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吉林监狱 » 吉林监狱警察王元春的犯罪事实
吉林监狱警察王元春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监狱所谓“教育中队”狱警王元春多年来采用减刑、加分等手段诱惑、怂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元春还声称自己是吉林监狱洗脑转化专家,领导都得听他的,他说怎么干就怎么干。法轮功学员史文卓,坚定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判刑两次,在吉林监狱“教育中队”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仅遭受严管和押小号就有9次、加起来共有一年时间,遭受酷刑多次,其它迫害难以计数。

史文卓于2016年5月29日出狱。他说:“回首这十三年的狱中经历,监狱中所见、所闻以及心灵感受,历历在目、触目惊心、催人泪下、惨不忍睹……不堪回首、又挥之不去、难以忘怀。面对一桩桩、一件件野蛮的、无理的、残酷的或突如其来的或惊心动魄的或漫长又无助的无休止的摧残与煎熬、歧视、侮辱、打骂、体罚虐待和酷刑折磨对人类和人性的尊严与伦理的践踏与侮辱,对道德和法律的践踏与蔑视,对个体生命、家庭以及整个社会的伤害和败坏使我不得不鼓起勇气仗义执言……”

史文卓说:“我自己受到迫害的同时,谁又能想到:迫害我的人才是真正受到了迫害呢?他们的下场和结局更是可悲可叹!起码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是有向善的机会和向善的可能的,如果遇到好的环境和好人是可以改邪归正、弃恶从善的。这不是所有善良人、正直的人、为社会负责的人所共同期望的吗?可是他们却被指使、利用,被威逼、利诱和蒙蔽、欺骗、煽动的情况下采用假恶丑、暴力手段荒唐可笑的去所谓‘转化’信仰‘真、善、忍’的人,过程中一定充满着谎言欺骗、诬陷、造假,谣言煽动、怂恿,还有蒙蔽、掩盖种种欺上瞒下手段,没有一样是真实的,更不敢接受调查、质问和推敲。”

下面是史文卓诉述他在吉林监狱所谓“教育中队”遭受狱警王元春迫害的经历:

第一次冤狱九死一生的诸多事情细节暂且不说。单说第二次在吉林监狱我本人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到王元春及其操控的犯人迫害的事实。

一、暴力“转化”,践踏法律与人的尊严,剥夺基本生存权

(一)用脚踢人、铁椅子酷刑、抹布塞嘴、关小号长达64天等

2013年6月13日,王元春带领十多个犯人,到入监队要把我带到教育中队(教育中队是由王元春主管的专门使用卑劣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中队,那里从早上5点起床,一直坐到晚上9点,仅中午休息一小时。这是王元春私自制定的规矩。),我说:“不去”。我不去的原因是他之前在4月28日说过,我去教育中队要专门收拾我。这时三四个犯人就连拽带拖地把我抬了出去。出了监舍大门王元春就开始用脚踢我,我问王元春你为什么踢我,王元春就让犯人用事先准备好的抹布使劲往我嘴里塞,塞了好几次致使我的上牙膛被犯人抠坏,以至于后来好几天喝玉米面糊涂粥都疼。因为我坚持不去教育中队,王元春让犯人把我抬进小号。和我一起不想去教育中队的还有刘景君,他和我一样被押进了小号,一进小号我俩都被上了铁椅子折磨。

酷刑演示:铁椅子

2013年8月5日,王元春到小号提审我,跟我说让我去教育中队,因为在关押小号期间我心脏、血压都出现了问题,整天头晕目眩,因此我跟王元春说:“我可以去教育中队,但是你不准暴力转化我”。王元春也保证了不打人,并且说教育中队的那些看管法轮功的犯人(犯人包夹)都是他自己培训的。王元春为了让我在小号再遭几天罪,过了11天直到8月16日,我才被警察孙玉文、徐博阳及犯人康建国从小号架出来。到此时为止我已被关小号长达64天,被架出来的时候头晕目眩,脚一点劲都没有了站都站不住。

