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评三退 »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中国篇)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八)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八)

《九评》编辑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大纪元制图)

【大纪元2017年11月30日讯】在《九评共产党》发表13周年之际,《九评》编辑部发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以下为第五章之上部。

******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五章 邪灵篡位 文化沦丧(上)

目录

1. 偷天换日,篡上神位
1)中共篡上神位
2)毁灭通天的中华文化
3)敬神祭天的生活方式被铲除
4)建立党文化的魔教场

2. 神传语言文字与残体汉字
1)神传文字,蕴藏天机
2)中华语言,充满神性
(1)文化
(2)文明
3)中共破坏神传文字

3. 中共对修炼文化的破坏
1)传统文化中的修炼文化
2)中共如何破坏修炼文化

******
创世主为了最后救度众生,在中国亲自奠定了通天的中华传统文化,系统安排了传统文化各个领域的通天(神)因素。破坏这样的文化,也就切断了人和神之间的联系。当今中国人的“文化”与祖辈传统已经大相径庭。邪灵把中华传统文化整个偷换为无神论的思想体系,使人的文化失去了根,传统价值不复存在,与神相通的因素被破坏。毁灭这样的文化,就能直接毁了人。

本书已经向读者揭示了共产红魔在物质层面上对人的“杀”,在思想层面上对人的“骗”。这一章将揭示共产党在超出人能看见的更大范围,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彻底颠覆和毁灭。

1. 偷天换日,篡上神位
1)中共篡上神位
神仿照自己的样子造了人,因此每个人都有神性,具体表现在人有求真、向善之心,有生命升华的需要,有返回天国家园的渴望。与此对应,每个文化在其结构中都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有的民族称之为“道”,有的民族称之为“神”。我们称这个位置为“神位”。

共产党在人间篡夺政权后,用暴力毁灭了中华文物。但是,中华文化中的神位,不仅是神奠定文化时建立的结构,也是神造人时赋予人的内涵。这种通天的安排要拿掉非常不容易。在共产党长时期“排神”的运作中,由恨和宇宙中败坏物质集合成的邪恶灵体,或曰“共产邪灵”,偷偷附上了人心中和中华文化结构中被劫空的“神位”,冠冕堂皇地冒充起“正神”来。

在这个“神位”上,共产党成了“真理”和“道德”的制定者。它推行无神论,强制人们忘掉自己的神,让人们认为自己没有根,就是这一生这一世,死后一了百了。共产党让人不把自己轮回转世的生命当作真正的生命,不承认和神的渊源关系。在神还没有放弃人的时候,共产党就强迫、诱骗人先排斥神,人类因此被推向了毁灭的边缘。这个天大的阴谋,邪恶至极。

共产党宣扬“无神论”,不仅要否定人的生命来源于神,还有一层含义,是掩盖它自己不是神而是“邪灵”的真实本质。具体而言,有两个方面:

第一,人如果相信有神,就相信有魔。在任何一个宗教中“上帝—撒旦”和“佛—魔”都是对比著出现的,因为神度人的时候必然会告诉人:人会在信仰中遭到磨难,这些磨难很多都是魔的诱惑。因此共产党就告诉人“没有神”,这样也就等于告诉人“没有魔”,从而掩盖了它是魔的真相。

第二,当人不相信有神的时候,人就放弃了神的拯救。这样,即使神要救人,人也不接受,神最终被迫放弃人。这时候人自然就落到了魔的掌中。

文革后,中国人在反思历史中,也认识到中共党魁被捧上了神坛。这是非常表面的认识——党为什么能把党魁捧上“神坛”?这个现象的实质是:共产邪灵篡夺了中华文化中、中国人心中原本属于神的位置。

世上遭受无数痛苦的民族,无一不是因为过早地背离了自己的神。没有神的护佑,苦难如影相随,前途一片黑暗。

一个人被邪灵附体,痛苦至极;一个国家被邪灵附体,国家的主宰在邪灵手中,民族的大脑被邪灵掌控,这个民族必定万劫不复。就连邪党的党魁们也逃不脱和其他人一样悲惨的结局。因此认清邪灵、抛弃邪灵是人类的共同使命。

2)毁灭通天的中华文化
中华文化从其发端就蕴含通天的真机,为将来得救的世人能够明了神的开示做了周全安排。“伏羲氏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帝王世纪》如是记载伏羲氏创制书契(上古文字鼻祖)和八卦。五千年历朝历代,神带领中华民族不断充实了中华文化的丰富内涵,博大精深,充分体现了神的眷顾和护佑。

