头查多打很多下,把我们臀部打得象黑锅底那么黑,接着戴上十八斤大脚镣子,就是这样我们还是炼。有一天刘所长告诉一个刑事犯管我们,说她们炼功你就打她们,你不打她们我就打你,刑事犯说,我认可让你打我,我也不打她们,她们都是好人。


酷刑演示:暴打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到劳教所警察问我炼不炼功,我说炼,她恶狠狠地说:我会找时间让你炼的。狱警晚上安排一个刑事犯叫王金兰,她长得高大,把我叫到卫生间档上窗帘,打嘴巴子,把我打的眼冒金星头发晕,都要不行了。

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早上五点起床干活,晚上十来点收工,干的是毛做工艺品。后来把我分到包装组,包装是在一个库里干活,那里没有暖气,冻得我都承受不了,我那时真想自杀,想起师父说的话:自杀也有罪。我就背法,会背啥就背啥。

五月十三日。我们和同修头一天晚上约好十三日炼功,我们四点就炼,狱警不让炼,我说今天是我师父生日,庆祝我师父生日。姓胡的狱警打我嘴巴子。到八、九点狱警上班,姓胡的告诉大队长,说不让我炼我就哭,大队长李娜用大厚书又打我嘴巴子,那一天,其他大部份同修都被打了,被电棍电了,电得很惨。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劳教所安排一些邪悟的人转化我们,由于我崇拜她们能说,被她们欺骗了。这些邪恶的劳教所,用邪恶的卑鄙手段,来迫害我们这些信真善忍的好人。


中共酷刑演示:关铁笼子

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我又一次去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我们七人去北京,到天安门广场,没等拉开横幅我就被抓,另一同修为了救我也被抓,只有一个同修堂堂正正打开横幅,证实法,就回家了。

我们六人都被抓,警察把我们装到铁笼子里,后来被送到各个派出所。我被送到这个派出所,忘了叫什么派出所,警察问我地址,我不说,警察揪着我头发往墙上撞,我高喊师父救我,他们就不敢动我了。后来他们用软的方法,说:堂堂正正法轮功学员,连自己地址不敢说,她一将我就说了,这次又没做好。

到晚上来两个人接我,一男一女,我问是哪的,她说是家乡的,那男的说他是法轮功学员,他说你得法都没有我得法早,对我特别亲切,所以我就信他了,让我把那几个同修找来,他说咱们连夜回家,结果他们开车把我送上八楼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两个男的,我想,店里怎么男女在一起呢?那两个同修说被抓来的,我当时悟到上当了。他俩说自己是驻京办的工作人员,这时我特后悔。

第二天,我们当地派出所警察孙继库、尹中秋等三人来接我们,小白,姜艳被送来了,那两个回家了,结果回家也被抓了。我和另两名同修被送到看守所后又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体检不合格拒收我,可那个送我的姓陆的警察说不行,不让回家。在劳教所因身体不好,把我送公安医院,到公安医院几天就花我两千多元,

过元旦排节目演出,劳教所把被转化的家属请来参加联欢,劳教所目的是让他们发言骂师父、污蔑大法,让家属犯罪、让同修转化。

有一天大队长让我检查病,我说我不去,我没有病,大队长说你一天啥也不干,给你检查,有病就让回家,没病你就在这乖乖的呆着。

到医院检查出来心脏病、脑梗塞,她们告诉我女儿:让你妈回家,一分钱不用花,因为你妈不转化还影响别人转化,但办手续时那上写的是六个月假,我女儿怕再把我抓回监狱,跟大队长说,我给点钱吧,别让我妈回监狱了,队长说行,女儿给他三千元。我就回家了。

回来后,当地派出所副所长付文忠带领孙继库、李海生等人来我家非法抄家两次,抄走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

这次非法劳教,当地派出所所长孙某某到劳保科扣了我家三千元钱,连我丈夫的生活费都没给留。

这些年,我被非法关押迫害,而且经常被恶警上门骚扰,给我身体和精神造成严重伤害,也给我家人精神造成严重的伤害和痛苦。

法轮大法已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此奉劝那些追随江泽民迫害大法的公检法人员,别再做历史的罪人,别再做迫害真、善、忍的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你们早明真相,早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