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恶机构 » 中共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制度性的迫害
中共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制度性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对于一名正常普通的中国大陆人来说,看守所这种关押犯罪嫌疑人的地方是非常陌生的,而看守所这种监管部门由于其特殊地位,是不允许有信息外流的,而且由于人本性的不愿意回忆痛苦的经历,在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或者法轮功学员也很少有提起在看守所内痛苦的经历。可是目前的情况下,在对法轮功学员十八年非法的、疯狂的、无理性的迫害中,看守所这种监管的单位也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中被迫害致死、致残、致伤。由于法轮功学员是被非法的迫害,而且法轮功学员也没有触犯任何的中国法律,所以法轮功学员也是不承认这种非法的关押迫害,为了让更多的参与迫害者认清中共的邪恶,不再参与迫害,不再对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犯罪,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特整理一下看守所的制度性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请看守所相关警察以及在押犯罪嫌疑人不要再对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犯罪。

第一、酷刑打骂体罚

对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打骂和体罚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在人们的印象中好像是人犯罪了,但是不承认,不悔过,正义的执法者打骂吓唬几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即使是能够理解从法律角度讲也是违法的,可是中共对于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迫害是完全非法的,是以一种莫须有的罪名实施的,而且为了加重迫害给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凭空的造了很多谣言,最典型的莫过于那个“天安门自焚”伪案,所以对于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无论从什么样的角度讲都是一种邪恶的行为,是不会被接受的,是行恶者一定要偿还的。

对于酷刑,法轮功学员能够了解的都是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那时在看守所内走廊里面,在法轮功学员和在押刑事犯的眼下,警察明目张胆地就把瘦弱的女性法轮功学员使用手铐吊起来,然后拿几根电棍电,蓝色的电火花,啪啪啪啪的电击法轮功学员的声音,和法轮功学员的痛苦的凄惨的叫声掺杂在一起,经历过的人应该是理解了何为人间炼狱。被打个嘴巴子什么的与这个比已经不算什么了。可是那个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动力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或者是让法轮功学员报出自己的名字后看守所的警察会得到一点金钱的奖励,为了那么点金钱很多人都是放弃了人的基本良知,残酷的殴打体罚法轮功学员。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随着时间的推移,法轮功学员不断地揭露邪恶的迫害,曝光那些邪恶的恶人,经过十几年的时间那些明目张胆的警察电击殴打法轮功学员的现象已经基本看不到,但是不完全的统计调查,由刑事犯代替警察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的现象还是不时的出现。

第二、严格的等级制度

看守所对在押人员的管理制度绝不是单个个体警察的个人行为,而是沿袭下来的整个看守所都知道的一个制度性的等级制度。具体是一个警察负责几个监室,而警察基本是不进入监室,管理方法是警察挑选一个在押人员负责管理这个监室,他们的叫法是管号的,这个管号的普遍的得具有一个特点,就是一般都得有钱,能够给警察送礼,或者是家里人能够与警察有关系,或者是管号的自己与警察有关系,一般贩毒的贪污的放高利贷的多一些,而且一般都是在看守所几进几出的,已经非常熟悉看守所的这个黑暗的管理套路。这个人一旦成为管号的就拥有了很多的特权了,当然特权就是警察给的,同时也要为看守所尽很多的义务,也把自己置于这个中共看守所体制之中了,被中共牢牢的控制住,开始为中共卖命了。

这里为什么说被控制了呢?我们从头说起。看守所的警察基本都是党员,这些人在平时如果能够单独接触,我们法轮功学员就会发现,他们还是可以与法轮功学员互相沟通的,可是他们一旦作为党员,作为警察为党服务的时候就是另外的一个面孔了,他就要与党保持一致,就要表现出来党要反对的,就会马上发表反对法轮功的言论,如果不表态反对法轮功,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就会被其他党员,或者是被党所发现,那么他的工作工资福利等等可能就要都被党所停发,或者是被党所处分,其实警察的这种表现就是被党所控制的现象。而造下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业却是要个人偿还的。

而那个管号的人一旦确认成为了管号的,警察就会给其特权,而这个特权其实也并不是单个的这个警察给的,其实是这个系统也就是中共所给的。这个特权就包括很多的好处,第一不用干奴工的工作了,第二可以安排整个监室里的奴工生产,第三可以安排其他在押人员的日常工作,包括谁可以不干日常的打扫工作,第四是可以安排监室整个的花钱的事情,犯罪嫌疑人以及法轮功学员的个人钱财甚至衣物被褥管号的都是可以随意的支配,就是说管号的可以花别人的钱,而且美其名曰:集体生活需要统一管理。

