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评三退 » 共产党百年真相 » 江泽民带领儿子率先哄抢“公有制经济”
江泽民带领儿子率先哄抢“公有制经济”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2)
作者:梁木

今天的中国大陆,1949年以来中国人民流血流汗、拼死拼活、共同创造的全部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财富被江泽民带领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遗尽。(大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2017年04月04日讯】今天的中国大陆,1949年以来中国人民流血流汗、拼死拼活、共同创造的全部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财富被江泽民带领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遗尽。

《宪法》名存实亡。

接下来,我们看看江泽民是怎样充当哄抢公有制经济带路人的。

(一)为家族谋私利,不吝总书记身份亲自动手抢国企。

1999年11月3日《华尔街日报》报导: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联投)(SAIL)的法人代表、总裁、董事长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

中国人都知道:江泽民家族的电信王国,起步于上联投,但中国人很少知道江泽民家族的这间公司是抢来的。

1. 江泽民隔空喊话。

上联投资,系1994年由上海经委责成一位黄姓副主任创办的。该公司总投资1,600万美金,整个创办过程,黄姓副主仼呕心沥血。但公司建成并开张三个月后,却发生了怪事:黄副主任被告知调回科委继续作副主任,这间公司将被出让。

由于整个公司都凝聚著黄副主任的心血,因此黄副主任坚决不接受公司出让决定,并强硬提出:如果出让,我买。

其实,操纵科委出让这间公司的幕后是上海市委,上海市委则是被江泽民隔空喊话。原来,这间公司开张被江绵恒盯上。于是,江泽民替儿子找了上海市委。上海市委授命科委的出让。当时,尽管科委己经将底牌给黄看了,黄还是坚持自己买断。在这种情况下,考虑到,如果硬碰硬,让黄闹起来,总书记面子上不好看,不如选择一个让黄知难而退的办法,给他一个让他接受不了的价格,就大事化了。于是,科委同意黄买断,但评估报价却高于投资,达到一亿三千万人民币。上海市委没想到,就是这个价格,黄副主仼也同意买断。

在这种情况下,上海市委断然采取强制措施,将黄副主任赶出这间公司。尔后,江绵恒空降,(事实上,是上海市委为江总书记办好了企业改制的买断手续)。

2. 江泽民吃霸王餐。

接下来,这间公司发生了二件大事。其一,被强制赶出去的黄副主仼暂时消逝了;其二,这间公司是按江泽民提出的价卖给江家的,报价三百万人民币。

上海将卖给黄副主任时作出的一亿三千万的评估报告撤销,按江泽民要的重新评估报价,在履行了中共的法律程序后,拍卖行竞能够冠冕堂皇地对上联投又作出确认资产价值为三百万人民币的新评估报告。于是,一亿三千万的企业,被江泽民三百万“买”回家了。

江泽民心知肚明:上联投资市值超过一个亿。若改制给黄,市值就是被确认的一亿三千万,黄就得掏一亿三千万给市经委,而江泽民要就三百万,这是改制吗?不,这是打着改制的幌子抢。其实,上海市委等于白白将一个诺大的国有企业抢了贿给中共总书记江泽民。(这个案例信息来自上海市委、有上海市经委企业改制挡案为凭,铁证如山)。

作为执政党的总书记,江泽民可谓胆大包天。

江泽民凭空向上联投伸进来的这只脚,绝不是要兑现邓小平对穷人负有帮扶义务(那种先富带后富的)改制收益,而是公开以总书记身价直接抢了超过一个亿的国有资产归家族私有。这一抢是地地道道的刑事抢劫犯罪。尽管中共自己的刀不削自己的把,刑法不治裁本党的犯罪,但不等于不犯罪!正是这一抢,彻底搅乱了邓小平的企业改制。让中共所有的官员全都红了敛财的眼。

笔者用江泽民打着邓小平改制幌子强抢上联投的例子,是告诉中国人民:今天中国大陆,所有被中共改制的国有企业,其履行的所谓合法程序都是假的,其改制过程,如同江泽民父子强抢上联投一样,都是刑事抢劫犯罪。

