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父母做好人遭枉判入狱 儿子奔走鸣冤被绑架判刑
父母做好人遭枉判入狱 儿子奔走鸣冤被绑架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父母做好人,遭绑架、入冤狱,儿子不畏强权,为父母鸣冤,本为历代王朝所嘉许的孝子行为,却在中共政权下成了“犯罪行为”而遭绑架,被非法判三年半!这是多么的荒谬、荒唐!

山西吕梁市文水县冀周村成卫平和樊梅香夫妇,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真、善、忍做好人,做好事不图回报,处处为别人着想。成卫平曾收到“中国移动”多付给他的四万多元,主动退了回去。二零一四年夏天“中国移动”在成卫平的大理石厂租了一块地,建信号塔,签订合同十年三万元,可不知为什么在收到三万元以后又收到四万元,因为这两笔钱分两个账户打过来的,打款时间相隔了好多天。所以一开始成卫平也不知道这四万元是谁打来的,到银行也没有查出来,当时想过几天就会有人找了,可是一直到当年腊月也没人来认领,腊月里多次去银行查找打款账户,最后才知道是移动公司打错的,了解清楚后,很快把钱退了回去,受到移动公司和世人的好评。

父母帮助好友被绑架、枉判入狱

成卫平和樊梅香夫妇的好友乔建军,是青岛市法轮功学员、中石化设计人员。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乔建军(户籍在新疆沙湾县)开车路过文水县,免费给当地民众发放“世界第一秀”神韵晚会光盘,后被诬陷并被文水县法院非法判刑,在祁县晋中监狱经受了四年牢狱之苦。

二零一六年乔建军四年冤狱期满时,他在山东省的家属突然接到来自新疆公安局的电话,声称按照“法律”规定,要由沙湾县610把乔建军送回父母居住地,并交给当地公安局。这突如其来的“关心”令家属悲愤交加,因为乔建军被绑架、迫害而致使乔妻心理崩溃,几次欲自杀,有时精神失控。本以为四年冤狱到期后乔建军能获得自由,家庭的悲剧会结束,从未见过爸爸的儿子能见到自己的父亲,没想到乔建军将可能面临“走出一个监狱,又要进入另一个监狱”悲剧。家庭的悲剧仍要继续上演。

就在乔建军出狱前几天,其父来到山西,想找一个对当地方言和交通比较熟悉的人,于是找到乔建军在文水县的朋友成卫平和樊梅香夫妇,一起去接乔建军出狱。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祁县下着大雨,乔建军父亲和成卫平夫妇来到祁县晋中监狱,在政保科办完手续接乔建军出狱。在政保科门口,被三个人拦住,他们自称是来自乔建军户籍所在地——新疆沙湾县“610办公室”警察,但当时都没有穿警服。三人要将刚走出监狱的乔建军带到他们的车上,乔建军拒绝,并正告他们:“610”是个非法组织,没有被人大认定。一当地警察也说:没被人大认定的确是非法组织。乔建军要求他们出示警官证,要记下他们的警号,他们拿不出任何合法证件来,却强行拦截不让乔建军离开。

同时乔的父亲和成卫平夫妇也同这些人辩理,他们无权限制已经获得人身自由的乔建军,否则是违法行为。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乔建军才同其父及成卫平夫妇离开。

成卫平和樊梅香夫妇的无私义举,遭到610的报复,跟踪了他们的车辆,随后勾结当地公安,实施迫害。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大约四、五辆车,二十多个警察非法闯入成卫平的家里,将成卫平与妻子樊梅香绑架,并抄家抢劫。参与迫害的有太原、祁县和文水公安局。

儿子听到院里有吵闹声忙从干活的车间出来,这时他的父母已被带出院子正往警车上推。儿子赶忙去问:“你们凭什么抓我爸妈,有什么手续没?”其中一个人回答说:“手续给你爸妈看过了,不能给你看,这不关你的事。”(事后经律师核实当时根本没有出示任何手续。)

面对来势汹汹的二十多个人,他儿子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被带走。

半小时后,家中又来了二十多个警察非法搜查。成卫平家中所有关于大法资料的一切东西基本都被抢走,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被抢去的东西有:一台式电脑主机、至少四台打印机(其中喷墨三台、激光一台)、大法书籍及《明慧周刊》约几百本、空白光盘三箱、切纸刀一台、订书机、U盘等东西若干,还有现金约五千元。

成卫平和樊梅香被文水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成卫平被非法关押在文水看守所,樊梅香被非法关押在离石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文水县检察院将成卫平夫妇非法起诉至文水县法院。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星期二上午在文水县法院非法开庭。后成卫平夫妇被诬判一年半。

