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良言善劝 选择新生 » 给吉林省公检法各级官员的劝善信及随信附件
给吉林省公检法各级官员的劝善信及随信附件

你们好!

我们是吉林省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自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吉林省始终是迫害的重灾区,十七年过去了,中国许多地区的迫害力度都在明显减弱,总体形势有了很大的改观,而吉林省在这方面的情况却并不乐观。

进入2017年以来,在各省对法轮功学员纷纷拒绝批捕、退卷、不起诉、宣判或改判无罪的大环境下,吉林省依然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非法抄家、绑架、拘留、逮捕、起诉及非法判刑。在全国各地的迫害程度排名中,吉林省一直排在前面,省会长春市的恶名也高居前几位,这对现任吉林省领导来说,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不是政绩,相反,在政治清明的将来,一定是耻辱、污点,甚至是罪证。

我们把对法轮功的打压称为“迫害”,是因为从前提上,所有对待法轮功的依据都是颠倒黑白、子虚乌有的捏造诬蔑;在法律实施上,对法轮功学员劳教、判刑的所谓法律依据或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内部规定”,或是乱搬乱用法条以及一些违法、违宪的法律解释;整个打压过程中,都是违法的方式、酷刑的手段、流氓的心态,甚至是兽性的肆虐,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精神和心灵均造成巨大伤害。

对法轮功迫害的实质是邪恶的放纵,施加在这些修炼人身上的罪恶不只是对这个特定群体的犯罪,更是对整个社会正气的毒害。一旦邪恶大行其道,它就必然会侵蚀社会的各个领域、各个角落,最终使整个社会沦入无耻、残暴、草菅人命的深渊。

这样的状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有鉴于此,我们写此信给各位省、市相关部门的领导,向你们郑重提请:

请关注吉林省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权保障问题!请善用手中的权力,珍惜良知,有所作为,在省内尽快终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违法犯罪行为!

对法轮功的迫害多年以来是全方位的,我们这里只谈性质严重的违法事实,它包括:

1.将法轮功学员正当的公民行为视为违法,滥用法律手段扰乱、破坏法轮功学员的正常工作与生活。
2.抓捕过程中,视法律程序于无物。
3.侦讯过程中,抢夺当事人私人财物,捏造证据、诱供逼供现象普遍存在。
4.法轮功案件中当事人辩护权被全盘剥夺。
5.在看守所与监狱中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的人权伤害。
6.法外洗脑班仍存在,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自由,已构成严重的权力犯罪。

关于这几个方面的具体迫害案例,请参见信后的附件。法轮功修炼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理应享有宪法赋予的所有公民权利。这些权利包括: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生命权、健康权、获得辩护权……但事实却恰恰相反,至少在吉林省内,迫害法轮功的问题现在仍然是纵恶者为所欲为的法外之地!只要是涉迫害法轮功的案件,法律就完全变成了为不公不义张目的工具,公、检、法在对待法轮功修炼者时,知法犯法达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吉林省在剥夺法轮功学员的辩护权方面,严重程度可以说在全国首当其冲。严禁省内律师代理法轮功学员被构陷案件,外地律师来代理则受尽公、检、法的推诿与刁难,其职业尊严和人格都受到严重的侮辱与蔑视。许多外地律师,甚至是一些著名律师都纷纷表示,在别的省也代理过法轮功被构陷的案子,唯独吉林省法轮功案件的推进最为艰难。例如:

2013年10月11日,农安县法院在不通知辩护律师及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刘伟、张国珍、杨洪彪、修继学等八名法轮功学员。

2015年9月11日,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及家属的情况下,对李德全、李德祥哥俩偷偷非法开庭,李德全被冤判八年,李德祥被冤判四年。

2015年10月9日,永吉县法院以检查律师证为借口刁难律师,随后又通过欺骗方式支走律师和家属,对法轮功学员李仙英偷偷开庭。

2016年4月19日,通化市东昌区法院在未通知律师的情况下对法轮功学员张素华、朱亚先非法开庭。对张素华非法庭审用了十分钟,草草收场。对朱亚先非法庭审也只用了二十分钟左右。

2016年9月19日,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在没通知律师及家属的情况下偷偷庭审二十八岁的女青年刘圣操,非法量刑三至四年。

