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2017年鸡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2017年鸡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七年,黑龙江鸡西地区法轮功学员共计至少五十人次被绑架劫持,有六人被非法判刑,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被勒索罚金至少八万一千元,被抢走私人物品及误工费、对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的精神伤害等无法估量。

而在二零一六年,鸡西地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的至少有四十三人次,一人被迫害离世,有一人被停止工作,共被勒索钱财十六万五千元,还有更多法轮功学员遭酷刑冤狱的事实被曝光。

一、2017年鸡西警察骚扰好人案例

例一:鸡东县郭长玉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上午,鸡东县前进派出所警察杨祯、冯刚到法轮功学员郭长玉家。郭长玉问有什么事?杨祯说:快开十九大了,上级有要求,防止上访。让我们到法轮功(学员)家登记,看看是否还炼法轮功。如果不炼了就签字,炼就上网登记个人信息。以后子孙上学、当兵等都受牵连,你要对你的亲人负责。

郭长玉说:我一直对我的家庭尽职尽责,是你们跟随江泽民迫害我,使得我有家不能回,不能对自己的亲人尽职尽责。杨祯推脱说:我查了,你那年被抓是二派的人去的,不是我们一派。

郭长玉说:现在当局实施“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你们不知道吗?你们到我家做客可以,你们如果抱着去“转化”谁,我希望你们就到我这为止,不要再到别的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如果你强迫谁做什么,这样对你们不好,也希望你也对你的孩子、家人负责,因为对法轮大法犯罪,不但对你自己不好,还会殃及家人。另外,你们到法轮功学员家收书是违法的,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书都禁止,那么现在黄色书刊到处都是,你们怎么不管呢?再说现在新闻出版总署颁布了废除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

郭长玉拿手机说:现在上网就可以查到。杨祯连忙说:我们回去查。这哪是我们转化你呀,这不是你在转化我们吗?说着起身就走。两人对话时,警察冯刚偷偷给郭长玉拍了照。过后才知道。

例二:鸡西市刘慧莲家人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九月,鸡西市鸡冠区东海镇刘慧莲因向世人讲真相,被鸡东县公安国保警察找寻,并到家中骚扰,还给在外地工作的孩子打电话打探其母的下落;两个月前,鸡冠区向阳派出所警察及社区人员到刘慧莲家,警察是举着录像机进屋的,因刘慧莲未在家中,就询问家人刘慧莲还炼不炼了等,然后将他们询问的信息和多位家人的联系方式记录在登记表上。

例三:鸡西市李某家被警察私自开锁私闯民宅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鸡西市西山派出所警察给法轮功学员李某的家人打电话,追问李某在哪,家人说在其母亲家。当晚俩警察开车到李某父母家敲门,因只有老人在家,没给开门。

十一月八日上午,老人独自在客厅睡觉被冻醒,起身发现房门竟开了,随后把房门关紧锁上。上厨房后,西山派出所几个警察突然出现在客厅门口,老人家质问他们怎么进来的?把他们全推出门外。

警察在外面一直追问李某在哪儿?老人大声问他们为什么不让做好人?做好人还有错吗?事后,老人和家人发现门锁是被万能钥匙打开的,都把门锁锁芯给捅坏了,找人花了几十元钱才修好。

例四:鸡东县王传云家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鸡东县公安局国保警察何文清带领印少铎、张姓两位鸡东县检察院人员,到法轮功学员王传云家,其中一人态度蛮横,不让她说话。让她到另一个房间后,对王传云老伴徐树君进行询问,检察院姓张的年轻的带电脑做记录,另一人叫印少铎,是本案承办人,送达一份类似通知的文书。他们企图以此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郑金萍的证据。

二、绑架修心向善的好人至少五十人次

例一:虎林市迎春地区毛淑芬等三人发真相资料被绑架

二月二十二日晚,虎林市迎春林业局法轮功学员毛淑芬、马翠芝,及东方红法轮功学员马桂珍,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蹲坑的迎春林业局公安局派出所绑架。三人都被非法抄家,掠走电脑、手机、法轮大法书等。二月二十八日她们被劫持到佳木斯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

主要参与并强烈坚持这次绑架行为的是刚调任过来的迎春林业局公安局派出所副所长杨鑫超,法轮功学员曾多次给其讲真相都不接受,而且谩骂侮辱。据悉,当晚,杨鑫超用穿着皮鞋的脚狠踹马桂珍的腿,造成马桂珍的腿青紫一片。杨鑫超还用塑料脸盆、矿泉水瓶、书等物抽打马桂珍的脸和头部。