人是神的子民,神的造化。一方面,人的外在形体、内赋秉性是神按照自己的特点造的。人伦价值来源于神,人应当修德敬天,顺天意而行以报天恩;另一方面,人体是个小宇宙,《黄帝内经》中论述了人体内以五脏为核心的五大系统,通过五行和外部世界各方各面的宇宙对应,即“人之合于天道也”。人顺天道修炼可以养生,甚至得道回归神的天国。这是贯穿中华文明的修炼文化。

中华传统文化的各个方面都是通天的,人体、阴阳、五行、八卦、太极、河图、洛书、中医、文字、音乐……都是和宇宙全方位的构成相对应的,人称“全息”。懂的人就能看懂内在的关联,其中有宇宙范围、有天象、有阴阳、有否泰、有善恶、魔要捣乱、恶运降至、神要救人、人要选择等等。

共产红魔在破坏传统文化的过程中,也从人身上开刀,把人的心灵、生活、知识一刀刀与神切断,让人糊涂迷茫,不愿看懂、甚至愿意也理解不了通天文化的内涵。红魔的目的和手法都是在切断人和神的联系。人如果无法理解传统文化的内涵,道德标准就会丧失,人类的行为就会变异下滑,直至被淘汰,这就是红魔达成其终极目的的方式。

3)敬神祭天的生活方式被铲除
共产邪灵窃据神位以后,全面地重新安排了人的生活内容和方式。

中华传统中,祭祀敬神是国家的头等大事,其重要性排在军事之前。敬神是几千年中华传统中最显著、最重要的文化现象和生活现实。

对中国人而言,神无处不在,从生老病死、婚嫁姻缘、生儿育女、学业仕途、福禄运势,万事之吉凶成败,都有不同层次的神祇在安排。故曰“三尺头上有神灵”。诸神之上,是“上天”或“天帝”、“上帝”。“天帝”在古代中国是专指宇宙的“至高神”,即“创世主”,而非众神的泛指。

所以,传统文化从来讲究敬神礼佛,人必须敬神祭天与神沟通,修德以顺天意,求其护佑福泽,这是中华民族的生活方式。

在传统社会里,人们相信基本的社会伦理、价值观是上天给人规定的,谓之“天理良心”。做了坏事即使没人看见,“老天有眼”看得见。善恶有报是基本常识,坏事做绝的人,比如今天的毒奶粉、地沟油、见死不救等等,被骂作是“天杀的”,不但自己要遭上天惩罚,还会殃及祖宗和子孙。

中国人相信,神用永恒的天理衡量人间的一切。这种不变的天理,奠定了使社会稳定运行的基本道德价值观。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后世景仰的帝王如神农、黄帝、尧帝、舜帝,以及夏禹都在泰山举行过祭天、祭地大典,称为“封禅”。建于明永乐十八年的“天坛”,作为明清两代祭天之所,面积为紫禁城(故宫)的四倍,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祭祀建筑。

中共建政之前,庙宇、道观、祀堂、佛堂遍布中国。走進庙宇,除了慈悲的神佛像,还有威严的金刚、判官等,肃穆的气氛以及醒目的警世之言,自然而然地让人感到肃然起敬。

共产邪灵砸碎了这些让人在生活中时时和神联系着的庙宇神像,也通过欺骗洗脑让中国人完全脱离传统的生活方式。党文化用“迷信”二字断绝了人生活中任何同神有关的内容。如今“神”的概念内涵已经从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被铲除。礼神的虔诚和谦卑被换成了为篡上神位的邪灵“奋斗终身”的入党、团、队血誓,连死去都被换成了见西来幽灵邪教徒马克思。人们从来没有想过,为共产邪教奋斗终生是对神的背叛,是为篡取神位的邪灵“抛头颅洒热血”。

党让人的现实和神完全脱节。中共把“神”变成了人们心中的一个空洞的概念。当“神”成了一个简单的抽象概念时,就失去了和人日常生活的联系。现在的人大概只知道,求神是为了生儿子、发财、升官、升学,殊不知往往求来的却是狐黄鬼蛇。神要救人,可人已经不认识神,却去求拜魔鬼,岂不危哉!

