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湖北省孝感市610迫害法轮功的手段
湖北省孝感市610迫害法轮功的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据截至2017年6月的不完全统计,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27人,被酷刑致伤、致残、致疯2人,被枉法判刑45人,被劫持劳教111人,被强行投入精神病院5人,被非法拘禁1054人,被绑架到转化班残害165人次,被骚扰3万人次,被打家劫舍3050人次,敲诈勒索现金共计506万元,抢走的存折、现金、电器等大量私人财产不计其数。

中共迫害法轮功,同历次政治运动一样,是严重的违宪违法行为,制造谎言、强奸民意、栽赃陷害、贪污腐败、践踏法律、败坏道德。中共首恶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1999年6月10日成立了所谓“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有个执行机构叫所谓“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610办公室”。自上而下逐级设立,类似于给中华民族带来空前灾难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及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一般而言,地方上一般由党委分管政法的书记担任这个所谓“领导小组”组长,一名政法委副书记担任610主任。而从中央到省、市、区、县的610办公室大部份挂靠同级党委的政法委员会,少数挂靠党委办公室。例如,湖北省孝感市610办公室(“市委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隶属于孝感市政法委,并且列出610办公室有七名编制人员。另外,孝感市政法委挂“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牌子,610办公室挂“市政府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牌子,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掩人耳目。

江泽民以权代法下令全面迫害法轮功之后,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原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实际负责迫害法轮功。政法委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指挥系统,实施制度性和系统性的迫害,召集会议布置迫害行动。凌驾于公、检、法、司等之上的政法委、610办从整体上控制和协调公、检、法、司,迫使这些部门在迫害法轮功上步调一致。只有在中共这样一个独裁体制下,才能产生610这样的异类,才出现公、检、法、司、公安、国安等法律部门必须要对610唯命是从的反常司法现象;也只有在流氓邪教加黑帮的本质属性是“假、恶、斗”的中共邪党的统治下,才有完全属于非法拘禁的洗脑班(所谓“学习班”)的存在。

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就是610直属机构,表面上是讲法律的教育中心,实质是进行精神和肉体迫害的洗脑班,是迫害好人的流氓黑窝。610专以迫害好人、毁灭人类道德为能事,随着它反人类等诸多罪行在国际社会上曝光,中共为避人耳目,臭名昭著的“610办”对外的名字叫“防范办”、“综治办”、“维稳办”等。

湖北省孝感市610迫害法轮功的迫害手段主要是:

(一)大造舆论,全民洗脑

迫害开始的一九九九年七、八、九三个月间,孝感全面转播、转载央视、电台、报纸等媒体对法轮功颠倒黑白的欺骗宣传,鼓励各市县新闻单位和有关部门采写、制作刻意编造的抹黑法轮功的假消息、假专题、假材料,利用电影、标语、板报、书画、漫画、演出、演讲、签名等形式,千方百计煽动民众的仇恨情绪,大搞全民洗脑。如:

◆二零零四年二月底以来,孝感市中小学开展诽谤大法的活动,恶徒在校门口粘贴诽谤法轮功的邪恶海报,在市中心广场挂大型图片诽谤师父和大法。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应城市城中街道办事处书记徐安平组织人员在城内贴出很多小报,其中有一条是污蔑法轮功是×教,他们还给社区、农村村委会、街道各门面商铺下派任务,这样城里城外、大街下巷、居民楼房、各门面店子贴满了有污蔑法轮功的小报,十二月三日应城宣传车大喇叭在大马路上大叫法轮功是×教,严重的毒害着世人,给法轮功学员救度世人带来困难。当法轮功学员清理这些毒害世人的小报时,被不明真相世人阻挡,并抢走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自行车,还恶告给公安局,当地派出所也参与了要企图迫害法轮功学员。举办诬蔑法轮功的图片展,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毒害民众,毁灭世人。

◆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和现代电子设备,将诽谤法轮功的恶毒谎言制成图片、墙报,或者印刷成学生教材,故意抹黑法轮功,毒害无辜的学生。如:二零零四年二月,汉川市教育局以反邪教为主题,将一本漫画图片非法发给各乡镇教育组,教育组又转发各中小学校办墙报,毒害全体青少年,造成恶劣影响。该本漫画图片有一幅诬蔑大法的图片,没有写出版社。抹黑法轮大法,毒害广大的无辜学生。二零一一年湖北省小学六年级《思想品德》教材,批准文号:鄂价工服【2011】70号。其中有诬蔑法轮大法的图片和文字。该书由湖北省孝感市三环印刷有限公司印刷,用文字方式参与迫害法轮功,毒害广大的全中国小学生。

