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福益社会——高知篇(四)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修炼故事 » 法轮功福益社会——高知篇(四)
法轮功福益社会——高知篇(四)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在中国大陆,几乎每一个市、县、乡、镇,甚至村落,都有法轮功学员晨炼的身影。不论严寒酷暑、春华秋实,他们一如既往地坚持着,并且人数越来越多,达到上亿。这其中,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较高的文化知识和社会地位,是社会中的精英阶层。在法轮大法的指导下,他们以“真、善、忍”为原则,在各自的岗位谱写出了一首首生命回归、向善的清曲。今天,让我们继续走近他们,去了解那一幕幕真实的往事。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高级工程师的故事

宋爱昌先生,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三所高级工程师,一九九四年、一九九七年先后担任物资处处长、设备处处长。

在一般人的眼里,物资处处长、设备处处长都是富的流油的肥差,有很大好处可捞。对普通人可能是这样,但对修炼法轮功的宋爱昌来说,只是工作岗位不同而已。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宋爱昌,炼功后,不仅多年治不好的咽炎和慢性胃炎好了,而且在工作中严格按照李洪志老师教导的“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重德行善、不谋私利、善待他人。

(一)不贪不占 看淡利益

一九九八年五月,单位准备从国外进口生产设备,签订购买合同之前,要先到国外厂家去考察,互赠礼品是一项社交礼节。宋爱昌买了中国传统工艺品鼻烟壶作为礼物馈赠给外商,同时接受了对方送的小礼品。按惯例,因公事赠送的礼品是可以报销的,但修炼后的宋爱昌认为自己也接受了外商的礼品,就不能再占公家的便宜了,于是就自己出了这笔钱。

作为设备处处长,宋爱昌负责单位所需设备购置计划的审批。在九十年代,权钱交易已经蔚然成风,许多供应商采取请客送礼、给“回扣”的策略来推销自己的产品。但宋爱昌从不接受这些。他认为担任设备处处长,是一种责任,是单位领导对他的信任,所以他拒收任何名目的礼品和财物,坚持货比三家,优先选购质量高、价格适中的设备和原材料。

有一天,他正在单位的厂房内检查施工进度和质量,客户趁他不备,将一摞钱塞到了他的工作服里。当时他不便当面拒绝。下班后,他亲自到客户住的宾馆,把钱如数归还。客户有些不解,以为他嫌少。宋爱昌就告诉他们,自己学了法轮功了,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中说得很清楚,法轮功学员不能得不该得的财物。客户一听,表示理解,就把钱收下了。

宋爱昌一直住他妻子单位分配的住房,后来他的单位分房子了,有人建议他开个假证明,在本单位也分一套住房,当时他就想到了:造假不符合“真、善、忍”的“真”,就没有在这上面用心。

(二)洪灾中捐款第一名

一九九八年夏天,长江流域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水灾害,全国上下纷纷捐款。宋爱昌从电视得知消息后,也要捐款。但他工作很忙,经常出差在外,怕错过时间,就把当时出差报销后剩余的一千八百元全部交给了助理员,委托他代办。他原以为单位会设立一个捐款箱,大家自愿往里投放,后来得知,钱是集中交到单位财务室,由单位统一捐出的。后来单位张榜公布了捐款名单,他名列第一。职工们都很惊讶,有人问他为什么捐这么多钱,他说是学了法轮功,师父告诉要“做好人”,才会捐这么多的。这件事后来被记入了单位的“大事记”。

武汉研发工程师的修炼故事

李军民先生,武汉市研发工程师,华中科技大学电信系硕士、博士研究生(迫害发生后被剥夺博士学籍)。

(一)修炼法轮大法疾病消

李军民走入法轮功的过程非常有戏剧性。那是一九九六年六月,中国气功杂志对畅销书《转法轮》的广告简介和《光明日报》上一篇批判法轮功是迷信的文章,正、反不同的报导,引起了还在华中科技大学攻读硕士的李军民的兴趣。于是他找到学校法轮功炼功点的学员了解情况,并借来了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阅读、研究。

当时的李军民多病缠身,久治难愈。为了健康,从小受无神论教育的他,在了解到钱学森等科学家对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的理性支持后,也尝试过多种气功锻炼。但从众多功法以及古代佛道两家的书籍中,他一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能快速见效而又方便长期坚持的功法,并发现很多气功都是骗钱的。到一九九六年六月,他的身体已经难以支撑学业的继续进行。

通过实际接触、了解法轮功学员,李军民认识到,法轮功和社会上所有的功法都不一样:法轮功修炼不讲形式,学员们来去自由;炼功时间没有讲究,可根据自己情况灵活安排,有时间多炼,没时间就少炼,等有时间再补;不收学费,辅导员都是义务传功教功,不求名利,只积功德;以“真、善、忍”为原则修炼心性,同时辅助炼五套功法以达到性命双修;法轮功真正教人做好人,教导学员在遇到各种矛盾、魔难时要重视自身心性境界的提高,不与人计较,“心性多高,功多高”[1]。于是,他认真通读了借来的《转法轮》等经书,发现语言浅白简单但却内涵深厚、博大精深,他深深地被折服了。他明白自己终于找到了多年来一直想要找寻的修炼大法。