这里特别要提到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永青被冤判一案。2016年11月10日,长春市高新区法院对王永青非法开庭。开庭前,法院违法拒绝辩护律师马卫出庭。在王永青的强烈抗议下,据说高新区法院向王永青展示了一份由吉林省国安局、省公安厅、省高检、省高法联合出台的禁止外地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出庭辩护的所谓“内部文件”,在王永青掠过一眼后,高新区法院法官匆匆将文件收回。

就凭这样一份见不得人的内部文件,那么多象王永青一样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就遭受着肆意的非法处置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正当诉讼权利被剥夺殆尽,法院不经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不让法轮功学员最后陈述,用十分、二十分钟的时间草草收场,这样的开庭为违法开庭,基于违法程序所作出的判决必是违法判决,这种方式审结的案件必然都是冤案。而这样的冤案在吉林省比比皆是。

为什么要剥夺这些修炼法轮功的公民的辩护权呢?原因只有一个:一旦他们的辩护权生效,一旦法律依照其合理合法的程序进行,那么就没有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会被判有罪,中国所有法律至今没有一条敢说法轮功属违法信仰,所以《刑法》“第三百条”根本就无法适用于法轮功,根本就不能用此法条来作为给法轮功学员判刑的依据。而法轮功学员的正常言论表达根本没有给任何人造成伤害,也没有任何社会秩序因法轮功学员的行为被扰乱,也没有破坏任何法律的实施,法律机关又能凭《刑法》中的哪一条哪一款给法轮功学员治罪呢?

为了否认修炼法轮功有益无罪这一事实,邪恶于是就宁可滥用权力来个死皮赖脸的严防死守。而这“内部”二字也足可证明:就连下发文件的部门自己也知道,这样的文件是无法拿到光天化日里来的。

倘若这份由几个省级部门共同签署的内部文件真实存在,那么其制定者、责任者无疑就是这些部门的一把手们,也就是我们期望能够读到此信的人。

虽然这种以权代法、暗箱布控的做法既过时又性质恶劣,毒害甚重,但我们在这里声明,这些蓄意违法、恶意侵犯人权的迫害法轮功的做法,我们仍然愿意暂时搁置对其的责任追究,我们将依循自己的信仰,遵循真、善、忍的原则,秉持善意,诚挚奉劝继续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尽早悬崖勒马,鼓励各位听从心底良知的召唤,抛弃邪恶的操控,从今往后做一个正直有为、遏止恶行的好官员!

各位是吉林省政界的重要人物,应该有超越于眼下利益的宽广胸怀与视野。纵观人类历史,暴虐可以逞一时的猖狂,阴谋可以暂时蒙蔽世人,但事情总有完结的一天,最终总是暴虐自取灭亡,阴谋如风散去,追随邪恶与谎言的人与邪恶和谎言一同腐朽溃败,人类终又重归以正义善良为核心的文明秩序之中。

人类虽然经历过无数苦难,经历过无数由贪婪丑恶制造的灾祸,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精神和肉体的压榨与摧残,经历过各种各样严酷的对纯正信仰的迫害,但人类最终还是走过来了;而在各种危难困厄中人类表现出的对神、对天道、对向善之心的忠诚,却深深积淀成为人性中最光辉的部份,内化成为使生命与世界继续繁衍下去的精神动因。

如果我们从历史的格局上去看迫害法轮功的问题,就可以从中汲取很多的经验,就可以将问题看的更透彻,也就必然会清醒预见到迫害法轮功的结局——那就是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善恶也必将各得其果报。

其实从现在的形势看,结局的到来应该也不会太远了。情形的变化之快或许已经超出了各位基于以往经验而做出的判断。基督教在欧洲遭受的迫害长达300年之久,古罗马帝国对基督教的大规模绞杀达到10次之多,但最终基督信仰在世间得到了与他相配的殊荣。而今天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对法轮功信仰的迫害,其惨烈程度较基督徒们当年遭受的迫害更甚,但形势转变的速度却大大快于古罗马时代基督教地位的改变。

时也,命也,迫害法轮功的主谋江泽民、周永康等人早已是大势已去,在苟延残喘担惊受怕中等待着最后审判的到来。现在如果想再发动一场十几年前世纪之交时那样铺天盖地、邪恶至极的迫害运动,各位都清楚,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了。邪恶的势力越来越虚弱,而法轮功却并没有被打倒,相反的,历经了磨难的信仰者们对自己的选择愈发的坚定与清醒,我们都明确了这一点:一名正信者要修真、善、忍,还要维护真、善、忍,真、善、忍的精神不是任邪恶随意践踏的,世间应当成为由善引领着人们的地方,绝不可成为邪恶肆意妄为的领地!

