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修大法做好人 吉林省景凤云屡遭冤狱酷刑
修大法做好人 吉林省景凤云屡遭冤狱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景凤云今年六十五岁,原四平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后,景凤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不但一身疾病全无,在工作上任劳任怨,尽职尽责,在单位曾经获得过“先进工作者”的荣誉称号。

然而这样一个好人,在中共邪党执政的社会里,却因信仰真、善、忍被劳教两次共三年,又身陷冤狱两次共七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景凤云受尽酷刑折磨。

一、进京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地造谣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时,景凤云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大法和师父被污蔑,政府这不是在造假吗?我应该走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于是在七月二十日这天,景凤云和同修一起来到吉林省政府所在地长春市,想让政府给个说法,但遭到的是绑架。后来景凤云和同修走脱又一起到北京上访,但是由于当时北京戒严,景凤云和同修没能找到上访的地方只好回来。回来后,单位领导怕自己官职受到威胁,经常找景凤云,威逼景凤云放弃大法修炼,给景凤云制造精神压力。

二零零零年十一前夕,景凤云再一次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当景凤云看到同修因证实大法被警察打得满脸是血时,勇敢的站了出来,被警察用矿泉水瓶打的满脸乌青,又被强行拽上警车带到一个武警住的地方,一路上景凤云高喊“法轮大法好”,在被逼问姓名地址时景凤云不配合,在被送往车站的路上,她走脱。回来后因给同修送资料,同修被绑架,在高压下说出了景凤云的名字,景凤云因此而被非法劳教一年。在看守所被关押了四个月之后,当地公安局背地里向家里人勒索了近三千元钱物将景凤云放回。随着迫害的升级,单位领导也变本加厉的威逼恐吓景凤云放弃大法修炼,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景凤云只得提前退休,工资只开百分之七十。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二零零二年,景凤云为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到附近农村散发真相资料、喷字时,被恶人举报,被四平市南四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四平市铁东区公安局,被锁在大铁椅子上一宿。第二天又绑架到四平市看守所的审讯室,戴上手铐脚镣又被锁到大铁椅子上刑讯逼供,景凤云不配合,警察就不让景凤云上厕所,连续四天四夜没吃没喝,造成下肢浮肿,身心备受摧残。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景凤云绝食反迫害,在绝食的第七天景凤云被拉到医院进行药物迫害,在绝食的第九天景凤云从医院走脱,警察找到当时拉景凤云的出租车司机用一万元钱收买了他,司机出卖了景凤云。当时的国保队长赵军将景凤云绑架后居然还放了鞭炮所谓庆贺,之后又绑架了收留景凤云的法轮功学员韩翠园、韩翠艳姐妹俩。(后来韩翠园被非法判刑,在吉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在非法关押了八个月后她被四平市中级法院冤判五年,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劫持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监迫害。

二、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酷刑迫害

臭名昭著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是中共“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设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点,要求所谓的“转化率”必须达到百分之百,在吉林省“六一零”叫嚣的“转化”必须达到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邪恶命令指示下,在以监狱长武泽云、狱政科长利建、教育监区队长曹洪、副队长倪笑虹为首的邪恶之人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至少有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致疯致残的。

到了监狱景凤云被分到三大队的三小队,景凤云摘掉了犯人的名签。三大队王队长、狱警张露露为了挑起犯人对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的仇恨,给犯人施加压力,只要景凤云一周之内不“转化”就不让全小队的犯人洗衣服、洗澡,不让看电视,不让买吃的东西。不允许所有的犯人跟她说话,犯人让景凤云站在监舍的前面,强迫她弯腰九十度低头认罪,景凤云不认,几个犯人强行按着她毒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一天晚上,狱警张露露把景凤云弄到走廊逼她写放弃大法的所谓“三书”,景凤云不配合,狱警张露露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狠话让景凤云回监舍,她自己回管教室睡觉去了,这时已经到半夜,景凤云刚一进监舍,监舍所有的犯人呼啦一下围了过来,对景凤云大打出手,这时景凤云才明白原来这场迫害是他们已经安排好的,为了曝光邪恶,景凤云高喊:“张狱警,犯人打人了!”全大队的犯人都被喊了出来,可张狱警不但不出来制止反而装作没听见。犯人更加肆无忌惮的打景凤云,把景凤云打到走廊又打到厕所,并且用污秽不堪的语言骂景凤云,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其中一个杀人犯叫刘X梅拿着板条把景凤云身上抽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一边打一边恐吓景凤云:“我就是杀人犯!”就这样一直打到天亮。可是他们还不罢休,把景凤云弄到车间体罚,并且又变换更卑鄙的手段,让一个比较善良的犯人陪着景凤云一起罚站,目的还是所谓的转化她。景凤云不配合想坐下,但是他们却在景凤云站的地方泼上了水。被毒打一夜的景凤云困的想闭一会眼睛,那个姓刘的杀人犯拿着木棍就往景凤云的身上乱捅。即使这样迫害,景凤云依然坚定信仰大法。气急败坏的王队长找了一帮犯人打手把景凤云蒙上眼睛又一次抬到三大队的车间,十几个犯人一起毒打景凤云,把景凤云打昏在地,趁着景凤云昏迷时强行拽着景的手,在他们事先写好的所谓“三书”上按了手印。景凤云醒来后正告他们,你们写的那个东西不好使不算数。