马桂珍聘请律师为自己辩护,律师到迎春林业局公安局国保了解案情,又到佳木斯女子看守所会见马桂珍三个小时。据悉,迎春林业局公安局把此案上报至林区中级法院。

例二:鸡西市张占群贴真相胶贴遭非法拘禁

三月二十六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张占群在鸡东县兴农乡粘贴“法轮大法好”胶贴时,遭兴农乡派出所五名全副武装的持枪警察绑架、搜车,张占群被强行带到兴农派出所非法审讯三个小时左右。下午四点,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带领两个警察,将张占群带到鸡东国保大队审问,没收了手机,查张占群案底。当晚,国保大队警察到张占群在鸡西经营的劳动保护批发商店非法查抄,将张占群送鸡东县医院强行验血、透视、检查心脏。然后送鸡东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实际关押十一天。

张占群遭关押期间,早饭只有馒头和粥,连咸菜都没有。中午、晚上都是馒头、杂烩汤。张的运货车被扣押一天,所雇司机因此辞职,造成经营停摆,客户受损。

早在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清晨,张占群在家炼功时,曾被鸡东县国保大队、鸡东县六一零、东海乡派出所、发展村连长等人,开着五辆车持枪绑架,非法关押到鸡东县第一看守所三十九天。

例三:虎林市韦金鸾、丁均华发真相资料被绑架毒打

五月五日上午十时左右,虎林市迎春地区法轮功女学员韦金鸾、丁均华在农贸市场发真相资料时,被林业局十多个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两人都被非法抄家。

当时丁均华被便衣警察强行按倒,连踢带打,抢走衣兜里八、九十元钱。丁均华说:我们不为别的,就是希望你们能平安。有一个方脸的警察就用力扇丁均华嘴巴子。丁均华被铐在审讯室的铁椅子上,警察就穿着皮鞋狠狠踩她没穿鞋的脚,把她胳膊拧到背后使劲向上抬强迫按指纹,叫嚣再不配合就把胳膊拧断,使丁均华痛昏死过去,有人喊“用凉水泼醒她”。

丁均华被迫害得全身疼痛,前后肋巴骨痛得不敢喘大气,脸都被他们打肿了,腿肚子上有大片青瘀伤,胳膊很长时间不能动,全身疼痛晚上睡觉不敢翻身。韦金鸾被迫害得全身疼痛,两边的脸都被他们打肿,下巴被打脱臼。

虎林市八五四农场丁均华,年纪轻轻时就全身疾病,常年的胃溃疡、心脏病、妇女病、风湿性大骨节等疾病使她痛苦不堪,她丈夫是农场医院的内科医师,用尽各种方法,使用了很多好药都没治好她的病。由于长期的疾病,丁均华三十八岁那年就退休了。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丁均华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功,半年以后,所有的疾病全都好了,没有使用任何方法医治、也没吃任何药。

因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丁均华二次被非法劳教,共被迫害二年半。期间被警察抓住头发往墙上撞,硬生生拽下一把头发来;被警察投到男队迫害,逼迫她坐铁椅子致全身浮肿;被双手捆绑在背后吊起来,脚不着地的吊了一天一夜;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十天,不让上厕所。二零一一年十月,丁均华被牡丹江农垦管局非法秘密判刑四年半,拉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小医院,捆绑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十三天后抬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强制她长时间码小凳(坐小凳),遭罚站、殴打,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例四:密山市张成花讲真相被绑架

五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密山市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成花在街上给不明真相的世人讲真相,密山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突然从后面把张成花抱住,然后就开始翻张成花的兜,将兜中的真相资料和真相币(五十元)一起搜走,拽着要到张成花家中唠唠。张成花不走,玉海颖就打电话叫来一辆车,来了小李、小习等四人,把张成花拽上车拉回家,进屋就开始翻,犄角旮旯都翻个遍,把翻到的小册子等放在地中间,拍照后劫走,把张成花带到密山市第一派出所。

第一个人来问张成花时,她什么也没说。李刚又来问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张成花说不能告诉你。国保大队长李金林问张成花,也没问出啥,就气急败坏的走了。下午,张成花的孙子、孙女到公安局要人,签了“监视居住”后就放回家了。

此前几天,玉海颖和国保大队李刚等多个警察着便装,多次上街骚扰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看到法轮功学员发真相小册子就上去抢,还到法轮功学员背的包里翻资料,没背包的就翻衣兜,同时恐吓不交出资料就拽上车拉走,送东山看守所,有的还说脏话骂人等。