评:中共全党动手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的刑事犯罪,正是强抢上联投开的头。其实,被邓小平先富的那些改制企业受益厂长、经理承担的带后富的责任,也是被江泽民这一抢卸载掉的。

(二)江泽民率先一抢,造成中共全党动手抢天下的大乱。从江泽民为家族抢下上联投那一天开始,中共的所有官员就都不守本分了。

1. 江泽民率先一抢,让中共大小党魁疯狂,以致曾庆红为家族捞钱,竟敢向国有大企业下手。

我们知道:江泽民集团瓜分国有大企业,用的犯罪手段是混制:即让国有大企业通过控股,变成集体企业;再把混资控股的集体企业变成私人的资产;然后国内变成国外,实现“蛹化蝶”。江泽民之所以对国有大企业如此混制,一个重要原因是党员干部个人量力没办法蛇吞象。可是曾庆红却可以。

据2017.1.8日新浪张宏良文章揭露:一位中央领导人的儿子xx,空手套白狼。文章说:xx从银行贷款7,000万买下山西一煤矿,然后,请评估公司评估价值为7.5亿,按此价,xx把煤矿卖给了鲁能集团,还了银行7,000万,净赚6.8亿;之后,xx用同样方法操作数次,赚了33亿,接下来,xx居然用这变戏法得来的钱,出资37.3亿,买下了净值738.05亿,实际价值超过1,100亿,甚至更多的鲁能集团91.6%的股权。
这中央领导人就是曾庆红,xx是他儿曾伟。

登鲁能网站看到:鲁能是山东省第—大国有企业:横跨煤电、矿业、房地产、工程建设、金融、港口、高速公路、体育等多项产业的经济王国。其中,房地产履盖全国十几个大城市,仅东海之滨到西北高原的十几个能源基地,个个资产都不下百亿。保守估计,鲁能实际资产绝不是一千个亿能挡住的。却以零头都不够的37.3亿卖给了曾伟。

理顺这起大案线索发现:曾伟贷款7,000万到山西买煤矿,应该是曾庆红与巴结他的鲁能高层内鬼事先就商定了转让鲁能计划的一个步骤;因为,早在江泽民父子公开动手抢上联投之前,中共所有高官受邓七条限制,谁家也没有过亿的资产,同样,抢鲁能的曾庆红家族也没有钱,正是为了让没有钱的曾庆红家族有钱,鲁能才将自己看好并选定的山西等多地煤矿,给曾庆红买了卖。

2006年,由于工人造反、媒体爆料,使买卖流产。但匪夷所思的是:明明是曾庆红伸手向鲁能抢劫,最终,竟变成了由鲁能集团出资85亿回购自己?!

评:从山西买煤矿倒手鲁能、到买卖鲁能,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确实厉害!空手套白狼就能蛇吞象,要知道,尽管曾庆红最终未能吃掉鲁能,却也扒了鲁能一身皮,净赚85个亿,可谓创下了山东土匪抢劫的历史纪录。

2. 江泽民率先一抢,让曾庆红蛇吞象,让131万官员,尤其江家帮疯狂敛财。

为私利无视良知道德,丧心病狂。中共的本性也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发生裂变的。

其实,中国人民唾骂的“太子党”也是在这个时期形成的。笔者不否认,从1978年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开始,整个80年代,高干子女大都下海经商,过程中,有人搞腐败、官倒。1989年发生的“六四”天安门事件,就是以反腐败、反官倒为主题的民主运动。“六四”之后,特别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中国进入市场经济,同时开启了高干子女进驻垄断领域的大门。但笔者认为:90年代初,即江泽民父子抢上联投的1994年之前,高干子女虽垄断了房地产、矿产、能源、金融及政府颁发特别经营权的垄断性经营行业,但大都能够按中共当时对垄断行业的要求从事经营活动。从江泽民父子抢了上联投开始,垄断行业的高干子女们也都不守法了。到2006年,当高干子女们都瞪大眼睛看着曾庆红蛇吞象:用37.3亿拿下1,100亿,被告发后,不但没有受到处罚,反而获赔85亿,便都开始发飙。