在很短的时间内,他的身体状况就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从高中开始长期折磨他的各种疾病,如:神经衰弱、偏头疼,紧张、失眠、不能连续用脑、慢性胃炎、胃溃疡、慢性十二指肠球炎、胸口疼、盗汗和咳嗽、阴虚火旺、鼻炎、鼻窦炎、关节疼等等,在不到一个月、有的甚至几天内统统消失了。从此,他浑身轻松,精神饱满。

(二)放下执著 学业更优

修炼后的李军民,心性和思想境界提高了,性格也变得乐观、开朗,对人更加善良、宽容和真诚。修炼一个月后他回乡下老家,一位高中同学很惊讶地说他“比上个学期变化好大啊,性格平和多了。”

同时,他懂得了凡事“顺其自然”的道理,不再为个人名利争斗,转而把心思放在认真学习专业知识上。私心杂念少了,思想变得清净专注,效率提高,学习成绩自然而然变好了,有一门学位课考试居然得了满分。修炼后第一学年(二年级),他被评为年度“三好研究生”。在五十多个同学中,他的硕士一、二年级学位课总平均成绩由当初的最后几名,跃升到第三名,申请并获准第三年开始直接攻读博士学位。随后,他顺利修完了本专业博士学位课程,进入论文课题研究阶段。

(三)心系同学 拾金不昧

法轮功教导修炼人做事要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实验室公用的电脑硬盘小了,难以满足大家的使用需求,父母家境困难的李军民,用自己的奖学金(约一千二百元)买了大容量硬盘装在公共电脑上,给大家用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情况改变。

处于扬灰层的实验室,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积满灰尘。因为整个实验室面积很大,大家又忙自己的事,在没有具体人值班搞卫生的情况下,每个人来工作时就是用抹布把自己的桌椅抹一下。看到大家坐在周围落满灰尘的环境中,李军民就每隔一段时间把整个实验室的卫生彻底搞一次,把仪表桌和地上的灰尘全部清洁完,每次一干就是一两个小时。

有一次,一位师妹看到计算机系的一个同学在学校BBS上对李军民所在的电信系发了一封感谢信,讲的是李军民偶然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现金和多张银行卡,他马上根据钱包里面的电话号码联系失主认领,并谢绝任何回报。师妹跟帖说:“师兄一向不错,学识和人品。”拾金不昧,对于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一级注册结构师的故事

熊英女士,北京房屋工程技术高级工程师、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师。

熊英女士是于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时的她,常年被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肩周炎、妇科病症、心脏问题等折磨,修炼后所有的病痛都不治而愈,从此身轻体健。

修炼前的熊英经常以自我为中心,做事不顾及他人的感受,自以为是,心态越来越差,心胸也愈来愈自私、狭窄,常常为一点小事耿耿于怀,生闷气;脸部的皱纹、眼袋也越来越重。那时她经常购买昂贵的护肤品、化妆品想掩饰岁月的痕迹,但都无济于事。修炼后,在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熊英变了:她遇到问题能主动找自己的不是,事事处处与人为善,心态越来越平和,心胸也越来越开阔,几乎不再用什么护肤品、化妆品,也不再做美容了,反而皮肤越来越好,眼袋、抬头纹、眼角纹几乎消失,人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

同时,以前处理不好的工作环境中的矛盾、家庭生活中的矛盾也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工作中她不再为了名利与人争斗,工作效率变得很高,业绩往往事半功倍,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以前由于在利益上斤斤计较,婆媳之间、姑嫂之间存在着许多不易化解的矛盾。修炼后,她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炼自己的心性,看淡名利,多为他人着想,退一步海阔天空,家庭矛盾逐渐化解,成为公认的好嫂子、好媳妇。

周围的亲朋好友、同事等有缘人,通过她的身心变化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后记

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自由洪传的年代,象本文主人公这样因修炼法轮功而做好人、好事的人有许许多多。可以说,法轮大法的洪传真正从根本上在提高着国民的素质,促进着社会的稳定和长治久安。一九九八年,原人大老干部在对全国各地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实际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就切切实实的证实了法轮大法福益社会的卓越成效。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不顾法轮功“利国利民”的客观事实,一意孤行地在中国大陆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坚守自己的信仰而被打压、遭受种种酷刑,甚至被活摘器官。

宋爱昌先生被单位撤掉设备处处长一职,开除并留用查看一年;被绑架去洗脑班、遭受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的酷刑折磨;二零零七年被冤判三年徒刑。李军民先生被非法拘禁,被强迫洗脑,并被非法剥夺博士学籍。熊英女士被多次关入洗脑班,被勒索钱财,遭受种种酷刑折磨。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想从根本上毁掉中国人仅剩的善良本性、拔掉我们的民族传承。而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的坚持,则在根本上唤醒中国人的良知,回归人先天的善良本性。他们的正信与对真理不屈不挠的坚持,正在铸就着人类辉煌的篇章!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