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大安市耿继秋在黑嘴子监狱遭九年迫害
吉林大安市耿继秋在黑嘴子监狱遭九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大安市原植物油场职工耿继秋,女,52周岁,一九九七年的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炼功不到三个月之内的时间,原来身体患有的颈椎病、神经衰弱、长达六年之久的手心脚心溃烂全部消失。当时,她三十三岁,家庭困苦,丈夫有外遇,自己又无钱治病,对生活已失去信心,甚至想轻生,修炼后耿继秋心情开朗,学会为他人着想,身体疾病全无一下变的一身轻,年轻了许多,生活也有了信心,单位同事都说她变了一人。

一、进京上访遭多次绑架和关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师父和大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和抄家。耿继秋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师父和大法怎么能被诬陷呢?

二零零零年七月,耿继秋和姐姐去进京上访,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耿继秋打出了“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的横幅,为了展现法轮大法的庄严神圣,炼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十几分钟后,耿继秋被两个警察和雇来的恶人(两个女的)打骂并抢走横幅,警察强行把耿继秋拽上警车,把她关在北京前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后被带到吉林驻京办事处。两天之后耿继秋被吉林省白城市大安市锦华派出所男警察韦广仁带回,并带到大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里每天只给吃两顿饭,每顿饭只给一个带大眼的窝头和刷锅水煮的白菜或海菜汤,里面还带有大量的泥沙,因三楼上不去水,喝水只能从坐便池里接。几次跟那里的警察提出但不给解决。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耿继秋和其他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五名学员坚持学法炼功,向那里的在押人员洪法、讲真相。一个月后,耿继秋由于不写所谓的保证书又被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当地公安局要给耿继秋所谓取保候审,并交三千元的所谓罚金。当时耿继秋不明白什么是取保候审,就问警察什么叫取保候审?警察告诉耿继秋说:就是犯了罪了,交罚金先让回家,以后公安局找随叫随到。耿继秋听后告诉他们自己没犯罪,不取保候审,更没有钱交给他们,如果非得要钱那就在拘留所呆够三千元的时间再回家。警察听后说:她在这里还挣钱了。七天后耿继秋才回到了家里。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当时的粮局长吕振启突然来到耿继秋所在单位——大安市植物油厂,厂长把耿继秋叫到办公室,吕振启问耿继秋还炼不炼法轮功了?耿继秋说炼,吕振启威胁耿继秋如果炼就开除公职。耿继秋坚定的对他说:“开除也炼,做人不能没有良心说假话,”并善意的告诉并理解他,因为有压力才要这样做,这不是他的本意,但耿继秋坚定的表明法轮功炼到底。吕振启看到她坚定的态度,没有了先前的气势,但还是逼着耿继秋写所谓的保证书给610个交代。面对他们的恐吓威逼耿继秋告诉厂长拿来纸和笔,堂堂正正的写下了“我就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坚修大法无怨无悔。”然后交给他们说:“拿去交差吧。”在耿继秋的正念之下邪恶灭了。

一个多月后,当地610准备再一次把耿继秋送到看守所进行洗脑迫害,耿继秋知道消息后离开了家,继续做洪法讲真相的事。在新年的头一天她才回到家里。看到家里人所承受的压力,她心想自己没有犯罪,为什么要失去工作?所以准备新年之后上班。可是就在正月初九这天,锦华街派出所的警察刘玉明和一个治安员突然闯进耿继秋的家,强行逼问她,这一个多月干什么去了,还逼着她写所谓的“保证书”,耿继秋都不配合,并正告他们这是做坏事,刘玉明不但不听,反而给公安局国保队打了电话。大约十几分钟后,五个警察闯进耿继秋家里,其中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李爱民(现撤职是普通警察)、警察曹伟杰(现已遭恶报进监狱两年,现已有病)、仲天龙(不知去向)其他两人不知姓名。一进屋仲天龙就对耿继秋大喊,其他六个警察和一治安员,共七个人黑压压的站在不足五平米的屋里,一齐威逼恐吓耿继秋并准备动手强行把她带到公安局,她的婆婆当时被这群流氓吓的脸色苍白顺脸淌汗。耿继秋手指着他们大声正告说:“看你们谁敢动,今天就是死也不跟你们去,我没犯罪。”并把凳子搬到暖气片跟前坐到那里。警察们看到耿继秋坚定的目光,一下子蔫了没了动静,国保队长李爱民当时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问610该怎么办。二十几分钟后,李爱民领来了耿继秋单位新调来的厂长,让她上班,并让单位非法监视。耿继秋不配合他们所谓的做笔录。就这样,一场迫害又解体了。

