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省磐石市法轮功学员金国兰姐妹遭受的迫害
吉林省磐石市法轮功学员金国兰姐妹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磐石市法轮功学员金国兰女士与妈妈和两个妹妹一家四口,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中,曾多次遭到绑架关押、强制洗脑、非法劳教、判刑等迫害。二零一五年,金国兰被非法判刑四年,妹妹金国琴被非法判刑五年。

下面是金国兰自述被迫害经过:

一、一家四口都被非法劳教

2004年妹妹金国琴在散发真相资料中被非法抓捕,警察想把我家人都抓起来,这是他们预谋很久的事。由于他们长期跟踪迫害,我妈妈和两个妹妹一家四口都被非法抓捕,送到了看守所,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妈妈和两个妹妹也被非法劳教。

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们一家四口一路喊法轮大法好。到了劳教所,警察侯志红呵斥我不要喊,我不听,人多的时候,或吃饭的路上我都喊。侯志红到外边同时拿来二根电棍,就往我身上电,头发,脸,脖子,衣服里边,在我身上到处都电。我脸上耳朵都是大泡,流着黄水。那一次我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二、与妹妹再次被绑架折磨

2010年,我在讲三退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警察把我送到派出所,然后又到我家翻书,寻找迫害我的证据,在派出所待了一宿,第二天又把我送到县公安局进行迫害,他们对我连夜突击提审,那时是八月份,他们把我身上围上棉被,热的我喘不上来气,他们问我书是从哪里来的,我不说他们就把我的手背扣到后边去,恐吓我,说再搁上几个砖头。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在警察的无理审讯和逼迫下,无意中把妹妹的名字露了出来,导致妹妹被抓,使妹妹吃了很多苦。我和妹妹被关在一个屋子里,妹妹一句怨我的话都没说,我俩被非法关押近半个月,警察拿来了通知单,告诉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妹妹被判一年零六个月,送往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由于检查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我俩回到家里。

三、被非法判刑四年,妹妹金国琴被非法判刑五年

2013年我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非法抓捕到烟筒山派出所,后被送进磐石市看守所,让我和妹妹检查身体,让我们抽血,我们说没有病、不检查身体,坚决不抽血,因为我们炼法轮功的都知道,全国各大医院,特别是部队医院,江泽民都下了活摘器官指标,对法轮功下了“杀无赦”的恶令,恶心的大夫为了牟取暴利昧着良心杀人。在医院里我和妹妹大声喊,警察强迫抽血了!我俩一喊,很多人都来看,警察一看,怕露了马角,赶紧说不抽了,上车。他们还不死心,就把我们拉到吉林市465医院,到了医院大厅,我们俩一起喊警察迫害好人了,强迫抽血了!所有的目光都在看我俩,警察一看不行,然后连拉带拽,把我俩推上了警车。他们还不死心,又把我们拉到吉林市中心医院进行迫害,到了医院门口我和妹妹都不下车,警察使劲拽我们下车,妹妹把车座套拽坏了,我们下车就往人多的地方跑,没跑几步就被抓回来,警察骂我们,说要把我俩拉倒没人的地方揍一顿。

然后又把我和妹妹转到吉林市看守所,家里人在济南请了维权律师,但一直不让律师参与,就一直往后拖着,吉林市看守所(管教)逼迫我家人解除外地律师委托手续,说不辞退律师不开庭。

就这样在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了一年半,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被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604监室,每天被逼奴役干活,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我拒绝做奴工,被吉林市看守所恶警加戴刑具,连体手铐脚镣,走路直不起腰,上厕所得别人帮助,晚上睡觉缩成一团,痛苦难忍,这样折磨了我整整七天。

我和妹妹金国琴在吉林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个月后,吉林省磐石市法院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在没有通知家属和聘请的律师的情况下非法开庭,并恐吓我的家人说:“你们请的律师来了我们就抓。”

这样法院在所谓的一审后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妹妹金国琴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到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在监狱里,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洗脑迫害,灌输洗脑的东西,不是所谓“学习”就是强制坐小板凳折磨。我被惩罚坐小板凳,两只手放在大腿上,直溜溜地坐着,说是军人坐姿,一坐坐到晚上九点,表面上好像没什么,坐几天之后就很难受了,他们又加重迫害,开始不让我洗脸,洗脚,我身上开始有异味儿,眼皮特别难受,又干,都快粘到一起了,我就用吐沫擦一擦,脸都脏乎乎的,后来我就绝食抗议,三天没吃没喝,就这样半个月没让洗脸洗脚,坐了一个月小板凳,我的屁股都坐破了,出血了,屁股不敢坐板凳了。两个多月后,我实在承受不住这种迫害,被迫害的违心的所谓“转化”了。 由于自己没做好,没有信心和勇气写出来,为了解体这史无前例的迫害,让百姓了解真相,我要曝光邪恶。

还有的被迫害经历和日期记不清了,我只简略的写出这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