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大学教师被关看守所 吉林市高新区法院预谋判刑
大学教师被关看守所 吉林市高新区法院预谋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大学北华分校教师魏修娟,今年四十八岁,在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在家中被绑架。


魏修娟

吉林市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都穿便衣),后来又叫来了几个警察,闯进魏修娟临时租住的房子家里,拿出搜查证,然后录像、翻家,拿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法轮大法书籍多本。

然后警察将魏修娟强行绑架到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傍晚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警察这次绑架的借口是:说魏修娟是“网上逃犯”。并说丰满高新区法院要结案。

迫害事件回顾:

警察私闯民宅,打骂绑架好人抢夺财物

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上午,吉林市高新区刑事法制大队和长江街派出所七、八个男警察和一个女警开门闯进吉林市北华大学师范分院教师魏修娟家中。刚刚洗完澡,只穿一件吊带睡衣的魏修娟被突然出现的场面惊呆了。

进门的警察还没等她说话,就先给了她一个耳光,把她眼镜打掉,然后把她按在床上,反背双手用透明胶带绑上。

魏修娟挣扎着坐起来,问他们是哪里的?又被打了一个耳光,然后警察把嘴也用透明胶带封上。

在这种情况下,她艰难地发出声音,强烈要求穿上内衣,说了好几遍,才在一个女警不屑和不耐烦的协助下,艰难穿上。

同时那些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据就在家里到处乱翻。家里的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DVD播放器、投影仪、照相机、录像机、多部手机、打印机、法轮大法书籍等都被抢走。

那个打人的警察还挑着魏修娟的下巴威胁说:“我经常抓杀人犯,信不信我敲碎你骨头?”

警察又拿着一本《九评共产党》指着说:“我今天就让你看看共产党的暴政!”

接着又把魏修娟胳膊上的透明胶带撕下来,反背着双手给她戴上了手铐,拖到另一个卧室。

魏修娟在恐惧与屈辱中晕倒,后被拖到大厅,极度虚弱无法站立,被硬薅头发拎起,由两个警察架着拎下楼,塞进车里,先拉到465医院检查身体,为送看守所做准备。

医院当时的检查结果,心律不齐,心绞痛,血压高,肝上有异物,血象高,在这种情况下魏修娟依然被绑架到吉林市晓光村沙河子洗脑班迫害。

魏修娟的丈夫韩永强(吉林大学北华分校教师)当天在自家楼下被蹲坑警察绑架,警察从他身上抢走了家门钥匙,随后拿着钥匙私自闯入他家中绑架了魏修娟,就是上面出现的那一幕。

韩永强也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迫害。

沙河子洗脑班里的罪恶

在洗脑班,魏修娟心区疼痛,血压一度125-195,居高不下,极度虚弱,就这样依然被强行洗脑,恶人逼迫她背叛大法,背叛师父,强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逼迫她写笔记,写体会,威胁她如果不放弃修炼就被判刑,魏修娟身心受到摧残。

魏修娟在洗脑班艰难度过六天,被送往看守所。在去看守所的路上,她已经无法行走,由她丈夫韩永强背着,到看守所登记时,她再次休克,出现死亡前的征兆,没脉搏,汗湿透头发,在这种情况下被送往医院抢救,后让家人给办理了“取保候审”。

魏修娟被不断骚扰并被带走问话

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从死亡线上又重新活下来的魏修娟,虚弱憔悴地回到了家中。回想这六天所经历了的痛苦折磨,惦念着被非法关在看守所里的丈夫,每天在恐惧、担忧、思念中孤独度日。

夫妻双双被迫害,丈夫被非法关押,自己被迫害得不能正常上班。迫害也给学校正常教学带来了损失。

魏修娟虽然回到家中,可没有安静的生活过,来自各方面的骚扰不断。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初,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通知魏修娟的亲人让她去派出所。家人说她身体不好,不能去。派出所的人说必须得去。

无奈,第二天魏修娟在亲人的搀扶下去了长江街派出所,又去了吉林市高新区刑事法制大队,接着又去了检察院。过程中她走路都有些困难,心区一直疼痛,在检察院被逼问是否认罪……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下旬,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又通知亲人让她去派出所。这次让魏修娟做笔录,问她哪些是她丈夫使用的“真相”手机等,哪些是她自己的东西。说是分卷(原先她是和韩永强在一个案卷中)。然后退回给公安局。