上班后,公安让警察刘玉明每天去耿继秋单位,每天到办公室监视她在干什么,制造精神压力。最后,单位的同事和新来的厂长非常厌恶这种行为,厂长告诉刘玉明不要再来,把他赶走了。

二零零一年七月,当地两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为了营救他们,耿继秋出去张贴真相传单,被蹲坑的国保队长陈亚民劫持到公安局。耿继秋不配合副队长李爱民、陈亚民和另一个警察连夜的非法提审。第二天将耿继秋带到大安市看守所关押迫害。耿继秋和那两个学员绝食反迫害。绝食的第六天,国保陈亚民(现已遭恶报撤职,是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沙乃义的直接凶手,其父亲从七楼跳下摔死)李爱民、看守所所长和几个在押人员,强行给耿继秋和两位学员用漏斗插进嘴里野蛮灌食,灌的是玉米面掺大量食盐,灌食导致三人一起呕吐,吐出的都是绿水。


酷刑演示:灌食

为了制止迫害,耿继秋要求看守所的常所长找来国保副队长李爱民,告诉他停止灌食无条件释放!李爱民不答应。耿继秋看到被迫害的已经瘦的皮包骨的两位学员,为了制止迫害,耿继秋将头撞在了暖气片上,其他两位也开始撞头反迫害。(注:这完全是中共警察酷刑迫害造成的,但请法轮功学员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况下,都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不要采取类似过激的方式,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法理。)可是无论怎么撞不但不出血,连包都没有。当时号里有个在押人员就对着男号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头撞暖气片都啥事没有。男号也跟着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自从耿继秋撞头后,制止了野蛮灌食,但是每天却要打针,耿继秋仍不配合,就在绝食的第十二天看守所无条件的将耿继秋和其他两位学员放回家。

三个月后, 其中一位学员被非法抄家,另一位被绑架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耿继秋被迫离开家。

二零零二年元旦,耿继秋和另一位学员从乾安去往松原的路上,由于挂条幅被人恶告,被乾安县水字井派出所所长拦截准备绑架,后走脱。

二、警察持枪非法闯入耿继秋家中并实施流氓式迫害

二零零二年当地公安局怕耿继秋进京上访,李爱民与多个警察闯入到耿继秋母亲家里,从耿继秋嫂子的手里骗取了她的照片,并将耿继秋的照片挂在了步行街非法悬赏通缉。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国保队长陈亚民、副队长李爱民、警察曹伟杰、一个姓王的男警察(三十多岁)、公安局长徐秋祥、610主任刘云华、刑警队、电视台等四十多人非法闯入一学员家中,陈亚民用一条长枪把门砸开,他们疯狂的吼叫着拥进屋里,当时耿继秋坐在床上发正念,一个警察拿着一只手枪指着耿继秋的脑门逼迫她从床上下来。耿继秋不配合他们,一个满脸杀气的警察从床上把耿继秋拽到地上,连推带打的强行搜身,抢去耿继秋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并非法录像。录完像后,耿继秋与另两位学员被强行戴上手铐从六楼劫持走。

后来他们把录像片在当地电视台播放了一周,利用耿继秋和另两个学员来诽谤大法,毒害世人。他们称这次所谓绑架为“风雷八号”。当时楼下有一百多人围观,耿继秋冲着围观的人群高喊:“我们都是好人,法轮大法好!”一个叫刘艳萍的女警象疯子一样连打带骂捏耿继秋的嘴,耿继秋当时就叫出了她的名字,她邪恶的气焰立刻没了并把手放下。还有一个女警连踢带打的把耿继秋推到警车里。当天下午,国保队的陈亚民、警察穆子静把耿继秋劫持到白城市洮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耿继秋不配合照相、签字,睡的是地板,因是秘密非法关押,不通知家属,耿继秋没有被褥行李,没有日用品,铺垫是号里人用的卫生纸,盖的是另一个号里法轮功学员给的一个小薄被,由于潮湿后背长了小红疙瘩。第七天下午,白城市国保队的肖莫军(男三十多岁)和另一个男便衣给耿继秋戴上手铐,从白城市洮北区看守所带到大安市公安局东南角一个僻静的小平房里,那里还有好几个警察,吃饭时,陈亚民给那几个警察每个人倒上一大口杯白酒,还劝他们喝好,说晚上有任务。