按真、善、忍去行,反对邪恶对真、善、忍的迫害,在磨难中显现真、善、忍的真义,这就是被迫害这十余年,每一名虔诚的法轮功信仰者所做的事情。我们这样做,不仅是在反对迫害,不仅是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更是在邪恶弥漫时挽救人世间的道德与良知。在这个过程中,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从现在的形势看,邪恶终归是不能得逞的了。

明白事实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迫害也就越来越难以维系;曾掌握最高权力的迫害的始作俑者和一些积极迫害的恶徒都以不同形式在遭到报应,曾经整个中国社会邪气嚣张压制正气的情况正在渐渐扭转。这种变化与法轮大法修炼者在最残酷的环境中依然坚持不向邪恶妥协,坚持和平传播事实真相的公民不服从行动是有直接的关系的。

请你们要明白,我们所做的这一切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的权益,更是为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稳定和正向发展做着巨大的牺牲,我们所做的这一切也是在为了你。

不放弃,不绝望,不仇恨,不计代价的去呼唤良知与正义,这就是我们的信仰教给我们的,这就是我们为你付出的。而现在,我们向你发出召唤,请加入向善的队伍,为自己赢得一个美好的未来!

人不信神,不等于神不存在。人不信永恒的道德标准,不等于这标准不存在。只是人往往容易被眼前的利害关系所牵扯,因为暂时的是非颠倒而对善恶的标准失去信心。而正是在涉及到自身利害的时候,在不公不义的挑战面前,就是对人的本性的严肃考验,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未来。如何摆放,希望各位要慎重!请珍惜自己的未来!

最后祝

前途光明!

吉林省法轮大法修炼者

2017年5月

附件:

近期吉林省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部份事实

(内容摘自法轮大法《明慧网》)

1.将法轮功学员正当的公民行为视为违法,用法律手段扰乱、破坏法轮功学员的正常工作与生活。

通讯自由、言论自由、表达自由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这些权利不能因为触及到了权力或什么官方意识形态就被剥夺。这不仅是现代国家的政治常识,也是普世皆准的常理公理。特别是法轮功学员,在其信仰遭受恶意诋毁,自身面临严重迫害,救济渠道又被全部堵绝的情况下,和平的行使公民表达权以澄清事实反对迫害,更是无错无罪。如果只许恶人利用国家机器大肆造谣中伤,却不许受欺侮者表达反对意见,天下绝无此种道理。所以对各种方式的自由表达、和平抗议所做的处罚或判刑,皆属于违法行为。

近一段时间,大批法轮功修炼者以公民身份向最高检、最高法等国家部门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事实,这种行为当然是在正当行使公民的控告权,然而吉林省却有很多人因此被抓捕被拘留被判刑,这是严重侵犯公民权利的违法行为了。

以非常不完全的统计,近期因举报、控告江泽民而被迫害的省内法轮功学员有:蛟河市刘俊堂、陆泊凤夫妇及女儿,2015年8月27日被非法抓捕,现分别被判7年、4年、8年的重刑。

长春法轮功学员胡大桅,2016年12月30日被非法抓捕,现被关押在集安市看守所。2017年4月律师看了案卷,薄薄的几页纸都是围绕诉江一事。律师从法律角度质问,检察院人员只是不语。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白鹤,2015年5月向最高检控告江泽民,7月即遭非法抓捕,现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近2年。期间没有换过羁押手续,已是严重超期关押。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梁宝范,2015年6月17日,遭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国保、昌邑区延安路派出所非法抓捕,并声称梁在起诉江泽民活动中,起带动号召作用,传播、上网,将控告书发往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是犯法行为。2016年11月,在家属没有事先知情,不通知律师的情况下,梁被非法宣判4年徒刑,现已提起上诉。

