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舒兰市王洪艳遭受迫害的情况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省舒兰市王洪艳遭受迫害的情况
吉林省舒兰市王洪艳遭受迫害的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王洪艳,女,今年四十五岁,吉林省舒兰市平安镇人。一九九六年有缘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道德提升,身心净化,如:心脏病、胃病、肾积水、胆囊炎、妇科病、血液炎症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很快达到无病一身轻,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第一次遭受的非人折磨与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现在,中共头目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迫害,使无数法轮功学员经历了人间地狱般的从精神到肉体的迫害与摧残。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二零零七年王洪艳为了把中共迫害好人的真相和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在一个村庄传《九评》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他们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后,把王洪艳送到舒兰国保大队,王洪艳被他们抬到楼上,铐在老虎凳上,六、七个强壮的警察轮番抓住王洪艳的头发,并打她的头,一个叫李甲哲的拿来辣根要向王洪艳鼻子里灌,辣根溅到眼睛里,眼睛立刻充血,王痛苦的大喊。王洪艳后来被非法绑架到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因为不配合照相,遭到拳打脚踢,被用电棍电脸、耳朵、脖子及皮肤敏感部位。王洪艳为了制止侯志红等警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被警察用电棍电,并被一个叫李干事的打了四个嘴巴子,这个李干事想让王洪艳说没看见大法弟子被迫害,王没有同意,被侯志红关进小号,铐了一天,晚上把王洪艳铐在“死人床”上,冻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警察刘胡又从别的大队借来两根电棍继续电王洪艳,在慈悲的师父保护下,连同前一天的电棍都没有起作用,王洪艳被迫害的同时仍然告诉她不要造业。刘没有听又打了王洪艳几个嘴巴子,后来王洪艳因为这个事被加期一个月。


酷刑演示:死人床

第二次遭受的非人折磨与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王洪艳在家里干活,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强行闯进家中,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与证件,王洪艳六十多岁的老父亲上前制止,被推到一边,警察王达闯进王洪艳的卧室到处乱翻,什么也没找到,出来后气急败坏的打了王洪艳几十个耳光,王洪艳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不让喊,那天来的人有打人的、翻东西的、还有录像的,后来把王洪艳抬下楼塞到车里,到派出所后拽王下车,王洪艳说,没犯法,放她回家,警察说不用审问直接送到看守所,王洪艳被送到舒兰市的南山看守所迫害,这次参与迫害王洪艳的警察有:李军(大)、王达、顾二、邵田风,以及其他几个王洪艳不认识的人,王洪艳被关进看守所后绝食反迫害,警察让王的家人交了五百元伙食费,第九天时又从王洪艳的家人那骗去了一千多元钱,绝食期间王洪艳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又把王洪艳送到医院要强行输液,王当时瘦得只有几十斤,已经皮包骨了,王高喊,没有配合邪恶,邪恶又把王洪艳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到劳教所体检时王没有配合他们,当时医生说检查不了,没接收,王又被送到长春市医院检查,由于路上堵车,差点出车祸,又把王洪艳送到劳教所,王洪艳在心里没有承认迫害,最后被送回家。

