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国保大队警察尹航犯罪事实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国保大队警察尹航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国保支队和各公安分局及派出所受牡丹江“六一零”指使,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断的犯罪,通常采用特务手段,包括跟踪、监听、偷拍法轮功学员、暴力绑架、构陷、抄家抢劫、敲诈法轮功学员等,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致死、致残,从肉体、经济到心灵上造成了难以估量的伤害。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尹航,参与对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迫害,给法轮功学员造成很大伤害,受迫害人包括尹万志、闫凤华、闫凤梅、马芹、曾德云、王丽嬿、李庆俞、高一喜、孙凤霞等。据《中国宪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尹航触犯包括非法审讯;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抄家;绑架/劫持;非法关押等法律,其中参与绑架高一喜,仅十天造成其被迫害致死。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必报。现整理尹航参与诸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真心劝告其悬崖勒马,将功补过,珍惜自己生命深处久远的期盼,为自己及家人负责!

一、 参与黑龙江海林闫凤梅、闫凤华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黑龙江海林闫凤梅、闫凤华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绑架,后被铁路公安处推给牡丹江国保。国保大队警察尹航参与迫害。两人被非法关押在兴隆看守所,分别在12房、13房。十二月三日,尹万志、闫凤华被牡丹江市西安区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秘密非法庭审。

闫凤华是海林市一普通市民,幸运地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门后,身体很快的出现了神奇的变化。风湿病、心脏病、胃下垂、胃溃疡,腰和颈椎骨质增生,还有令人讨厌的满身的牛皮癣、月经经常流血不止,肤色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无色,就连手指甲都是白色的,大脑因供血不足而整日昏昏沉沉,手脚冰凉的就象带着冰块一样……所有的病,在炼功以后不知不觉的没有了,消失了!

然而,闫凤华姐俩仅仅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闫凤华的妹妹被判了冤狱,送进了省戒毒中心,闫凤华的妹夫,因承受不了这突然的变故,四十五岁就不幸去世,丢下了家里上大学的女儿、七、八十岁的父母和九十五岁高龄的姥姥。二零一二年三月,闫凤华到第三派出所办理其丈夫的死亡证明,被警察非法扣留,随后第三派出所恶警勾结海林市工委,把闫凤华劫持至牡市驾校洗脑班迫害。

二、参与绑架迫害好医生王丽嬿

王丽嬿,原是牡丹江市皮肤病防治所医生。她善良仁爱,处处为患者着想,多年来从不给患者开高价提成药,赢得了很好的口碑。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的王丽嬿,在工作上认真负责,业务上不断钻研,取得了副主任医师任职资格。王丽嬿在麻风病的理论与实践中积累了宝贵的临床经验,发表国家级论文三篇,完成三万字著作一部;《牡丹江市1950——1999年麻风防治效果评价》一文获牡丹江市科技进步奖,补充丰富了牡丹江市麻风病防治资料,使市顺利通过了国家的“基本消灭麻风病”的验收工作。并为牡丹江市培训了163名医生,考试成绩全部合格。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晚九点多,黑龙江牡丹江法轮功学员王丽嬿、邵燕、李庆俞在爱民区兴平路地明街附近挂真相条幅时被爱民分局祥伦社区警务室警务大队大队长陈贤锐、杨福庆、王晓东、王铁力、薛庆斌等人绑架,后这帮警察又伙同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支队长李学军、尹航、马群、王强、彭福明及逸品祥伦小区保安刘有军、李强等10多个人对3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走王丽嬿家大法书籍、电脑、硬盘、打印机、刻录机、打印纸和不干胶70多包及现金二千多元,抄走邵燕和李庆俞家电脑。在抄家过程中,警察马群抓住王丽嬿头发,王强打王丽嬿的脸。王丽嬿自被绑架后一直绝食、绝水抵制迫害。

六月十八日,爱民区检察院将王丽嬿、邵燕和李庆俞3人的案卷退回办案单位。六月十九日,三人被家人接回家。

三、参与迫害壮年高一喜致死

高一喜是穆棱市穆棱镇河北村人,妻子孙凤霞在穆棱市下城子火车站上班。夫妻都修炼法轮大法,孝敬父母,为人善良诚实。高一喜生前辛苦奔波,告诉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真相,向公检法人员劝善,在街上堂堂正正发放真相光盘,无私无畏,用自己生命的代价换取人们明真相做好人的权利。

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和妻子孙凤霞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十点,被牡丹江国保支队长李学军、尹航、牡丹江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等人绑架。高一喜十天左右被迫害致死。

警察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遗体,所谓“尸检”,并百般刁难不愿给尸检报告。公安局、检察院相关人员一直恐吓、哄骗家人签字,企图火化遗体。高一喜的死亡事件存在诸多疑点。家属要求真相,警方不但不给,还把孙凤霞当成人质作为火化高一喜遗体的筹码。

高一喜妻子孙凤霞一直被非法关押、胁迫,后来被取保候审。八月十二日,孙凤霞和女儿高美心上办案单位去取家里的钥匙,各种卡等物品。孙凤霞和高美心找尹航要被牡丹江市国保支队长李学军四月十九日闯进高一喜家抢走数万元自家卖房的现金,尹航竟说不给了。

关于高一喜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请参看明慧网报道《高一喜遗体被强行“解剖”》、《企图火化高一喜遗体 警察继续挟持其妻做人质》、《16岁女孩营救母亲 为冤死的父亲鸣冤》、《牡丹江国保扬言七天内火化高一喜遗体》等。