酷刑演示:老虎凳

吃过晚饭,天黑了下来,外面下起了小雪。白城市国保队的秦小国,肖莫军叫人搬来大铁椅子也叫老虎凳,把耿继秋锁在上面,用铁带子勒住前胸,秦小国让所有警察出去,他要单独和耿继秋谈,耿继秋不配合他,他趁着耿继秋不注意一个大嘴巴子打在了她的脸上,耿当时被打的眼冒金星,听到打骂声,外面一下进来好几个警察,正是吃饭时陈亚民给倒酒的那几个警察。原来让他们喝酒,告诉他们晚上有任务就是为了对耿继秋强行刑讯逼供,他们都是刑警,一个刑警柳彦杰,还有一个女的。柳彦杰恐吓耿继秋,如果她不说把她逼成自己打自己,对付女人他最有办法,耿继秋不开口,七八个人象疯了一样来回转圈围着耿继秋毒打,而且专门打脑袋,特别是肖莫军,熊掌一样的拳头劈头盖脑的打在耿继秋的脸上头上,秦小国趁机逼着耿继秋说她哥也炼,因为耿继秋的哥当时是政协主席,认同大法。看耿继秋不开口,刑警柳彦杰走到她的面前撩起她的头发,流氓一样的说:人长的还挺标致,然后把耿继秋的一只胳膊用力掰到后面,黑手伸向了耿继秋的腋下。耿继秋当时窒息的昏过去,只看到秦晓国那双阴阳眼在眼前晃来晃去。就这样耿继秋三天三夜没吃饭没睡觉被侮辱、毒打的情况下,他们编造了假证据构陷耿继秋,还绑架了其他法轮功学员。

三、在看守所里遭野蛮灌食

最后把脸上身上带着伤的耿继秋又劫持到白城市洮北区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当时看守所里有三个在押人员,她们看不下耿继秋被折磨的样子,找到狱警,三个人连夜写下了为耿继秋作证的材料,并在材料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白城看守所,耿继秋每天头疼、精神恍惚,一闭眼,秦小国那双阴阳眼跟鬼一样在眼前晃来晃去,一天比一天瘦。那里的狱警怕出事每天让耿继秋躺着。一天耿继秋头疼当时倒地,看守所怕担责任给一二零打了急救电话,医生量耿继秋的血压一百四/一百二,压差小、颅压高有生命危险,后不知打了一支什么药,用了家里给存的仅有的一百元钱。五十六天后又把耿继秋送到大安市看守所继续关押,身体状况极差每天昏睡。看守所条件非常恶劣,睡觉不能脱棉衣,盖两个被子还冻的不行,脚底下的被子睡一宿觉就被冻的沾到墙上。几天后,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把耿继秋送到大安市第一医院,耿继秋的婆婆和姐姐看到她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放声痛哭。在医院七天还让家属拿了三千多元医疗费,在医院期间,他们将耿继秋的脚用铁链子锁在床上,每隔十几分钟三四个男警流氓一样的掀开被子,借口看铁链子开没开。七天之后,耿继秋又被带到看守所,后来转到耿继秋二姐(已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关押的号里。在她姐姐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的照顾下,耿继秋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并开始炼功。两个多月后,耿继秋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绝食的第七天,看守所所长张希东(男现已遭报撤职)领着一帮在押人员还有几个警察,给耿继秋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学员不配合,张希东拿着有一大把筷子,强行撬开法轮功学员江淑兰的嘴,当时就弄掉四颗牙,灌进了玉米面掺大量的食盐,几天之后,江淑兰被迫害致死。