其实,高干子女疯狂敛财,正是受江、曾诱惑;抹黑“太子党”未必不是江、曾的诡计。宣传太子党无所顾忌地疯狂敛财,恰恰为江家帮抢、占、贪提供了有利的掩护。如吸引了中国人眼球的八大家族贪腐,从百亿美元起步,可谓一家比一家贪得多,贪得狠。让全中国人民都去替八大家族数钱、骂太子党,江泽民家族便可悠哉悠哉闷声发大财了。

今天中国大陆,敛财最疯狂的就是江泽民父子。

3. 江泽民率先一抢,让曾庆红蛇吞象,让中共地方官员像扎了鸡血,私欲无法遏制。

如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旗下的大连鑫昌实业开发公司,全民企业,职工59人,拥有资产近3亿,被江泽民“党政机关不准经商办企业”的规定解体。根据规定:人寿应将3亿资产与59名员工一起打包脱勾,但,人寿的官员看着那3个亿眼红,便设计公呑私用,为达目的,他们先通过时仼中共大连市委书记薄熙来发声,将鑫昌实业开发公司总经理以莫须有收监(事后又无罪释放),将所有在职员工以12,000元不等买断工龄;然后,再将自己的亲朋好友,从天南地北纠集到一起,利用被其哄抢的资源(包括不动产公建),另立锅灶,谋取私利。

江泽民操纵企业改制的二十年间,全国各行各业都是这样:让有稳定工资福利待遇的在编国家职工下岗,变成社会不稳定因素;然后,腾笼换鸟,企业原有的固定资产被官员利用来养自己的亲朋好友、培植自己的亲信、捞自己的好处;可以说,江泽民集团操纵的企业改制,大陆真正靠双手劳动吃饭的老百姓,受益很少。

今天的中国大陆,架构中共的江泽民集团所有的家族,资产没有不过亿的。甚至,似曾庆红、罗干、刘京、李长春、周永康、徐才厚、刘云山、张高丽等政治局常委家族,资产超过百亿美元的都不算富。

(三)滥用总书记职权,将儿子包装成官商一体的流氓大亨。

1. 江绵恒经历。

江绵恒1986年赴美留学,1991年获费城德利克斯大学电机工程博士学位,1993年回国,就职于上海冶金所。1997年2月,邓小平去逝,同年7月,江泽民授意上海市委任命江绵恒为上海市冶金所所长。1999年11月,江泽民亲自任命江绵恒为中科院副院长(副部级)。据任命报告显示:江绵恒主要负责国家高新科学技术研究与发展。中科院证实:从任命到被习近平免职,中科院没人见过江绵恒。然而,这个任命却让江绵恒有了敛大财的资本,成了官商一体的流氓大亨。

2. 江泽民任命江绵恒中科院副院长的用意。

江泽民任命江绵恒中科院副院长,是对1998年7月,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向全体中国人民郑重承诺》七条)之第一条:“惩治官商勾结腐败”,第二条:“坚决制止高干子女、配偶经商”规定的践踏。等于向全党、全国人民发出了一个信号,即从江绵恒被任命中科院副院长开始,共产党的天下官商可以勾结,不仅可以勾结,而且官商可以—体。

江泽民对儿子的这个任命,其实,也是江泽民本人干官商勾结、官商一体勾当的缩写。

3. 官商一体,中共变成抢掳国家经济的黑帮。

事实上,从江泽民将儿子包装成官商一体的那天开始,中共就变成了黑帮。官商一体,官商勾结,官员跨黑白两道,抢、占、贪无恶不作;高干子女、配偶垄断行业,经商办企业,疯狂敛财。笔者所以将中共定位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正因如此。