2.抓捕过程中视法律程序于无物。

2017年4月,长春福祉大路派出所警察着便衣,谎称是买房人骗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子友的家,不出示任何手续强行搜查,强行拿走私人物品。

同月稍早时候,福祉大路派出所七、八名警察,在未出示证件的情况下强行非法闯入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李春友家中,野蛮抄家,同样不按规定出示搜查手续,更荒谬的是在放人时还向家人勒索200个鸡蛋和200个鸭蛋。

3.在法轮功案件的侦讯过程中无视法律程序,抢夺当事人私人财物,捏造证据、诱供逼供现象普遍存在。

2017年5月,长春法轮功学员裴淑梅无故在街上遭到非法抓捕,搜查裴家时,把房东家孩子的物品硬算成是裴的物品,想以此为裴罗织“罪名”。

梨树县法轮功学员刘金茹,2017年4月14日在家中突遭抓捕,当天即在梨树公安局遭到严重身体伤害,跟腱被打断三根、神经断了一根,之后一直病危,现生死不明。

刘金茹丈夫张景全同天被捕,为捏造罪名,办案国保竟把自编证据撒谎说成是刘金茹承认了的。

2017年1月,延吉市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全钟律,被当地派出所电话叫去,在不告知内容的情况下,诓骗全在一张文件上签字,随后即被带去检察院。

2016年9月,德惠市抓捕10名当地法轮功学员,为捏造证据,挨家挨户敲门要求村民签字说收到某本法轮功内容的印刷品。

2015年8月4日,敦化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在某小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到敦化市巡警非法抓捕,随后受到酷刑折磨。到敦化国保大队后,又遭受酷刑虐待:不让睡觉,坐老虎凳,往身上浇凉水,薅头发。邓丽娟曾患淋巴癌,看守所检查身体后,欲按规定拒收,结果国保警察使用手段将其强行送入看守所。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刘圣操,自2016年1月至2017年1月,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本人拥有的一台雪佛兰轿车一直被警察无理扣押。

4.法轮功案件中当事人辩护权被全盘剥夺。

在上面提到的邓丽娟被迫害案中,家属为邓丽娟请了北京律师,法院却以律师不是本地律师为由,阻止律师出庭辩护,并称这是省里“610”决定的。最后,敦化市法院在不通知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非法宣判邓三年徒刑。

上文提到的梁宝范案,初审同样是在不通知家属与律师的情况下开庭的。梁上诉至吉林市中院,妻子刘俊梅欲为其辩护,法院最初同意,后看到刘的辩护词后,粗暴拒绝了刘的辩护人身份。

上文提到的张景全案,初审开庭不通知律师。张景全上诉后,律师连正常的去看守所会见张景全也被禁止,2017年,四平市中级法院同样是非法秘密开庭维持对张的违法原判。

上文提到的刘圣操案,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对刘聘请的北京律师极尽刁难,想尽理由阻止律师阅卷。开庭时,也同样不通知律师。

2016年11月蛟河市法院非法庭审多位法轮功学员,当事人聘请了四位律师为其辩护,法院一律禁止这些律师阅卷,禁止律师上庭辩护。

上文提到的白鹤案,吉林市丰满区不通知家属与律师开庭宣判。白鹤上诉后,2016年11月,吉林市中院以“事实不清”要求丰满区法院重审,至今丰满法院、丰满检察院没有任何动静。律师到法院要求阅卷,法院一直回避。

迄今为止,据大略统计吉林省只有二三桩涉法轮功案件允许律师上庭为当事人辩护,其余皆为秘密开庭。这绝对是吉林省法律界的耻辱!