这个严格的等级制度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吃饭,有一种说法就是叫槽,分为头槽,二槽,以及三槽,槽就是喂牲口所使用的槽子,其实是指这些人是牲口,只配使用牲口的用词。头槽一般是只有三到四个人,管号的、加上其他与警察有关系的有钱的,一般都配备一个或者两个专门伺候的人,给他们端碗盛饭洗衣叠被,他们除了花自己的钱购买高价的炒菜细粮外,也会花别人的钱自己享用,由于是有警察撑腰,其他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如果稍有异议,管号的就会马上利用警察给的安排奴工的权力,安排日常生活工作的权力给其人小鞋穿。二槽的人一般也是与警察有关系的,但是关系不大或者是花钱不多的人,还有就是伺候管号的和头槽的人,还有的就是管号的打手,这个一般就是四到五个人,在吃饭的方面就差一些,有时候也没有炒菜细粮。还有一种就是警察没有面子,也不是打手的,但是已经在里面很长时间了,有些熟络了,就单独的自己一个或者两个在一起吃饭。最后的一批就是那些没有家人管的,没有钱的,外地的,以及新进来的,还有就是一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也会被安排到三槽,这个部分就是在监室的最底层了,只能是吃看守所给的玉米面的发糕,有钱的或者会有点细粮,清水白菜汤,包括早饭的咸菜都是常年不变的芥菜,而且三槽的人即使有钱也不能自己购买食物,要由管号的来统一购买,结果就是食物也是基本都被别人霸占了。这里还有个特殊的规定,就是不能给其他人东西,只有管号的可以给其他的人东西,包括玉米面的发糕,他们的说法是看守所给的就是每个人一块,根本就吃不饱,如果只吃看守所给定量的,都会饿的发昏,剩下的发糕通通的扔掉,这样的目的其实是很卑鄙的,就是通过食物,人的最基本的生存条件要挟那些最底层的三槽的人,要他们臣服,听命于管号的,管号的时常的恩惠给他们多一些发糕或者一些头槽吃剩下的残汤剩饭来作为要他们加班多干活的补偿或者是伺候管号的一种补偿。而且也是给其他的头槽二槽的人看,如果不听管号的,这个就是下场,使头槽二槽的也产生恐惧,从而乖乖的管家里要钱,乖乖的听从管号的吩咐,这个等级分工是很明确的,头槽的人基本上是要别人伺候的,就是有三槽的人给洗衣端饭叠被等等,而且监室里的打扫卫生什么的都不要做,晚间也基本不用值两个小时的班,头槽的还有一个特权就是可以占有新的被褥,每当有新的在押人员进来了,看守所并不提供每人一套被褥,就要求在押人员向家人要钱购买,二百元一套,新的被褥送来以后花钱的一般都盖不着,都被管号的给霸占或者是给头槽和二槽的了。

睡觉也是有很大的讲究的,等级也是很严格的,管号的可以有二十厘米厚的褥子,头槽二槽的也可以很厚的褥子,管号的可以一个人占两个人的地方睡觉,头槽二槽的可以占一个人的地方,而三槽的人就要两个人挤在一个人的地方,而且俩个人合盖一个被,铺的褥子是非常薄的。二槽的人就没有这么大的特权,值班什么的就得做了,但是监室的卫生什么的低级的脏话就不做了。犯罪嫌疑人在失去自由后,在看守所还可以得到很多特权,这是很多的在押人员所抗拒不了的诱惑,可是虽然管号的以及其他的打手什么的有了特权,同时他们也被中共这个体制所控制住了,就要替中共替看守所卖命了,要负责奴役打骂管理看管这些在押人员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管号和其他的有点特权的为了自己的特权不被剥夺了,能够相对的舒服一点,就需要积极的配合中共和看守所的奴役管理的规定,主动加码迫害奴役法轮功学员,而成为中共以及看守所的替罪羊。

第三、强制的奴工制度

据了解,看守所的奴工生产从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直到现在一直在持续,以前的时候是缝手套,近期是制作殡葬用品的元宝和锡纸的手工活,对看守所而言这个奴工就是一种必须干的活,不论是头槽还是与警察有关系还是生病,还是年老的还是年少的还是法轮功学员,无论男女老少通通都得干,只有那个管号的负责管理不用亲自动手干,而且要有数量的规定,每天不能完成任务的到晚间就得被管号的修理,轻者臭骂一顿,重者拳打脚踢,绝对不会有例外的,而且在时间上也是真正的争分夺秒,每天早六点起床立刻就拿起工具干活,除了吃饭中午或许休息一会,也或许有时能够放风一会,其它的时间都是在干活干活,而且在押人员为了完成任务,而不被打骂往往都是主动的加快速度,尽量多出活。