(二)操控犯人毒打

2013年8月17日,王元春教唆犯人包夹说只要法轮功学员不服从他们的管理就可以打。因为我们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从进教育中队开始就几乎被剥夺了所有应享有的权利。每天被刑事犯包夹看着,不许我们说话,即使包夹犯人侮辱我们也不敢反驳,一旦反驳就会被扣上不服从管理的帽子;不准随便上厕所,甚至连大小便都得按规定的时间上;从早到晚都得在床上坐着,即使吃饭也不允许下地,每天长时间这么坐着致使我腰部和腿部都落下了毛病。犯人包夹时刻在监视看管着我们,甚至连开自己的箱子拿水杯喝水都得经过他们同意,还不许我们自己去超市买东西、打亲情电话、定营养餐等等,诸如上面的情况还有很多在此就不一一说明了,这些都是王元春针对不转化、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定的不合理的规定。

2013年9月9日王元春来监舍跟我们说他看了海外媒体在9月8日刊登的文章,文章上说“从老残监区调到教育中队的一些犯人包夹对刚从长春铁北监狱转到吉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穷凶极恶的手段进行迫害”,他恼羞成怒的对我们说:“文章全都是假的,你们在座的都有责任,海外媒体不是这么说么,那我就按海外媒体说的干!”

之后他以这件事为借口开始了对在教育中队不转化、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首先他制造了犯人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之间的矛盾。他逼迫犯人写如何的穷凶极恶的打人,但事实上这些犯人不知道如何写,打过人的也不敢把打人经历写出来。犯人被逼着写了4、5天后,9月13日王元春又来到监舍对我们说:“你们法轮功逼我,说我是恶警、犯人是人渣,这就是逼我们出手啊!不行就得真打了。”说完王元春就走了,他走后犯人宫宪新、黄振洲说:“就怨你们法轮功学员,你们要是转化了我们能有这些事儿么,你们再写不出来就真动手打你们了这时我便说:“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时包夹犯人康建国就说:“你要再说话我们就揍你。”说完上来就往我脸上打了好几拳头,我说:“你凭什么打人!”他蛮横的说就打你了,你愿意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去!我说我要见王元春,他说王干事没时间见你。之后让我把褥子卷起来,面壁而坐,就在这时我心脏病犯了,手脚抽搐不停,我管他们要药他们却不给。犯人康建国说:“没事,你死不了,死了我负责。”

午饭后刘正伟看我抽搐的确实很严重,才给了我4粒速效救心丸,但是不准我中午休息。这时候我浑身没劲,已经快要虚脱瘫痪到床上了。犯人还是逼我坐好,我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也坐不稳了,这时候闫克辉、崔青林、王洪伟分别在我后背重重的打了几下。过一会崔青林又再次的过来问我到底想咋的!这时候我虚弱的回答说:“我不想咋的,我想见王干事(王元春),谁给你们的权利随便打人。”随后便进来了一帮人在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里对我进行了5次殴打,把我头往墙上使劲儿撞、用拳头打头、脸、肚子、腿;三个人按着我,四个人打我,崔青林则在旁边督战。打我的人有闫克辉、黄振洲、张志、康建国。

酷刑演示:毒打

我遭受了一下午的毒打后瘫痪到床上已经坐不起来了,但是康建国仍然要求我坐着,并狂妄的说我要是死了他负责任,这时候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奇怪的是我挨犯人的打,没有一个警察过来制止这种暴力行为,事实上我挨打的一幕幕全都在管教室的监控录像里,他们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假装不知情,一连几天都没有进监舍,我想把此事反映给监狱领导,但是教育中队实行封闭管理任何领导我都见不到!

其实这件事情就是王元春设计好的,他挑拨犯人与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做对,让犯人打法轮功学员,所以把事情告诉王元春也无济于事,我想了想就这样忍了下来。

但意想不到的是过了10天,在2013年9月23日,王元春仍然以海外媒体曝其在教育中队的恶行为借口,让不转化、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按照他的要求写材料证明海外媒体所曝光的事件是假的,因为我到教育中队还不满一个月,之前在教育中队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一概不知,所以跟他们说我不知道事情的真伪,不写。王元春知道后和新调来的王立波队长、孙玉文警察到监舍,王元春威胁我说:“法轮功在网上给我造谣,你必须得给我澄清在网上给我改过来,必须写!”说完就给我两个嘴巴子,这时候上来三个犯人(许龙一、高文峰、方龙石)把我按在床上,孙玉文干事见我不说话就往我脸上泼了一杯水。王元春对犯人说:“你们必须让他写!”眼见着三名犯人给了我几拳也没出声阻止便走了。

