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吉林省典型迫害案例 » 长春地区典型迫害案例 » 长春张国恩、孙艳波夫妻遭受的迫害
长春张国恩、孙艳波夫妻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净月新立城镇张国恩今年六十四岁,孙艳波今年六十二岁,夫妻俩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夫妻俩多次遭受迫害,长期被骚扰。张国恩被非法劳教;孙艳波被迫流离失所六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的一天半夜,夫妻两人被绑架到新立城派出所,强行按手印。警察赵力生第二次到他们家时,孙艳波正告他:我们以前写的都作废,我们不承认。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张国恩和张子友到北京天安门打横幅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被警察抓到离天安门很近的公安局,那里非法关着很多法轮功学员。警察非法搜身搜走了俩人的身份证,到了晚上七点,吉林省驻北京办事处的两名警察把张国恩和张子友强行带到吉林省北京办事处(这时身份证已经要回了),当晚强行把俩人带上火车。第二天早上七点到长春直接送进南关区分局,下午四点俩人被送往铁北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

张国恩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朝阳沟劳教所遭受迫害。张国恩刚进劳教所,警察就指使刑事犯打他,因无钱勒索,隔三天就被刑事犯毒打一次,第七天家属拿来的一百元钱当晚被牢头搜走。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他经常被强迫擦地(包括床底下)刑事犯觉的不干净就得重新擦,每天擦地没有次数。警察纵容刑事犯不满意就打一顿,经过家属给警察讲真相,刑事犯就不再打了。张国恩被非法劳教七个半月后回家。

孙艳波多次上访。第一次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到了北京天安门的前一站前门,当时戒严了,没能进入。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孙艳波一行四人同行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被便衣警察非法带到铁栅栏隔开的屋里,非法搜身,看到警察非法打人。后长春驻京办事处来人把他们戴手铐拉回长春,送大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孙艳波和另两名同修在家学习大法,一个姓纪的警察非法闯入,进门后就抢走大法经文,又给派出所打电话叫来警车把三人一起非法送铁北拘留所七天,先非法搜身、罚蹲着,孙不配合要求就坐在椅子上。每天晚上大法弟子被非法“立刀鱼”和“砸铺”,第三天非法强行照相,第五天强行背监规,孙艳波回答:我只会看《转法轮》,第六天新立城警察曹艳龙非法提审,孙艳波讲真相并让他转告家人送换洗衣服,又被送八里铺非法关押八天。

二零零一年孙艳波的丈夫在监狱,家中只有孙一人,一帮警察像土匪一般把门踢开,表现非常蛮横,孙大声正告他们:你们这是非法闯入民宅,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这是犯法。警察在屋内乱翻一通还威胁孙,要拽孙上车,孙坚决不配合。

二零零一年阴历二十八,警察又气势汹汹的来了,孙给他们讲真相;正月初一,三名警察又来非法询问,孙正告他们:我身体的病都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好的,我会坚修到底。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发生了长春电视插播事件,三月七日大队书记王福生和三个大队人员非法闯入孙艳波的家中,强迫她签字,孙艳波正告他们:要签字就写“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王福生说不写就直接抓走送派出所。孙艳波被迫离开了家,白天在山上看书,晚上回家,就这样过了三天,他们隔三差五的就来骚扰,威胁送监狱迫害。就这样孙艳波被迫流离失所六年。

二零零四年两名警察把张国恩绑架到东安屯派出所,又非法转入新立城派出所非法拘留一宿。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奥运会之前)新立城高所长和副所长非法来到孙艳波家,强行按手印,因孙艳波拒绝按,高所长打电话叫来带着电棍的警察,高所长摁住张国恩,副所长摁住孙艳波的儿子,四个警察强行往出拽孙艳波,孙艳波的儿媳妇抱着孩子说:“我妈是好人,你们把她带走,谁给我看孩子?!”