4)建立党文化的魔教场
只是从人中洗劫神造的一切,共产邪灵并不满足。为了实现其终极目的,它同时在人间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党文化魔教场,让人“自然”地生活在其中而浑然不觉。党从暴力杀戮开始胁迫人们生活于其中,到大“骗”让人习惯生活于其中,直到人以为世界就是这样构成,自觉地服从这个物质场的规矩和限制,想共产党之想、言共产党之言。党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的前途”,人们就想,“离开了共产党,谁能领导我们的国家”;党说“反党就是反华”,人们就混淆了谁是党谁是中华。

在党国中,国人没有信仰的自由,不能自主地选择信仰。人不相信有神,不知道自己有信神的权利,共产党的邪恶伎俩得逞了。

有信仰的人都知道神度人,都有相对应的天国世界。党也模拟著为中国人造了一个党文化的生活范围,一个封闭的没有上天的人间物质环境。

党文化有一套生活准则,还有一套语言系统,全面涵盖党国的生活内容。其中有对“天堂”的重新定义,有污蔑、否定神的理论体系,有党的魔教党章,有党魔教的组织生活和规定,有实现邪灵目的的行动纲领,有“革命”指导思想,有党魔教的组织路线和干部路线,有党的魔教教职人员的称谓,有“运动”的发动和進行,有整人的操作程序,有逆道德升迁的审核标准,有违背天理良心的奖惩制度,有整人害人的培训,有洗脑的机制,有歪理邪说发布的机构,有除了日期别无真话的媒体,有装好人不像、演坏人不用装的艺术……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党重复一百遍的谎话,成了真理和前進目标。党欲征服世界的狂妄,成了国人的骄傲。党给人一个迟来的且并不合格的“小康”,人们心满意足,从财小气粗终于变成财大气粗。如果党给大家涨了点工资,印出一千元面值的钞票,明天却让人的生活质量下降,不要惊讶。党的手法从来是多变的、反复无常的,但党的本质没有变,也不会变。

党文化中还有“恐惧”。党也知道自己太坏,现在禁不住人们骂党。好吧,那就让人们小骂吧。如果胆敢真批评,高智晟等支持正义的律师就是“榜样”。在中共有限度放松的环境中,一旦触及到党不容许的边缘,就会监狱酷刑伺候。人不敢触碰党的敏感神经,不敢挑战党的脆弱底线,因为恐惧其实是无处不在的。就是到国外生活,恐惧也随身携带着不放,关起门来,躲在厕所里也不一定敢骂党。这真是一个很难逃脱的党文化物质场,甚至能够“超越时空的限制”,走哪儿带哪儿。

2. 神传语言文字与残体汉字
1)神传文字,蕴藏天机
语言和文字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世界上其它文种不同,汉字很像天上的文字,只是笔划不同,汉字的读音也和宇宙有着连带关系。

古圣王伏羲仰观天象,俯察地理,观鸟兽之文,近观自身,远察万物,创造了书契和八卦,用来沟通神并呈现天地万物的情状。《易经‧系辞上》记载,“八卦造成后,俩俩交叠,成为六十四象而成易,天下万事都包罗進去了,没有遗漏。”后世得以通过易经六十四象了解天意。中华文化从创始之初,就是意蕴深邃、直接通天的,全面反映宇宙天地之真像,即“全息”的。易原本没有文字,被称为无字的天书。

同样,神给人留下了方便记实和使用的文字,盖因八卦和汉字二者都是对天地万物本质之全息反映,人们也可以通过测字来了解天意。黄帝时代,神仓颉参照伏羲的八卦,创制了汉字。从仓颉“穷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园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文字”(《春秋元命苞》)可见,汉字和八卦同源,机理也都通天。中国人据此观察天象,了解天意,顺应天道、天时和天象的变化;推行和学习人文,教化成就天下众生,基奠连绵不绝的各朝各代文化,形成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

中华文明生于神的造化,是与神相感相通的,内涵博大玄奥。汉字是承载与记录中华神传文化的工具,其内涵必须博大到足以承载如此高深恢弘的神传文化体系而无遗漏。东西方都有人说,中国古文字像“天书”。这是因为中国古文字的确包含天机,蕴含天地万物之道。

2)中华语言,充满神性
中华传统文化当中的语言,和今天被共产党话和各种现代思想变异了的语言截然不同,只需比较一下《康熙字典》和《新华字典》对“神”字的不同解释就能清楚地看出这一点。