第三次在看守所遭受的非人折磨与迫害

二零一一年的一天,王洪艳和三名同修去看病中的亲友。在路过一个村庄贴一些真相不干胶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几人被抓到派出所,分开被迫害,王洪艳被铐在床腿上,坐在地上,一边讲真相一边喊大法好,并制止他们录像,并正告他们,你们录像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我们是好人没有犯法,不一会那个警察说录像机坏了。这次王洪艳被迫害进吉林市看守所,由于王洪艳没有配合他们,天黑了才把王抬进看守所,女警察华洁带着十多个犯人对王洪艳进行了侮辱性的检查,把王扒的一丝不挂。王洪艳在这关了一百多天体重由一百二十多斤折磨成只剩六十多斤,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后背被她们用铁担架夹出一个大包,骨头支起多高,天天给王洪艳灌食,从鼻子肿到喉咙,往肺管里插的出来时带出的都是血泡,把身上的血都快抽干了,华洁说,你活不多长时间了,当时胃里的血象锅底灰一样黑,她们一次次报批想把王洪艳弄走,可是医院一次次拒收,王洪艳每天被她们抬出去灌食二、三次,不灌也要插管子,有时一次灌很多白菜汤,有时三天也不灌,而且:经常要抽血,有时每天抽一次,最后直到有一天医生说没有血了,那天她把针扎进血管怎么也没抽出血,从此以后再也不来抽血了,这一百多天迫害中,她们用尽了各种手段,对王洪艳使用束缚带,睡水褥子,往肺里插输液管,每天放在水泥地上冰四五个小时,当时是十月中旬的东北,而王洪艳身上还是纱衣,用臭袜子堵嘴,往脸上泼水,倒剩茶水。有时上边来检查还给王洪艳注射不明药物,王不让注射,被十几个人按到地上殴打,不明药物注射到第二次时,王洪艳感到腿和小肚子冰凉和发麻,像结冰一样,王洪艳揭露她们,大法弟子是被她们打毒针打死的。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第三次毒针刚打完一会,王洪艳感到从四肢末梢,冰冻的感觉迅速蔓延,走到哪里,哪里就没有知觉,几分钟后就到胸口了,气喘上来回不去,气若游丝,说不出话,舌头硬,翻白眼。

有一天一个男医生和一个穿白大褂的女的来了,又叫来十多个犯人,其中一个体重一百五六十斤的胖子骑在王洪艳的肚子上,当时王洪艳只剩下三四十斤了,顿时感到快没气了,那些人对王按头、按手、按脚,男医生拿一个木头棍子撬开王洪艳的嘴,拿输液管故意插入肺管里,一插进去王洪艳就呛出一堆东西,男医生就用管子在肺管内上下搅动,当时感觉生不如死,脑袋一片空白,每秒钟如几年一样,不知多长时间,所有迫害王洪艳的人都满头大汗,又把管子拔出插进胃里继续迫害。在看守所送往监狱体验时,在医院检查陈所和司机等人上来扒光王洪艳的上衣。在看守所白天迫害完了,晚上还用束缚带捆的紧紧的,后来瘦到皮包骨,那些束缚带竟然不管用了,捆不了了。

第四次在吉林省女子监狱所遭受的非人折磨与迫害

王洪艳在看守所遭受非人残酷迫害后又被关进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这场迫害比看守所更为残酷。某天王洪艳被抬进监狱,被扔到水泥地上,一个犯人拿着大剪刀就把头发剪掉了,又强行扒光衣服照相,换上监狱的囚服后把王洪艳抬到五楼,王喊,那些犯人就连掐带打的,又给王洪艳插上鼻管,手脚被大字形铐在床上,插到胃里的管子象火烧一样难受,王洪艳把管子拔出,包夹的犯人把王洪艳一顿毒打,几个人再次强行把管子插进去,可是却被插进肺管里去了,王洪艳立刻被迫害的喘不过气来,说不了话,然而她们却像没看见一样,全走了,拿来玉米面准备灌食,王洪艳使出全身的力气抬起身子,捆绑的绳子这时也松动了,王再次把管子拔出,王洪艳也知道了大法弟子是怎样被灌食灌死的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监狱那些帮教、包夹看王洪艳没有转化的意思,就开始用尽一切手段折磨王洪艳,把床上的褥子都撤光,用光板床冰王洪艳,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晚上把王洪艳的手脚捆紧,使血流不通,王洪艳被迫害的四肢麻木疼痛难忍。白天包夹犯人王秀芳把音响放大声,扒拉王洪艳的眼毛,上厕所也不让,王的肚子憋得老大,最后只能便在裤子上,因不让接见上厕所没有卫生纸,犯人却不借,百般刁难,最后裤子上只能是连屎带尿。在手脚被捆的情况下,还是被打,被用抹布堵嘴,牙床糜烂流血,下巴脱钩,直到现在还不能大张口。在监狱里王洪艳被开窗户冷冻,不让睡觉冬天被丢进一个没有水没有暖气的房间,腿被迫害的后来没有知觉,站不起来。王被迫害到这样,监狱长武泽云领一帮警察进屋说没有迫害,吃的好。后来王洪艳又被长期劳役迫害。

以上是王洪艳遭受的非人折磨、非人迫害,但这也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在这场邪恶迫害中,被迫害的致残、致死、致疯,更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邪党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天要灭中共,请世人快觉醒、明真相,“三退”保平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