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渭南监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陕西省渭南监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陕西省渭南监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渭南监狱十一监区是非法关押陕西省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十一监区张中秋是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十一监区负责人任普学及其他狱警多数成了他的帮凶。

为了加强迫害的力度,狱警张中秋在十一监区的犯人中挑选了一些打手,如:杀人犯韩超(陕西延安人)、杀人犯李佳(西安市临潼区人)、杀人犯蒿荣华(西安市长安区人)、杀人犯李周明(陕西商洛人)、杀人犯申贵海(甘肃省人)、贩毒犯文阿波(西安市户县人)、经济犯鲍小伟(陕西榆林靖边县人)等。为了让这些打手听从指挥,狱警给他们的好处是不用参加任何劳动及给大幅的减刑等。

法轮功学员强孟生,现年六十六岁,家住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已经十九年的迫害中,他曾多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七年八月初,强孟生被非法关押到渭南监狱,刑期为五年,在此期间,由于不配合恶警的指使,曾多次遭到恶人李佳、蒿荣华、鲍小伟的打骂、侮辱、罚站、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等等刑罚。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早上十点左右,打手鲍小伟在张中秋的指使下,对强孟生大打出手,逼他放弃信仰,在殴打期间,强孟生高喊:“打人了!打人了!”而两个值班狱警一个姓童一个姓周,在监控中看到、听到后,置之不理,当听到强孟生喊:“师父救我!”后,他们立即拿着钥匙过来,不问因由,就把强孟生带进了“反省号”(一个专门惩治犯错误的犯人的地方,而现在却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用场所)。那两个狱警强制让强孟生坐上铁椅子,然后首先把强孟生的两条腿和整个身子用铁环和绷带固定住,再把两只手的手腕在胸前固定在板上的两个手铐卡住,之后两个狱警叫鲍小伟、申贵海来负责看管强孟生。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第二天在张中秋的指使下,鲍小伟、申贵海开始对强孟生实施酷刑。他们把戴在强孟生手腕上的手铐卡到了肉皮里面,卡到极限。然后他们把强孟生的两只手来回的摆动、扭转,肆意折磨,手腕上的皮肉马上就烂了,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使得强孟生不断的高声喊叫,白天、晚上那痛苦的喊叫声传遍了三层楼的每一个房间,而那些狱警们却置若罔闻,上刑者就更加肆无忌惮,发出阵阵淫笑。

法轮功学员陈敏敢,现年五十九岁,家住陕西省西安市。在长达十九年的迫害中,陈敏敢的妻子因信仰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陈敏敢本人在迫害期间被无理开除公职,四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判刑,累计迫害长达十一年之久。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陈敏敢被非法关押到陕西省渭南监狱,刑期为三年。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张中秋指使鲍小伟、申贵海强行把陈敏敢带进“反省号”,进去后,他们先用恐吓威胁的方式让陈敏敢“转化”,当遭到拒绝后,他们开始大打出手。首先用不让上厕所的手段逼迫,在无奈的情况下,陈敏敢朝裤子里尿,这事被姓童的狱警知道后,他就告诉那些打手不让陈敏敢换裤子。第二天又假惺惺的把陈敏敢叫去谈话,逼问为什么尿裤子,是不是有病?陈敏敢说:“没有病,是他们不让上厕所,逼我尿裤子。”正是由于这句实话而导致陈敏敢刚一回去,就遭到鲍小伟、申贵海的一顿毒打。

他们一看这招没起作用,鲍小伟就开始对陈敏敢扇耳光,当天扇了近百个耳光,整个脸被打的又红又肿,然后又拿扫帚的把朝陈敏敢两条腿上乱打,打的两条腿紫一块青一块,肿起来很粗,同时还伴随着侮辱和谩骂,还将扫帚往陈敏敢头上乱扫、手上的痰往陈敏敢脸上抹。还把其他犯人叫过来观看陈敏敢被打的模样。


酷刑演示:毒打

就这样两天下来,没能让陈敏敢屈服,气急败坏的张中秋决定对其实施酷刑。五天酷刑折磨的方式和手段和强孟生被手铐酷刑迫害的过程基本一致。三月家属接见时看到手腕成黑紫色,肉往外翻,里面的白骨清晰可见,可见上刑之残酷。

法轮功学员王新年,现年六十六岁,家住陕西省西安市。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六年又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七年八月初被非法关进陕西省渭南监狱。刚去的头一天,就遭到了恶人李佳、郝荣华、文阿波等人的毒打。毒打后,狱警们还强制王新年做了两天的铁椅子。

二零一七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正在罚站中的王新年,因姿势没达到他们的要求,恶人蒿荣华、李佳、文阿波等上去就是拳打脚踢,由于暴打使王新年突然晕倒、休克好几分钟。九月初的一天,王新年与陈敏敢在洗漱时说了几句话,刚好被文阿波听到,当场就把王新年暴打了一顿,回去后不但继续罚站,一个多月的时间没让他洗漱。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在渭南监狱正在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陕西西安市的刘卫东,陕西咸阳市的马明海、张西川、陕西宝鸡市的杜洪愿、北京的陈军、陕西渭南富平的张军栓、陕西安康市的向钱富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