《康熙字典》:“神,【说文】天神,引出万物者也。 【徐曰】申即引也,天主降气,以感万物,故言引出万物。又【皇极经世】天之神栖乎日,人之神栖乎目。又神明。……”

《新华字典》:“神,迷信的人称天地万物的创造者和所崇拜的人死后的精灵:神仙。神怪。神主。神社。神农。神甫。神权。鬼使神差。”

传统文化中对“文化”和“文明”这两个词,以及构成这两个词的文字的理解,也和中共字典里的解释判若天壤。

(1)文化

中国文化的“文”,由圣王演化“天文”(天象)而成“人文”。中华文化之“化”,指圣主教化万民。

新华字典:化 康熙字典:化
性质或形态改变:变化。用在名词或形容词后,表示转变成某种性质或状态:丑化。绿化。

习俗,风气:有伤风化。

【说文】化,敎行也。【老子‧道德经】我无为而民自化。又以德化民曰化。

【韵会】天地阴阳运行,自有而无,自无而有,万物生息则为化

两相比较就能看出传统的“化”和现在的“化”不仅高下不同,简直是天壤之别。中华文化中,“化”的原义,万物生息为化,化育万物。这是中华文化中包含的真机和神迹。而共产红魔把人的思想空间压缩,使其变得狭隘,也就使人脱离了文化中的神传天机。

传统的“化”在人的层面上还有“教化”之意,圣人以德化民曰化。在五千年的漫长历史中,每造成某些文化现象,神都要安排天象,要亲自下世布场,带领一代或几代人演绎实践,教会人理解其意,懂得欣赏、遵行,学会奉守,使之成为中华民族的品格和特质。这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舜帝之“孝感天地”,三国一朝群英演绎出来的“义”,以及两宋为中华民族留下的杨六郎和岳飞的“忠”,等等。

(2)文明

中华文明之“明”:照临四方

新华字典:明 康熙字典:明
“亮,与“暗”相对:明亮。 【说文】照也【疏】照临四方谓之明

“明”本义中含有的“照临四方”完全被中共隐藏、抹去。文明是神传的文化给予人和宇宙共生的能力,生机勃发,生生不息。也就是说,符合天道的就繁荣、光明,就生生不息。这是神传文化的本质和机制。

因此我们理解,不是“历史上或者远古时存在过的”就是 “传统”,不是“仪式盛大”就是“文化”。合于天道、能使宇宙生生不息的文化,包括道德、伦理、生活方式,才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文化。

3)中共破坏神传文字

因为汉字有通天的内涵,正体汉字承载着五千年传统文化,要切断中国人与神、与传统的联系,中共处心积虑地要毁灭汉字。从延安时期开始,中共就设立了专门机构改革汉字,夺权后又成立“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一些所谓学者听命于邪灵的控制,要对汉字不断简化,最终用罗马拼音字取代,称为“汉字的拉丁化”。

神传的汉字是神物,简化汉字,即违背了神意,也破坏了原来汉字的神奇之力。其结果是简化汉字不伦不类,甚至带有魔性,必然会出现乱象与不良影响。

几千年来,亿万人赋予了汉字诸多情感;累代的使用,汉字已灌注、凝集、浓缩了丰富的信息,蕴涵著强大的能量,使之成为一种场的存在形态。每个汉字都浸透著各种感觉、意念、情绪、感受力与想像力,还有中华民族所特有的人性、神性和诗性。这种能量和场对人的心理、思维产生著潜移默化的影响。

例如:看到“神”字,就会使人们升起一种崇敬和沐浴慈悲之中的感觉,也在不知不觉中约束自己,少生邪念。一提“魔” 字,就觉得恐怖与邪恶,会想到:魔王、魔爪、魔怪、魔鬼、魔掌、魔窟、魔力、恶魔、妖魔等;一说“真” 字,就感到纯真、正气和善良。一见“假” 字,就感觉欺骗、卑鄙。

简化汉字的残缺乱造的形态,和神传的文字相差悬殊,破坏了原来正体字产生的能量,也散发着简化后所产生的变异的能量。比如对“進”字的简化:“進”:辵部,加上“佳”, 即越走越“佳”之意。而当简化为“进”后,“佳”换成了“井”,越走越陷到“井”里去了。正能量变成了负能量。而一些带负能量的正体字却大多没改:魔还是魔,鬼还是鬼,偷还是偷,骗还是骗,假还是假,暴还是暴,害还是害,毒还是毒,腐还是腐,黄还是黄,淫还是淫。

