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吉林省女子监狱 » 王文君老人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严管迫害
王文君老人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严管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七年七月初,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文君的家人去吉林省女子监狱探望被冤判入狱的王文君老人,看见她身体出现不良状况,血压高、浮肿等,腿、脚肿得两只脚得穿不同号码的鞋。

家人非常担忧,于是在七月十三日又去监狱看望王文君,结果监狱不让见面。据悉,因坚持信仰法轮功,今年六十六岁的王文君老人一直被关在严管队强迫转化,每天逼迫坐小板凳等酷刑。

家属找到严管队姓高的警察说明情况。高称:她刚调到严管队不了解情况,前几天她学习去了,王文君的情况不知道;后来高又说:我天天跟王文君照面,没听王文君跟我说身体不好呀,我们对她很好,监狱里吃的也好。最后又说:象她这种情况(意思是不放弃修炼)就得这样对待(施加压力迫害),这是监区的规定。

这位高姓警察说话前后矛盾,最后终于暴露出监区的“规定”:就得这样对待,就是用各种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今年六十六岁的王文君老人,因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遭打击报复,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在家中被吉林市船营区临江派出所十多名便衣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家中被翻的一片狼藉。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王文君被绑架到在吉林市昌邑区临江派出所后,警察逼问王文君老人起诉江泽民的事,问是从哪里得知的起诉江泽民的消息等?到了晚上,有六人穿黑色和蓝色便衣,他们自称:我就是你们所说的恶警,现在就把你拉到基地(实施酷刑的地方),基地有辣椒水,还有老虎凳。他们让王文君看血淋淋的人体器官图,还有人躺着开膛破肚的照片,他们说:“你这么老了,也不要你的器官了,只能用你的眼角膜。”王文君被惊吓的失去知觉。过来一个人摸了摸她的脉搏,有一个年岁大的人要给她戴手铐;一个年轻的说:别带了,真出事了怕抢救不过来。

第二天早上让王文君签字承认犯罪,王文君拒绝签字,被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强制洗脑,非法关押了八天。

六月二十五日,王文君又被劫持到临江派出所让她签字承认犯罪。下午时,有一帮便衣人员抓着王文君的头发打她,一个嘴巴子把她打出好远,用脚使劲碾踩她的脚背,又说要用电棍电她。警察说:“你再不签字,就电你”。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家人聘请了维权律师为其主持公道,律师到看守所会见王文君后,又前往吉林市船营区临江派出所了解案情,一楼接待民警告之去三楼内勤,内勤听说是法轮功学员案件,就一问三不知。律师找派出所领导,所长、副所长也均不知去向,律师与家属与其理论时,来了一名警察,手中拿着一把手枪,(后经查询此人名字叫徐彦,是王文君冤案的办案人),态度恶劣,拿枪比划,引起律师与家属愤怒,与他们发生争执。警察自知理亏,最后不吱声了,但拒不告知王文君办案人姓名。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代理律师再一次来吉林市看守所会见了王文君老人,得知王文君在看守所收到了被非法批捕证。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多,吉林市船营法院对王文君非法开庭。庭上只有三名家属旁听,其余都是警察,大约有二十多人。王文君老人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控告江泽民是根据国家规定“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是合法行为。王文君要求法庭调查对她刑讯逼供的人,并惩治打人凶手。吉林市船营区法院所谓法官李忠成在庭上多次制止王文君讲话。

最后王文君被冤判三年,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七年七月初,家人去监狱会见,刚入监狱时是在一楼,现在是在二楼(都是严管队)。发现王文君身体状态不好,回来后非常担忧,于是,在七月十三日又去吉林省监狱看望王文君,结果监狱不让见面。

目前王文君已被非法关押二年零一个月了,身体有病,年龄又大,家人非常担忧。


临江派出所王文君冤案办案人:徐彦

船营区法院王文君冤案办案人李忠诚


拿手枪的徐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