与此同时,查抄、销毁法轮功的书籍、音像资料,妄图使人无据可查,以便对法轮功系统的科学论述断章取义、歪曲和肆意批判;组织人员在网络上发表诽谤法轮功的文章,毒害世人;成立网络警察队伍,专职严密监控和封锁互联网,监控网吧,将法轮功在全世界弘传并广受欢迎、海外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谴责之声,以及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等人被告上国际法庭的真实新闻一律封杀,彻底剥夺孝感人民的知情权,只剩中共“一言堂”的谎言宣传,以其使百姓成为信息时代的瞎子、聋子和傻子,任由它牵着鼻子走。如:

◆安陆市的聂汉章和李绵楚在网络上发表多篇文章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从法轮功书籍中断章取义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肆意歪曲、谩骂、攻击、诋毁法轮功,毒害世人。

◆安陆市府城派出所警察杨琴,在各城乡中、小学举办所谓的“法制宣传教育活动”中,由她主讲,公开恶毒攻击和诋毁法轮功,从而毒害了无数的师生。后来在一次车祸中,被当场活活烧死,死得很惨。

(二)内外威逼,层层连坐

政法委书记在电视上发表讲法,把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命令通过电视层次落实到村庄,还用金钱诱惑世人对佛法犯罪。如:

◆二零零六年三月,安陆市公安局局长杨少荣又发表电视讲话,宣称要把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成其首要任务。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应城市郎君镇政法委邪党书记邱金廷召开各村党支书会议,在会上他要求各村支书调查本村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并且还要村民举报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还说给举报者发奖金,并将年终的奖惩与之挂钩,逼压迫害法轮功。

用工资、住房、工作调整、职务升降、开除工作、离婚、罚款、子女上学、当兵、就业、职称评定等手段威逼利诱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让人放弃信仰,以达到所谓的“转化率”,从而向上交差、邀功请赏;用年终评优、评奖牵连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在利益面前挑起职工怨恨,进行整体施压;用处分、降级、撤职、开除等行政、组织形式要挟单位领导,逼其同流合污参与迫害,许多人慑于高压出卖良知,违心地执行迫害指令。如:

◆安陆市公安局长杨少荣(已经被判刑十七年)发表电视讲话,宣称要把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成其首要任务,给他的下级施压,导致安陆市迫害法轮功极其残酷,安陆长期举办洗脑班,人人表态,引诱世人对佛法犯罪。

◆孝感市“610办公室”多次编发迫害法轮功的秘密文件,绑架民众参与伙同中共对法轮功犯罪。如:在孝感市610办公室”的督促下,市委防范处理邪教办制定了《2010—2012年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工作方案》;在2010年4月22日由孝感市“610办公室”组织编写的“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工作责任书”,将责任层层落实到单位和责任人,并将年终的奖惩与之挂钩,逼压迫害法轮功。所有这些措施,都是开展群众运动,把更多的民众拉入到对法轮功犯罪的轨道上来,这是毁灭民众的运动。

(三)物质利诱,驱人从恶

用立功受奖、职务升迁,以及抢劫、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的随意性,使警察和基层参与人员为这场迫害运动卖命。如,法轮功学员家中现金、贵重物品普遍被窃取,有些家庭被抢劫一空;在开办“洗脑班”、劳教、判刑时,更是大肆收敛钱财。雇佣闲散人员涂抹、撕毁真相标语,收敛真相资料,跟踪、诬告法轮功学员,甚者利用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充当打手,以金钱引诱见利忘义的人无知犯罪。如:

◆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中午十一点三十分,湖北远东化工园工程师、法轮功学员陈松在黄冈市黄州区迎宾东路的湖北远东化工园里上班时被非法闯入的黄冈市国安局、大悟县610、国安以及黄州区陈策楼镇派出所警察近二十人被绑架。

为了向现场工人隐瞒其绑架的流氓行径,匪警们污蔑陈松为“逃犯”,后又说绑架陈松是因为他修炼法轮功。匪警把人拖走后又威逼现场工人指认陈松的住所,然后对住所进行多次非法抄家,连垃圾箱都翻了个遍,抢走三台笔记本电脑、两部照相机、至少六部手机、移动硬盘、MP3、MP4、DVD机、U盘数个、导航仪、播放器数个、银行卡、现金等(初步统计)价值共一万三千余元约二十项私人财物以及远东公司的各种珍贵资料、凭证、票据,甚至连远东公司的钥匙也要抢走。