中共以简化汉字为名,抽走了中华神传文化表现在文字中的灵魂和其背后约束、规范世人的正能量,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离神越来越远;同中共有意破坏其它传统文化的手法一样,進一步割断了人与神的联系。

3. 中共对修炼文化的破坏

1)传统文化中的修炼文化

中国的传统观念“天人合一”是以“天─人关系”为中心思考宇宙和人生问题,它是一种世界观和宇宙观。人相信高于人的生命形式的存在,即佛、道、神是人向往的生命归宿。

“天人合一”承认了“天”的存在,“天曰神”,亦承认了“神”的存在。“神者,天地之本,而为万物之始也。”人心中的道德良知符合了天理,这个人就是一个能与天合一的人。

人来于天,归于天──中华修炼文化源远流长。

在中国古人的眼里,“道”是万物之源、生命之源。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他阐述了人与自然的关系,揭示出宇宙中万事万物都要遵从宇宙的特性及其生生不息的运行规律。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讲出了为人处事的原则,即人们的行为应该效法天道,使自己全部身心与天道自然相统一,才能包容一切,天下就会归从,也才能够长久。以佛道两家而论,对神的信仰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本身就是指导人通过修炼成佛成道。历史上很多修佛向道的大德之士修行的过程和圆满的结局本身就在丰富著佛道两家的文化。

人要探索宇宙真理,人要寻找神、寻找自己的归宿,首先要诚其意,摆正心态。神并不看重人间的贫富贵贱,只见人心。

张三丰在《大道论》中阐述修炼的道理,修道必先修身,修身必先正心诚意,天机尽泄。“吾愿后之人修此正道,故直言之。修道以修身为大,然修身必先正心诚意。意诚心正,则物欲皆除,然后讲立基之本。”重德行善,修身正心,就是修炼的根本。

对历史上的中国人来说,修佛修道,非但不是迷信,而且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修炼并非是不得志的人寻求解脱的手段,历朝历代即便是当朝皇帝享尽世间权力财富,仍然要向道修炼。黄帝向广成子求道,静修养身,在一百二十岁时乘龙白日升天;唐太宗亲迎玄奘西天取经归来,使佛法在东土大唐广传;成吉思汗三次召见道士丘处机,询问治国和养生的方法;众多皇帝也礼佛、崇道、敬天。

2)中共如何破坏修炼文化

中国历史从轩辕黄帝开始,就一直记载着从人到神的修炼文化,也就是人们知道的返本归真、修心向善的生命实践。这部分传统文化的精华,也正是共产邪灵努力破坏的对象。

共产邪灵让人们否定对神的信仰,否定人能通过修炼提升,通过让人不信神而腾出信仰的空间,才能让人们相信魔的东西。修炼要正心诚意,而傲慢是魔鬼的本性,和修炼的要求完全相反。共产邪灵目中无神,在其破坏修炼文化的过程中,专门给人灌输魔性和狂傲,不让人谦卑而鼓励人自满、自傲,比如战天斗地、无法无天,让人走向对神的悖逆、不顺服。

古时候,人要正心诚意才能修炼,在心里神性的一面起作用时,才能领悟宇宙的特性和神讲的法。共产邪灵通过破坏修炼文化,放大人的傲慢,使人進入一种与神完全对立的心灵状态。使得现代人如同收音机对不准频道,容易接受共产主义的信息,却很难理解神的智慧和教导。

这种破坏使今天很多中国人可能已经不知道,人可以通过神传给的修炼方法,真正实修成为佛、道、神。中国历史上许多修佛、修道的故事,党让现在的中国人听起来像是“神话”,神既不存在,这些神话当然是空话了;谈到修佛修道,给人的感觉就是封建迷信和唯心,要不就是“精神鸦片”。

这是共产邪灵直接切断人成神之路的阴谋,让很多有缘之士失去宝贵的修炼机缘。《西游记》写了一个完整的修炼故事,其中一句话很有意义:“夫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得个人身不易,有大缘分生在中土,却因为共产邪灵的干扰,不相信修炼,看不懂正法的内涵,与正法失之交臂,此生错过,悔之晚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