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迫害综述 » 善良人家的苦难经历
善良人家的苦难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市农安县杨树林乡有一户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家,主人王启波被迫害致死,妻子孙士英、女儿王洪艳、儿子王洪岩,因为收留一位刚刚遭受九年冤狱刑满释放的六十多岁的辽源市老太太,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被辽源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带一大帮警察抢劫、绑架、非法刑事拘留,至今被非法关押七月余。家里已近九十岁的老人以泪洗面。

  
王启波                孙士英
王启波原本是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的职工,患有阴雨天皮肤过敏、胃炎。妻子孙士英原是小学教师,患有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一九九七年四月夫妻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夫妻互相尊重,孝敬父母,遇事为他人着想,工作中不贪不占、尽职尽责,得到同事、学生家长、乡亲们的好评。

王启波、孙士英夫妻二人的病症不治自愈,两个孩子也相继走入修炼,全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乡亲邻里看到他们家的变化都很羡慕,有很多人走入修炼。在当时也是茶余饭后的佳话。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妒嫉法轮功利用手中权力疯狂迫害,对法轮功栽赃陷害,中共媒体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播放栽赃陷害诬蔑法轮功,使中国百姓听信谎言,蒙蔽受骗。一时间乌云压顶,在这种迫害的环境中,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王启波一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多次非法关押、毒打、劳教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六日,当地乡政府、派出所强行绑架王启波到乡党校强迫洗脑,强制坐水泥地上,在院内跑步,不让睡觉、长时间举着胳膊“抱轮”。九月二十七日晚,乡党委书记马宝林,派出所所长赵喜超,将其从乡党校绑架到县拘留所。王启波遭派出所警员毒打,鼻口流血、衣服被撕碎。在拘留期间,被强迫扛豆袋子,挑豆子等,每天都干超体力的劳动,被非法拘留六十多天后,强迫交伙食费一千四百元。王启波与孙士英被单位开除公职,截断经济来源。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当地村治保主任和派出所警员再次将王启波绑架。因拒绝戴手铐,遭派出所所长赵喜超、司机曹东子等毒打,后送至农安县拘留所,几天后送往长春苇子沟劳教所迫害一年。

在苇子沟劳教期间,管教指使犯人用铺板子砍王启波的臀部,四月份从冰冷的水里捞石头,冻得浑身发抖。后又转入长春奋进劳教所,期间被迫害的全身长满疥疮,痛痒难忍。

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晚,半夜十一、二点,杨树林乡派出所六、七人到王家抓人,王启波拒绝开门,僵持到第二天早上他们就撬开窗子铁筋,强行入室非法绑架,因王启波、孙士英不配合,拖不动就动手拽头发,王的二姐(未修炼法轮功)看到弟弟被打,与行凶者争执,也被强行带走,并将所有的法轮功书籍、资料强行抢走。

被抓的五人除孩子的小姨外,均遭毒打。王启波的二姐被打得眼皮发青,嘴唇发紫,不能行走。第二天,都被送往农安县拘留所非法拘留。王洪岩被非法拘留七天,小姨和二姑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放回。王启波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孙士英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全家被勒索共计一万多元。

王启波被非法判刑七年,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上午,由当地村治保主任蒋明占、杨树林乡派出所所长王平、前郭县公安局局长吴宝臣带四、五名警察,闯入王启波家,在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持枪威逼,将王启波绑架到前郭县公安局。在警车上,他们将王启波毒打得鼻口流血,把电棍夹在腋窝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法院审判长刘洪军、代理审判员范炜旭、赵广和、书记员胡方权等人非法对王启波判刑。整个过程,家属毫不知情。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家属到长春各监狱、吉林各监狱打听王启波的下落,当得知在吉林省第二监狱时,家属立刻去接见,遭到拒绝。

在监狱,王启波不放弃修炼,受尽了凌辱和迫害,狱警指使蛟河的犯人雁某某用扁担抽打王启波的胳膊和腰部,教育科李永生强制转化,因王启波不背监规,李永生、孙二匣(外号)就唆使犯人王兆林将王启波毒打一顿。

在吉林省第二监狱七监区,王启波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包夹、监视,每天坐板十四小时之多,到晚七点停止坐板。强行转化,残酷迫害,把床铺板抽出来,使王启波的臀部卡在两边的铺板间,两腿伸直,再往上压重物、木板等,有时把木板立起来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脚踢。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监狱开始全年不让家属接见。两个孩子和七十多岁的奶奶多次到监狱要求见亲人,每次都被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的拒之门外。后楼的收发室的女警对她们还恶语相加,每一次两个孩子都陪着奶奶是泣不成声的返回。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启波因在监舍内教人炼功,被关进小号严管迫害两个多月;在严管期间,坐板、抻床(一种酷刑)、拳脚相加等。

在家属不放弃要见亲人的强烈要求下,终于在零五年七月二十二日见到了王启波,当时王启波特别消瘦,走路摇晃,隔玻璃接见,狱警王燕波在一旁监听电话和记录,怕他们的迫害恶行被曝光。王启波多次写上诉书不服判决。监狱负责人不给答复,扣压申诉书。

