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吉林省典型迫害案例 » 长春地区典型迫害案例 » 只因坚持“真善忍” 遭开除、劳教、拘留
只因坚持“真善忍” 遭开除、劳教、拘留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桂香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桂香,原一汽经贸公司员工(被开除公职),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曾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拘留两次、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并被无理解除劳动合同。

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当时五十二岁的张桂香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张桂香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末经同事介绍喜得大法的,不到三个月,我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修炼前有偏头痛、神经官能症、乳腺增生、妇科病、心脏病、犍鞘炎、颈椎病、腰肌劳损、晚上睡觉疼醒了,让我丈夫扶我起床下地活动活动来减轻疼痛,然后再上床睡觉,一宿不知痛醒多少次,满身零件没有好的,生不如死的活着。还有我丈夫有附体,长春各大医院都看过,医生说去找大仙看吧。可是不见好转,一喝上酒,就自己上吊,吃耗子药,用刀往肚子上捅,光给丈夫治病就花了大约两万元。真不知道这个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就在这时,同事向我介绍大法,我学法不到三个月,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知道了人为什么有病,学大法返本归真做个真正的好人,病全都好了。连我丈夫的病也好了,身体健康了,心情也好了,无病一身轻,我们的家又重新有了温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炼功点不让炼功,有的辅导员被抓,我当时想,这么好的大法,一分钱都不要,师父就要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先他后我返本归真修炼的心,我想说一句真话,以为中央领导不知道、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所以我依法(公民有信仰自由,有上访的权利),去省委、市委、信访办上访。可是到那里却说你们想表达心声,那你们就去北京上访,我们等来的是一队队警察,大客车,两三个人把我抬到大客车上,拉到没建完的工地,关了一天,晚上才放回家。回家第二天派出所的警察就到家里来骚扰,问我上信访办了吗?我说我去了。接下来单位领导开会,把我们单位所有炼法轮功的全都找来,说国家不让炼了,你们就不能炼了,再炼就开除你们公职,单位让班长,家里让丈夫做担保人不准我上访。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我去北京上访,信访办无人接待,看到的都是警察,没有地方讲话,我就走上了天安门打横幅,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正乾坤!”这时来了一帮便衣和警察把我们四人围住,抓到警车上,说你们不是上访吗?走吧,我们送你们去,把我们拉到前门派出所,说你们是上访是正法护法吧!我说是。接下来就问我们叫什么名字,哪个地区来的,工作单位住址等。后来把我们送到驻京办事处的不到二十平米的两个屋,那里已装满了六、七十人,每个人都挨着坐,没有一点空间,到了半夜换班睡一会儿觉。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说是给我们买票回家,都是我们自己花的钱,管我要了一百四十元,给我们戴上手铐连在一起,一排排坐在车厢后货车地上,坐了一宿天亮到了长春火车站,来了一帮警察把我们直接送到了大广拘留所,关押了十五天。

到第十六天早上,锦程分局和市局来人说给我判了两年的劳动教养,那是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一日,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我说我何罪之有?他们说国家已经取缔了法轮功,你还坚持炼这就是犯法。我被送到了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我被关到四大队,被逼写五书(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等污蔑法轮功的材料),不写不让睡觉和用电棍电击,最后我违心的写了。后来我家找人办的所外执行,大约在劳教所呆了一百二十天后回到家中。到家后才知道我已被单位开除了,在我二零零零年十月份的工资中还扣了一千元罚款,同事说:这是什么世道?说一句真话就劳教、开除工作又罚款,真是太邪恶了。

工作没了,也没有收入了,生活很艰难,我到亲属家开的饭店打工,派出所的警察三天两头到我家去找我签字,不签字就再送去劳教,没有办法,白天不能回家,都是半夜才回家,照顾才上小学的女儿。他们让邻居姓曹的委主任看着我,我什么时候回家,家里的电话座机就响了,连续好几天,有一个男的往我家打电话,要是我丈夫或孩子接电话那边就挂断了,我接就说是丈夫同事,我问他是哪位,叫什么名字?对方就把电话挂了。没过几天,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上,大约九点左右,安庆派出所警察田力华伙同锦程分局局长一共四个人,撬开我家大门,又撬开屋里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说做好人有什么罪,你们半夜三更抓人,你们这样做是犯罪。他们说你炼法轮功就犯罪,然后四个人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把大法书籍还有炼功带两盘,师父的两张照片,炼功用的小录音机都抢走了,我和他们往回抢,后来两个人把我按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抬着我往车里拖,当时把我女儿吓的大哭,这时邻居都来了,说这是人民警察吗?简直就是强盗。到了安庆派出所,他们把我丈夫推开,不让他进派出所,我丈夫怎么跟他们说都不行。(后来他们还不告诉我丈夫我被关在哪里了,我丈夫到处打听我的下落,后来通过多方打听才知道我被送到劳教所了,到劳教所才终于找到了我。)