做完笔录,姓胡的所长用极其蛮横的语言质问她“还整不整了?”意思是还炼不炼了?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魏修娟正在学校开会,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社区警察常宇带着两个警察到北华大学学校,当着全系三十多名教师的面将魏修娟带走,同时还录了像。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在车里也录像。到派出所之后说还要做笔录,说上次的笔录有写错的地方,照片照的不合格,要从新照。

警察又问手机哪部是韩永强的哪部是她的。还追问魏修娟为什么给学校领导写信?是不是继续传播法轮功真相?魏说:“我说的都是我自己的真实经历”。临走时警察还告诉魏修娟要随叫随到。

高新检察院诬陷枉判好人

回到家中的魏修娟并没有摆脱迫害的阴影,吉林市高新区刑事法制大队、长江街派出所、高新区检察院多次叫魏修娟去问话和做笔录,让她出卖同修,从精神上折磨她,又把她的冤案卷宗起诉到高新区法院,预谋判刑。

魏修娟不堪骚扰,更不想让公检法司人员进一步迫害她。在接到丰满法院通知她到法院去的时候离开了家。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居住了多年的家,流离失所在外。

被诬为“逃犯”遭绑架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魏修娟从吉林乘动车到长春看亲戚,在长春火车站刚下车就被长春铁路站前派出所警察绑架,称她为“网上逃犯”,被告知因为她不配合吉林市高新区法院的“传唤”,二零一六年九月已被吉林市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上网通缉,一旦使用身份证就会被抓捕。

当时警察强行给魏修娟戴上背铐,魏修娟给警察讲二零一四年自己被迫害的经历,讲法轮大法的真相,讲迫害的非法,劝警察不要参与迫害。

到站前派出所后,魏修娟先被带进一个屋子,一个女警让她脱掉全部衣服检查,魏修娟给女警讲真相,女警态度开始缓和。

后来魏修娟被带到另一个屋子作笔录,警察给魏一张纸,上面是绑架魏的所谓罪名,还有他们因绑架将获得奖金五百元的信息,并说要把魏送到长春第二看守所,等待吉林市警察哪天过来接回去再处理。

魏修娟强烈要求给亲戚打电话告知现在的情形,得到同意后,她通知了家人。

后来在警察强行给魏修娟录指纹的过程中,她身体出现状况,心脏难受,腰痛剧烈,浑身无力,警察叫了120,经120医生检查,她心动过速,血压110-190,他们给吉林市长江街派出所打电话,长江派出所说过来接人。

魏那时候已经坐不住椅子,趴在了地上,赶上经期,却无力去卫生间换卫生巾。

等了两个多小时,长江街派出所警察来时,魏已无力行走,四个警察把她抬到车上,拉回吉林。

到吉林市长江街派出所时已经快半夜了,魏修娟的丈夫一直在派出所门前等着,他们也不告知魏修娟在车里,一个警察下车时,她的丈夫才发现妻子在车里趴着,在她丈夫背她往派出所走的过程中,她把不住丈夫的肩膀滑下来,她丈夫看人都这样了,很着急让警察送医院,并说这两年遭迫害,魏修娟出现过好几次生命危险,质问警察不送医院出现危险谁负责,谁敢给签字,警察说签什么字签字,强行把魏抬进去扔进一个屋里,地上扔一个垫子,让她躺在垫子上,并把她丈夫赶出派出所。

负责此事的副所长安排几个警察值班看守魏修娟,其中一个警察看到她一直心脏抽搐,呼吸很急促,有点紧张说:“真出现危险怎么办啊?”副所长很不高兴地说:“你不会想办法啊!她八成是装的。”

这一宿魏修娟有两次因心动过速,呼吸困难而休克,警察又敲后背,又按前胸,又掐人中的,她才有了呼吸,艰难熬到天亮。

上班后警察把魏修娟又架到车上拉到465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完要送到看守所,检查的结果是血压120-160,心动过速,还有几个术语医生说得快,她没记住,而且做彩超时医生很惊讶,直接说肝上有硬性包块,很严重的样子。后来所长不让她听结果,让其他警察把她推了出去。