高一喜十六岁的女儿高美心说:“在我心目中警察是抓坏人的,是保护人民安全的,怎么还抓好人哪?还抄家,我真的不明白。做好人真难哪。”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的家人:二哥、二姐、二姐夫、外甥、小姨及他的女儿高美心,一起去龙凤殡仪馆看望高一喜遗体,这是自去年四月三十日高一喜去世后家属首次被允许前来探望。二十余名着装警察和多名便衣严防死守,现场强行安检,国保大队幕后操纵,家属被迫分成两组分别进入,只能三米外观看遗体,不到两分钟就被警察蛮横驱赶,高一喜女儿被警察推倒在地。

高美心哭着读着悼念高一喜的信,去年爸爸妈妈被抓,她和九十岁的奶奶去要人,不到十天健康的爸爸被害死的经过。旁边安检的男警察眼睛红了,后面的女警察都探着头看高美心。现场气氛顿时悲伤肃穆。

国保支队队长李学军、尹航、六一零综合科科长朱家滨、检察院监所检察科田瑞生等人他们都在外面遥控指挥,不敢露面。

据了解,龙凤殡仪馆离牡丹江市区路途遥远,坐公交车需要一个多小时,一般百姓都选择上午来祭拜家人,下午人员极少。国保大队之所以选择下午两点允许家属来,就是害怕民众围观,引起老百姓关注和同情。

此次警察的暴力驱逐,使得高一喜家人原本悲痛的心情更加沉重。高一喜未成年的女儿高美心受到惊吓,痛哭不止;高一喜的二姐夫心情异常低落,事后靠吃药缓解情绪。高一喜的妻子孙凤霞原本计划前来祭奠,但心情沉重、身体不适未能出席。高一喜近九十岁的母亲姜自香,年高体弱,家人怕她伤心过度,未前去祭奠。

姜自香老人自儿子遇害后,儿孙回家晚一点,姜自香就担心,四处找寻,害怕再有亲人出什么事,看见车也怕,天天以泪洗面,精神恍恍惚惚的。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晚六点,姜自香老人身心终于承受到极限,带着不舍,带着牵挂离开了人世,享年八十八岁。

四、伙同西安分局国保非法抄家抢劫善良公民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黑龙江省牡丹江法轮功学员曾德云在早市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两个人按住后,他们拨打110后,三、四个警察把曾德云拽上车拉到西安公安分局,强行搜身拍照,问其姓名家庭住址。曾德云闭口不说。后来,警察根据照片人脸识别查到了所在住址。

他们用车把曾德云带到家中,闯入的大概有十几个警察。他们把在曾德云家中的四位同修也堵在了屋内,强行拍照,让所有人拿出身份证。把四位法轮功学员就拉到西安分局,分别关到隔离室内。过程中没有一人出示工作证件及搜查证明。

在曾德云家中,市局国保尹航(穿着便衣)带一帮人开始强行搜查:搜走了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两本日记(里面有银行密码各种偏方食疗还有血压记录),家中带锁的抽屉把锁弄坏后打开(这都是尹航干的),2900元现金、7部新旧手机、公交卡、2部小收音机、60多本大法书、连墙上的饰品挂件、工艺品、绘画人物肖像都没放过,清单都没有,家中除了家具被褥空空如也一片狼藉,弄坏的抽屉至今无法修复。这就是当今社会的土匪!

曾德云被押在楼下车里要离开时,一个警察突然又拿钥匙上楼私自进入家中,翻东西,家中留有五—六千元现左右的现金,并未当曾面清点,这个警察上楼后的目的不纯?现金是否被拿并不详。身为人民警察不是保护维护民众利益却如同流氓土匪一般的行为,这不是明摆着犯罪吗?

被绑架到西安分局的其中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大概下午3点多钟出现休克状态被120拉走,因身上带着现金,尹航说到医院检查什么项目她自己付款。后来曾和三位法轮功学员一直到晚上6-7点钟离开了西安分局,拉到公安医院进行体检。因曾德云检查血压260,医生说这样不能动,得住院随时有生命危险,这样曾德云在当日晚间9点钟左右被放回了家中。

其中一未报姓名的同修因检查身体不合格也被放回。而且当天晚上九点多钟,曾德云的弟弟到西安公安分局来接曾回家时,又被索要二千元钱,没出具任何通知书和收据。剩下两位因查出有单位,邪党又要开什么十九大会,被分别拘留5天和10天后放回。

至今,除了一串钥匙归还,其余所有物品均未归还。发生此事后曾德云的亲属去到西安分局索要物品,被告知等十九大结束后再来,隔20多日后曾打电话给尹建华,尹建华(国保教导员)推脱说过几天,第二次再打电话被拉黑,亲属电话也被拉黑,用陌生人电话打过去给尹建华,尹勃然大怒恐吓曾,你再打电话我可知道你家,去砸你家。后来依然是一拖再拖。

上述,仅据明慧网刊登过的文章进行整理,但更多的犯罪事实由于当局的掩盖和消息的封锁难以公布,但一定会永远记录在历史名册上!并成为将来被审判的证据!

身居中国官场专横跋扈,即使认为自己现在可以铤而走险,那么就稍微关注一下那些曾经落马的、不可一世的六一零头目李东生、周永康、张越、周本顺,系统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徐才厚、薄熙来等高官,这些人都曾经追随江泽民,不遗余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搞自己黑帮圈子貌似不可动摇,不也是用中国的法律绳之以法,变成一无所有的阶下囚的吗?表面是贪腐内斗的结果,实则是迫害法轮佛法修炼者必然遭到的天理报应!!

现在还能有多少机会可以弥补自己的罪行,即使哪一天明白了真相,不再作恶,自己所犯下的种种事实又怎样去偿还呢?希望牡丹江公安局国保人员找回那遗失已久的良知,弃恶从善,保护好人,弥补罪过,善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的未来!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地址:牡丹江市东安区光华街96号,邮编15700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