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黄金荣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遭抻床酷刑几乎致死
黄金荣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遭抻床酷刑几乎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黄金荣女士于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九月又被非法抓捕,二零零八年四月被非法判三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遭野蛮洗脑迫害,遭抻床酷刑,几乎被折磨致死。

黄金荣,女,五十四岁,曾在吉林省松原市卖水果。没学法轮功前,前夫经常喝酒打她,使她心里的怨恨积压在心,感觉生活没有意思,活得无望,离婚后又再婚,因为心情郁闷,生活仍不幸福。

一九九九年三月黄金荣由哥哥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变化非常大,法轮大法的法理打开了她的心结,使她成为无私无我为他人着想的人,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意义,心情逐渐地开朗起来,走路一身轻。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受到电视、电台铺天盖地的宣传欺骗,丈夫害怕黄金荣被绑架,和她离婚。黄金荣没有放弃自己对法轮大法的坚信,她开始向受到谎言欺骗的人讲真相。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她给一个男便衣发真相卡片,后被警察非法绑架到派出所,被一个喝醉的男警察猛打脑门,当时血全都要涌出来。

黄被非法提审后劫持到松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黄金荣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黄金荣被分到六大队,管教丁彩虹指使几名“帮教”让她写所谓“入所保证”,黄拒绝写,警察就电棍电黄金荣的手、嘴部、脖子等部位。当时她浑身颤抖,嘴部肿胀。

在这种情况下,管教仍强迫黄到劳动车间劳动,从早上七点干活,中午吃完饭以后,继续干活,做手工的小衣服,用的都是毒性很大的粘胶,对身体伤害很大。一年半以后,黄金荣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九月,黄金荣因手机被监控,十多名警察到她的家中绑架了黄,劫持松原市看守所,松原市国保大队非法提审她,每次都逼迫她,让她出卖别的学员,她不配合。

在看守所里,黄金荣不穿马甲,被戴上脚镣,睡觉也不拿下来,半个月以后才拿下来。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黄金荣被非法判三年,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黄金荣直接被关在监狱三楼最邪恶的一个监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教育监区”(就是洗脑)。黄金荣被犯人严加看管,不让接触任何人,监区整天放那些诽谤大法师父的录像。她抵制这种邪恶的“转化”不看录像,“包夹”韩月就打她的嘴巴子。一次骑到黄金荣身上使劲蹲,打她的脸,然后,强迫她坐小板凳,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半夜十二点。因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让上厕所,臀部坐破了,半年没有来例假。

包夹韩月、官立杰又强迫黄金荣每天站着,从早上五点起床开始站着,中午吃饭蹲在地上,然后再站着,晚上吃饭还是蹲着吃,吃完饭以后继续站着,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一天只许上三次厕所。就这样站了四十八天,腿肿的比小孩的腰都粗,脚肿的穿鞋费劲。

因为黄金荣不“转化”,犯人强迫把她按在床上不让动,然后把胳膊和腿向上伸,稍稍放下一点,她们就用木板使劲打,最后坐骨处被磨破腐烂。很长时间,黄金荣承受不住,无奈同意看监狱的洗脑东西。但是,犯人认为黄金荣达不到她们所谓的要求,这两人又把黄金荣双手绑上,吊起来,两只脚尖刚刚着地,双手被绳子勒的青紫,麻木,吊了四、五个小时,又让上光板床,把胳膊和腿举起来。

黄金荣没有向她们妥协,恶徒气急败坏,就把黄金荣手和脚用绳子绑上,然后吊起来,就是“抻床”酷刑,让她痛不欲生,后来用反复悬空“抻床”酷刑三个多月。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

犯人还是觉得不行,后来就用黄金荣的背心绑在她抻起来的胳膊中间,把脑袋夹在两个胳膊中间。当时是伏天,黄金荣在疼痛的痛苦中憋的浑身发青,脸色青紫,浑身冒汗,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包夹掐人中她才苏醒。

第二天,看到黄金荣已经奄奄一息,她们就用手推车把她送到监区医院,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黄金荣昏死过去多次。因为是星期日医院休班,警察又把黄带回监舍。回到监舍后,黄已经不能动了。

等到星期一,包夹把黄金荣送到监区医院检查,医生说是因为长期血脉不通,导致神经脉血栓,这是血栓走到腿上去了,如果走到心脏就没命了。

因为监狱医院不能医治,就把黄金荣送到长春公安医院,打的药都是浑浊的液体。

一个月以后,她的腿还是青的,走路还是不能正常,没有什么起色。警察又把她转回监狱医院。在医院,又呆了一个多月,在“教育监区”继续强迫洗脑迫害。

后黄在床上躺了两年半,无法下地。监狱怕担责任,通知黄金荣的家属到监狱,又不让见。

二零一一年,黄金荣才回到家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