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多次遭迫害 江苏80岁孙蔼侠再被非法判刑
多次遭迫害 江苏80岁孙蔼侠再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明慧问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苏州市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蔼侠,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份左右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苏州市市工业园区法院在没有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开庭,对孙蔼侠非法判刑一年半。孙蔼侠现已被劫持到南通女子监狱。

病魔缠身卧床近十年 修炼后无病一身轻

孙蔼侠,女,八十岁,家住苏州市东港新村,系甘肃省白银公司机械厂退休职工。自幼体弱多病,上了年岁更是疾病缠身,经医院诊断患心脏病、肺气肿结核、胆囊炎、胆结石、肠胃疾患严重,结肠炎、横结肠下垂低于脐下、便秘神经官能症、高度近视等等,年复一年,夏天腹泻,冬天感冒长期住院,戏称“半条命”。孙蔼侠万分痛苦,也给家人、单位、邻居造成麻烦和负担。年年诊治,疾病有增无减,使她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更令她雪上加霜的是,因公负伤,脊骨骨折,卧床近十年,生活不能自理,经多位专家诊治,收效甚微。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吃药。终日苦不堪言,常常以泪洗面。

因身体原因无法抚养子女,只好把孩子寄放异地。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尝尽了人世间的酸咸苦辣的孙蔼侠,万般无奈之下还是产生了寻短念头,备一瓶安眠药放在枕边,以了此生。

一九九七年她修炼法轮功后告别了躺了十年的病床,变成一个生活能够自理、做家务的正常人。周围邻居好奇探问:过去一直躺在床上,怎么现在天天背个包出来走动了?她说:“我炼了法轮功,感觉啥病都没了,能吃能睡,使不完的劲,家务全包,天天拖地。是大法救了我的命。”

讲真话做好人遭受的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邪党及江泽民流氓集团无视亿万民众受益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对利国利民的法轮功,对亿万修炼真、善、忍的民众举起了屠刀,铺天盖地的在全世界造谣诬蔑法轮功,疯狂逼迫全中国所有的人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十九年来。孙蔼侠多次遭骚扰、多次遭非法抄家,七次被绑架、三次被关押洗脑班、三次被非法判刑。

第一次遭绑架: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和当地法轮功学员克服重重困难到北京上访、说明真相,孙蔼侠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顺利走了。第二天,老人又一次上天安门广场再一次打开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在广场喊出最强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世界需要真善忍!

便衣警察扑上去抢夺孙蔼侠老人的横幅并绑架。老人抓紧横幅不放,结果在被推上车后,“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车窗外,随着警车的开动随风飘扬,并在天安门广场绕了一圈。

孙蔼侠老人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地下室,人静夜深转移别处,警察大骂,指使犯人辱骂,剥夺睡眠。几天后,她被白银市白银公司机械厂的书记和保卫科长等四人绑回白银市,而且这四个人北京之行的所有费用一万多元都从孙蔼侠的退休工资中分期强扣。非法扣押约半年,期间强制洗脑,书记刘红军、政保科长王××等参与进行精神、肉体、经济迫害(他们已将材料转苏州)。

第二次遭绑架:二零零七年二月,孙蔼侠在平江区永林新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蹲守在那里的娄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在娄门派出所非法关押了十几天,其中有个叫张溢的警察不许孙蔼侠睡觉,长时间面壁站立。

第三次遭绑架: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在重庆市江北区讲真相时遭到警察绑架至江北区委门派出所,警察说她软硬不吃。被关押两个月仍没放人。

第四次遭绑架:二零一二年四月,老人在学法(阅读法轮功教人向善的书籍),平江分局、娄门、皮市街等派出所恶警多人闯入(无证)抢走电脑、法轮大法书、光碟、日历等物(无收条),绑架至娄门派出所地下室,非法审问一夜。

第五次遭绑架: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平江区检察院胁迫孙蔼侠女儿开门,逼迫写什么东西,后抓人,半小时后离开。几个月来,派出所、分局、检察院多次骚扰、施压、盯梢、监控监视,企图进一步迫害老人。

