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修法轮大法绝处逢生 吉林省永吉县孙淑清屡遭迫害
修法轮大法绝处逢生 吉林省永吉县孙淑清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永吉县今年六十六岁的孙淑清,二十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严重贫血、心脏病、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全好了,十九年来,孙淑清坚持信仰,为了告诉百姓法轮大法好,她八次被非法关押、拘留迫害,一次被勒索两万余元钱,还被强制送洗脑班和监视居住。

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下面是孙淑清自述自己遭受中共迫害经历。

我叫孙淑清,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得法前一身的病,经常去医院看病,医生说我的病太多了,不好治,说我严重贫血、几乎血管里都没有血,说死就能死,心脏病、走路上不来气,不能干活,一点劲没有,非常容易感冒、咳嗽、盗汗,还说我有肺结核,还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左腿神经,用不了二年,就得瘫痪。听了医生的诊断,我心里绝望了,我哭了,才四十多岁就瘫痪,怎么活呀?人活的太累了。

一、绝路中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六月五日是我和邻居郭亚玲(她也是身体不好,得的是黄疸型肝炎,已被中共迫害致死),一生都忘不了的日子,我俩听到了有人向我们介绍炼法轮功身体好,我俩就找到了炼功场,跟着一起炼功,还有人负责纠正炼功动作。

我俩又到一名学员家去看大法师父讲法录像,看着看着,我俩不知不觉怎么都眼泪流出来了呢?怎么都哭了?我俩不懂,就问老学员,学员说:“你的本性明白,你得法了,高兴的。”

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回家的路上,郭亚玲说:“我肝部不痛了,”我也说:“这么神奇,我感冒也好了,高烧退了,咳嗽也轻了,我也好了。”回到家赶紧告诉丈夫,丈夫看到我满脸的笑容,他也为我高兴,说:“好,那你就炼吧。”

从此以后,每天学法炼功,身体越来越轻松,所有的病都不见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再不担心随时都会死,用不了一两年就得瘫痪的说词了。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真心感谢师父救度之恩!

二、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和平时一样,来到炼功场,看到来了十多个警察,不让我们炼功,说:“上面有令,不让炼法轮功,”我们就和公安人员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心向善,人人都按真善忍做好人,国太民安,并且祛病效果非常好,为国家节省多少医药费” 等等,一个公安说:“这话跟我们说没有用,是上边下令不让你们炼的。”从此我们失去了快乐的集体炼功的环境。

我进京上访三次,两次是被抓回来的,被抓后,在驻京办事处给戴上手铐,晚上睡觉都不给摘,怕逃了。每天骂声不断,上厕所也得用人看着。

第二次是去了信访办,被问干什么来了?说是法轮功学员上访来了,就被抓了,那是九九年底被驻京办事处送回当地关押,关押二十四天后放回。

第三次是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八日去的北京,到天安门打了横幅,被警察疯一般的抓捕塞到警车里,送到站前派出所被关进铁笼子里,三、四个小时后,被送到驻京办事处,被铐上手铐限制自由,一周左右,当地派出所和街道社区去三个人,勒索家人一千元钱,接回后被关押到看守所,判我两年劳教,在检查身体时不合格,这次被非法关押长达九十三天。

每次上访都是带着“法轮大法好、不要迫害法轮功、迫害是错”的这样的想法去的。因为我们都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每次都面临着被抓、被关押、被上刑、被打死的可能。

三、被监视居住、骚扰迫害

因我多次进京证实法,公安把我当作重点对象,每天外出都有人看着,监视。一到敏感日就有公安人员到我家监视,骚扰。大概二零零二年,我家对门家人不在家,就有三四个小伙子住,门天天开着,每天监视我家,一个多月后对门人家卖了房子,这个事才消失了。

有一年快到“七月二十日”了,来两个公安,都是便装,我不认识,我说:“你们干什么来了?通知我上北京呀?那我说不定真要去了。”他们赶快说:“我们来看看你。”说完就走了。

这些年当中多次讲真相被抓,有一次讲真相被抓了,被拘留关押了十五天,出来时门卫说:“就是你特殊,从来还没有出去不写保证书的。”我说:“我们也没有错,写什么保证。”这二十年来,每天都在恐怖中度过。

有一次有两个劳教名额,又来找我,二零零七年的十月二号,记得是我小孙子生日,来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是公安局政保科的三人,进屋就翻,到处乱翻,师父讲法磁带、师父法像、炼功录音机还有《明慧周刊》都翻出来,他们说:共计四十九件,当时我家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把我和那位同修一起带走,孙子吓得直哭,上车拉到派出所,他们告诉家人要劳教我,家人东奔西走找人,最后拿出两万元左右,才免于劳教,这次被关押十五天才放回。

四、强制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城南派出所来了三个人叫我去派出所,我说:“不去,有什么事在家说,”他们一再说:“一会儿回来,”我想:“正好讲真相救他们呢。”去了之后,把我领到一间屋子,我劝他们说:“你们不要反对法轮功,我们师父是传法度人的,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错的,三退可保平安。”公安局政保科、610还有街道社区来了五个人,把我拉到一家足疗店说要办洗脑班,公安局和610各一人,加上两个犹大,一个姓李、一个叫马春林,当时里面已有一位法轮功学员。

两个犹大一人包一个,姓李的跟我谈,我问他:“你为什么要干这样的事?”他就开始说些攻击大法、骂师父的话。我说:“赶快闭上你的嘴,你不配说我师父,你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背叛师父是在犯罪,你知道你以后的下场吗?十八层地狱。”他说他认可。我说:“天上不去,非得下地狱。”越说声越大,他们一听我俩干起来了,就换了马春林过来,今天的洗脑迫害就结束了。我一夜没睡,查找自己的不足,我今天有争斗心,怨恨心,我想我是法轮功学员,用法来归正自己,我是主角来演这场戏。

第二天吃完饭,马春林、政保科、610还有街道社区人员都过来了,坐满了一屋子,我就讲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我说:“我从前一身的病到学法后的无病一身轻,我性格由原来的不让人说到按照真善忍做事,修好自己,师父给予我的太多了。”最后我告诉他们要尊重我的师父,不要对师父不敬。就这样,所谓的洗脑班两天就结束了。

在十九年的迫害当中,在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的对待中,我们本着平和的心态,善良的心一如既往的向世人讲着真相,告诉善良的中国人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生命有美好未来。三退可保平安,可得到神佛的护佑。对那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对我们的不公对待,我们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恨,我们也都是真心的给他们讲着真相,希望他们能真正了解真相,不参与迫害好人,给自己留下一条生命得救的后路,不给邪恶当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