孙艳波拒绝被非法带走,衣服都被撕破了,孙艳波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邻居和孙的妹妹都出来制止,她妹妹上前一把扯住两个警察,警察的手松开了,很多邻居都说:这是做啥呀,大白天绑架呀!警察心理胆怯,就灰溜溜的走了。

以下是孙艳波几次被骚扰经历,具体时间记不清了。

第一次,在办洗脑班期间,610头子,刘荣和公社刘志富非法到孙艳波家,要绑架孙去洗脑班。孙艳波义正辞严的说:你们又贪污又腐败的,你们才应该去洗脑班。

第二次,南关分局,南关派出所,610,大队书记王福生,村长韩中,李桂盛等许多人来到孙家,要强行送孙艳波去洗脑班。孙艳波正告他们:我宁死也不配合,并头撞墙。

某次,610刘荣带着警察半夜到孙家非法骚扰,前后敲窗户和门半小时才离开。

另外一次,610头子刘荣和大队刘长发进屋非法搜书,孙艳波正告他们只允许你看,不允许上交和损坏,否则三天必遭报应,这是天书,谁看谁得救。

还有一次,刘荣和大队刘长发,在赶集这一天又来孙家非法骚扰,以聚会为由把孙和一起赶集到孙家的四五个人一起非法绑架到派出所。

最近的一次非法骚扰经历。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早上七点十多分钟,孙艳波和丈夫在家正准备吃饭,这时四个便衣警察(其中一人自称孟所长,还有三个警察,其中一人二十多岁手拿录像机)非法闯入孙家,那个孟所长举了一下公安证说:我们是公安局派出所的,来看看你们。孙艳波就把他们请进屋让他们坐下,其中一人问:炼多少年了?孙艳波就给他们讲真相:一九九八年开始学的,是修真善忍的,从做好人做起,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的诚实、善良、宽容。警察问:把广播,资料赶紧都拿来,孙说,没有。

警察问,这《明慧周刊》哪来的,这材料从哪来的?孙说:“二零零二年小纪警察把我骗到铁北看守所,非法拘留八天,又强行送我到北八里铺拘留所待了七天,一共十五天,我接触了很多工友,他们就知道了我家,是他们晚上偶尔送来的。”其中一名便衣看见了小广播就拿起来问,这是啥?孙上前抢回说:这是我的炼功广播。便衣又把墙上挂着的广播拿了下来,又被孙抢回,孟所长和拿录像机的小警察一起出去四处翻看。屋里的一名便衣说:广播里有啥让我们听一听,既然是炼功的,炼炼让我们看看。

孙就给他们炼了第一套功法,便衣说:这功法挺舒展的,能把真相小广播送我吗?孙同意了并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时孟所长也回来了,看见桌子上的野菜就说胃疼想要吃饭,孙就让他吃饭,并给他们讲真相。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已经超过二十万人控告江泽民,江泽民是在劫难逃,你们不要给江泽民当替罪羊。他们拿走两本资料,孙艳波把他们送到大门口再次让他们记住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下午五点钟,又来了两辆车(不是警车),从车上下来六个人,其中有两个年龄大的未着警服,剩下四个年轻人身穿警服,其中有两人上午来过,他们气势汹汹的进门,孙迎出门,他们愣住了,以为孙艳波要逃跑,孙大声说:你们又来干什么?他们回答说:有人说你散发东西,有资料得交出来,说着就进屋开始乱翻,各处翻。上午明白真相的警察说:这老太太太干净了,东西摆放的真整齐,咱就别动了,翻乱了老太太还得再收拾,年轻的警察就没有翻衣柜。他们就伪善的请他们夫妻二人去趟派出所,孙拒绝他们的要求,并义正词严的正告他们:我犯什么法了?早上、晚上一趟一趟的来,你们这是违法的。《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示威的自由,宣传,散发法轮功资料是合法的。你们把我抓走,你们迫害修炼人,你们全家都会遭到报应的。后来他们就走了,孙送他们到大门处,再次告诉他们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行恶都会得恶报,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其中一名拿广播的警察问我怎么得福报?孙告诉他:只要善待大法弟子就会得福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