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何平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何平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法轮功学员何平女士,松原市中外合资国贸大厦经理。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平时有给她送礼的,一一谢绝,告诉他们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收礼。和她交往的人都很敬佩学法轮功的人。随着思想境界的提升,何平身体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从此她找到了人生的目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当时谎言铺天盖地。何平为了让受谎言毒害的人们明白真相,走上大街散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的一天,松原市公安局江北一分局的政保科科长孙丙仁带着警察非法闯到何平家,非法搜查,入室抢劫,强行抢走大法书两本,真相资料等。当时何平上班没在家,松原市公安局在全省发出所谓“通缉令”通缉何平,致使她有班不能上,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八年七月,北京奥运火炬在松原市通过,当时的市长蓝军下令绑架法轮功学员,何平在临时住所外出买东西时,被松原市前进派出所警察非法跟踪并绑架,劫持到松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江北一分局警察向何平的家人敲诈了九千元钱,才把何平放回。

二零零八年七月的一天,松原市江北一分局警察又找到何平的临时住所,绑架何平,非法审讯后,将何平强行送到松原市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江北一分局警察多次非法提审何平,罗列罪名,栽赃陷害,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强制非法开庭,诬判何平三年,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强行将何平送往长春黑嘴子监狱继续迫害。

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是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何平在那里,遭受了非人的精神折磨。

在所谓的“教育监区”(就是洗脑班),何平被关在一个单独的监舍“严管”,三四个“包夹”犯人整天围着她洗脑,她们攻击谩骂大法师父,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人格,就连何平上厕所都寸步不离的跟着,逼迫何平看诽谤大法师父的录像,每天有“帮教”赵桂凤、马也驰、马春丽等轮番威逼,强制向何平灌输她们诽谤大法师父的歪理邪说,强制何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坐在小板凳上,听她们的灌输。这种精神折磨让何平的心理痛苦煎熬,精神达到几乎崩溃的边缘,有几次甚至想到了以死抗争。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这种强行洗脑的精神折磨持续近一个月,何平又被“包夹”犯人看着,每天强迫她上系统洗脑的所谓的“大课”。“帮教”赵桂凤、马也驰、刘净利在“课堂”上讲污蔑大法师父的内容,强迫何平写污蔑大法师父的所谓“思想汇报”,每天在课堂上逼着何说诽谤大法的话,对她那种心灵上的折磨,就是想进一步在精神和心理摧毁何的道德底线,就是想让何从心底里背叛大法师父,把心底的那份善良,一点一点的泯灭,把一个修“真善忍”的好人,变成心中毫无人性的恶人。

在“教育监区”(洗脑班),她们强制何平劳动,在劳动车间,强迫何每天拿着一个三十多斤重的电剪子裁剪,每天早上七点干到晚上四点半,有几次何几乎晕倒在车间。这还不算,每天吃完晚饭,还要上洗脑的“大课”强行洗脑。这种残酷的迫害,使何平身心俱伤,在一次强制走步时,何昏倒在地。

二零一二年一月,何平回到家中,当时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在一次上厕所时,她晕倒在卫生间,手脚抽筋,胸闷上不来气,说不出话,家人把她抬到床上,持续了十几分钟,才慢慢缓过来。

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对何平残酷的迫害,给她带来的身心创伤和精神压力是非常严重的,有冤无处伸的精神压抑,时常让她感到偌大的世界自己没有立足之地,经常有快要窒息的感觉。

今天把何平迫害经历写出来,就是想让更多有正义感的人站出来,谴责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早日结束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