孙蔼侠老人被绑架后,派出所、分局等多次上门,威胁、施压、搞笔录、签字,老伴万分惊恐,精神上压力超负,四月末离家,之后杳无音信,直至十二月二十九日,派出所通知女儿辨认遗体。女儿家庭、单位经常受惊扰,从无来往的亲友亦不能幸免不得安宁。中共迫害炼功人,株连迫害家人亲友,致使人人自危惊恐,老百姓不得安宁。

第六次遭绑架: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孙蔼侠在东环路大润发发神韵光盘,被绑架到娄葑派出所。第二天警察对她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光盘。在派出所老人被剥夺睡眠三十三小时,不给吃饭。警察冯曌、关霄冰欺骗她的女儿在“取保候审”上签字。至今“取保候审”未取消,抢走的电脑等物品未归还。

第七次遭绑架: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孙蔼侠给娄葑派出所教导员徐幼红在办公室讲法轮功真相,在徐幼红的指使下,警察冯曌等对老人非法审讯,绑架一小时。

第一次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孙蔼侠随女儿到江苏省苏州市定居,二零零三年秋被苏州市平江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刘双荣及平江区610人员绑架到苏州上方山洗脑班迫害。在警察付宝军、赵雪金指使下,一伙人把她抬上警车,非法抄家,掠走法轮功师父法像、法轮大法书四包,经文、炼功带、讲法带等,长时间车轮战“审问”,每天凌晨二~三点(有时一夜)后又送上方山洗脑班,不通知家人,多次挑拨威胁家人。非法关押一月回来后,恶徒长期跟踪盯梢,上门骚扰。

第二次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孙蔼侠被绑架至上方山洗脑班,每天二十四小时包夹,一天占用二十人往返苏州——上方山。二十三日零点后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娄门及平江区检察院再次非法审问,五月四日晚才放人。这次迫害是有计划、有预谋的。平江区检察院七月初扬言要“抓人”,警察张军造谣加害:“再就不客气了”。

第三次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娄葑派出所警察、居委会主任到孙蔼侠家,没有任何理由几个警察就将老人抬上警车,送上方山洗脑班,目的要“转化”她,每天二十四小时严管,寸步不离看着她。十一月十六日,老人回家。

第一次非法判刑:二零零七年四月,时年七十一岁的孙蔼侠被平江区警察孙尧等绑架、抄家(无证),抄走法轮大法书、经文等,十一天车轮战,警察张溢经常强迫老人面壁罚站。

平江区610、平江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双荣和阙建清操控平江区法院对孙蔼侠非法判刑三年。

第二次非法判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孙蔼侠再遭绑架,在苏州第四看守所内非法关押近一个月,看孙蔼侠七十八岁,年事已高,看守所建议取保和法院沟通,女儿从中奔走,孙蔼侠于七月十四日晚回家。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孙蔼侠被非法开庭。审判法官为陈洁,公诉人为李东山,最后诬判孙蔼侠十个月,罚金千元。

第三次非法判刑:二零一七年十月份左右孙蔼侠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苏州市市工业园区法院在没有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开庭,对孙蔼侠非法判刑一年半。

追随中共邪教迫害好人者必遭天谴

法轮功学员们依法行使公民权益,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讲真相无罪,没有触犯任何法律。而且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人,祛病健身、提升道德、和睦家庭、福益社会,这不仅受到法律保护,还是当政者应该大加赞扬的社会稳定力量。

然而,中共邪教对这群善良的修炼人怕得要死,不择手段欲置于死地而后快。

孙蔼侠老人遭受的迫害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苏州市公检法对老人严密监控、监视、骚扰、关押、洗脑、诬判等迫害,严重破坏法律,执法犯法,践踏法律、践踏人权。这种伤天害理的行为,能容许长期存在下去吗?人不治天治,中共邪党已经惶惶不可终日,明白的世人纷纷“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远离邪恶;只有那些被邪党洗脑丧失理智与良知的人还在参与迫害,如不及时将功补过,最终必然充当中共邪党的陪葬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