5.在看守所与监狱中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的人权伤害。

在看守所与监狱中的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权受到严重侵犯。在监狱里,一个放弃法轮功信仰的人的生活待遇会相对好很多,而一名坚持信仰的修炼人就会受到种种非难,甚至非人的酷刑折磨。

据明慧网文章《吉林省法轮功学员十七年遭迫害综述》统计,“明慧网曝光的4071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吉林省共有455名”,已高达十分之一以上!甚至整体环境都在趋于宽松的大背景下,2014年之后,吉林省又新增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仅此数据足可见吉林省监狱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残忍程度,历年来那些失去自由的学员们的悲惨遭遇都已记录在案,即使少数没有记录,也会有上苍记录着这一切。这不是一封控诉信,太多受害安全暂不多提,仅举近期几个案例说明问题。

吉林省女子监狱多年来一直严重迫害狱中的法轮功修炼者。直到现在仍有极恶劣的表现。长春修炼者车平平,女,四十二岁,硕士学位,原吉林省体育学院教师。2013年10月遭吉林市警察非法抓捕,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两年多。2015年9月7日凌晨5点钟,吉林市船营区法院就将车平平从吉林市看守所提出,偷偷非法开庭,秘密判刑四年。即没有通知律师,也没有通知家属,整个过程都是在吉林市“610”人员操控、指挥下进行的。

2015年11月26日,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车平平被送往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大队长倪笑红,狱警高扬是迫害车平平的主犯,2017年3月下旬,车平平受诬陷被关禁闭。据悉,所谓禁闭就是被单独关押进一个小黑屋,没有窗户,地面上固定着铁环,双手要被锁在铁环上,不能站,不能躺,不能蹲,累的受不了了就只能跪着。

车平平绝食抗议,他们把车平平捆绑用铁板车(铁板车上没有被褥冰凉)送到监狱医院灌食迫害,一天灌食两次。后来就用担架,把车平平五花大绑,绑在担架上去灌食。到4月16日看到就只绑车平平的两腿,车平平的手臂无力的挣扎着,还在给她灌食。车平平的家人去接见,监狱不让看。

目前车平平身体非常虚弱,原本一百三十斤的体重至今只剩六十斤,原本一米六六的挺拔身材,现在只能在他人的搀扶下,佝偻缓缓前行。

年近70的延边法轮功学员金英实,2015年10月在朋友家中无故遭到抓捕,此后长期没有音信,2016年4月,当地朋友才得到消息她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延吉看守所,一直戴着手铐,不让家属会见,现头发已经全白,身体状况堪忧。

珲春市法轮功学员李喜莲,于2015年12月遭非法抓捕。2016年1月15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2016年4月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6月份,李喜莲被检查出肺结核,体重从一百三十多斤下降到八、九十斤,家属说人都瘦的脱像了。但吉林女子监狱并没有给李很好的治疗。

6.法外洗脑班仍存在,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自由,已构成严重的权力犯罪。

吉林市北华大学教师韩永强、金艳华、刘英三人在2014年8月1日遭非法抓捕、抄家。随后三人分别被送至吉林市晓光村沙河子洗脑班,在那里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并被强迫受洗脑式精神摧残。

项利杰,女,现年52岁,吉林省辽源籍人,1994年8月与台湾男子结婚。1999年7月迫害法轮功后,项利杰从台湾回大陆为法轮功上访、陈情,遭到了非法劳教、判刑等迫害。2006年12月,项利杰被非法判刑11年。在长达11年的冤狱期间,项利杰遭受了“吊刑、抻刑”等种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摧残,最终导致她右臂残废,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

不久前,项利杰出狱,但随即被当地公安部门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通化法轮功学员吕永珍,被迫害入刑9年,今年2月期满,但辽源公安却强行将刚出狱的吕永珍直接接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安图县法轮功学员张倍齐,2010年被延吉国保非法抓捕,审讯中遭受酷刑折磨,致身体严重伤残。后张被非法判刑7年,关押在省公主岭监狱,2015年7月获得自由。

张倍齐出狱后,当地“610”继续去张倍齐家骚扰、录像,让张倍齐去洗脑班,张倍齐被迫离开安图,到吉林市女儿家居住。

此外,据《明慧网》2016年发布的统计,德惠市政法委610长期用“洗脑班”形式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自2002年成立以来,几乎年年抓人。以2015年为例,7月到9月间,计有法轮功学员21人被非法抓捕,多数是在拘留后被政法委动用特警,强行押送到洗脑班进行精神与肉体上双重摧残与迫害。

舒兰市的洗脑班也非常嚣张,据统计,2014年8月,计有12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洗脑班;2015年舒兰洗脑班也频繁往里抓人。

以上所述,并非个例,而是吉林省内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普遍情况,篇幅所限,我们在这里仅仅是按时间顺序随手选取最近发生的案件权作例子而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