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福益社会——军官们的故事(1)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修炼故事 » 法轮功福益社会——军官们的故事(1)
法轮功福益社会——军官们的故事(1)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 [1]寥寥数语,描绘出了当年大法在中国大陆洪传的盛况。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师父将法轮大法传诸于世,在随后的短短七年间,法轮大法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传遍了中华大地各个角落、各个阶层,修炼人数达上亿,其中有许多是现役或退役军官。今天就让我们来看一看他们的故事……

副师级军官夫妇重获健康

杨兴福先生,南京军区政治部文化工作站副师级军官,大校军衔。原南京军区政治部《东线影视报》主编,主任编辑职称。

杨兴福先生是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此之前,他身患多种疾病:腰椎间盘突出、脊椎间盘突出、风湿性关节炎、鼻窦炎、疑是膀胱癌等,时常头昏眼花,浑身乏力,尿频尿急。一九九六年经朋友推荐,杨兴福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两个多月后,他所有的病状全部消失,周身轻松,精力充沛。从此他与药品绝缘,二十多年来为国家节约了高额医药费。

同时,杨兴福先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心性境界得到很大升华,工作出色,成绩突出,得到了部队领导和战友们的认可。一九九七年,他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一九九八年又荣立三等功一次;一九九九年五月,他进京领奖并代表获奖单位和个人在颁奖仪式上讲话,当时有报纸整版报道此事。

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杨先生不仅获得了身体的健康,人也变得更善良、更宽容、更真诚。人生几十年,他终于体会到了身心健康的真正意义。

杨兴福的妻子陈春美女士,原是南京市儿童医院主管护师,也曾身患多种疾病:乙型肝炎、面瘫后遗症、肠胃病、胆囊炎等;一九九六年七月,陈春美女士和丈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三个月后,她疾病全无,自此十几年来没吃过一粒药。她的精神境界也得到了提高,多次被医院评为先进个人、工会模范工作者和科室先进个人等。

司令部作战处长杂病康复,廉洁奉公

方志文先生,原南京军区司令部作战处长,上校军衔。

方志文先生出生于农村,兄弟姐妹六个,自幼家境贫寒,年轻时就身患多种疾病:胃病(胃窦炎、胃溃疡、胃下垂、胃痉挛、胃出血),牙病,肛肠病(肛裂、脱肛、痔疮等),关节炎,偏头痛,荨麻疹,肾炎,肝炎等。参军后虽然各方面条件逐步改善,饮食、锻炼、治疗保障都跟得上,但身体状况一直不好,身心压力非常大,吃不香、睡不眠,工作精力不支,活得很累。

幸运的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在本部一位病退的领导介绍下,方志文看了《转法轮》等大法书籍,并开始跟其他人一同到军区机关大院操场炼功。不知不觉中,他的身体变好了。炼功前他身体弱到夏天不敢吃西瓜,炼功后冬天敢吃冰棒了!他切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从此精力充沛,正常上班和频繁的加班加点都能应付自如。至今二十多年了,他再没看过一次病,为国家和军队节省了数目可观的医疗费用。

炼功后,方志文自觉按照“真善忍”的标准约束和规范自己的言行,努力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不贪不占,干净做人。作为大军区高级机关主要部门处长,下属有十几个军级以上机关业务处,分布于六个省市,但他从没有利用岗位和其他条件去拉关系、搞交易或为亲朋捞好处;也从不因私使用公车,即使家里装潢、来亲访友也没有向部队、单位求派过一次车;他数次参与保障军区、总部、军委领导下部队视察,参与组织多种大型的会议和活动等,也从没有利用职权之便谋取私利。

在任处长期间,方志文曾被轮岗到海防部队代职副旅长十个月,他没有接收过一份海产品或土特产品,没有要过配备的公勤人员。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享有的生活、通讯等补贴费用六百元全部捐给了“安徽省希望工程办公室”,把就餐补贴的四百元交给机关食堂买抽油烟机。在法轮大法遭到污蔑、栽赃后,军区机关曾派人到他代职的部队调查,那个部队领导和机关人员对他的人品及清廉等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且说“要象他这样的领导就好了”。