野蛮灌食后,耿继秋的生命已经到垂危状态,小便便出的是豆油一样的东西,便完之后吐出的不知是什么,别人用粉色餐纸巾给她擦完嘴之后,纸立刻变成黑色,耿继秋一头栽倒在大铺上,上气往上来,下气往下泄。半个小时后又神奇般的缓了过来。

江淑兰被迫害死之后,当地610为了封住法轮功学员的嘴,在耿继秋身体极其虚弱下,不通知家属,在看守所偷偷非法开庭,当时,耿继秋是被人背出去的,四十天后他们非法判耿继秋十三年。当时就连看守所有正义的管教都骂,这些王八犊子太狠了!二零零三年七月,不通知家属就把耿继秋带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四、揭露黑嘴子女子监狱的邪恶

1、不明药物摧残

一进监狱,狱医说耿继秋有结核病,耿继秋被送到了监狱内医院的隔离室进行所谓的治疗。隔离室真是狱中之狱,十几平米的小黑屋里挤了七八个有传染病的犯人,漏雨的房顶用塑料布沾着还掉下大半截,时不时的还要淌下点雨水,每天不准出门坎,跟公厕一样的厕所就在隔壁。两个诈骗犯包夹一个叫王丽丽、一个叫顾春英每天看着耿继秋吃药,吃完之后还要张开嘴检查,不吃就绑在床上硬灌,耿继秋隔壁关的是三零五插播有线电视的法轮功学员周润君,每天都能听到包夹对她打骂的恐吓声。就是这样耿继秋还坚持给那里的犯人讲真相,还教一个北韩偷渡过来的犯人炼功,后来这个犯人因跟耿继秋炼功被调到其它监舍。他们给耿继秋吃不明药物,早上一次吃十九片,晚上吃七八片。每次吃过药之后,耿继秋被折磨的全身瘫软昏睡,几天之后耳聋耳鸣眼花,心烦焦躁。心里清楚,但大脑反应却越来越迟钝。有一次,崔狱医说给耿继秋吃点管心脏的药,可吃过药的第二天早上起来,耿继秋的眼珠突然定在那里不转动,用手揉了大半天才恢复。耿继秋的心里很明白,如果跟包夹说,他们会变本加厉的给吃药,耿继秋开始发正念智慧的躲过包夹的眼睛,把药全吐到了厕所里,邪恶想要把耿继秋迫害致疯的计划又解体了。

2、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

经历五个多月狱中之狱的迫害,耿继秋终于走出了这个黑窝中的黑窝,迫害后耿继秋的身体极度虚弱,站不稳两腿发颤、发软。在这种情况下还被分到十二监区,(后变为六大队)早上五点起床,到车间,晚上十一点多才回监舍。车间里滴水成冰,耿继秋的脚被冻的肿到脚脖子。那里非法关押了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耿继秋摘掉了犯人的名签,开始炼功,讲真相、发正念,和同修配合反迫害。为了不让学员们互相接触,队长于秀艳和狱警让一个因犯小偷罪的赖皮犯人看着耿继秋,走一步跟一步,耿继秋告诉她说:今天我就坐在这里,我不动你也不许动一点。十几分钟的功夫那个犯人受不了就跑掉了,从此以后没有一个犯人再看着耿继秋。

有一次,耿继秋没事帮一个犯人干了点活,干的不合格,那个犯人不敢承担责任推到耿继秋身上,耿继秋被管生产的犯人付阳破口大骂,结果付阳住院吐了半个月的血。监狱给犯人打预防针,耿继秋不配合,队长让给她点面子,耿继秋仍不配合,三个五大三粗的犯人搬脖子踢腿的上来,耿继秋纹丝没动,一个犯人瞅瞅她说真是神了,过后那个犯人头疼的不行。在医院包夹过周润君的犯人是个杀人犯极其凶恶,被调到六监区包夹耿继秋。为了窒息邪恶,耿继秋专门当着她的面炼功,最后只要耿继秋一炼功她连厕所都不敢去。