王元春走后,这三个犯人看我身体状态实在不佳,便说:“史文卓你也别给我们找麻烦,这是王干事让你写的,我们也不想难为你,但是你要是不写的话遭罪的就是你自己了,今天咱们在本监舍打你几拳,如果外舍来就不仅仅是几拳头的问题了,你得遭大罪啊。”我听见后很是绝望,教育中队怎么会这样毫无人性的逼迫我,分明是一个黑势力王国,犯人包夹就是王元春的打手,如果不按要求做必然会遭到毒打虐待,万般无奈下我只好按要求写材料。此事件还远远没有结束。

2013年11月8日,王元春又来到监舍挑衅的问:“史文卓,海外媒体到底什么时候给我澄清?”我回答说:“打酒得管提瓶子的要钱,又不是我上的网……”王元春听见我这样回答看了我一眼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是不是搬到大号,人多了有人敢往起蹦了。”话音刚落,犯人尹昌海便朝我走过来,上来就给我眼睛两拳头,以至于眼眉下方哗哗流血。他说:“你敢跟王干事这么说话,就是找事啊。”之后又来了一帮犯人(许龙一、金龙海、冯剑)对我进行殴打,他们用拳头打我头、脸、腿,掐我脖子让我呼吸不顺。就这样殴打我十几分钟,致使我的左眼青紫并且肿起来了,脸上也是一块青一块紫的,浑身都是青紫色的。

当天晚上,王元春为了报复我,他让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18人不许睡觉,静坐到后半夜1点。就这样我在教育中队遭到了第三次殴打,我无处伸冤,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是好……

就在我绝望求助无门的时候,我的家人在2013年11月13日来接见我,我妻子和我姐看到我眼睛青紫的肿起来了,脸上还有明显的伤痕便问我怎么回事?我在接见的时候也不敢说遭人殴打了,没有作声回答,家人看到我为难且害怕的神情便知道我挨打了。11月14日我家人来到吉林监狱想找监狱领导讨个说法,王元春接到了门卫的电话知道我家人来了,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假装问我的伤是怎么弄的,我说是被尹昌海打的,但是王元春却说你的伤不是眼镜刮伤的么;我说不是就是被尹打的,然后他把尹叫过来问他是不是打我了,尹承认了;王元春在这时候却说:“史文卓眼睛上的伤不是眼镜刮的么?”这时候尹便懂了了王元春的意思不做声了。王元春又说你俩是因为个人恩怨才打史文卓的,这时我说:“我才和他认识三天,怎么会有个人恩怨。”我坚决不同意王元春将我挨打的事实说成是因为和犯人的私人恩怨。王元春为了掩盖他让犯人打我的事实,王元春见我的态度很坚决始终不同意,便威胁我说:“史文卓你给我找麻烦,我也不让你们好受”,之后让犯人把我带回监舍。他出去见我的家人。

我回到监舍后,王元春的心腹崔青林(犯人中的管事人)在听完王元春的吩咐后也回到监舍,他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听着,今晚让你们坐到后半夜1点,这是因为史文卓,你们别怨别人”,之后就找我的茬,然后一帮犯人就上来对我再一次的进行毒打。他们把我从床上拽到地上,用脚踩着我的头,有的犯人还用脚使劲踢我,他们用膝盖顶住我的后腰,把我的肩膀使劲儿向后掰使我疼痛难忍,我虚弱的说:“你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对我”,这时他们便用抹布塞住我的嘴,让我喘不过气来。我遭到这样非人待遇的毒打致使我的心脏病又再次复发,我管崔青林要药,可是他却说:“你死不了,不给你。”他们就这样十多分钟不间断的折磨我,可是我在监狱门外的家人却不知道我正在监狱内遭到如此惨烈的毒打……王元春出去跟我家人说,我在接见日的伤是因为和犯人的私人恩怨才留下的,他企图用谎言来掩盖他在教育中队逼迫我让犯人毒打我的事实。殴打我的犯人有(崔青林、康建国、李京峰、张向龙、金龙海、冯剑、王洪伟)

下午,王元春又来到监舍,见我被打成这样也没问原因,张狂的对我说:“史文卓现在你家人走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家还来找我……”我刚要说话,可是王元春却跟我说:“闭嘴,你是话唠啊!”紧接着就给我一个嘴巴子。随后犯人石镇祥、宫宪新、冯剑、王宏伟等一帮王元春的打手又上来开始打我嘴巴子,踹我……