在王启波被非法关押的前三年,在家属多方奔走强烈要求下,也一共只见了四次。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凌晨一点多家属突然接到监狱六监区队长刘振玉打来的电话,说王启波突发脑病,在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急救。

家属五点多钟赶到时见人瞳孔放大,口腔牙齿、鼻孔都有血,内衣有血点,舌头短硬,整个脸部青紫,已奄奄一息了。当时医院给家属下发了“病危通知单”。屋内有刘振玉、李永生等四五个狱警,两个犯人。医院用氧气,点滴维持。当家属问其病情,狱警说脑出血,口里为什么有血?吐的。又问护理的犯人怎么得的病?回答是晚上十点多钟洗澡摔倒。又问为什么那么晚洗澡,犯人回答劳动才收工。

在王启波奄奄一息时监狱还要求只能两名家人护理,九点多钟王启波含冤离世。吉林监狱将王启波的尸体拉到虎牛沟殡仪馆,王启波家人不同意火化并要求把尸体带回家乡,遭狱警诱骗、威胁,最后狱警将王启波的尸体强行火化。当时在殡仪馆有一辆带有“司法”的轿车,还有一辆警车,共十多名警察,其中有吉林省司法厅副厅长刘振宇。

孙士英遭受的迫害

孙士英女士曾被非法拘禁两次,劫持强制洗脑两次,拘留四次,劳教一次,并被非法开除公职至今。孙士英在洗脑班里被强迫读诽谤大法的报纸,坐水泥地,在校园跑步,晚上不让睡觉,炼“头顶抱轮”到半夜。

二零零三年三月当地派出所警察用工具将孙士英家门锁撬坏强行将她绑架,家被翻得一片狼藉。公安局一警察用橡皮胶棒把她的臀部、两腿、两脚打得青紫,又将她铐在后面的两手向前掰。在拘留所里继续提审毒打她,将她头发拽掉,用拖鞋抽打,直到打倒在地。

同年十一月当地派出所又将她绑架,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非法加期五天。在劳教所被迫每天做十四、五个小时的奴工,收工后不让睡觉,强行转化。一次大队长用皮鞋踢打,用电棍轮番电,电了一下午直到电棍没电,并叫嚣去别的大队借电棍。一直连续几天后,导致两腿、脚发热、电麻、僵硬、疼痛、上下楼吃力,从此孙士英日渐消瘦,在身体行动艰难的情况下,生产大队长还强迫她出工。

从劳教所回来后,一到所谓“敏感日”,乡党委、派出所、单位领导等骚扰、监视、抄家等。因屡遭骚扰、绑架、迫害,被迫低价卖掉房屋,背井离乡。

行善又遭绑架构陷

孙士英与一双儿女及整个家族从漫长十八年的迫害中走过来,所经历的凄楚与坚忍是难以想象的,现在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他们没有因为惨无人道的迫害而愤世,没有因为社会无辜不公的摧残而消沉、堕落,他们一直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忍让宽容,不怨不恨。王洪岩学业有成,是一名优秀软件高级工程师,业绩出色,是单位一项目经理,德才兼备,年轻有为,接触过他的人无不称赞。

  
儿子王洪岩             女儿王洪艳

王洪艳在一超市收银,得到老板赏识、信任,过年时,给王洪艳一千元的奖金和物品。老板说,所有钱物都交给她处理,我什么都不用操心。

然而揪心的事情再次发生: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那天是辽源市法轮功学员吕永珍女士九年冤狱刑满释放的日子。孙士英一家人出于善心,顶着压力收留了62岁的吕永珍女士。吕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残忍迫害,如:吊挂、抻床、毒打、四肢被绑上绳子悬空抻起、警察还叫一个人趴在吕永珍身上压。

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十点,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辽源市610、国保,农安县国保等一大帮人非法绑架、抄家,这些人进屋后,未出示警察证、搜查证件,不容分说直接将孙士英母子按倒在地,并给她们强行戴上背铐,接着便强行搜查家里所有物品。当时被绑架的还有刚刚出狱的吕永珍老人(现已回到家中),和王洪岩的婶婶,其婶婶因修炼法轮功曾在监狱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头脑理智不清,失忆状态,宽城区公安局非法以取保候审形式通知家属接人,并索要二千元押金放人。

现在王洪岩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王洪艳与母亲孙士英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至今已有七个多月。目前所谓“案件”仍在长春朝阳区检察院公诉科处滞留(主要办案人叫吕金明),此案曾被检察院退回到宽城区分局一次,后又被分局送到检察院。

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家人亲友在四处奔走呼吁所参与抓捕孙士英母子三人的警察,以及参与审查此案的检察院人员,秉持公正,维护这个社会急需的善良,让孙士英母子三人回家。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正、公平的生活环境。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遵照宪法和法律依法办事,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

请所有海内外正义人士帮助制止这场非人性、血腥的迫害;也希望参与迫害的警察们看清形势,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将来着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