东西抄完后,孝感市610的一位头发稀疏的老头竟然当着远东公司员工的面指着抄来的现金财物等东西,对陈策楼派出所几位警察说:“你们做这事(绑架陈松)也很辛苦,这些东西你们处理吧,我们只对电脑等各种文件感兴趣……”。中共610把非法抄家抢来的财物当众“慰劳”帮凶警察,鼓励警察继续迫害法轮功。

(四)防口若防川,践踏法律

秘密监视、监听、跟踪法轮功学员,监视、封锁明慧网;监控网吧;在车站、交通要道拦截旅客,逼迫骂人,以区分是否法轮功学员,唯恐进京上访,从根本上剥夺宪法赋予公民的申诉权。在所谓敏感期内,居委会、派出所、单位等基层人员不断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严重干扰居民的正常生活。对进京上访、上街发真相材料、讲真相或者控告江泽民者,或绑架关押,或敲诈勒索,或扣发工资,或扣发退休金,或以“扰乱社会治安”、“妨碍国家法律实施”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非法关押、骚扰。如: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汉川市法轮功学员韦翠娥在汉口火车准备去广州时,在检票口被警察绑架。警察根据韦翠娥实名制在网上购买火车票直接在检票口蹲坑绑架了她。据悉,此次绑架,是与韦翠娥实名控告江泽民时的电话号码有关。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武汉市国保警察、武汉市蔡甸区公安分局、汉川市国保大队配合,采取统一行动于同一时间在多处绑架控告江泽民的汉川法轮功学员有关。同年二月二十四日那天,韦翠娥家也被撬门非法抄家,当时那段时间韦翠娥正好不在家所以躲过了这一劫。随后她又搬回家住居,国保特务一直在暗中监视她,她却浑然不知。可能与诉江电话有关。

◆610还利用“无线电探测车”技术监控法轮功学员的上网和打印机活动时的信号,给信号源精确定位,借此迫害法轮功学员,破坏救人的资料点,在主城区活动频繁。有两种类型的,一种车很特殊,车顶有锅盖形天线装置,用帆布罩住,中型箱式封闭车型。另外一种是民用牌照,白色中型车,车厢有蓝色字标记有“无线电探测车”字样,中型箱式封闭车型。

孝感市于二零零零年非法成立“六一零办公室”。“六一零办公室”人员能凌驾于宪法之上,指挥穿制服的执法人员(包括公、检、法、司法、国安等)与社会上的企事业单位和街道办事处、社区邪党人员相互勾结,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任意抄家、罚款、绑架、抓捕、劳教、判刑、监控、跟踪法轮功学员,甚至把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入洗脑班,私设牢房,非法拘禁,酷刑折磨,连孕妇和几个月的婴儿也不放过,孕妇、几个月的婴儿也被非法关押,破坏法律的实施,践踏法律的尊严,践踏国民的基本人权。

孝感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场所有:派出所、拘留所、戒毒所、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精神病院、公安局,这些都是“610办公室”人员借着法律的名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如:

◆张敏,女,家住汉川市城关镇一字后巷23号。一九九九年九月八日,张敏在怀孕七个月时进京依法上访,被绑架,被劫持回汉川市,非法关押在汉川市第二看守所二十多天十月二日回家。孕妇被非法关押,严重侵害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出狱后,一九九九十一月三十日孩子(芦修圆)出生。而张敏的丈夫因与她一起依法上访,也被同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直到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才被释放。610连孕妇也要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连孕妇也不放过。

(五)明吹春风,暗下血雨

各市县媒体在所谓转化上大做文章,突出“春风化雨,教育感化”的虚假宣传主题,以笼络民心,掩盖其“腥风血雨”、做贼心虚的本质。据详细调查,孝感羁押场所对法轮功学员普遍施以酷刑摧残,酷刑多达几十种,例如群殴,冷冻,暴晒,蚊叮蛇咬,憋人大小便,连续几天、十几天剥夺睡眠,电击,吊铐,死人床,关铁笼,野蛮灌食,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等,导致多人致死、致疯、致残、流离失所、家庭破裂、妻离子散等悲惨结局。孝感市精神病院就曾经非法关押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如郭爱华(已被迫害致死)、杨茂明(已迫害致精神失常而坠楼死亡)。如:

◆二零零零年八月九日,安陆市法轮功学员潘菊英在自己的家中被警察陈新润、沈超、李凌、陈怡东等人绑架到安陆市公安局六天五夜不让睡觉,她的双手被铐,双脚被用绳子捆住,警察用冰块冰她,用打火机烤她的脸;李凌、陈新润二人她打倒在地,用脚踩她的脚趾、脚踝骨;柯继成用绳子把她吊在屋顶的电扇钩子上,只有一只脚落地……同年八月十一日下午,陈新润用两条蛇水淋淋地往她身上提,并强行把她的左手塞进装有毒蛇的编织袋,再强行把她的脚塞进装有毒蛇的编织袋,毒蛇爬到了她的脚背,冰冰凉的……警察沈超、李凌(警号084002)狂叫着:“我们就是要把你逼疯,让你光着身子到街上跑,然后说你是炼法轮功炼疯的。”