4. 官商一体,江泽民家族富可敌国。

据《江泽民其人》介绍:江泽民于1994年用300万作幌子替家族抢下了上联投、1999年11月又亲自任命江绵恒为中科院副院长后,就开始打造家族“电信王国”。一方面,仗着总书记,搞权钱交易,笼络天下富豪;另一方面,让江绵恒以上联投为旗舰,打着中科院副院长旗号向国家电信等多元领域进军,短短几年时间,建立起了庞大的家族电信王国。

如今,江泽民家族己成为中共官商一体、官商勾结的最高代表。

(四)“中国第一贪”,江泽民父子已成为全人类最大的两个刑事犯罪分子。

中国人都知道:中国网通是江泽民家族企业,其上市公司市值1,666亿。但中国人民却不知道,除了这1,666亿的一个上市公司市值,江泽民作中共总书记以来的二十多年间,其家族成员都在干什么?利用抢、占、贪等手段,究竟拿走了中国人民多少钱?

下面通过一组事例,引发读者思考:

1. 将中国联通和中国网通合并,江泽民把国家电信抢来当家族企业。

(1)为家族能吃掉国家电信,江泽民绞尽脑汁。

先让江绵恒以国有上联投名义,入股网通,然后,再亲自下令将中国电信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的国有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等于送给他的儿子。2008年,江泽民再决定将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成立新的联通公司,将大网通、联通二套人马归一。表面上,壮大了国企力量,实际上是将网通、联通全部归于江绵恒旗下,变成了江泽民家族企业。
从习近平打虎抓捕的中国联通高层主管的犯罪轨迹看,所有的经济犯罪问题都与江泽民、江绵恒有关。据报导,江泽民腐败治国,江绵恒的中国电信王国覆盖了中移动、联通和中国网通。甚至,公开参与搞政治,中国最大搜索引擎百度被揭,曾深度卷入周永康政变;而腾讯、金山则涉及替江泽民集团实施监控和网络封锁。

(2)合并后,国家电信的收入归江泽民家族。

如2015年1月8日,中共官媒发表题为“专项巡视精准打击 反腐风暴刮向民航、通信等领域”的文章,明确显示中纪委已经盯上了通信领域。有报导称,作为全球最赚钱公司之一的中移动,多年来没有将利润上缴国库,而是进了江泽民、江绵恒父子的口袋。

中移动前副总裁、前网通总经理张春江,被指是江泽民、江绵恒的“白手套”(中间人)。张春江于2011年7月22日被判死缓,成为江泽民家族的替罪羊。

2. 上海滩,江绵恒通吃八方。

(1)上海滩所有的上市国企,江泽民家族都有股份。

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

上海一些重要经济领域都有他的份,先后投资中国网通(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宏力半导体、上海微创软件有限公司、香港凤凰卫视、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等数十家上市国有大企业,江绵恒或任副董事长、或任董事,无一不是说了算的后台老板、无一没有干股、无一不坐享其成,大把捞钱。

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机,无意中发现空中杂志上刊登的上航董事会举行会议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绵恒,但上航正式股东名单则从未向社会公布过。

(2)江泽民家族的上市公司。

2001年以来,江绵恒的上市公司和其控股公司已经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中国网通等,业务涉猎电缆、电子出版、光碟生产、电子商务的全宽频网络等领域,(这些公司虽然打着第三人的旗号,但都是江泽民家族的私有公司),已形成规模垄断经济,让财源滚滚。

(3)可以说,江泽民父子在上海,所有做大生意的人(无论国企、个体),不膜拜他们就没法混。从江泽民被习近平追着打虎的今天,上海没有一家(或国有、或个体)敢公开站出来把江家利用上市公司捞钱的底牌亮出来。可见,江泽民家族对上海滩控制的程度。

笔者认为:今天的上海滩,国企、个体,称得上巨头的,有一家算一家,孝顺江泽民家族的红包都不会掉下100亿。

3. 江泽民家族贪腐,几乎遍及上海滩一切领域。除了电信,还涉及地产、工程建设、金融、医疗等诸多领域。

近年来,中共多起轰动国际社会的重大贪污案都与江泽民家族敛财有关,如“周正毅案”、“刘金宝案”、“招沽权证案”等,都涉及到江泽民家族天文数字的贪污受贿、侵吞公款。

(1)“刘金宝案”