奔走营救父母 儿子被绑架、枉判

成卫平和樊梅香的儿子成浩在知悉父母被绑架的情况后,心急如焚,他一方面为自己的父母联系律师,聘请两名律师分别为自己父母辩护;一方面奔走于各个执法部门。

在与这些执法人员们的打交道中他看到了太多的违法事实,于是他自己钻研法律,研读《刑法》、《刑事诉讼法》以及其它的相关法律、法规及条例规定等。并书写文书向各个部门投递。在这过程中,他遇到了其他为自己父母或亲人鸣冤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于是他一边把自己的冤情向各部门反映一边和其他家属们把自己的遭遇形成文书共同联名向高层反映,先后共书写了二十三封信件,然而这些营救父母的义举却成了他日后遭人陷害的罪证。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他的十五封信先是被汶水邮政部门拦截、扣押,其中包括十封给各级领导的信件和五封给文水县绑架他父母的民警的信件。最初汶水610人员打电话,询问他寄信情况并要他见面说明情况。为了让世人明白他的家庭遭遇,为了营救父母,他见了那个610人员讲了自己父母遭遇的冤屈,和自己寄信的合法权益,那个610人员在成浩讲出的冤情和提出的各项法律条文面前也承认给高层写信、反映情况是合法的个人权益,还欺骗他说以后有问题找他们解决,目的是不让他继续鸣冤。成浩追问他是否真能解决他父母的问题时,这个610人员却威胁他不能再寄信了,否则国保会绑架他。

汶水国保也通过他的亲属威胁他:如果他再邮寄就会绑架他。为了能营救父母,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他转向临近的交城县继续邮寄了八封信件,他的信又被交城县邮局和国保拦截,他不顾个人安危,在交城邮局讲述自己的真相,维护自己寄信的合法权益,邮局也承认寄信合法,但是告诉他这是上面的命令,交城国保让拦截的。于是他希望要回自己呕心沥血书写,被非法扣押的信件,无果。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十三时,交城县公安局卫建平(警号:063839)带领十多个警察(有特警、便衣和警察制服三种,记录下同去警察的警号还有:063835、063511、063151、X21418),到文水县冀周村成浩的家里。他们将成浩绑架,其中一个身着便衣的女子,出示了对成浩的刑事拘留书,非法起诉成浩,理由是成浩给国务院、山西公安厅等部门写信,依法给各级领导写信居然成了犯罪行为。成浩被非法关押到交城县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文水县公安局把他们六月十九日非法扣押的成浩的十五封信件移交给交城县公安局,作为罪证。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交城县公安局非法抄了成浩暂住房内的物品:其中有打印机一台、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各一台、中兴手机一部、录音笔一支、硬盘一个、《转法轮》、《九评共产党》、《法轮佛法》各一本,《明慧周刊》、《明慧期刊》各一份,64k笔记本一个,两高司法解释一份,反映他父母冤情的文章《文水县冀周村民为何被关押》三十三份,征签信两份,给领导人的信件三封等,这些私人物品包括所谓的两高司法解释都成了非法拘押和日后非法起诉他的罪证!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山西省交城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成浩非法开庭,主审法官是康婕。公诉人是交城县检察院检察员陈爱萍、张文婷。陈爱萍、张文婷把他的二十三封营救父母的信件和私人物品作为违法起诉他的依据,并出示了交城县邮局的张凤仙、李秋梅诬告的“证人证言”。

此时成浩的父母被非法关押期满释放,当得知自己儿子的情况后,刚刚出狱的成浩父亲成为平,当即决定申请当成浩的辩护人,而且得以为自己的儿子出庭辩护。律师也当庭做了无罪辩护。交城县法院主审法官康婕枉法以二十三封信件和合法的私人物品为证据,冤判成浩三年半。

随后成浩及其家人提起上诉,目前成浩的案子正处于上诉阶段。成为平正为营救因为营救自己而身陷囫囵的儿子而奔忙着!

父母做好人,遭冤狱,儿子不畏强权,为父母鸣冤,本为历代王朝所嘉许的孝子行为,却在当今的政权下成了“犯罪行为”而遭审判!这是多么的荒谬、荒唐!法律本应该是维护道德的,道德是最高的法律!中共的法律不是嘉许道德,嘉奖奉行道德的楷模,中共邪党的法律、法院、法官、官员却是让人不讲道德,不做好人,不做孝子,这是怎样的邪恶!

正告那些非法抓捕、起诉、审判成浩和像成浩一样的法轮功学员家属的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们:你们抓捕、起诉、审判孝子,制造的不仅仅是一桩冤案,而是在推动这个社会道德的下滑,是在让人别做孝子!别做好人!别讲道德!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但愿这样的恶报、恶果别落在你们身上!

 

1)交城县法院地址:交城县天宁街3号
邮编:030500
办公电话:0358-2356010
法院:0358-3523276
传真:0358-3521753
邮箱:jcxrmfybgs@163.com


诬判成浩主审法官兼法院发言人 :康婕
电话:15834353536 邮箱:jcfykj@163.com

2)交城县检察院

院办电话:0358-3530203


检察长:薛金生


县督导组组长:高宝忠

副检察长:李耀强
纪检书记:卞宝良
雷 强:分管刑事检察一部工作
赵恒强:分管刑事检察二、三部工作


政治部主任:郭强


交城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陈爱萍


公诉科副科长 :张文婷

交城检察院:0358-8313307
交城检察院举报电话:0358-8313307
交城检察院举报中心电话:0358-353200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