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孙景云在黑嘴子劳教所和监狱被迫害经历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市孙景云在黑嘴子劳教所和监狱被迫害经历
吉林市孙景云在黑嘴子劳教所和监狱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一九九六年,原吉林省吉林市五金站的孙井云(女67岁)患上了颈椎病和和严重的心脏病、风湿病,经过各种治疗效果并不明显。就怕病痛折磨的孙景云这时有幸炼了法轮功。

从小就对神佛信仰的孙景云,得知法轮功就是佛家功时,如获至宝,法轮大法在她的心里一下就扎下了根,炼功两天后走路就一身轻,所有的疾病烟消云散。

修炼后的孙景云每天都乐呵呵的,工作任劳任怨,在单位任职期间,从不占单位一分钱的便宜,使一个濒临倒闭的商场起死回生,从新有了生机。成了单位知名的大好人。

一、在吉林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的迫害,造谣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世人被铺天盖地的谎言毒害着。面对政府不顾事实的造谣宣传,为了向世人澄清法轮功事实,孙景云顶着压力走出家门,以发真相传单、挂条幅、喷字的形式向世人讲清真相。

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七这天,吉林市昌邑区东局派出所六七个警察突然来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疯狂的敲门,当时这位学员没开,完全丧失理性的警察叫来了消防队用电焊枪野蛮的强行的把门割开,绑架了正在这位学员家里的孙井云和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把几个人劫持到派出所。后又非法抄了几位学员的家,将孙景云十几本法轮大法书、法像一张、两编织袋大法资料抢走。

在派出所,昌邑区公安分局一个姓昌的男警察(五十岁左右)跳着脚打孙景云和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嘴巴子,嘴里还不停地骂,用手铐把三位学员铐在了暖气管子上,连夜非法审讯。孙景云不配合,一个姓朴的男警察(五十岁左右)一脚将孙景云踹倒在地,抡起胶棍狠命地打孙景云的后背。半夜又将孙景云和三位学员劫持到吉林市北极看守所,并且不允许家属接见。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在看守所恶劣的环境下,孙景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学法、炼功、讲真相等,并使一人开始修炼。

五个月后,当地“610”又将孙景云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

到了劳教所,孙景云因不配合所谓的洗脑转化,狱警们将她单独封闭在一个单间,每天派三四个帮教强迫给她看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光碟,看完之后还逼迫她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强迫洗脑。孙景云不配合,恶人就不允许她上厕所。

一个姓薛的犹大帮教还威胁恐吓孙景云说,孙景云这小身板不扛收拾。从小就生长在传统家庭的孙景云,从未见过这种野蛮行为,在恐怖威逼的精神压力下,犹大帮教们将事先写好的所谓保证书,逼迫孙景云签了字。

但是,孙景云从未承认这种所谓的转化。后来,警察又强迫孙景云干奴工打页子。从早上五点干到晚上九十点钟,有时甚至干到十一点。孙景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就利用这个机会,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纸条塞进打好的包装里,用这种形式向世人讲真相。

在一次所谓的强迫洗脑中,犹大帮教们逼迫法轮功学员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孙景云和其他二十几位学员共同抵制不配合邪恶,被帮教恶告到姓严的队长那里,恶警队长大为恼火,对孙景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更加残酷的迫害,周六周日不允许管教休息,把孙景云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轮番的叫到管教室,疯狂的用电棍电击,每天都能听到警察和帮教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打骂声,学员们被折磨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充斥着整个走廊,尤其到深夜更为恐怖。

梅河一个叫王小慧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电的嘴和脖子满是大泡,脚和腿肿的连鞋都穿不上,最后,被迫害得精神出了问题。

当孙景云被叫到管教室时,一个叫苏亚芹的女警察眼冒凶光,摇了一下手里的电棍并打了一下火,恐吓孙景云问她都说什么了?孙景云堂堂正正的告诉她:法轮大法就是好,我说的是真话。这个警察拿起电棍就电孙景云,当时孙景云没有害怕的心理,用正眼正视恶人,最后警察用冒不出火的电棍,在孙景云的肩膀上只点了两下,就让孙景云回去了。

为了制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孙景云又提笔写下了“从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所想到的”为题的揭露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材料,堂堂正正地交给了狱警。

由于孙景云不配合所谓的转化被非法加期十天,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走出这个黑窝被家人接回。

二、在吉林长春黑嘴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八点半,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与东局派出所的五个警察在松花江边,再一次将孙景云非法抓捕,强行抢走了她家的钥匙非法抄家,将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像带、大法书十几本、条幅、大法资料和准备做大法资料用的三千多元钱抢走。

警察把孙景云劫持到东局派出所非法审问。后又将孙景云劫持到吉林市北极看守所。在看守所孙景云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

七个月之后吉林省昌邑区法院将孙景云非法判六年。二零零五年四月又将孙景云劫持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黑嘴子女监的教育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是中共610设的黑点。在这里至少有于立新、邓世英等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致疯致残的。很多学员的手脖、脚脖都留下了被上抻刑时结下的疤。

孙景云被劫持到这里之后,每天被强迫坐在小板凳上,被帮教和刑事犯包夹逼迫看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从早上五点一直做到十点,由于不配合所谓的转化,臀部都坐黑了。

后来恶人又用上抻刑来威胁孙景云,在极大的精神压力下,孙景云违心地在五书上签了字。接着,得寸进尺的犹大们把污蔑大法师父的信三次拿到孙景云面前,逼迫签字,三次都被孙景云严词拒绝。犹大们又逼迫法轮功学员们用思想汇报的形式给大法师父写信,污蔑大法师父从而看学员是否转化。孙景云堂堂正正的写了洪扬法轮大法的材料交了上去。

二零零六年,赵建、何凤波、张玉芬、李海红因传经文被教育监区队长曹红酷刑折磨,四个人分别被上了五马分尸一样的抻刑。孙景云为了保护传经文的学员被体罚站了二十多天,从早上五点站到晚上十一点,有时甚至十二点,精神和肉体受到了很大的摧残。

二零零七年,曹红又唆使犹大赵桂凤、胡杰、马也驰等十几个帮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所谓的反省精神迫害,逼迫学员说出做人时的缺点甚至个人隐私,从而抹黑法轮大法。孙景云又被列为重点迫害对象。

犹大赵桂凤每天逼着孙景云坐在小板凳上,让孙景云一遍又一遍的写反省,编造假话增加仇恨。残酷的精神折磨甚至胜过肉体的迫害,一位叫梁丹的学员被逼迫反省之后象疯了一样冲出监舍门外,精神出了问题。

孙景云在被逼迫反省的半个月之内头发白了一大半,原本开朗的孙景云被逼迫反省之后一下变的少言寡语,整天觉着活的没意思。

五年多的精神和肉体的残酷迫害,使整天乐呵呵的孙景云一下的苍老了许多,在二零零九年终于离开了这个人间地狱回到了家里。

结束语

虽然历经了六年的残酷迫害,但是,现在孙景云依然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在这里孙景云也奉劝那些还在助纣为虐的人立即停止迫害,为自己选择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