检查完回到派出所,等待下午三点钟孕检的结果出来后准备送看守所,过程中她听到有个警察说,昨晚她能熬过来挺奇迹的,下午三点钟后,警察又把魏修娟架到车上送往看守所,看守所拒收,无奈给办理了取保手续,勒索现金5000元,让她丈夫把她接了回去。

遭迫害身心交瘁 丈夫被冤判开除公职 夫妻俩被逼流离失所

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到二零一四年,魏修娟身体一直很健康,十九年没吃过药,没打过针,可是二零一四年遭遇迫害后却多次出现生命危险。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让她与家人屡遭魔难。一九九九年依法进京上访后,魏修娟被截回,关铁笼子,站在台上被批斗,被拘留,被关小号;丈夫同时也被批斗,被关拘留所,一同回家后变成二等公民,在全校教职工面前检讨,被监视、被骚扰。

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长江街派出所蹲坑警察在自家楼下绑架了其丈夫韩永强后,用抢来的钥匙私自开门到家中绑架了魏修娟,抄家、抓人,打人、羞辱,导致她休克、血压升高,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八月六日送看守所,在看守所昏死过去,送医院抢救,最后“取保候审”回到家中。

丈夫被关在看守所八个多月后,二零一五年四月间,吉林市高新区对韩永强非法庭审,诬判三缓五。

二零一五年六月,吉林市教育局下发文件,将韩永强非法开除公职,导致失去生活来源。夫妻俩被逼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

迫害中,最让她难过的是,她用“真、善、忍”的理念教学生,学生们正直、乐观、善良,铺天盖地的谎言让学生被蒙骗,善良的老师被关进拘留所,让学生的是非观、价值观错乱,找不到人生方向,世界观被扭曲。

还有曾经受益的亲人,在恐怖压力中,帮助犯罪集团给他们夫妇施加压力。

这场迫害用株连的手法,绑架所有人犯罪、做恶事,做良心的罪人,还不自知,或明知不对而无奈、麻木的做着。

警察闯入家中绑架,称:要结案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吉林市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四、五个警察,后来又叫来了几个警察闯进魏修娟临时租住的房子家里,拿出搜查证,让配合一下,然后录像、翻家,拿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多本法轮大法书籍。

然后将魏修娟绑架到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傍晚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说是要结案,其实真正的目的就是想判刑,进一步加重迫害。

魏修娟讲述她修炼法轮功前后的变化

“修法轮大法绝处逢生,生活愉悦幸福,工作成绩优秀

我从小身体就不好,上大学的时候有了最集中的表现,那时候最折磨我的是每次来例假,第一天痛经,吃什么药都不好使,每次都疼得冷汗直冒,蹲在地上,把着床沿,捂着肚子,折磨得死去活来,整整一天才能过劲。因为例假的事,真是没少遭罪,十八岁时,因为来例假时累着,流血不止,送去医院的时候,整个人像面条一样,连嘴唇、指甲、眼睑内都没有一点血色,完全变成了灰白色,医生看到我的时候责备家人说再晚来一点命就没了,输了一千四百cc血才抢救过来,命保住了,但一直严重贫血,身体非常虚弱,从此后每次来例假都很多,有时候甚至动作稍微大一点血马上就能流到脚脖。

还有心脏不好,大学时经常在班级或寝室晕倒,同学们没少背我去医院。人弱的时候谁突然大声说话或者关一下门,我都能晕过去。因为气管不好,几乎每年冬天都要咳嗽几个月,青霉素过敏,得打红霉素,五百克的大吊瓶,要打整整一天,整个胳膊都涨得疼,皮肤摸一下都尖锐的疼痛。父亲去世后,心绞痛很严重,左胸闷痛,对应的左边的后背还有左胳膊全都绞劲疼,一口气也上不来。还有胆囊炎,右边肋骨下闷疼,右边后背也胀痛,吃一点高蛋白的东西就疼得不得了。右脚还有骨质增生,走不远的路就很疼。还经常偏头痛。真的是浑身上下没有好地方。

丈夫韩永强有乙型肝炎,那时候他骨瘦如柴,肝区经常疼痛,不能干重活,不能生气,情绪非常不好,我俩几乎天天失眠,我们刚刚结婚,都还那么年轻,想好好读书,想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可什么都无法实现,真的生不如死。

