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时报 » 李宇明:大饥荒时期的红色画家
李宇明:大饥荒时期的红色画家

大饥荒时期,大批饿死人的时候,中共红色画家还在继续为中共歌功颂德。(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7年03月28日讯】大跃进时期,一批红色画家为了配合中共的宣传,创作了一大批歌颂大跃进、歌颂中共、歌颂毛泽东的画作。就是在大饥荒时期,大批饿死人的时候,这些红色画家还在继续为中共歌功颂德。

是《江山如此多娇》,还是江山如此多焦?!

人民大会堂挂着一幅巨大的国画《江山如此多娇》,此画以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为题材,由傅抱石和关山月合作,创作历时四个月。

为这幅画专门成立了磨墨组、接纸组、制笔组,又抽调许多工作人员为此画服务。周恩来还为嗜酒的傅抱石特批了两箱茅台。

早先的小稿没有红太阳。周恩来看了画稿后说,还要画上红太阳,体现“东方红,太阳升”之意,“画上红太阳,也是标志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今天,我们看到的画面上突兀的红太阳便是当年大跃进的政治烙印。

这幅画完成后悬挂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是毛泽东等人经常接见外宾合影的地方,也是所有进入大会堂宴会厅的贵宾的必经之地,这幅画也就成了中共宣传、吹嘘自己的名片。

可是,当傅抱石喝着茅台挥毫泼墨画红太阳、歌颂毛泽东共产党的时候,当中共用这样一幅画宣扬著中共、毛泽东的“伟光正”的时候,1959年9月,正是信阳饿死人最多的时候。大跃进中最先曝光的饿死百万人的信阳,58年10月就已经开始逃荒饿死人了;59年4月,国务院汇总15省春荒情况统计报告,有2517万人无饭吃;59年7月庐山会议,彭德怀被打倒,全国揪出了一千多万个“右倾分子”;毛泽东说:征购粮食,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至今,这幅画仍然挂在那里,还在向人们宣扬著中共、毛泽东的“伟光正”,粉饰著当年的大跃进,掩盖着大饥荒的真相。毛泽东当年就这么说过:“中国有几亿人口,饿死几千万人算啥大不了的事呀!”九个指头成绩,一个指头问题而已。

是《山河新貌》,还是山河凋零?!

1960年9月,傅抱石率领江苏国画工作团,赴河南、四川、湖南、湖北、广东、陕西六省,开始红色之旅。所到之处,受到当地政府的热情款待。坐卧铺、住宾馆、看大戏、游览风景名胜,接待规格按全国政协、人大代表的标准,享受“特供”待遇。1961年5月,红色之旅成果《“山河新貌”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其中,傅抱石的《黄河清》创意源自“黄河清,圣人出”的典故,意在歌颂毛“圣人”。“可以搞黄河清、延安颂、江山娇、钢厂赞。这些都是大题材……”红色画家们配合着中共的虚假宣传,伪造著历史画卷。

当红色画家们描绘“山河新貌”、大唱赞歌的时候,1959年冬至1960年冬,正是大饥荒最严重的时候,饿死人最多的时候,很多地区出现了人吃人的惨剧。红色画家们所走过的六省非正常死亡139.38万、99.42万、34.28万、64.67万、24.38万和2.1万。“山河新貌”下到处饿殍遍野。

当各地饥荒、饿死人的现象不断出现的时候,尽管中共极力掩盖、封锁消息,但到处写生、特别有到农村写生习惯的画家们还是有很多机会看到饥荒景象的。然而,红色画家们主动采取了选择性视角,对饥荒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毫不动心,一心颂扬共产党,一心讴歌“毛主席”。

是“家家都在画屏中”,还是处处都有饿死骨?!

另外一位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在大饥荒期间,也创作了大量红色题材的画作。

1959年,同样是为十周年国庆献礼,李可染水墨山水写生画展《江山如此多娇》在北京、广州、上海等七大城市巡回展出。画家在画中题到:“杏花春雨、黄山烟云、幽谷鸣泉、无锡梅园、春天葛岭、苏州银杏、嘉定大佛,家家都在画屏中”。画家笔下画的是饥荒遍地、灾民逃荒、饿殍枕藉时的“人间仙境”。残酷的“反瞒产私分”运动正在全国如火如荼地进行,农民的口粮、饲料、种子被搜刮殆尽。

李可染根据毛泽东《清平乐·六盘山》创作《六盘山》的湖南,非正常死亡248.6万人;创作《象鼻山》、《桂林山水》的广西,非正常死亡93.1万人;根据毛泽东《七律·长征》创作《长征》的江西,非正常死亡18.1万。