出色的工作,廉洁奉公的作风,赢得了各方的肯定,方志文先后受到过军区多次嘉奖。

一等功臣一人炼功,周边受益

胡建华,湖北潜江人。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应征入伍,曾任连长、司令部管理股长,少校军衔。他曾两次参加对越战争,立一等战功。

虽然数度征战沙场、立下战功,但胡建华的身体状况却不好,他年经轻轻就患上多种疾病:高血压、高血脂、糜烂性胃炎、心脏病、冠心病、偏头痛、颈椎病、副鼻窦炎、慢性咽炎、长期复发性口腔炎、沙眼、耳鸣、龋齿、痔疮、坐骨神经痛、药物性肝炎等。四处求医治病但疗效甚微。他也曾三次采用绝食疗法(半个月每天只喝两杯水不进食)也无效果。最后被迫于一九九三年转业到地方(武汉市硚口区工商局)工作。

身体长期的病症,给家庭增加了负担,给生活带来了困难,也激化了夫妻矛盾,同时严重的影响到他的工作和前途。

一九九五年八月,绝望痛苦中的胡建华经同事介绍,喜得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不久,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全身疾病一扫而光。从此他告别了吃药、打针。

修炼后的胡建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兢兢业业的工作,不求名利,不计得失,处处为他人着想。在机关后勤管理工作中,他不贪占一分钱,没要过一次加班费,没拿过一次菜,没开过一次小灶,购物时没索要过一次回扣,没开过一次虚假发票。

有一次他到汉正街购劳保用品,货主多发了七十二块舒服佳香皂,胡建华发现后立即送还。货主感动地说:“如今世上找不到象你这样的好人,法轮功太好了。”还有一次到市场买牛肉,回来后发现少了一袋,便自己掏出一百多元钱照价赔偿。为了改善机关伙食,他不怕辛苦,到批发市场买菜购物,节约成本开支,分厘都吃到大家嘴里。

为方便工作,单位给他配了一辆边三轮,允许他开车回家。但他严守心性,公私分明,办私事的汽油费及夜间停车费都是自己掏腰包。单位分房子,比他晚一届的转业军人都分了房,而却没给他分。他体谅领导的难处,没有找领导的麻烦,在个人利益上看的很淡。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总之,在“真善忍”的指导下,胡建华努力去做一个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兢兢业业的工作、处处为他人的作风,使他赢得了同事们的认可,他年年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公务员。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修炼法轮功不仅使胡建华身心健康,他的父亲和妻儿也同样受益匪浅。他的父亲曾患肺癌中晚期,癌瘤约有八公分大,在住院期间自学大法书及炼功动作,一个月后就病愈出院了,后又活了十八年。他的妻子和儿子相信大法,也都受益。他妻子原有眩晕症,一发病半个月才好,后来再也没有复发过。他的儿子从出生起就病患不断,现在也都好了。一家人远离了疾病的困扰,生活安康、幸福。

后记

中共官员的贪腐自八十年代起就已经是一个共所周知的事实,近一二十年来更是演绎到了极致。最近披露的那些大老虎、军老虎们,家中美玉、珠宝、黄金、外币常常以军车计量。在这样的气候下,“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成为官员们的普遍心态。当官的考虑的不是如何为民众谋福利,而是钻营如何利用现有的权力获取更多的个人利益及如何向上爬。而本文中的几位主人公,无论是身居高位,还是重权在握,抑或是退役成为地方官员,因为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不仅获得了身体的健康,更是在日常工作、待人处事上,严格自律,不专权、不以权谋私利,处处事事为别人考虑,用善良和真诚感动周围的人,在自己的环境中开创了一片清明的天空。

然而,在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这些一心向善、受人尊敬的好人,却一个个横遭迫害:或被强行退役,或被迫害致死,或被判刑,在中华大地演绎了一个个人间惨剧。

杨兴福先生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三次共六年;妻子陈春美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一年,俩人还多次遭洗脑迫害,被非法抄家十次。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陈春美被迫害致死,时年仅六十二岁。

方志文于二零零零年被强制转业,并遭受非法关押、劳教折磨等迫害。

胡建华被取消公务员资格,后被单位开除;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半,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

一个正常的社会是“抑恶扬善”的,我们希望善良的人们通过这些真实的故事,能够明了法轮大法对人类身心健康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及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无度邪恶,从而在善与恶、正与邪的表现中摆放正确的位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