例五:虎林市杨秀英车站讲真相遭非法拘禁

六月二十四日,虎林市伟光乡伟光村法轮功学员杨秀英从河北儿子家返回时,途径牡丹江火车站,下午在候车室向世人讲真相时被构陷,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恶警绑架,搜走包内携带的《转法轮》、mp3和其它物品,当晚虎林市铁路派出所警察伙同伟光乡派出所警察到杨秀英家抄家,从晚上八点到十一点多,不顾及他家中九十多岁患病的老父亲,把屋内、仓房翻了个遍,没搜到任何东西,随后撤离。杨秀英被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拘留所,牡丹江铁路公安局通知杨秀英丈夫,告知拘留五天。

例六:密山市林永霞、李洪伟、姜洪福、杨晓光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

八月十日晚,密山市四位法轮功学员林永霞、李洪伟、姜洪福、杨晓光到二人班乡发放真相资料,被二人班边防派出所三边防兵绑架并上报,密山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中队长李刚等警察到二人班派出所对四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讯和搜身,于八月十一日早将四位法轮功学员拉到密山市人民医院体检。期间一位法轮功学员一直正念拒绝非法体检,最后正念闯出,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例七:还民众知情权 鸡西市郑金萍被绑架关押

郑金萍,家住鸡西市鸡冠区。在二零一七年八月中旬,郑金萍等四人为破除中共谎言毒害,还民众知情权,在市区悬挂法轮大法真相条幅,引起了中共的恐慌。

因害怕更多民众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真相,在黑龙江省公安厅操办下,鸡东县公安局国保人员采取监控、跟踪的手段,于八月三十日绑架了郑金萍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并扣押了郑金萍的私家车(后要回)。

其中两位老年夫妻法轮功学员于当晚回到家中,而郑金萍、刘淑云被非法关押在鸡西市看守所。

在此期间,公安将构陷郑金萍的所谓案卷两次送交检察院,均被退回。郑金萍的丈夫到鸡东县公安局要求放人时,国保人员声称此案在省里挂号,须省厅决定,如果检察院再退卷,他们只能向省厅汇报。

近日,鸡东县国保人员又到被释放的老年夫妻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追问真相条幅的来源,并告诉他们不要外出,开庭时,还会来找他们。

郑金萍被绑架前,在家中要照料年迈的老父亲及八十八岁高龄患病的婆婆。老父亲得知女儿被绑架后,着急上火,突发急病,三天后不幸离世,现在高龄的婆婆无人照料,警察却仍不放郑金萍回家。

十二月十三日,鸡东县公安局国保警察何文清带领印少铎、张某两位鸡东县检察院人员,到法轮功学员王传云家。其中一人态度蛮横,不让她说话,让她到另一个房间后,对王传云的老伴徐树君进行询问。检察院的张某是年轻的,带电脑做记录,印少铎是所谓本案承办人,送达了一份类似通知的文书。公安、检察院人员用这办法取证,企图用来作为迫害郑金萍的证据。

例八:鸡西市恒山区郝云珠被非法拘留

十月十三日上午,郝云珠坐公交车到鸡西市矿总院附近讲真相、发放台历,当发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时(过后听说是公安局的局长),“局长”揪住郝云珠的头发后一拳把郝云珠打倒在地,随后打电话报警。

正值行人的高峰期,很多人过来围观,郝云珠开始讲真相,围观的人投来同情的目光。警车到来后从警车下来很多警察把郝云珠推上车,拉到鸡冠区公安分局西山派出所后绑在椅子上,三个稍矮和两个高个子的警察进行“审讯”,有一个矮个子警察掐郝云珠的胳膊、腋下、大腿部,郝云珠被掐的多处青紫,当质问为什么掐人时,警察口出污言进行侮辱。郝云珠不报姓名询问无果的情况下,被送到鸡西市拘留所告知拘留十五天。郝云珠绝食反迫害,被非法关押五天后回到家中。

例九:鸡东县郑淑梅被非法关押

十月十六日,鸡东县法轮功学员郑淑梅遭县局国保大队强行带走。据楼区物业人员说是利用本地交通路口上面的监控录像发现她后跟踪迫害的。国保及鸡东前进派出所于十月十七日对她非法抄家,掠走法轮大法书籍等物品,把她非法关押在鸡西看守所。

郑淑梅的女儿正在外地,听到妈妈被非法关押的不幸消息,伤心过度,导致怀孕四个多月的胎儿死亡。她从小与妈妈相依为命,深知妈妈的艰辛。妈妈失业,靠捡废品换几个钱糊口,含辛茹苦把女儿抚养大。自己一身的病症却没钱医治,听别人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便开始走入修炼。女儿见证了妈妈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的事实,知道妈妈是无辜的。