二零零四年,监狱从六大队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所谓转化迫害。耿继秋是第三个被强行拽上三楼的。六监区教导员张晨雨,一个是犯毒的叫徐艳辉,一个是小偷叫段玉梅,还有一个诈骗犯叫顾春英三个包夹强行将耿继秋拽上三楼,耿继秋高喊法轮大法好,四楼教育监区(洗脑的地方)队长曹洪(专门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穿上外衣下到三楼对着张晨雨说,整不了拿我这儿来。走廊一个扫地的犯人还要拿胶带糊耿继秋的嘴。到了三楼耿继秋开始绝食反迫害,那个叫徐艳辉的包夹骂耿继秋,侮辱谩骂师父骂大法。耿继秋告诉她不要骂大法师父,她不听,后来这个恶人遭恶报,(一张嘴两腮颚骨卡一声掉下来,三天不能张嘴说话)。宋丽和刘贵荣帮教,刘贵荣被耿继秋给讲真相不再助纣为虐。张晨雨对耿继秋又采取新的迫害手段,一晚上不让睡觉,强行所谓转化。

几天后,他们把门用布帘挡上,徐艳辉拿着污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光碟,在张晨雨的指使下准备播放,耿继秋上去抢,结果没放成。段玉梅迅速的拿报纸用胶带把窗户糊上,耿继秋跳下床一把把报纸扯了下来,质问张晨雨,你做的是好事还怕别人看吗?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把窗户门都糊上,你在这屋里呆一呆是什么滋味?徐艳辉和闻声赶来的顾春英把耿按倒在床上,段玉梅站在地上开始念攻击大法的书。张晨雨一身黑色的警察服,盘着腿披头散发的坐在床上,两只手手心朝上,闭着眼睛。耿继秋手指着张晨雨问:“你警察在干什么?你那一套不好使,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徐艳辉和顾春英拿着枕巾勒住耿继秋的嘴,但是只要能喊出来耿继秋就继续喊,徐艳辉、顾春英两人同时跪单腿在耿继秋的前胸上,徐艳辉用手捂住了耿继秋的嘴。穷凶极恶的段玉梅嫌徐艳辉捂的不紧,用力的掀开徐艳辉的手,一只手死死的捂住了耿继秋的嘴。平时在车间时段玉梅的生产任务完不成,耿继秋总是帮助她,看着眼前这个要置耿继秋死地的人,快要憋的没气的耿继秋狠狠的咬了她一口,她才松开。段玉梅抡起拳头要打耿继秋,已经放下一切的耿继秋没有一丝的怕,段玉梅抡起的拳头只在耿继秋的鼻梁上蹭了两下。张晨雨马上下地就走了。

事隔几天,张晨雨又一次来到这里,继续要徐艳辉放污蔑大法的光碟,耿继秋正告她如果再放宁死都不听,张晨雨让徐继续放,为了制止邪恶,耿继秋将头撞在了墙上,张晨雨象疯了一样揪住耿继秋的头发,告诉两个包夹把耿继秋绑起来。这时顾春英拿着专门绑法轮功学员的特制的白带子,她们迅速的撤掉耿继秋的被褥,将耿继秋呈大字形抻在了光板床上。耿继秋大声质问张晨雨:“你不说你善良吗?你躺在光板床上试试什么滋味?”张晨雨转身就走。由于连续迫害和精神折磨耿继秋在承受不住的情况下,在没提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情况下违心的写了三句话。随后帮教宋丽每天逼着耿继秋讨论污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话,耿继秋一概不听,最后那些人再也不讨论了。


酷刑演示:死人床

由于迫害造成的精神压力太大使耿继秋连续发烧三天三夜,体温高达四十度。段玉梅强行逼着耿继秋吃药,耿不吃,段玉梅就骂了耿继秋三天,帮教王相杰一量耿继秋的体温已达四十度,段玉梅才算罢休。狱警和几个犯人连夜把耿继秋带到监狱的医院,耿继秋身体已经支撑不住,得用人搀扶才能站着。等了半小时的时间,有个王狱医才很不情愿的样子从屋里出来,斜眼看了耿继秋一眼,拿出两粒伤风胶囊给了狱警。这种漠视生命的行为让耿继秋从痛苦中清醒过来,从医院回来立刻写下了严正声明,声明自己不符合一切大法行为的全部作废!张晨雨把耿继秋叫到管教室,对着耿继秋大喊为什么不转化?耿继秋一拍桌子说:你能不能摘下我的脑袋?你能不能拿走我的心?我细胞里装的都是法,我就是法造就的!张晨雨又说:你成神成佛那就别在地球上呆!耿继秋又说:“三界都是为正法造就的,地球算什么?我写的那个东西那是假的,作废!就是白纸一张!给我都不要了!”