这个奴工的活看守所当然是不给在押人员一分钱,有个说法是接受劳动的教育,说的冠冕堂皇的,其实是完全的为了利益,或者是个人的或者是看守所集体的利益。据了解,这个看守所的奴工的活按照市场的价格,每个的工钱应该是要一毛多的价格或许不到两毛钱,但是黑心的商人能够找到看守所这种奴工场所,无非就是为了压低工钱,绝对不会给正常的市场价格的,所以据分析应该是一毛一个的工钱,但是每天完成的数量上很惊人的,看守所一个监室每个月基本是都要完成一百包的任务,看守所里应该是有大约30个监室,每月就是大约3000包,一年大约是36000包,每包的数量是1600个,每年总数应该是57600000个,就是5千7百60万的数量,合计成钱就是5百76万人民币,这个应该是也跟警察的利益挂钩的,警察是非常重视这个完成数量的。看守所也是非常的重视这个完成的数量的,其实是在利用这些奴工给他们赚钱,真正说教育这些在押人员热爱劳动,你得让他体会到劳动可以赚钱,可以创造财富,可以有个美好生活可以养家糊口,而奴工制度怎么会教育人,在押人员只会有个反面的教育,就是出去了也要想尽办法成为那个奴役别人的人,不劳而获的人,因为诚实干活的在押人员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报酬,在押人员的劳动成果都被奴役他们的人强制抢走了。而强制的拿走他们劳动成果的却是执法者,代表正义的人,那么这些在押人员理所当然的就会学习,研究以后怎么样白白的拿走别人的劳动成果,那样这些在押人员就是继续犯罪了。

第四、极差的伙食

看守所的伙食是极度的差的,每天的营养仅仅能够维持人活着,不被饿死,基本的伙食是早餐一片咸菜,基本是一年都是一样的芥菜,一盆大米粥,一块玉米面发糕。午餐仍然是一块玉米面发糕,加一小盆白菜汤,菜汤就是有咸味的水煮白菜。晚餐仍然是同午餐一样。

说有几次的改善,好像是每周每人发一个鸡蛋,每周有一次菜汤里面有几块肥肉,但是这个肥肉一般的都是不敢吃的,因为很长时间的吃的没有油,偶然吃肥肉基本上是都得拉肚子,拉肚子就很麻烦,这个看守所每天只有一次的大便的时间,其它的时间大便是要请假的,那个管号的不答应你是不许去大便的,这样就导致有的想吃也不敢吃,因为连大便的这种基本的生理要求也是被强制的规定时间,也是作为一种特权,那个管号的就可以随时去大便,其他的就不行,即使管号的同意也是要挨骂。

还有就是每周有一次到两次发一个馒头。可想而知这样的伙食每天再加班加点干奴工的活,对这些在押人员和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的伤害有多大,人体都是处于严重的营养不良的状态。

第五、极高的物价

前面我们对伙食的情况有了了解,那么这么差的伙食就给了看守所高价卖食品的这种环境了,人吃这么差的伙食,还不如猪狗牲口的饲料有营养,动物饲料还要讲究动物蛋白质钙质热量的均衡,如果只吃看守所的伙食都是饿的受不了的,没有办法就得购买看守所出售的高价的食品。

往往人们衡量看守所的物价会问方便面的价格,看守所的方便面的价格还真是不太高,在正常的超市卖一元的方便面,看守所里面只卖1.6元,看似基本合理,但是这个是有条件的,就是每个监室每周只卖两箱,多了不卖,每个监室里超过15个人,肯定是不够的,这样你就得购买其他的高价食品了,我们可以对比一下,正常的外面饭店炒菜也就是8元的,要25元,馒头外面最多也就一元的要三元一个,西瓜外面7元一个他们卖30元,外面超市卖一元三个的咸菜里面一元一个,外面3元的里面要10元一个,基本就是正常的价格的三倍,那些在押人员都骂,这里钱就不是钱了,就好象废纸一样,花钱如流水这句话可能就是形容看守所的购买高物价食品的现象。但是物价高也得购买,没有高价食物的补充,长时间的营养不良,人的身体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结语: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般的在看守所的时间都不会太长,过去的劳教基本都不到一个月就送走了去劳教所。判刑的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都渐渐的淡忘了看守所的迫害,都是记得监狱和劳教所的邪恶的迫害,但是看守所的这种制度性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无论精神上的肉体上的都是极大的损害,不要以为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迫害的时间短,好像与监狱劳教所比不算什么,可是这个看守所是中共迫害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开始,是关押迫害系统的第一个部分,是极其邪恶的部分,是我们法轮功学员所不能承认认可的,也希望其他法轮功学员能够继续揭露这种看守所的制度性的迫害,曝光邪恶的迫害制止迫害,从而解脱救度在这个系统里被中共绑架的警察与犯罪嫌疑人与众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