江泽民父子强抢上联投的三百万掩护费是刘金宝用了国家银行的钱。

早前媒体报导称,1994年,江绵恒以三百万元购下价值上亿元的上联投。同年,刘金宝出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报导质问,江绵恒的钱是否与刘金宝有关?此后,刘金宝平步青云,1997年调任中国银行港澳办事处副主任,再一路升到总裁、副董事长。

2000年江绵恒创立宏力微电子公司,需要的64亿美元也是刘金宝违规动用了国家银行的钱。由于需要巨额资金,江绵恒没有这么多钱,就以与台湾富豪王永庆之子王文洋合作的名义,通过刘金宝从银行里骗。由于江绵恒是打着与台湾企业钜子王永庆之子王文洋超级合作组建宏力集团,一度被称为两岸“金权太子党”的超级合作。

当时的王文洋不过一介书生,因搞婚外恋被父亲赶出家门,他那超级合作的巨资从何而来?在台湾媒体的连番追问下,王文洋透露他“投资”的16亿美金资本,自己其实没出一分钱。几十亿资金都是江绵恒单方面出资,江绵恒才是真正的大老板。据中纪委办理周正毅案牵连调查:江绵恒,宏力微电子公司成立时,其数十亿资金均系刘金宝从中银上海违规批出来的。

江绵恒多年来一直对外隐瞒事实真相。对此,替江泽民家族打掩护的左派文化五毛,居然对大陆民众制造惊天谎言:以攻击“江绵恒傍大款”的手法,通过新闻媒体放料,替江家轻松抹罪。

2005年8月12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刘金宝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香港媒体披露,国际结算银行在2002年12月发现一笔无人认领的中国外流资金,达20多亿美元。刘金宝在狱中爆料,这笔钱是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国外的资金。

(2)“周正毅案”江绵恒在上海疯狂圈地。

据报导,号称上海首富的大地产商周正毅在2003年5月被查扣,他逃税、操纵股票和不法贷款已经导致中银香港分行总裁刘金宝被撤职。《开放》杂志透露,在调查周正毅官商勾结圈地问题时,甚至已查到江泽民的两个儿子头上。调查人员查到在紧邻上海静安区的普陀区,发现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和普陀区政府也以周正毅圈地的手法在静安区圈了一大块地。

一直致力揭露“周正毅案”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说,看到一份材料,举报江绵恒所在的公司和上海社会保险基金共同投资专案。他披露,曾举报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因私人工程强迁上海闵行区马桥乡旗中村的1万3千亩土地,其实这块地旁边还有一大片土地,是江泽民的另一儿子江绵康,以中科院名义和闵行区政府共同圈的土地,名为闵行开发区紫竹园。

江绵恒和江绵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都是免费圈地,不掏一分钱。郑恩宠在2007年1月23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已收到大量举报江绵恒的材料,他相信消息来源可靠。

(3)江泽民江“招沽权证案”黑幕

早在2007年中共十七大前最敏感的时期,海外多维网站报导了一篇题为“通了‘海’的海归美女”的文章。文中披露中共证券市场有史以来的第一大丑闻,涉案金额高达1.2万亿人民币的“招沽权证案”黑幕。该案直接将江泽民、贾庆林、黄菊、吴志明等卷入敛财黑名单中。

文章披露说,由上海证券交易所及其高管刘啸东制造的“招沽权证案”,是中共证券市场惊爆金融史的第一大丑闻,仅这起“招沽权证案”就涉及1.2万亿人民币,被骗的50多万大陆股民因此倾家荡产、血本无归,直接损失228亿元人民币,间接损失500多亿元人民币。

中共十七大前夕,中共财政部长金人庆突然出事,当时胡、温正在彻查近1千亿人民币去向问题。据了解,金人庆未经朱镕基批准及签字,就把1千亿直接划拨给了江泽民,而江把这些国库里的直接钱转到了国外自己的秘密账户上。

4. 江泽民妹妹都不止十万亿美元?