当天晚上把我拉到锦程分局地下室,他们把我强行绑在铁椅子上(用钢管做的,两个钢管之间大约有十公分宽、上面有手铐和脚铐的刑具),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开始逼问,你和谁联系,谁给你的大法书和照片,你说出来都谁还在炼法轮功。我说全世界有上亿人炼,我和谁炼法轮功那是我们的权利,在哪打工,饭店叫什么名,我说这与你们没有关系,你们不要问了,我也不会说的。拷问我到大约快天亮了,一看我什么都不说,就打我扇我嘴巴子,拿东西往脑袋上打,后来我就被打的昏死过去啥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时,发现我鼻梁骨都被打碎了,脸上衣服上都是血。警察说你看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何必吃这个苦呢?我说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罪,你们也有家庭;有兄弟姐妹;有孩子,你们的良心何在?当有一天大法正过来时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要负责任,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好好想想吧。我遵守的是“真、善、忍”,告诉你们善恶必报是天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这时已到了早上,他们把我送到大广拘留所关押了十五天。在拘留所的刑事犯告诉我说:法轮功姐姐,你的半边脸都是紫黑色的。

在拘留所每天两顿窝窝头,都没熟,发粘,冻白菜汤,一点油都没有,汤里都是泥。到了第十六天早上来了好几个警察,那个警察说你表现的不好,给你判劳教了,你签字吧。我说我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何罪之有,你们是执法犯法。然后我就把让我签字的劳教通知书给撕碎了,那个人打了我两个嘴巴子,强行把我塞到警车里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到劳教所后,我又被关到四大队,大队长说:你怎么又来了。我说:早晨四个警察把我从睡梦中抬来的。之后又来了一帮所谓的帮教,二十四小时不允许我睡觉,轮班围攻我,用脏话骂大法师父,每天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污蔑法轮功天安门自焚录像,污蔑法轮功学员自杀杀人录像,想方设法让我写五书,不写就不让睡觉。大约一周左右,我的身体承受不住,开始拉肚子,帮教人员不让我上厕所,我说我拉肚子,那也不让上,后来我就自己往厕所跑,一周的时间身体和精神都要崩溃了,在稀里糊涂状态下写了五书。当明白过来时知道做错了,但又战胜不了恐惧。呆到四个半月才让我出去干活打包,打包时都有人看着我,劳教所早上五点起床,晚八点半回寝室,有时活要的急需要加班,早上三点半就得起床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吃饭时间来回二十分钟,吃的是冻白菜和萝卜条,都洗不干净,汤里都是泥。说上边来领导检查了,就做点青菜,吃的馒头是用发霉的面做的,大米饭也是发霉的里面都是沙子。每周逼迫写周小结;半个月写一次思想汇报;一个月一份思想总结,必须按狱警规定的写,不写就是没“转化”好,就办洗脑班,强制洗脑。

有一天,狱警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想不想回家?我说当然想。狱警说那你就去“帮教”别人,好好表现,就你这样能回家吗?我说我都做错了,我还帮教别人,我不能做。狱警说:那你家人也不开事(是指给他们钱)。我说我家没有钱,都给我丈夫看病了。大队长又找我说,你是不想回家了,你的父母想你都生病了,整天以泪洗面,你上次二零零零年劳教两年教期还剩五十天,给你加上。这样我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九日才回到家中。看到女儿头发白了大约四分之一,丈夫消瘦了许多,女儿时不时出现害怕恐惧,每个月的月经都不正常了,是我被绑架时给吓的。

回家后委主任和户籍警察三天两头来我家骚扰,让我签不炼功的保证。没办法我只好搬家在外面租房子住,从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七年共搬家六次,每当有人来敲门我和家人都吓的不行,这场迫害给我们全家在精神和身体方面造成的伤害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