对于大面积的饥荒、随处可见的饿死人现象,把触角深入社会每一个角落、“无所不知”的中共不可能不知道,要说不知情、被下级隐瞒欺骗,那是别有用心的自欺欺人、推卸责任。同样,跑遍全国各地采风、深入农村写生的画家们要说不知道有大饥荒、不知道周围的人也在饿肚子、不知道到处都在饿死人,那也是在自欺欺人、推卸责任。但是,中共需要红色画家们营造太平盛世的景象、描绘大跃进的“奇迹”、歌颂毛泽东共产党的丰功伟绩,而红色画家们则需要在“新的时代”有所作为。

就在大饥荒结束不久的1962-1964年期间,李可染取材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共创作了七幅尺寸各异的《万山红遍》,至今被称为“红色经典山水”的完美代表作。

另外,还有许多其它红色画作:傅抱石韶山组画、《毛主席故居》、《枣园春色》、《待细把江山图画》、《煤都壮观》、《井冈山》、《芙蓉国里尽朝晖》等;罗工柳《毛泽东在井冈山》;石鲁《转战陕北》、《高山仰止》;李琦《主席走遍全国》;蔡亮《延安火炬》;黄胄《赶集图》、《丰乐园》……

画家们享受着政治盛宴的名利双收,老百姓在饥饿绝望中死去、人相食

红色画家们在粉饰太平、描绘虚假繁荣、为中共、毛泽东歌功颂德的时候,也享受着由此带来的回报。

《江山如此多娇》给傅抱石带来巨大的名利。出席国庆招待会,登上天安门观礼台参加国庆观礼;他所领导的江苏省国画院被评为先进集体,本人当选为江苏省1959年度先进工作者、全国群英大会代表。各大报刊杂志相继发表傅抱石的文章和《江山如此多娇》图片。由此奠定了傅抱石在近代中国画界的地位。

在成都,红色之旅一行人由省委宣传部长请客,各色菜肴、四川小吃琳琅满目。红色画家们“初吃狼吞虎咽,后来摸著肚子喊吃不下了,但还是往上端……”

在桃源般的温泉风景疗养院,广东省委书记陶铸宴请画家,饭后又赠送傅抱石两瓶茅台。

1961年6月,傅抱石、关山月被周恩来安排去东北旅行写生。国务院办公厅、东北有关领导安排好交通食宿,北京电影制片厂派四位摄影师跟随拍摄,东北省领导在物质极其匮乏的情况下调来各种难得的食品。

1960-1963年,李可染冬到广东温泉疗养,夏到北戴河海滨避暑,享受着极为舒适、优越的生活。

而另一番场景,在沙青的报告文学《依稀大地湾》中展现:父亲将儿子杀了吃掉后,烧开水招呼女儿过去。女孩吓得躲在门外大哭,哀求道:“大大,别吃我,我给你搂草、烧火,吃了我没人给你做饭。”

毛泽东在1959年上海秘密会议上说:“大家吃不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让另一半人能吃饱。”红色画家们就属于能吃饱、还能吃好的那一半,而饿死的四千多万,则属于不如死掉的那一半。

至今,红色经典作品依然受追捧,无人反思,更没有一幅反映大饥荒的画作

由于中共多年来刻意隐瞒欺骗、编造篡改历史,使得绝大多数中国人对大饥荒的真相不了解也无从了解,更少有人反思大跃进、大饥荒。时至今日,大饥荒中红色画家的“红色经典”作品,依然受到收藏界的追捧。

21世纪,“红色经典”画作从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一路爆炒到上亿元。2011年,傅抱石的《毛主席诗意册页》拍卖价2.3亿;2012年,李可染一幅最大尺寸的《万山红遍》拍卖成交价2.93亿元;2015年,一幅尺寸较小的《万山红遍》拍卖价1.84亿元。……

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笔墨江山》,由当年曾参加过红色之旅的画家们执笔,回忆当年“黄河清”、“江山娇”的盛况。时隔几十年,画家们依然采取了选择性记忆、选择性遗忘。仿佛那场小丑闹剧般的大跃进从来没有发生过,那场饿死四千多万人的人间地狱惨剧从来没有发生过。在近现代中国画史上,只有当年遗留下来的“红色经典”,却没有一幅反映大饥荒、反思大饥荒的作品。艺术界同样被中共消声了。

责任编辑:高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