强行按手印

从此以后,景凤云白天被带到车间体罚,晚上几个刑事犯轮班看着她不让睡觉,第七天邪恶的狱警把犯人编成组,把景凤云带到一个大屋子里,强行拽着她地上转圈走,同时还念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歪理邪说。晚上又把景凤云带到车间,十几个犯人打手把景凤云围在中间象踢皮球一样的来回推搡。此时七天七夜没睡觉的景凤云被折磨的精神恍惚,显现在她眼前十几个犯人的面孔都是魔鬼的形象。他们趁机把一个邪悟的人写的所谓“三书”拿到景凤云面前让她抄。第二天,当景凤云醒过来之后,咬破手指用鲜血写下了严正声明。

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在集体上厕所时,因景凤云与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说了几句话,犯人孙建春强行将景凤云拽起一个跟头把她轮到机台旁,景凤云的头一下子撞在了机台带棱的铁架上,当时被撞的头晕目眩眼前一片漆黑,额头当时被撞起一个鸡蛋大的包。出于怕担责任狱警把景凤云送到监狱医院观察了一宿。第二天回来景凤云找到恶警王队长质问:为什么犯人打我你不管?王队长假惺惺的欺骗景凤云说一定处理此事,最后却让一个叫王秋香的犯人造假说景凤云要自杀,结果恶警王队长却以此为借口,用绳子把景凤云绑在床上五天。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景凤云继续反迫害,一次,她来到恶警王队长办公室告诉她自己没犯罪,不穿囚服把囚服脱下扔在了地上。恶警王队长罚景凤云站到中午,又带着五、六个犯人打手把景凤云带到一个单间里,单间里只有一张床,五、六个犯人七手八脚把景凤云呈大字形绑在了床上。景凤云绝食反迫害,在绝食的第三天,姓申的狱医给景凤云野蛮灌食,景凤云不配合,他们就把塑料管子在景凤云的鼻子里反复的插进去拽出来,景凤云的鼻子被插出了血。最后被绑在床上的景凤云无力抗争,被灌进了大量的玉米面糊糊掺大量食盐,由于灌食造成上吐下泻,之后又进行药物迫害给景凤云打止吐药。景凤云质问姓申的狱医:“你医生救死扶伤,你给我灌这东西什么目的?”申狱医自知无理转身就走。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零三年九月,景凤云由三大队被调到老残队,不配合犯人点号。由于不穿囚服被关小号上大挂一下午,之后又被固定到床上八天,老残队队长付淑萍不让景凤云盖被子,每天早晨开窗户冻景凤云,由于迫害造成景云视力下降看东西模糊变形,视力零点二左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二零零四年,在中共“六一零”黑嘴子女监的“转化率”必须达到百分之百的邪恶命令的指使之下,在监狱长武泽云的亲自指挥下,在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狱警有奖励犯人有加分的“重赏”下,黑嘴子女监对法轮功学员开始全面的所谓洗脑转化,一场更残酷的迫害开始了。

老残队队长付淑萍叫几个刑事犯包夹把景凤云抬到三楼单间,将门窗挂上帘,找来邪悟的犹大帮教污蔑大法污蔑师父。轮番的所谓转化景凤云。景凤云坚定的拒绝一切邪悟。由于不配合所谓转化,付淑萍恼羞成怒,在邪悟犹大邵玲、刘秀娥、贾云侠的唆使之下,多次给景凤云上抻刑,变着花样的折磨景凤云,把她用绳子固定在一张光板床上,两只手绑在床栏杆上,再把她的脚绑在另一张并排放着的床的铁栏杆上,再把两床之间夹上板,使景凤云的整个身体关节被强行拉直,他们认为力度不够就将两床之间的夹板换成再宽一点的,景凤云被抻的全身象脱节了一样,痛苦不可言表。由于上抻刑造成景凤云走路困难,自理困难。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

由于不“转化”,武泽云亲自下令把景凤云抬到四楼教育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营)。教育监区是监狱专门设立的更系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在这里常年不允许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迈出门坎一步,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晚上十点休息,除去吃饭时间全天上所谓的大课,强迫学员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光碟,看完之后还强迫学员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写完之后再又由帮教检查是否达到它们要求的所谓标准。在三楼专门设了加上活动室八个单间,专门为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准备的,单间里至少有五个刑事犯包夹,加上一个或两个帮教。在这里刑事犯包夹和帮教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可以大打出手,在狱警的指使之下,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可以任意的酷刑折磨。到了教育监区之后,景风云仍然不配合所谓的转化,从四楼被转到三楼单间加重迫害,在三楼景凤云遭受了非人一样的折磨。