教育监区每天都派帮教来所谓转化耿继秋,耿继秋义正词严不接受邪悟。教育监区有一个叫于洪荣的帮教,此人非常邪恶,经常打骂学员,不让学员睡觉。此人后来被调到六大队来所谓的转化耿继秋,它再次要求把耿继秋抻起来。耿继秋几次绝食反迫害,当时耿继秋的身体已经被迫害的走路向右侧倾斜只能走几米远,喘气都很费力,甚至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出于怕担责任,最后一切不了了之。

由于不转化,监狱长武泽云几天都要到六监区对耿继秋察言观色。有一次耿继秋质问武泽云要把她转成什么样?往哪里转?难道都转成象包夹那样的人吗?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转化了,你的做人标准是什么?”武泽云强词夺理的狡辩说爱祖国、爱人民。耿继秋告诉他我们原来就爱!后来耿继秋被转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教育监区。在那种透不过气的环境中,每天犹大赵桂凤、马也驰、王丽和刑事犯包夹们看着学员们,把学员们集中到活动室,甚至不允许谁看谁一眼。强迫听污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光碟,并由犹大们强迫洗脑,然后逼着学员们写所谓的思想汇报。每隔一段时间犹大们都会巧立名目制造出各种污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东西,强迫学员们签字,来看学员们是否转化,把往人权会写污蔑法轮功师父的信六次拿到耿继秋的面前逼着签字,六次被耿拒绝。强迫学员们往当地610写所谓“认罪信”、交书,耿继秋从不配合过。用挖地三尺的卑劣的手段让学员们所谓的反省侮辱法轮功师父,逼着学员说出做人时的缺点,甚至个人隐私,抹黑大法,耿继秋不配合。他们的目的是想让学员们彻底离开大法。由于不配合所谓的反省,帮教刘秀娥不允许其他人跟耿继秋说话,甚至连睡觉都要看着。

二零零八年新年那天,耿继秋已经二年没见到家里人,刘秀娥却公开宣布所有的人不要搭理耿继秋,不要给耿继秋好脸色看,从精神上剥夺了耿继秋和他人的群体生存的权利。耿继秋被迫害的身体已经透支,再加上精神上的压力,一下倒了下去,头疼的一宿没睡,前胸透着后胸疼,整个脸全肿了。刘秀娥又怕耿继秋传染她和其他人,用尖刻的语言不允许耿继秋参加集体包饺子,又逼着耿继秋去医院打吊瓶,耿继秋没钱。在这种极其痛苦的情况下,耿继秋当时觉的活着没意思了。最后耿继秋和一个偷偷关心她的学员康复了,刘秀娥和一屋子的人都病了,打起了吊瓶。

历经了九年多残酷的迫害,二零一一的十二月三十一日耿继秋终于走出了这个人间地狱。黑嘴子监狱里的种种摧残与折磨,是正常人无法想象得到的,那是人间地狱,邪恶的聚集地,今天把它曝光于天下,让世人认清中共邪党怎么把人变成恶魔,同时解体这个邪恶的黑窝。现在正告那些直接或间接还在参与迫害的人,面临未来正义审判,谁也逃脱不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耿继秋又无端的被吉林省白城市经济开发区国保队队长郭加盛(男,刚绑架法轮功学员后遭恶报,肾结石腰疼一个晚上,尿血)伙同大安市国保队警察窦海洋、穆子静、锦华派出所曲喜秋和两名女便绑架、非法抢走大法书四十多本、法像两张、笔记本电脑一台,把耿继秋劫持到镇来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四天,至今流离失所不能回家。

结束语

这场迫害,使耿继秋失去了家庭,她的丈夫由于受不了这一次又一次的精神压力,在极其痛苦和无奈的情况下跟耿继秋离了婚,孩子十五岁就辍学四处打工至今。但是耿继秋所经历的迫害只是无数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写照,还有千千万万个象耿继秋一样的法轮功学员在遭受迫害,希望所有遭受过迫害的学员和一切有良知的知情者,勇敢的站出来揭露迫害,结束迫害,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人间正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