我经过上午的毒打后已经再无体力承受他们的殴打了,身心俱疲。王元春就站在那眼睁睁的看着犯人打我也没有制止。这时我说:“王干事你就看着他们打我你也不制止,你是支持他们这么打我?”见我这样说,他才对犯人说别打了就走了。他走后打我的犯人开始用污言秽语辱骂我。因为我一天遭受了两次毒打,身体状态极度不好,实在是没有体力静坐到后半夜一点,晚上点号时我就向狱政科值班的警察求救。在我呼喊救命的时候,跟我同监舍的许龙一、方龙石就跑过来堵住我的嘴制止我呼救,值班警察听见后见他们这样围攻我,问:“你们在干什么”,一大帮犯人却说我是精神病,值班警察让他们把我放开,让我从床上下来,把我送进小号将我隔离了。我在去小号的路上向警察简单的诉说了我这一天的经历。值班警察知道后向监狱领导反映了情况,而后当晚没有让不转化的学员静坐到后半夜1点,坐到十点就休息了。

第二天,11月15日王元春到小号提审我,让我回教育中队并保证回去后不再让人打我。上午九点多我就和王回到了教育中队,下午王元春又进监舍说省监狱管理局来人了。领导们经过上述描述你们可以看出,这一幕幕都是王元春自编自导的闹剧,他一面逼迫我隐瞒家人他让犯人殴打我、恐吓我的事实,我如果不服从仍旧让犯人殴打我;一面又欺骗我的家人,完全视监狱制度、国家法律于不顾,违反了一个狱警人员应有的职业操守和做人的基本道德。

王元春进监舍还说过这样的话:“犯人曾经给我出过这样的办法,找一个人去隔壁谈话(没搬家之前在后楼)然后一个人往墙上踢、踹,在犯人包夹在打饭时就骗老残监区的犯人说法轮功在被找谈话的时候被打了,在隔壁听见了打人声音。这样老残监区的犯人回去就会把消息告诉监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过几天海外媒体就会登出此类消息。可是我没按他们说的做。”听他这样说,王元春他真是不打自招。

(三)王元春找借口体罚虐待法轮功学员

2013年10月13日—2013年11月14日期间,因为海外媒体曝光了王元春在吉林监狱体罚法轮功学员的事实,他看到后抵赖不承认,进而又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体罚和精神折磨。他要求教育中队的法轮功学员说海外网站曝光的事实是假的,并且在吉林监狱并没有发生过迫害,要他们在家属接见时跟家属说更改网站上曝光出的消息。王元春一边说海外报道不实,一边以海外曝光吉林监狱让法轮功学员连坐20个小时为借口,连续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体罚虐待。(王元春在2004年至2005年期间就曾找法轮功学员谈话到后半夜1点、2点,当时被找谈话的人有:吕岩、杨柏林、田如凯)在2013年的10月13日、14日、17日、18日、23日、24日、25日、26日、11月8日共九天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静坐到后半夜一点才睡觉,早上五点起床。11月14日因为我报告狱政科值班警察所以那天坐到10点就睡觉了。

(四)犯人殴打

2014年6月27日,我在水房洗脸,犯人李京峰因我与法轮功学员刘景军说话为由,上来就打我一巴掌,并且用脚踢我。

2014年7月9日,犯人闫克辉、李京峰、石振祥、崔青林等人以写弟子规感悟为由刁难我。闫克辉掐我脖子、崔青林拽我衣服领子,他们扬言要把我押进小号,把我拽进管教室,王楠队长在听过叙述完事情经过后给我主持了公道,才作罢。

2015年1月12日,犯人李京峰以我上厕所与法轮功学员王洪方说话为由又再次的殴打了我。

2015年3月24日,早晨上厕所回来后,李京峰谩骂法轮功创始人,我对他说你别骂我师父。这时候李京峰、刘正伟边用抹布堵住我的嘴,并把我按在床上,用拳头暴打我。

2015年5月22日,我半夜11多的时候上厕所,犯人冯剑骂我说:“以后别赶我值班的时候上厕所,我不是领你上厕所的。”(王元春规定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自己上厕所,必须由包夹犯人领着。)第二天早上,我向寝室长犯人李京峰说明昨晚的情况,这时冯剑便用抹布来堵我的嘴。我因害怕不敢继续说话,后犯心脏病,向他们要药,他们也不给。