特务,是中共起家的重要工具,在过去是非常被重视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共也同样非常重视安插特务,甚至发展特务。如:

◆据悉,二零零六年孝感各城市间互相交叉派遣特务,试图打入学员内部,即:这个城市派特务到其它城市去,别的城市又派特务到这个城市来,这样,由于当地学员不清楚这些特务的底细,而且很难深入了解,使邪恶的破坏企图容易得逞。那些自称从非法关押场所“释放”或“正念闯出来”(流离失所)的人,经常想方设法接近协调人或者资料点,伺机绑架协调人,破坏资料点。很多资料点被破坏,很多协调人被绑架,都与特务活动密切相关。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国安特务还暗中做她的思想工作,企图把她发展为特务,安插到法轮功学员内部做内线,被断然拒绝。

(六)充分利用“犹大”,大搞洗脑班

洗脑班,是直接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心性和对法的理解程度存在的,是从根本上毁掉修炼人的黑窝。610非常重视“犹大”,对“犹大”发工资和奖金,充分利用他们,为其转化法轮功学员服务。如:

◆云梦县伍洛镇新发小学语文教师丁星樵,在洗脑班邪悟后,搞出来一套转化的恶毒歪理,一直被安排在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汉板桥洗脑班做专职“洗脑工具”,云梦县学校仍然给他发工资,洗脑班为他发奖金和补助,丁星樵身边有一帮“犹大”,专门歪曲理解大法的涵义,误导学法不深的法轮功学员,坑害了很多法轮功修炼者和世人。

◆湖北省610还把洗脑班的邪恶输送给外省,如:二零零二年九、十月份,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负责人田明(曾编辑出版了一本恶毒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及其法轮大法的书,极其邪恶)与沙洋劳教所九大队副大队长欧阳代霞 (2001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二级英模)冒充法轮功学员,一起乘飞机到新疆洗脑班,传播转化的歪理邪说,误导新疆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破坏佛法。二零一四年十月,湖南省“岳阳市法制培训中心”从“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弄来三人,其中两个犹大,一个警察。其中刘春姣犹大,女,五十多岁,黄石人,自称在某医院工作;冯艳芳犹大,女,六十来岁,随州人;还有叫“李大”的警察,真名叫何伟,三十九岁,高个儿,长脸,戴眼镜,自称是中南政法大学毕业,此人是打人凶手。他们把湖北省洗脑班的邪恶手段都用到湖南省岳阳法轮功学员张建、洪军、汪平华、王明英身上,误导法轮功学员。

(七)强行采血,组建DNA信息库

对法轮功学员普遍强行采血,利用现代医学技术,搞DNA检查,建立法轮功学员的DNA信息库,便于搞刑侦、监控。如:

◆二零一三年四月,云梦县法轮功学员李桂凤到天门市胡市镇讲真相救人时,被胡市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扣留一天,被派出所强行抽血,还被胡市派出所警察恶毒打耳光。

◆二零一四年七月,应城市法轮功学员熊继伟因公出差,在湖北应城市火车站过安检时,被要求出示身份证与火车票,当身份证在扫描时,发出与其它乘客异样的声音,遂被带到旁边要求对行李详细检查。重点检查的是钱包,对每一张纸币正反两面反复查看,因发现了真相纸币及其它真相资料,熊继伟被非法扣留了二、三小时,同时被强制采血,照像……当公事办完后,返回时,在湖北恩施火车站安检,类似情况再次出现,熊继伟再次被要求强行搜身,当未发现真相资料时,重点查手机,因手机中有大法电子书、视频、音乐等,再次被非法扣留一小时,同时被强制采血,照像……

◆二零一五年六月初,李幼林在讲真相过程中遭人恶告,被孝感市公安局、孝昌县公安局、白沙镇派出所等警察绑架到白沙镇派出所。期间警察两次到李幼林家中非法抄家,掠走她的所有法轮功书籍、法轮功救人的真相资料等相关私人物品。在派出所里,警察强行对李幼林照像、采血,逼迫她签字。

610没有人性,无法无天。任何一个方法,都可以被610利用来迫害法轮功,连解手、吃饭、睡觉、坐凳子,等等,都可以作为迫害手段。

附录:孝感610成员信息:下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