就在这生命的绝望处,经同事介绍,我们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奇迹不断发生,我学会炼功动作心绞痛就不见了,前胸、后背、胳膊不疼了,呼吸顺畅了,走路也不乏力了,晚上也能安稳睡觉了。

记忆最深刻的是听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第一讲,两个小时的路,我俩走回去的,但一点走路的感觉都没有,象飘着回去的,一点也没累,要知道这之前好长时间我连几分钟的路都走得很吃力啊!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胆囊炎、气管炎、骨质增生全好了,月经也正常了。

同时丈夫也越来越健壮,红光满面,不再有以前的任何病状,心态特别好。后来医院检查一个加号也没有了,真的是医学奇迹,因为肝炎一旦患病就终身携带病毒,不可能没有加号。

从一九九六年我们开始修炼法轮功,十九年来,我们没吃过药,没打过针,没住过医院,回头想想,这个数字的本身对于我俩那样的身体来说更是奇迹。

阅读法轮功著作的过程中,更是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应该怎样活着,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很多问题都得到了解答,豁然开朗,震撼、感慨无以言表。

真的是:“绝处逢生得大法,三生有幸遇恩师。”带着这种幸福与感恩,我们努力按照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在生活中,在工作上,我们都这样要求自己,在名誉受损的时候,在利益受到伤害的时候,在感情受到冲击的时候,我们能找自己的不足,为别人着想。生活中亲属间矛盾摩擦很多,我们都能按大法的要求向内找,看自己的不足,善意的理解别人,化解矛盾,与亲人和睦相处。夫妻间更能替对方着想,相互体谅,感情越来越好,恩爱有加。父母亲人们不再为我们的身体担心了,都知道大法好。

身体健康了,我们有了更充沛的精力和热情投入到工作中,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为学生着想的好老师,真心对学生好。

一九九七年,我俩代表学校参加全市青年教师基本功大赛,我们不计个人名利,真心想在课堂上让孩子们有收获,成绩非常好,我俩都名列前茅获得一等奖。

一九九八年,我第一次做班主任,用师父教我的“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管理学生,对学生真诚、善良、宽容,用爱心发现他们的优点,鼓励他们自信,健康成长,从未恶意批评过学生,都是善意的引导、教育,孩子们也充满了爱心,整个班级每天都洋溢着乐观向上的气息,孩子们在相互鼓励、帮助的温馨幸福之中快乐成长,能感觉到孩子们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向往。

那年末我们班被评为综合先进班,就是管理和学习均是最优秀的,全年段唯一的一个。我深知那是因为我修炼了,身体好了,精力充沛了,又能真心为学生好才做到的。”

就是这样一位教育界中的优秀教师,只因为坚持自己的崇高信仰,竟被迫害得身体虚弱,有班不能上,有家不能回,每天在惊恐中度日,现今又被绑架关看守所,面临非法判刑。

法轮大法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翻阅法轮大法经典书籍《转法轮》,人们会看到那是一本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书。书中要求修炼人按照“真、善、忍”为准则,说真话,做事情首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宽容、忍让。看淡个人利益,放下一切执着,不争不斗。法轮大法是正法、正道。是人间的唯一的净土。

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二十六年来给真正修炼人带来的身心巨大变化,即使在中共十九年的残酷迫害下,他(她)们依然坚守着自己心中的崇高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这就是中共无论用什么卑鄙的手段都不能够使真修者放弃修炼的原因。

奉劝: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看清形势,悬崖勒马,停止迫害,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

 

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
吉林市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
所长:胡元;
副所长:林海(本案负责人)
警察:孟兆启(本案负责人)电话:13844626880
张文有 佘冠霖 于树何 王慧中 王印德 秦艺乘 王健 安超 马宝林 高玉民
赵忠 郎共生(本案负责人)电话:13314370857
吉林市高新区检察院:杨勇 电话:13704321976 座机:0432—64566297
吉林市高新区法院:王斌 电话:0432—63070931
吉林市丰满区公安分局
副局长肖勇 电话:432–64662496
国保大队:电话:432—62406774
大队长李某电话:432—62406773
代友新电话:1384421553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