2015年7月24日,犯人包夹刘正伟早上让我和他一起到水房洗抹布,这时包夹犯人王洪波问我话,我回答了;回来后刘正伟说我与其它寝室的犯人说话了,并说我不敢打你,可是小妖(外号,本人名王殿东)他负1000多分,他不要分,他打你我可管不了。这时犯人王殿东因为我坐床时用纸叠纸牙签为由说我搞小动作、不老实,我就回了一句没有,便开始对我拳打脚踢,足足暴打我5次,我被打的睡觉不敢翻身,坐着、躺着、翻身时候浑身都疼。我要求见狱警、队长一级一级反映,后来狱警来了,说了句不管就走了。后来王楠队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听我叙述完情况后说,你再找找王科长(王元春)因为教育中队他是一把手,我得听他的。而我知道找王元春是没有用的,他是不会处理的,等我家人来接见的时候和家人讲了,让家人去找监狱领导,结果还是王元春、王楠接待的我家人,而犯人还是没有得到处理。如此严重恶劣的犯人打人的事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五)使用卑鄙下流的手段侮辱法轮功学员

2013年9月23日-11月15日期间,王元春曾多次以海外媒体登假消息为借口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说:“什么电棍插肛门,有此事么?”所以他说他听明慧网的,就让在教育中队的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脱了裤子由包夹犯人在监督,让法轮功学员自己试插,插不进去就让每个人夹着电棍半小时或者一小时。两手拄着床、弯着腰站在地上,连内裤都不让穿就这样夹着电棍,直到搬到前楼才让把线裤穿上夹着电棍。

2013年11月15日我家人到省监狱管理局反映我被殴打一事之后王元春才把三把电棍收回,不再让我们插电棍。

二、王元春严重侵犯其他法轮功学员违纪违法犯罪事实

(一)违法利用犯人管犯人并纵容指使包夹犯人、铺长(寝室长)、号长等侮辱谩骂、体罚虐待、殴打法轮功学员

2014年3月至10月,法轮功学员李洪玉、李继峰多次被犯人闫克辉等刁难,说二人在背经文并多次打二人嘴巴子。

2014年3月21日至4月8日,王元春以海外网站曝光吉林监狱把法轮功学员纪辉迫害得瘦成皮包骨为借口,加重对其体罚虐待,让纪辉早上五点起床,一直到凌晨一点才允许其睡觉(其中一天到晚上10点、一天晚上11点、两天晚上12点)。期间,还给纪辉喝过盐水,后因其拉肚子才停止。王元春说海外网站上报导的事情吉林监狱都没有这样做过,既然海外网站上这样写那就按上面的执行。

2014年12月18日,法轮功学员王洪方、赵永才被送到吉林监狱,犯人李京峰让他们背38号令,他二人不背,犯人李京峰、刘正伟让纪辉给王洪方、赵永才证明海外网站曝光他在吉林监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事情是假的,纪辉没说话。犯人李京峰、刘正伟、尹昌海、石振祥就用拳头打他、用脚踹他并且给了他好多嘴巴子,最后纪辉被打得没有办法只好说是。

2014年4月15日,法轮功学员李伟被送到吉林监狱,王元春就唆使犯人虐待侮辱李伟,李伟当时因为身体极度虚弱不能站立,就没说话。王元春指使犯人闫克辉(外号大象)以洗澡为名,伙同犯人崔青林、张向龙、宫宪新、曹立中等人将李伟抬到厕所地上,用水管子往李伟身上浇凉水,在凉水的刺激下李伟一下子坐起来,随后几个犯人给李伟穿上裤头抬到寝室地上,约一个小时后又将其抬到光板铺上冻了一宿。期间,闫克辉等人曾多次狠狠的用胳膊肘打李伟。第二天家属会见时为了不让李伟的家人知道李伟被虐待的事实,接见前李伟被王元春及多名犯人威胁不许跟家人说自己被凉水冲、挨冻、挨打的事实。

酷刑演示:浇凉水

2014年5月15日早,犯人包夹王洪伟刷完碗回来分碗时,王宏伟说王金波(法轮功学员)用碗摔他了,这时候犯人包夹闫克辉(东铺寝室长)过来连审带骂的问王金波你摔什么?想咋的?紧接着便打了王金波几个嘴巴子,王金波平时就总挨犯人包夹的殴打辱骂,导致他精神都不正常了。

