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一家四口多次遭残忍迫害 舒兰市杨俊峰含冤离世
一家四口多次遭残忍迫害 舒兰市杨俊峰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杨俊峰,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智障,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被发现独自在家中离世。他父亲杨国枢和弟弟杨俊琦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六年,至今还在监狱中;母亲林松柏被多次迫害后,一病不起,于二零一五年初含冤离世。
杨俊峰与父母及弟弟一家四口原本十分美满、幸福,全都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全家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乐于助人、邻里相安。但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这种幸福安静的生活就彻底被破坏了,一家多次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


酷刑演示:上大挂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五点多钟,父亲杨国枢与母亲林松柏被警察绑架到北城派出所进行殴打并给杨国枢“上大挂”(一种酷刑,把人吊起来),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二十四小时,杨国枢的腰椎间盘活活被抻离了位,手铐勒进肉里,肉翻了出来,鲜血染红了两臂。警察李卓又指使勤杂工姜某某用鞋底打林松柏十几个耳光。所长杨树华、副所长杜玉琢、指导员王鑫长、警察李卓、朱兆和以及勤杂工姜某某等六人一起折磨杨国枢。先用衣服蒙住杨的头,六个人开始拳打脚踢,头部、胸部、前身、下肢一起打,然后给杨国枢灌芥末油,再按住杨国枢的身体往下压,有人坐在他的腹部“荡秋千”。警察李卓用手打杨国枢的耳光,觉得手疼,就用鞋底打;用烟头熏;用塑料袋套住杨国枢的头、堵住他的口、鼻,憋得他成窒息状态,之后就对他非法劳教。杨国枢回家后很长时间不能行走,半年多了腿还是一瘸一拐的。

林松柏在北城派出所也遭到毒打,警察用脚镣将她的脚铐上,勤杂工姜某某用脚踹其右半脸,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拽掉好几绺。他还将一束胶皮条子两头捆上,胶皮头上结着疙瘩,往林的脸上、手上抽打,用脚踹,并扬言要将其肋骨踹折。警察李卓用矿泉水瓶子打林松柏的后背,用钥匙往林的脸上戳。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北城派出所的数个警察雇用110开锁人员,非法打开杨家住宅楼防盗门,将杨俊峰绑架。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林松柏因为参加法会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因身体原因被拒收,警察转而将她强行送到舒兰市精神病院洗脑班迫害九十天。

二零零五年十月初,杨俊峰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六年四、五月份,舒兰市北城派出所警察在菜市场南端大道上又绑架了杨俊峰,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后,于次日一早强迫其回家开门预谋绑架其在家父母,被正念抵制未能得逞,恶警见阴谋破产,只好把杨俊峰放回。

二零零六年八月,舒兰市“六一零”邪恶组织在吉舒镇举办洗脑班,北城派出所、北城街道和林松柏原单位(学校)又到家骚扰,弄得邻里不安、人人厌烦。由于恶人的不断骚扰,杨俊峰一家已经没法正常生活,父母二人只好投奔在长春打工的弟弟杨俊奇。杨俊峰则因为有工作(舒兰市自来水公司)仍留在舒兰。九、十月份,舒兰市教育局借口林松柏的学校找不到她(其实是想利用单位这种共产恶党的特殊体制形式来迫害她,她已退休),协同“六一零”打报告给财政局停发了她的退休工资,后来林松柏找到学校领导讲明真相,才补发给她。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晚七时多,警察到杨俊峰家骚扰,因叫不开门,竟气急败坏地关掉他家的电闸。到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一家四口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

警察先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绑架了杨俊峰,之后警察胁迫杨俊峰到长春去找杨国枢。二月一日早晨,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甲哲、李卓等人将杨俊峰从看守所非法提到国保大队进行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刑讯逼供,直到二日后半夜三点多才押回看守所。

二月二日晚十八时在辛和带领下,国保大队警察李甲哲、李卓等六、七人伙同长春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警察七、八人,到杨国枢和妻子居住地(宽城区芙蓉路65316部队军宅11栋201室),将杨国枢和他的妻子林松柏绑架。当天19时左右,杨俊奇从外地出差回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按倒在地,将手反背戴上手铐,用长围巾勒住他的脖子,令他呼吸困难,手铐勒进肉中,至今还留有伤痕。警察把他抓到西三条派出所进行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一家四人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一家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杨俊峰被迫害的走路直不起腰来,母亲林松柏被迫害得记忆力减退。但迫害仍然在持续。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十几个警察用两名女人以收水费为名骗开杨俊峰家门。一家四人又被十几个警察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来串门的亲戚四人。其中一人放回,被勒索5000元押金。舒兰市环城派出所和北城派出所抄了杨国枢的家,抄走电脑六台,现金一万多元。杨国枢一家和他的三位亲属被非法关押在南山看守所,任何人不许接见。杨国枢的妻妹去环城派出所要杨国枢家的钥匙,环城派出所不给。不几天,环城派出所又将杨国枢的家抄了一遍,这次又抄走杨家现金(数字不详)。林松柏于四月二十五日回家,杨国枢、杨俊峰于五月六日回家。

随后不久,六十多岁的杨国枢,去舒兰市公安局打听杨俊琦的情况并依法要求放人,找到负责人张玉林,张玉林问上告材料谁写的,杨国枢未答,随后政保科的人把杨国枢拉到北城派出所。杨国枢被舒兰市610走后门、送礼,以见不得人的手段绑架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

杨俊琦在北城派出所还受到暴力袭击:警察齐文亮先狠狠地打了他十来个耳光,往鼻子里灌芥末油,又用指头压迫颈动脉导致他昏死过去,送去市医院抢救方苏醒。后来,杨俊琦被酷刑迫害后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清晨,北城派出所警察将杨俊峰与母亲林松柏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

长期的迫害使杨俊峰生活很难自理、智力有缺陷。母亲林松柏被多次迫害后,一病不起,于二零一五年初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清晨,杨国枢、杨骏琦父子二人同法轮功学员朱继发,在310庙会期间传真相光盘时被警察绑架。上午9点多,警察去杨国枢家抄家,抢走电脑2台,打印机4台,刻录机3台,还有大法书籍和其它真相资料共装走几个编织袋,把杨俊峰也带走了。

杨国枢、杨骏琦被枉判六年,朱继发被枉判三年半。现在杨家只留下智力有障碍的杨俊峰,无人照顾,度日艰难。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调集市区和各乡镇派出所大量警力混合编组,于晚上十点左右统一行动,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舒兰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有十三人被绑架(包括一名家属),还有多人被骚扰。因为是深更半夜,人们熟睡中被吓醒;老人和孩子被吓的大声哭喊;有位女学员穿的是短裤,有的警察竟然连衣服都不让穿上就要强行带走……

中共本性“假、恶、斗”。自篡权以来,杀戮不断,通过周期性的各种政治运动,迫害了中国一半以上的家庭,害死了8000万无辜的中国民众。这个死亡数字,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特别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时间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至今)、迫害面广、迫害手段下流惨烈(强奸、性侮辱、电棍电、刑具打、地牢、死人床、打毒针等等,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这场迫害使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于监狱、劳教所、拘留所、洗脑班等黑窝中惨遭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法愈合的伤痛,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中国之所以出现今天如此之乱象,完全是由于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所引发。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遵照维护善良、公平、正义,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