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冤狱折磨 吉林杨宝森被迫害致死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四平公主岭监狱 » 十年冤狱折磨 吉林杨宝森被迫害致死
十年冤狱折磨 吉林杨宝森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松原市乾安县现在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杨宝森,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遭受近九年折磨,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被送入公主岭市中心医院抢救后,又被劫持回监狱;三月七日保外就医时已奄奄一息、不能走路,说话困难,于四月七日凌晨三点含冤离世。
此前三月三日,杨宝森被送到吉林省人民医院急诊内科做胸部CT(急诊),诊断意见:双肺感染性病变,考虑继发型肺结核可能,右肺上叶空洞形状,建议复查右肺及左肺下叶局限性肺不张;心包少量积液;双侧胸腔积液。医院检查完后,拒收杨宝森。杨宝森被送到长春市新康医院住院。三月四日,家人到新康医院询问杨宝森情况:现在吃不下东西,只能打营养液。

杨宝森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公主岭监狱人员、长春司法部门人员、乾安县司法部门人员以保外就医交接手续为由到家中骚扰,乾安县第二派出所经常到家中照像骚扰。

杨宝森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家被当地宇宙路派出所杜学明带领一伙人撬门入室绑架、抄家抢劫,并在派出所遭酷刑折磨,十个脚趾甲被警察用铁管子打的都翘起来了,警察还用冷水将他浑身上下浇透后,推到冰天雪地的室外冻,还对他灌酒。他被迫害的行走困难,腰部以下肿的很高的肉都变成深紫色。


酷刑演示:泼冷水

二零零九年三月末,在不通知当事人和家属请律师的情况下,乾安县法院秘密对法轮功学员杨宝森、宋生开庭。在非法庭审中,杨宝森只好自辩,审判长王木坤等称自辩无效,草草收场,分别枉判杨宝森、宋生十年和十二年。几经周折,家属才拿到非法判决书,上诉,松原市中级法院在省高院压力下,两次延期,最后干脆不公开开庭,宣布维持原判。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杨宝森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被劫持到公主岭监狱后,遭到绑抻床、电棍电击等残酷折磨。多年来一直被强迫坐小板凳折磨,被包夹监控迫害,大冬天被扒光衣服,往身上泼冷水,往嘴里灌白酒。

二零一三年四月份,杨宝森被六监区教导员李哲关到严管队,每天逼坐小板凳,身体必须挺直,只给吃糊糊粥,根本吃不饱,整天挨饿。严管队关了七十多天后,送回六监区。杨宝森每天炼功,二十天后又被警察李哲送关进严管队。严管队队长王继东等恶警用四根电棍同时电他,电没了,就又取来了两根电棍继续电,杨宝森的前胸、后背、大腿全身都是伤。


酷刑演示:抻床

杨宝森还被绑在抻床上一个星期。九月二十日,被送进公主岭监狱医院,被绑在床上不能动,绑了一个星期。九月三十日被送回六监区,十月八日又被教导员李哲送进严管队关押十来天。当时,杨宝森身体非常虚弱,已经无力大声说话了。家属多次探望,都被狱方无理拒绝。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早上八点多,杨宝森家属接到公主岭市监狱八监区电话:04346286139,告知杨宝森已休克,监狱方面正打算拉到公主岭市中心医院进行抢救。

杨宝森家属在当天十点半左右到达公主岭市中心医院,杨宝森正在输液,人是清醒的,身体很虚弱:家属给杨宝森喂粥,吞咽很慢,精神状态特别不好,说话有气无力,体重锐减,不能正常自己坐卧,需要人扶,不能下床走路,大小便得需要人帮助,生活基本不能自理。看守杨宝森的是监狱里的三名警察,其中一名是杨宝森被非法关押监区的警察。

杨宝森做了两项身体检查:脑CT和肺部CT。监狱方没等诊断结果就把人强行拉回监狱。在杨宝森输液期间,狱政科张斌带人和车过来说:监狱要求现在就把杨宝森拉回去,家人商量能不能等一点半中心医院医生告知最终诊断结果,让家属了解的更详细一些再做决定。这时来了一个穿便衣的男的(不知道什么职位),态度强硬。家属要求拿出书面把人带走的文件,此人说:什么都没有、带走。当时杨宝森的家人正在给杨宝森接尿,这个男的过去拎着杨宝森的耳朵质问:能不能听见、回去吧。就强行把杨宝森带走。

家人一直等公主岭市中心医院检查结果,从医生那了解到:杨宝森病得很重,不能保证没有生命危险。检查结果:脑白质疏松,小脑萎缩,肺结核,多发空洞,肺化脓,肺叶多发炎症。杨宝森刚到医院的时候随机采的指尖血糖二十九点二,酮体两个加号,诊断二型糖尿病酮症。在中心医院杨宝森被带走之前,家属一直不知道杨宝森有糖尿病酮症,而且这么严重。家人向监狱方询问杨宝森糖尿病的病情,监狱医院一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和具体说法。

二月二十八日是接见杨宝森日子,杨的家人九点多见到在公主岭监狱医院里的杨宝森,杨宝森自己一个屋、一张床,他躺在床上盖着被和衣服,正在打针,满脸通红,说话也支支吾吾的。医生说发烧三十九度多,杨宝森的症状比前一天烧的更严重。二十七日监狱的警察强行拉回监狱医院后测量血糖值三十三点多。家属遂提出要求保外就医,跟医院的李院长交涉,他说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他的态度很不好,没谈完就走了。此人的胸牌上写着监区长李崇。

三月三日上午十点,杨宝森出外诊,在吉林省人民医院急诊内科做胸部CT(急诊),检查肺部,检查结果是:右肺叶体积缩小,呈片状高密度,其内可见空洞形状,洞壁不规则,双肺内可见多发片状高密度影,边缘模糊,左肺叶下叶病灶内可见结节状致密影;右肺中叶及双肺下叶可见片状高密度,内可见空气支气管影。纵隔结构清楚,未见占位病变,心影不大,心包腔内可见条带状液性低密度;主动脉走形区可见条状致密影;双侧胸腔背侧可见弧形液性低密度。医院诊断意见:双肺感染性病变,考虑继发型肺结核可能,右肺上叶空洞形状,建议复查右肺及左肺下叶局限性肺不张;心包少量积液;双侧胸腔积液;主动脉钙化。检查完后,医院拒收杨宝森。杨宝森被送到长春市新康医院住院。

三月七日,杨宝森被保外就医,当时已奄奄一息、不能走路,说话困难;一个月后,于四月七日凌晨三点含冤离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