后来犯人崔青林过来又问王金波你想咋的,又打了王金波几个嘴巴子,之后闫克辉便开始辱骂法轮功及学员,骂王金波孙悟空是你爹等不堪入耳的话,让王金波把双手举到头前约一个小时对他进行体罚。包夹犯人喊洗漱上厕所,闫克辉不让王金波去,王金波也不敢反抗。崔青林、闫克辉看王金波有些不正常,所以把狱警找进监舍,狱警近来看看就走了并没有难为王金波。闫克辉、跟狱警孙玉文、徐博阳说王有些精神不正常,上午九点多狱警让犯人带着王金波去医院检查,但检查结果说他并没有精神病。回来后在管教室干部与王金波谈话时闻到了臭味,后来知道王金波大便失禁了,干部让犯人闫克辉带着王金波去厕所冲洗换衣服。回来后犯人说王金波他是装精神病,因此犯人崔青林、闫克辉、王洪伟、宫宪新继续殴打折磨他。最后在犯人打他的时候王金波神志不清的说是犯人们在和他摔跤。后来王元春进监舍王金波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说要和王元春摔跤,这时候王元春和犯人们总算找到了借口,说法轮功学员欺负他们挑战他们的底线,王元春踹了王金波几脚,又打了几个嘴巴子就走了,而后又把王金波押进了小号。

还有一次,2015年11月一天晚上(星期四),李京峰(寝室长)说明天早上洗衣服让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把衣服换了,因为王金波被折磨傻了,所以第二天早上王就忘了。李京峰这回虽然没打但还是骂了他,让他回监舍把他所有的衣服都洗了(包括棉袄棉裤)。之后王金波在冬天里只穿着线衣线裤在监舍里坐了3天。可见王金波已被他们折磨傻了而他们说他只是装病。

2014年4月份,王金波家属来接见,王元春却说王金波在入监时没有登记他妻子,所以不让他妻子接见。后来王金波妻子拿着登记证明来了,王元春却让其妻子到当地派出所开证明是否修炼法轮功,仍然没让他妻子接见。回到监舍王元春找来原来犯人证明王金波入监时没有登记其妻子,并说王金波是有责任的,得惩罚他;问他是喝盐水还是坐到半夜一点(中午不让他休息),因王金波精神已经出了问题,他并没有任何反抗说坐到半夜一点。王元春对他说这是你自己选的,不怨我们。于是王金波一连坐了3天到下半夜一点。

自从王金波来到教育中队,王元春就唆使犯人折磨、虐待、殴打他,甚至他还亲自上手殴打王金波,最后使王金波被折磨的精神不正常,如果不是成立十五监区,王金波在教育中队还不知道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十五监区的刘显章队长、于家栋队长是按规章制度办事的,也没有唆使犯人、暗示犯人殴打、谩骂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这才使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再被打、骂,即使有也是在两个队长不知情的情况下。

5月14日打王金波的犯人有:崔青林、闫克辉、曹立忠、王洪伟、宫宪新。曾经打过王金波的人有:崔青林、闫克辉、曹立忠、王洪伟、宫宪新、李京峰、刘正伟、冯剑、李忠秋、张志、柴元春、黄振洲。

2014年8月2日,65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世林犯了心脏病要求上医院,当时王元春值班,犯人崔青林用毛巾将高世林一顿抽脸。

2014年12月18日,法轮功学员王洪芳、赵永才被送到吉林监狱,李京峰让他们背38号令,他二人不背。犯人李京峰、刘正伟、尹昌海、石振祥等人对二人大打出手:打嘴巴子,打麻筋(打腿)、用脚踢,把王洪芳打得一瘸一拐的。

2014年12月20日,犯人冯剑以法轮功学员王洪芳上厕所穿鞋慢为由,将王洪芳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冯剑说王洪芳拿他说的话不当回事。

2015年1月1日,法轮功学员李军在晚上铺褥子时被犯人冯剑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

2015年1月12日,犯人冯剑又以王洪芳穿鞋为由将王洪芳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

2015年犯人李京峰以法轮功学员曹维波把剩饭倒在脸盆屋里有味为由把曹维波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曹维波倒剩饭是因为王元春规定法轮功学员不准下地刷碗、打饭只能在床上坐着,一切事情全由包夹犯人做,犯人不给曹倒剩饭菜,曹自己倒,结果遭到犯人毒打。此前,在2013年11月18日发冬装时,犯人冯剑以法轮功学员曹维波拔隔板钉为由把曹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2014年10月8日下午1点上厕所时,犯人冯剑问曹维波上厕所为什么戴眼镜,曹没回答,因此被犯人冯剑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

