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忆四二五经历(图)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忆四二五经历(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四二五”和平上访十九周年之际,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这一天,冒雨举行了一整天的系列活动:新闻发布会,街头真相横幅展和烛光悼念。

在风雨中,当年亲身经历过“四二五”的学员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中领馆。十九年前“四二五”上访时,他们还是五十多岁,现在都七、八十岁了,他们说:“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怎么就被迫害了十九年了呢?!” 这些亲历者回忆了当年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展现的风貌和精神。


图1~2: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四月五日冒雨在中领馆前举办烛光悼念。

这群人的素质真好


图3:前北京辅导站的一位辅导员刘志春说当年四·二五的请愿给民众的印象是:这群人的素质真好。

今年七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志春,曾经是北京空军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也是前北京法轮功辅导站的一位辅导员。他说当年四·二五的请愿给民众的印象是:这群人的素质真好。他叙述了当年的场景:那天我们北京的学员陆陆续续自发地到了府右街,我早晨六点多到了那里,直到晚上十点散场,看到当天一万多人上访极其平和安静,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大声喧哗,没有阻碍交通,大家就是向信访办反映一下情况,希望政府能给法轮功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制止一些职能部门对法轮功的不公正的对待。

从早上八点开始,警察要求让开盲道,大家都很自觉的站到被指定的府右街靠灵境胡同的西侧一边。我们面对的马路上,每隔三十米左右面对我们站着一个武警,最初好象他们也有点紧张。可是后来,当他们看到访民个个祥和、平静、自律,也不用他们做什么,有些警察到车里休息,也有的跟法轮功学员聊起来了,此时此刻的警民之间是那么的和谐,互敬。

即使那么多人有两顿饭就地吃,没有一个人乱扔垃圾,全留在自己的包里。有一些学员拎着塑料袋拣大家不慎掉下的垃圾。大家就是这样相和、理性的等待诉求结果下午约两点钟,我从府右街北头向南走,去灵境胡同的公共厕所,那厕所被法轮功学员打扫的干干净净,听附近的居民说,这个厕所还从来没有这么干净过。那附近有一个副食店,工作人员当天出去驾车进货,说这么多人,进出都不受影响。他们说,这群人的素质真好。

坦坦荡荡的请愿


图4:亲历当年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卞建武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亲历当年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卞建武说:“整个一个白天的时间,我们等待着,没有一声口号,没有任何一点不文明行为和妨碍交通,更没有任何的肢体冲突。

我们知道,共产党是讲究秋后算账的,但我们的同修们,没有一个人在他们录像、照相过程中转过或低下头。仅举一例。我们小组的一个同修,是个三十几岁的军人,个子不高,敦实稳重的武警消防兵,站在第一排,摄像机一次又一次的从他脸上扫过,他都没有一点点的惧色,再后来,他们部队的领导不知为何出现在了我们对面,他依然面无惧色站在那里,毫无动摇。我们都知道,军队里的宽容度更低。和平请愿发生在“七•二零”迫害之前,可以说这个小伙子是我们炼功点最早被隔离审查、开除军籍而遭受迫害的同修。

我自己刚好有两个同学夫妻出街看到我,还说了几句话,我也站在第一排。同学完全不能理解我们在干什么。请愿吧,没有一点火药味,特别是,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人敢一起到中南海门口来上访。他们没想到“六·四”事件之后,还有这么多人敢于对共产党直陈胸臆,这种勇敢,这种正直和坚强,坦坦荡荡的请愿让全世界都大为震惊。

在晚上的烛光悼念中,坐在一起的四位学员,都回顾了当时他们的一些片段。


图5:四位当年亲历四二五的学员(从左到右):沈淑英、张玉敏、张桂珍、葛仲莱

老教授的坚持

法轮功学员沈淑英说,当时我身边站着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家,是北京一所大学的老教授,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他的三个儿子一起来劝他回家吃饭,老人不肯走。儿子们就去给他买了饭菜,还买了很多给周围的学员,据这老人家介绍,修炼前家庭关系很差,夫妻不和,跟儿子们的关系很疆,修炼后他改变了很多,现在家庭和睦,儿子都非常孝顺,他说:“这么好的功法,我能不出来说句公道话吗?!”儿子们也说他们的父亲是很有成就的教授,大学里做很多研究项目都是出成果的。旁边的警察也一直在听,后来的态度都变得不那么敌对了。也许明白了法轮功其实是教人做好人的。

警察的变化

法轮功学员张玉敏今年七十九岁,她说当年四二五那天,跟同修六点多到了府右街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学员也都到了,同时也来了很多警察围着学员站着,个个横眉冷对的,如临大敌似的。

那么多人的场面非常的安静,年轻的学员主动站前面,让年纪大在后面坐下来。看着这么平和的场景,警察们也慢慢放松下来了,也开始跟学员聊起来了。慢慢他们也开始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了。后来有人来发瓶装水给值班警察,一位警察就拿着瓶装水过来给学员们说:“你们也喝点水吧,喝吧。”学员们都谢谢他说:“谢谢了,不用了,我们带有水。”

民众的担忧

亲历者法轮功学员葛仲莱说:“下午五、六点的时候,有不少路人过来跟我们说,都知道你们是好人,你们都回去吧,不要在这冒险了,共产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中南海里面都出动军队了。他们在川城那边都布满军车了。” 看到人们都在担忧法轮功学员的安危,葛仲莱就和一位同修到周围走了一圈回来,“回来后我就劝我太太先回家,我留下来就可以了。因为我也看到了一些军车,上面还盖着纱布。但我太太说要坚持到大家都撤退。”葛仲来说,“后来还是不断的有民众过来劝我们回家,看来民众都知道中共的邪恶。”

民众赞法轮功了不起

来自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张桂贞说:“下午下班的时间,很多经过府右街的公共汽车都停下来让人们观看。很多人都惊叹这么多人这么安静!晚上当学员们得知问题都解决了,开始撤退的时候,很多出租车的司机都过来问,你们到哪去?我可以送你们回家,很多都不要钱送法轮功学员回家。”

四二五事件过后的一两天北京到处都在议论法轮功,“一次在公共汽车上人们谈论起这事件,大家都说法轮功真平和。只有一个人说了一句‘法轮功不应该跟政府对着干’,马上大家都围着他说‘你别傻冒’,‘法轮功都是好人’,‘你知道什么?他们是正当诉求’。当时这个人马上就下车了。这说明当时法轮功在人们的心目中是非常正的,只是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中共的谎言欺骗的全中国和全世界。” 张桂贞说。

当时还有一位北京的导游说:“法轮功真守秩序啊,特别是那天(指四二五那天)他们都撤走后,地上都没留下一点纸屑,真了不起,哪里见过这么好的人群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