2014年3月,来自中港台三地的四男一女前往香港汇丰银行总行,出示一张10万亿美元的汇丰存款证明书,要求银行职员核实确认。他们声称这10万亿美元证明书的合法持有人“江绮云”是江泽民的妹妹,他们协助江泽民妹妹处理一宗大交易。此事引起银行经理起疑,而报警。事后两男一女抓捕,因文件造假等被控五宗罪。这起案件在香港政府可以公开查询到,案件编号“DCCC 746/2014”。

在这个世界上,谁能以个人名义定期存款美元达到10万亿之巨?!十万亿美元对江泽民的妹妹都不在话下。那么江泽民父子贪了多少钱?诈骗犯都要顶着江泽民家族的光环?可见江泽民家是“中国第一大贪”早已深入人心。

(五)对江泽民集团犯罪的思考

1. 撕开江泽民集团“合法腐败”外衣说。

《北京之春》2015年4月号刊登了朱振和的文章:《合法腐败与腐败的社会化》。文章说:今天中国大陆的官约占总人口1%,攫取的财富总量却占到国家全部财富的90%以上。他们获得财富手段多样:在贪腐敛财之外,更多的财富是通过“合法腐败”获得。文章例举“十八大”以来,被习近平打虎的中共高官,如铁道部长刘志军、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敛财都是上百亿,而被公开审判,定罪的却只有贪污受贿的区区几百万、几千万,为什么?因为合法腐败不算罪。

是。笔者先为朱振和点个赞。中国大陆之所以能出现“合法腐败”概念,是因为江泽民集团得到了自己制定的那些所谓国家法律的保护。

正如江泽民父子抢上联投的刑事犯罪,由于有认证资质的评估公司出具评估报告,说上联投资产总值一亿三千万合法;说上联投资资产总值三百万也合法;且按改制文件精神,将企业归江泽民家族私有还是合法。

再如曾庆红父子强抢鲁能集团的滔天大罪,在他们的逻辑中,走的每一步都合法:a. 去银行货款7,000万合法;b. 买山西煤矿(不估价。曾伟愿意买,矿主愿意卖)合法;c. 请国家认证资格的评估公司进行了资产评估合法;d. 按评估价把煤矿卖给鲁能合法;e. 买鲁能股权(国有大企业转制,按深化改革政策进行)合法;f. 鲁能(被告了)再照中央指示回购股权合法。

中共所谓的法律,并不是民主国家的法律,而是党作恶的犯罪工具,曾庆红正是利用了这套歪理邪说,空手套白狼,一举获利85亿。这些财富是谁的?既不是党企鲁能的,也不是曾庆红家族的,是国家的!人民的!

“合法腐败”,把打着改制幌子抢下来的国有集体企业、国家资源,披上了合法外衣,定义合法所得。其实,这正是江泽民集团对国家民族人民犯下的万千大罪之主罪。

2. 认清江泽民集团犯罪本质。

从严格意义上讲:将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国家经济三十年的刑事犯罪说成是“合法腐败”,涉偏袒、误导之嫌。

假如大陆搞真法制,从司法独立的立法意义上,运用法律手段、界定法律行为,可以这样理解。但大陆根本不存在独立于中共独裁体制之外的司法体系。大陆今天的法律,都是法律痞子为江泽民量身制定,用来行凶、作恶、获利、欺骗、麻痹中国人民的犯罪工具。他的所谓法,说穿了,不是用法律怎样给人民公平正义,而是怎样想法去欺压、剥削、侵害老百姓权益。

说到底,习近平反腐还是不彻底。知道江泽民集团的主罪是打着改制的幌子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哄抢国家资源,为什么不兴正义之师,问这滔天大罪?而贪腐仅仅是江泽民集团犯下若干大罪中的一宗!(未完待续)#

(大纪元原创作品,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