(二)迫害法轮功学员吴怀宏的事实

2014年3月31日,王元春进到监舍又开始用带有煽动及唆使犯人的语气对法轮功学员说:“该救的都转化了,不转化的就是打击对象。孩子不听话,该打也可以打。”王元春不止一次当着犯人的面讲这句话,又把犯人包夹李京峰(王元春任命的西铺寝室长,打过很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叫到跟前,指着犯人包夹闫克辉(此人是王元春任命的东铺寝室长,很早就到教育中队来了,并且很是理解王元春的各种用意)说:“大象(指闫克辉)是受过训练的,你没有受过训练,和大象多学学怎么包夹”。

吉林省辽源市东风县的62岁法轮功学员吴怀宏2014年4月2日从北京转到吉林监狱,自他走出了入监队,王元春就让两个犯人把他胳膊背过去,上手拽着吴怀宏脖领子。吴当时说:“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犯人崔青林、宫宪新马上就打他几个大嘴巴子,并威胁他:“老实些,知不知道这是啥地方。”

吴怀宏被分到李京峰所当铺长的西铺,李让吴坐好,并让其背38号令。第二天(4月3日),吴报告说要求见干部反映这种管理的不合理,并且说自己没有罪不背38号令。这时犯人李京峰、冯剑、崔青林、尹昌海等人上来打吴嘴巴子,将其按在床用拳头打他的胸部、腿、脚;他们边打边说:“你想见干部就见呀”、“背不背38号”被打后,吴上厕所都是一瘸一拐的。

2014年4月5日早上,吴怀宏报告犯人崔青林说:“我不背了,要见干部。”这回除了上次四人,又上来一帮犯人有闫克辉、王宏伟、宫宪新、曹立忠。犯人头子崔青林让犯人用包着红塑料布的塑料管子狠狠的抽打吴的腿部;冯剑用脚踹吴,其他人用拳头打吴头部、胸部、腿部;后来崔青林又让人拿一大号板鞋打吴腿部,场面十分惨烈,气氛也十分嚣张。

为什么“教育中队”的犯人敢如此无视监狱纪律于不顾,正如犯人李京峰、冯剑、尹昌海经常讲的:“打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没事,王干事(王元春)不会处理的”,但是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王干事可管,最后吴被打的十分严重。这天正值清明节放假,警察孙玉文值班,犯人崔青林去了趟值班室回来后就不打吴了,一定是孙不让打了。崔青林回来说:“等8号上班让王元春解决”,崔对吴说:“你不背就先坐着吧,等王干事上班再说。”7号王元春值班,王把吴怀宏叫到走廊,让吴看走廊贴着的白纸,抹黑明慧网,吴说他不知道,王元春立即就打了吴几个嘴巴子。王元春出去后一帮犯人来打吴。晚上王元春又把吴怀宏叫到三楼办公室,吴回来后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坐着。8号早上王元春进监舍骂吴,又说了诬陷法轮功的话,并且打了吴几个嘴巴子说他不服从管理让他写下来。实际上吴不是不服从管理,他只是向王元春说不应该这样管理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正常的日常管理他照样遵守,只是他不背38号令,他无罪。吴照着王说的写下来了,接着就被王关进了小号。在小号,吴被上了铁椅子折磨。

(三)曹维波多次被犯人殴打、虐待的部分事实

2013年10期间曹维波被犯人高文峰刁难,高打了曹几个嘴巴子,又踹了几脚。2013年11月18日包夹犯人刁难曹说他拔隔板钉子要自杀,打曹嘴巴子并用脚踢踹他。

2014年正月初五,包夹犯人以曹说话为由打了曹两个嘴巴子。2014年1月16日冯剑说曹私自给石国红茶叶为由,把曹、石叫到水房打了他们嘴巴子。

曹因为晚上要上厕所,冯剑值班不让。2014年4月3日早上洗漱时,曹在水房捡了一个饮料瓶准备晚上用。4月3日晚上九点睡觉时冯剑发现曹有个饮料瓶在铺旁边,冯剑让曹拿出来,曹说上厕所小便用。后来犯人包夹崔青林、李京峰、闫克辉、给曹维波一顿拳打脚踢又扇嘴巴子。我抬头看看,犯人闫克辉骂我让我把脸转过去,崔青林、闫克辉扬言说怎么往起蹦就打倒。