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张贴真相传单,是行使宪法赋予的信仰和言论自由的权利,理应受到法律保护。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应该真正能够维护善良、公平、正义,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和勇气。

三、非法开庭诬判好人

例一:密山725人签名要求释放王玉凤等五位好人 法院却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密山市黑台镇法轮功学员王玉凤、于秀香、国秀华、杨淑贤、尚艳花五人坐樊明胜的车到太平乡宏林村给百姓赠送窗花、年画、福字、挂历、小册子、单张年历,被太平乡派出所警察梁宏瑞、鞠洪光以及协警杨军(俊)友劫持。密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把司机樊明胜拘留十三天后取保释放回家,其他五人被密山公安局国保警察刑拘、起诉。

尚艳花到鸡西看守所时不断地呕吐,玉海颖把她拉到鸡西市矿总医院检查身体。回到看守所时,尚艳花胳膊腿都不好使,由两个人架着胳膊下车进屋,看守所拒收。玉海颖勒索五千元保释金后,尚艳花由家人接回。

亲戚邻居和善良民众听说这件事后,几天时间就有六百二十八人签名按红手印,要求玉海颖和涉案的有关警察立即释放王玉凤等五人。

被非法刑拘的五人家属拿着控告信和善良民众按的红手印,到密山市政府找有关部门,控告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玉海颖涉嫌绑架罪,破坏宪法第三十六条法律实施罪,却不被受理,告状无门。

红手印的事情引起密山市国保大队副队长玉海颖和警察恐慌,年前(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几号)玉海颖伙同其他警察骚扰参与营救好人签字按手印的人,调查是谁让征签的?过完年后,密山市盛荣边防派出所、利民边防派出所等十一个派出所的警察到居民家调查签字的事,警察们拿着录像机进屋后,没有经过主人同意就对室内物品非法录像,骚扰老百姓的安静生活。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前,密山市法院对王玉凤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玉海颖伙同法警在走廊入口处再次设卡安检,并宣布每个人只能进三个亲属。

法庭上,律师驳斥非法证据,并问,你说法轮功的东西违法,那法轮功种的粮食、蔬菜违不违法,你吃不吃?公诉人无言以对。法轮功学员当庭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薄熙来、周永康已经遭报的事实,并陈述玉海颖在询问时对她们诱供、欺骗说:你不能说卖窗花,你说卖窗花就得判刑,你说都是法轮功资料就让你回家等诱骗言词。

看到警察没有依法释放五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又有九十七名善良民众签名按红手印,至此,密山善良民众两次签名按红手印共七百二十五人,要求立即释放王玉凤等五位好人。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密山法院下达判决书:诬判于秀香四年,勒索罚款三万元;诬判王玉凤三年,勒索罚款两万元;国秀华、杨淑贤、尚衍花三人被判一缓二,每人罚款一万元,交给所居住的乡镇司法所负责人监视居住。接到判决书后,于秀香、王玉凤请律师上诉到中级法院。鸡西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在没有公开开庭审理情况下,秘密下达判决书,非法维持原判。

例二:曾累遭迫害,鸡西市姜亚滨讲真相再被非法判刑三年

鸡西市恒山区柳毛乡姜亚滨,是位善良的农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幸福。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姜亚滨和另一女学员到村屯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到柳毛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女学员被放回。姜亚滨被改为刑事拘留,柳毛警察欲加重迫害他。

随后,法轮功学员给柳毛警察打了劝善电话,劝告他们停止迫害好人、依法释放姜亚滨,柳毛警察态度蛮横、骂人,并威胁要加重迫害姜亚滨。

九月十二日上午,鸡西市恒山区法院对姜亚斌非法开庭。姜亚斌陈述修炼法轮功无罪,律师也对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进行了反驳。九月三十日,恒山区法院非法对姜亚滨判刑三年,姜亚滨当即提出上诉。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姜亚滨多次遭柳毛乡派出所警察迫害,他曾被非法拘留四次、关洗脑班三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三年。

多年来,姜亚滨的家人也经历了惨烈的迫害。两个成绩优秀的女儿先后失学;大女儿结婚时,父亲姜亚滨正被关押在看守所,母亲张翠清被迫流离失所,都无法参加女儿的婚庆典礼。为了营救父亲,大女儿四处奔走无果,痛苦哀伤,造成流产。丈母娘痛苦悲伤,急火攻心,双眼失明,瘫痪在床。姜亚滨的老父亲为狱中的儿子流泪、郁闷,有一次投河自杀未遂,最后带着无限的牵挂与悲愤离开了这个世界。八十多岁、孤苦伶仃的老母亲又要为儿子担惊受怕了!