最邪的恶包夹刘春洋(容留罪 无期徒刑)、李东梅、秦凤兰、阮春娜、每天逼迫景凤云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光盘,景凤云一概不听,他们就不让景凤云上厕所,景凤云实在憋不住尿在了地上,他们却以此为借口,几个警察强行的把景凤云按到床上用绳子绑住她的四肢,吊在下铺四个铁栏杆上抻了起来,大小便不允许下床,不允许洗漱。每天强迫喝两盆水,目的是让景凤云尿床,尿了之后他们不给换,溻的景凤云身上长了褥疮,每天强迫多吃,目的是让景凤云便在裤子里。邪恶的包夹怕屋子里有味,就花景凤云的钱买香水往屋子里喷,如果景凤云便在裤子里,他们就扒光景凤云的内裤晾着羞辱她,用污秽不堪的语言辱骂她。扔掉她的内裤花她的钱再买。邪恶的包夹刘春洋还经常强行拽着景凤云因上绳肿的象戴着拳击手套一样的手,打自己的嘴巴子,还经常穿着鞋踩着景凤云的嘴来回搓,景凤云的嘴每次都被搓出血,血滴到褥子上作恶心虚的刘春洋急忙把景凤云的嘴擦干净,再把床上的血擦干净。一次景凤云憋不住尿刘春洋一开始不给接,等到再去给接的时候,景凤云已经尿了出来,尿弄到了刘春洋的手上,刘春洋就用景凤云的饭盆洗手,洗完之后逼着景凤云喝掉,景凤云不喝,刘春洋将一盆洗手水全泼到了景凤云的脸上。还有一次刘春洋硬逼着景凤云把洗手水喝掉了。


酷刑示意图:抻床(上绳)

在给景凤云上抻床酷刑时,最邪恶的是他们多次把景凤云面朝下背朝上吊起来,直抻到整个人虚脱,汗水从头发梢上滴下才放下来,每次景凤云都被抻的昏死过去。邪恶的刘春洋怕景凤云被抻的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让人听见,把带有魔性的迪斯科音乐放到最大音量,然后他在地上跳舞。由于长期上绳,景凤云的左脚脚脖子被勒的筋膜露出,整个脚失去知觉不会动,右脚脖子皮肤严重损伤,脚不能绑了他们就绑腿,腿不能绑了就绑大腿根儿,继续抻、吊。

一天夜里,刘春洋趁别人睡觉的时候,把景凤云的脑袋仰面从床栏杆空拽出来,双手按着她的头用力往下压,当时景凤云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说了一句“你要把我弄残了我会告你的。”刘春洋才停了手。可是景凤云右肩的肩关节、右肘却不能动、伸不直从此变形不听使唤。由于是深夜景凤云当时脑袋被刘春洋撅的神情恍惚,有一种自己似乎被弄到阴间的感觉。从此吃饭只能用嘴去够着吃,左手由于长期上绳也不听使唤了。每天还要遭受辱骂,包夹还说景凤云是装的。那种屈辱和痛苦使景凤云想到了死。这时犹大帮教董桂玲还逼着景风云骂师父,还无数次的打景凤云的嘴巴子。这种非人生活持续了一百多天。二零零七年二月景凤云终于离开了这个魔窟回到家里。

三、再被劫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派出所警察和街道突然闯入景凤云的家,以“国庆六十年大庆”为借口要把景凤云绑架到洗脑班,景凤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反而七、八个警察把景凤云从五楼强行抬下,景凤云高喊“法轮大法好”!绑架到拘留所一周以后,勒索了家人三百元伙食费,在没有任何手续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劫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一进劳教所,景凤云举着双臂高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恶警队长刘连英的问话,刘连英就用电棍电景凤云。景凤云腋下被电出水泡,被安排和精神病人一起吃住。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景凤云被迫害出现高血压、视力不清的症状,提前半年回家。

四、诉江被迫害

二零一五年的十月十三日,景凤云因实名诉江,四平市铁东区四马路街派出所扛着录像机闯到景凤云家里非法录像、抄家。抢走明慧资料、大法书六本、储存器一个、MP5一个、还有很多个人物品已经记不清了。又强行把景凤云绑架到派出所,景凤云一直跟警察讲真相。后来他们欺骗景凤云说送她回家,结果被劫持到拘留所。景凤云在拘留所绝食的第四天又被转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景凤云不穿号服,不做奴工,坚持炼功讲真相使几十人三退。

一年后景凤云被四平市法院冤判两年,上诉到四平市中级法院被驳回。二零一六年的三月三日景凤云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一进监狱就强迫照相,强行剪发,所谓检查身体,因景凤云的腿在监狱被上绳迫害时落下了走路的困难毛病,因此,在检查身体时嫌走路慢被犯人拖着走。景凤云被分到一监区一小队严管。景凤云不配合点号、不戴名签,不坐小板凳。七个半月之后也就是二零一七年的十月十五日,景凤云回到了家里。

中共对法轮功十九年的迫害,使它自己已经走到了尽头,因为善恶必报是天理!历经十九年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定的走在正法、洪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在这里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赶快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注:景凤云的身份证“景”字给写错了,写成“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