2014年5月,曹因晚上上厕所回来后喝水没和包夹犯人打招呼遭到冉化波打嘴巴子。

2014年7月曹因写的证实材料(王元春强迫不转化法轮功学员写以前学员不知道又不认识学员的事,说明慧网登的是假消息)李京峰看后不满意,上来就给曹一顿拳打脚踢约5、6分钟。

2014年10月8日,曹因为戴老花镜上厕所遭犯人冯剑扇嘴巴子,包夹犯人冉化波按着曹的腿冯剑用拳头打曹的腿。

2015年1月17、18日曹维波、高世林分别遭包夹犯人石振祥几个嘴巴子。2015年4月3日,曹因点号报数没听清楚报错号,遭冯剑、李京辉一顿拳头、嘴巴子。曹现在67岁,耳背。2015年4月曹因到剩饭菜一事儿,遭李京峰刁难,给其一顿揍。

(四)刘玉和等遭受的迫害

2014年4月21日,犯人包夹石振祥刁难刘玉和说住院期间与他人说话,因此刘没好就让他出院了;回到监舍后,石振祥劈头盖脸就给刘一顿暴揍。刘当时的身体已经虚弱,腰部流着脓,走路一步一步的挪。后来王元春进号,刘向王元春报告说石镇祥打他一事,王元春说我可不管你们这官司,然后就扬长而去。

前几天,有一位关押在吉林监狱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妻子(李伟的妻子)来找我,她说:“前几天他接见时,问了一下李伟,他还在每天面墙而坐”,她找了一下监狱,后来接待他的是十五监区领导,而后她又再找监狱其他领导反映这一情况。2016年6月29日,她接见李伟时李伟说:“王元春因家属找监狱反映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面墙而坐,那他就不让他们面墙而坐了,改成全体趴着。”李伟怕王元春再次报复连累其他法轮功学员,所以不让妻子再找监狱了。所以她来到我这问一下以前监狱里面的情况。

王元春一边搞迫害,一边刁难法轮功学员、攻击明慧网曝光他的罪行。我曾经就在家人来接见我的时候把王元春刁难我的经历告诉家人,而后王元春回去后就打击报复我,并且还亲自动手,用语言煽动包夹犯人最后直接指使犯人殴打。

2015年3月17日,王元春进号让犯人别着法轮功学员杨洪彪、赵永才的胳膊,抓着他们的领子,押他们到各号说明慧网登的“杨洪彪谈话坐小板凳”等是如何撒谎的,杨起先被找谈话的时候坐小板凳脚是放在地上的,后来因其坚定信仰,王元春让他坐小板凳的时候把腿盘上,就这样杨每天从早上5点到晚上九点盘腿坐小板凳长达二十多天。王元春还说明慧网上登赵永才脸色苍白,身体呈佝偻状。因此王就让赵永才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盘着腿头趴在床上7天。

2015年9月1日十五监区成立,10月中旬王元春进监舍说把于队长逼、没办法了才让我们晚上睡觉把胳膊露在外面。其实这些都是王元春整的事。

我要说的细节还很多,我自2013年6月13日到2016年5月29日出监共挨过王元春四次嘴巴子,犯人群殴次数如下:2013年9月13日,被5-6人毒打五次;2013年9月23日被殴打2次;2013年11月8日被4人打两次;2013年11月13日,王元春直接在场打一次,上午王元春又再一次指示犯人殴打我一次;2014年7月9日一次,闫克辉掐我脖子致使我上不来气;2015年1月12日李京峰打头部;2015年3月22日李京峰、刘正伟、尹昌海打我3次;2015年5月22日冯剑、尹昌海打我;2015年7月24日犯人王启东刚从老残区调到教育中队,为了在王元春面前表示,打了我三次,致使我晚上睡觉都不能翻身。

再有2016年2月14日(正月初一),晚上10点半左右,王元春在值班室打电话到监舍,让包夹把我们几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拉醒,半个小时拉一次,说外边的法轮功学员给他打电话说一些贪官因迫害法轮功遭报了,影响他休息了,因此就不让你们睡觉。

王元春所谓的“转化成绩”是违反监狱、法律的规定,对不转化人辱骂、殴打、体罚、虐待、威胁恐吓逼迫其转化,王元春的所作所为,不仅侵犯了法轮功学员的公民权利,而且违反了宪法与诸多法律法规。王元春一贯粗鲁、野蛮的所谓“执法”行为不仅构成违法犯罪,而且也严重的损害了司法队伍的形象,同时严重破坏了吉林监狱的对外形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