四、密山市六一零头目于晓峰等人迫害好人遭恶报

善恶到时终有报,这是不变的天理。密山市“六一零”头目于晓峰等人积极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佛法修炼者,最终受到天理的惩罚。

密山市原“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主任于晓峰,男,五十八岁,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因突发脑溢血死亡。

自于晓峰担任密山市六一零主任一职以来,同时担任密山市洗脑班副校长,紧紧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密山市多数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都身受其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末,密山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达二百二十七人,共四百零八人次。其中被迫害致死九人,遭非法判刑四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六十二人,遭非法拘留二百四十五人,被洗脑迫害四十一人。法轮功学员们慈悲规劝,于晓峰却不知悔改。

虽然表面上,于晓峰是在同学聚会时多喝了点酒,突发脑溢血毙命,其实是他所在“六一零”职位上竭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验证了在这个“死亡岗位”上迫害善良的必然结果。于晓峰迫害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恶,不仅害了自己,还殃及家人:于晓峰的弟媳妇喝农药自杀死亡,几年后,他弟弟被烘干塔上落下的粮食捂死在里面,他父亲在他死后半个多月也死了,他妹夫几年前开配货车途中出车祸死亡。

因篇幅所限,鸡西地区其它遭恶报情况仅举几例:

丁乃今,鸡西市前市委书记,在其任职的三年中,鸡西市有数百人次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判刑,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夺去了宝贵的生命。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丁乃今被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判四罪并罚,处以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曹国辉,鸡西市前市委副书记,主管政法委、六一零。其在任期间卖力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对鸡西及所辖两市一县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抄家,并罗织罪名送进监狱、劳教所。最终曹国辉因其它罪行败露,服毒自杀未遂,被抓捕。

朱德义,前任市长,因贪腐而免职。

冯晓东,鸡西市调入密山市任公安局长,迫害法轮功学员总计六十五人次左右,冯晓东被双规,因其有心脏病被取保候审,冯晓东最终不会逃过天理的惩罚。

刘成民:原密山市公安局长,因迫害法轮功,行贿鸡西市委副书记曹国辉的事败露,被削职为民。

刘芹:原密山市公安局副政委,因迫害法轮功遭报,对鸡西市主管政法委的副书记曹国辉行贿的事败露,被原地免职,任清洁工。

孟庆启:原密山国保大队长,因积极迫害法轮功遭报,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妻子孙慧清突发阑尾炎住院手术,其女于二零零三年也发生车祸,二零零一年孟本人患腰椎盘突出,二零零四年六月中旬去鸡西途中与另一车相撞,孟车报废,孟腰椎骨挫伤,肋骨断二根,腎和肺瘀血,下身麻木,二零零五年被降为普通警察。

王耀光,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被确诊为胆病,到哈尔滨医院手术把胆切除,术后效果不好,又到北京治疗。

方文成: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朝鲜族)多次参与绑架跟踪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得甲亢晚期,二零零九年六月死亡,死亡时四十岁左右。

刁中华:八五七公安分局教导员,主管迫害法轮功,并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突发脑溢血,三十日死亡。

刘力:密山管局国保大队长,追随江氏血债派迫害法轮功学员,患上直肠癌。

张静波:男,密山市黑台镇派出所所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遭恶报,脾被摘除,后被调走。

党建华:密山北大营派出所长,多年来追随江氏“血债派”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晚驾车在密山卫校附近翻车,次日早晨被人发现时以车毁人亡,尸体冻僵。

单英慈:密山第四派出所所长,多次配合政保科抓捕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一年十月突发癌症死亡。

苏宏伟:原密山公安局治安大队长,因受贿,调往看守所,后又调到国保大队,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得肾癌晚期,白血球大量死亡,去北京住院治疗,听完医生的诊断,当天死亡。

华秀艳:密山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经理,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公报私仇,开除法轮功学员薛丰惠、白雪冬夫妇,二零零六年三月患双侧乳房肿瘤切除,二零零六年五月摔倒手臂骨折。

武安善、宋惠萍:裴德医院院长和书记,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放弃修炼,非法开除四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上级就地免职。

赵曙光:密山人民医院院长,协助恶人多次对法轮功学员灌食,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给刘桂英暴力灌食,二十四日刘桂英被害的离开人世。二零零四年七月赵曙光得肝癌,医治无效,暴死在云南医院。

迫害修炼者的罪行不仅仅是局限在人间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报应的严惩。远的有纳粹战犯的前车之鉴,近有身边的现世现报,恶人恶报频频出现,希望鸡西公检法人员迷途知返,不要迫害好人,抓紧将功赎罪,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