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女子监狱的罪恶
吉林女子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女子监狱从二零一八年三月末开始,在男监监狱长安彤宇、副监狱长魏丽慧、八监区大队长倪笑虹及帮教等人的密谋下,为了逼法轮功学员“转化”并写所谓“保证书”,对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

他们的具体迫害手段包括:

一、强制要求背监规和写保证书,如果不从,就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在一种矮矮的、带有凸起的“蛤蟆凳”上,凳子又凉又硬,有的监室,从早上五点半起床一直到晚上八点四十五,除上厕所外,其余时间就是一直坐着(包括吃饭时间),使被迫害者出现尿频、臀部起泡、大小腿酸胀肿痛的状况。

二、普通刑事犯都可以拥有的权利,对待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却全部予以剥夺,如:不让用热水洗脚洗头,甚至不让洗澡;不让打电话,不让家人接见;不让买蔬菜、水果和咸菜、酱等消费品,每顿饭不许法轮功学员吃副菜,早餐只能干咽玉米糕,狱方指使刑事犯只给法轮功学员每天每人一杯开水,从人格和尊严上侮辱信仰法轮功的好人。

三、学员之间不能说话交流,不能一起上厕所,每次上厕所时间长或频就会被包夹辱骂,甚至不允许近距离接触,不能走出室内,不能靠近窗户,24小时被包夹监视中,如有违背,动辄就遭到包夹者(杀人犯、诈骗犯等)的无端指责、辱骂乃至暗掐暗打等。

四、纵容、指使刑事犯欺压侮辱法轮功学员,更以利益为诱饵,让那些无知的刑事犯成为监狱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从而想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被“转化”的目的。

在此曝光几起狱警利用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案例:

1、刑事犯刘萍萍,受狱方的教唆和利用,经常用各种诡计设计圈套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从而导致善良的大法弟子刘香晫、牛亚芬被关小号三个月之久,在关小号期间,两人每人每顿饭只有一勺玉米糊,不能洗脸、不能换洗衣服、不能说话;还时常用一种恐怖的声音突然的刺激她们;夜间不定时的让她们起来报数。经过三个月的迫害,人走出小号时比以前瘦掉了三十多斤。“好人有罪,迫害有理”,刘萍萍因迫害好人“有功”,被大队长倪笑虹在全八区的表彰大会上提出表彰,并给予两套内衣作为奖励。直接助长了所有刑事犯参与迫害的气焰。

2、刑事犯巩翠杰(诈骗犯)和刘莉(诈骗犯)及郝兆云对法轮功学员李桂英的迫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因李桂英抵制迫害,巩翠杰等三人一边辱骂一边武力相加,直接导致李桂英胳膊等处多出淤青。二零一八年二月九日,因李桂英不配合佩戴胸卡,以上三名刑事犯强拉硬拽让李桂英坐在播放污蔑法轮功的视频最前排的位置上,拉扯中,使李桂英后脑勺磕在墙上,疼痛难忍的李桂英血压直接升高到150。即使这样,巩翠杰还找来警察训斥李桂英,并伙同于桂华和高云霞等五六个人给李桂英强行灌药。警察高阳还拿出手铐恐吓李桂英,要把她铐起来送医院进行进一步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3、法轮功学员王续春(七十岁),在被迫害期间身体极度虚弱,腹部还长了一个鸭蛋大小的瘤子,经常疼痛难忍,有一次腹痛时她想和其她刑事犯一样享有同样的权利,能够在午休时上床休息一下,却被刑事犯付晓丹野蛮拒绝,强行把王续春拉倒在地,并用脚狠狠的踢打王续春。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郑翠玲因为维权,被杀人犯毕国荣用板凳把头部打出鲜血。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4、法轮功学员程淑芳,曾经在黑嘴子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被几个刑事犯多次殴打,有一次甚至把她的头浸在装满水的水缸里,呛坏了的程淑芳一直咳嗽不止,直接导致现在嗓子发哑;还有一次,几个刑事犯用遥控器狠击程淑芳的后脑勺,使她昏迷数个小时;更甚者有一次,行恶者直接一脚把她踢倒在地,致使其尾椎骨摔断,长时间不能坐立,经常尿血,腿部浮肿。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桶里憋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罪恶只是本人所了解的吉林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长期惨无人道的迫害的冰山一角,真心希望那些被谎言蒙蔽了的世人早日了解法轮功真相,心存善念,善待修炼人,不做邪恶的帮凶,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