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评三退 » 天灭中共 三退保平安 » 伪造民意 中共欺世
伪造民意 中共欺世

文: 阚新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二年,法轮功开始在神州大地弘传,其神奇的祛病效果和“真善忍”的心法理念,受到人们的敬仰,短短几年,弘传到六十多个国家地区(现在传播到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褒奖议案上千项,修者多达亿万之众,对家庭和睦、提升民众道德、稳定社会秩序、促进国家文明,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这是当初法轮功得到的真正的民情民意。

所以当时中共迫害法轮功,根本不得人心,无法达到其预期的邪恶目的,难以维持,这引起江泽民与中共的恐慌,为了推动迫害运动,伪造迫害的合理性,中共江氏集团就不断地伪造民意,打压民意,封锁真相,欺世盗名,延续迫害。

利用“百万人签名”伪造民意

二零零一年一月,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前后,中共610与“中国反邪教协会”(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中国反邪教协会”是中共邪教贼喊做贼的邪恶组织,下称“邪会”)就开始推出反法轮功的“百万人签名”活动,帮江泽民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伪造其迫害的合理性而逃脱谴责,以争取民众对迫害的认可,这次活动也进一步明证了“邪会”的“官方性质”。这场邪恶活动主要在全国各大城市开展,率先在教育系统推行,成千上万的学生、教师、工人、军警、机关人员、商贩、打工者等,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被当局欺骗着签字留言按手印,中共将此作为“民意”,将迫害升级扩大化,但民众签名留言是在中共谎言灌输迷惑下,做出的错误判断与言行,不是在得到真实资讯前提下的真正表达,所以,中共推行的所谓“百万人签名”活动是硬拉人上贼船,是伪造民意。

利用揭批座谈会伪造民意

和历次政治运动一样,中共不但强迫其体制内官员展开揭批座谈,人人过关,与党保持一致,还强迫其它社会团体参与其中,充当民意,看似形成统一战线,打击敌对面,而大陆的各种社团组织并不是独立自由的民间群体组织,从成立之初就是官批官办,如共青团、妇联、学联、工商联、工会、科协、关爱协会、各宗教协会等,其实都是中共的附庸组织,都是政治团体,里面的成员都是中共编制官员,其组织宣传活动口径与中共一模一样,都是符合中共政治意图的,其展开揭批座谈只不过是在完成政治任务,它们表达的都是中共声音,不是民意,是中共伪造民意。

如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云南所谓宗教界召开揭批法轮功的座谈会,座谈会上,省佛教协会秘书长陆绍明宣读了“云南省佛教协会致全省佛教界的公开信”,号召佛教信徒要“积极投入与法轮功的斗争”;省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圆通寺方丈淳法,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纳广用、马忠,省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圆通寺监院法师崇化,省天主教两会神甫刘燕超,省基督教两会总干事玖玮,道协筹备组袁志兑道长、罗雄道长等人也在座谈会上发言污蔑法轮功,并且誓言要“与法轮功斗争到底”。中共把黑手伸向宗教界,毒害了广大宗教人士。

利用承诺卡伪造民意

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约在二零零三年开始,中共当局向全国千千万万个家庭强行推出了“反×教家庭承诺卡”的邪恶勾当,把迫害善良人的罪恶延伸到家庭,强迫每一个家庭成员必须在卡上签字按手印,卡中的内容都是污蔑法轮功的言词,承诺卡针对的是两种家庭,一种是家人不修炼也不了解法轮功的家庭,一种是家人有修炼法轮功的成员家庭,中共采用的是威胁利诱株连的办法,强制人们签字按手印,不配合签字的家庭,直接株连到家庭成员的工作、党员身份、工资晋级晋职、升学参军等,修炼者不配合,就蓄意绑架迫害。最后中共把签字的卡汇聚起来作为民意宣扬,欺骗社会,这种株连绑架家庭成员的非法行为,实际是强奸民意,伪造民意。

利用知识竞赛伪造民意

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中共还把伪造民意的勾当植入到征文比赛和知识竞赛活动,不但把谎言罪恶灌入到世人的脑中眼里,还要当作科普知识记在心里,恨不得一下子将人毒害致死而无反省机会。所谓的征文比赛、知识竞赛都是中共当局定题定调定答案,叫参赛者按照中共的政治意图作文答题参赛才能得到高分和奖励,完全剥夺了人们的主见和独立思考的权利机会,这样的竞赛无论在哪里举办,无论举办多少次,无论多少人参加,都是宣传谎言,毒害民众,都是伪造民意。

如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云南邪党宣传部、省文明办、省“六一零”、省公安厅、省司法厅、省科协、省反××协会等举办了诬陷法轮功的《反对××,崇尚文明》征文比赛和知识竞赛活动,在社会各界引起不良反响。约八百万人次被迫参观展览,数千篇文章参加征文比赛,二十多万人被迫参加了知识竞赛。几千篇稿件大部份都是欺骗学生所写的。其中,云南昆船电子设备有限公司就安排了二百名上班职工参赛。思茅地区把此次知识竞赛作为接受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无神论教育,在全区印制了十万份试卷发到各县、乡。怒江栗僳族自治州仅泸水和兰坪两县就安排二千八百多名干部学生做答卷。全省被迫参与的人员达二十万人。

利用转化率伪造民意

把好人转化成坏人的比率就叫转化率,这就是中共在全国各地洗脑班、劳教所、监狱一直追求的恶绩,是中共十八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摧残虐杀的罪证。凡被中共劫持囚禁的法轮功学员,首先遭受的就是酷刑洗脑转化,此种邪恶行为被中共狱警称为帮教和包夹,参与这种罪恶的是狱警指定的犹大和普犯(主要是杀人犯、抢劫犯、贪污犯等),并以减刑为诱饵。犹大的洗脑术主要以邪悟将人转化变坏,普犯则以各种酷刑摧残甚至虐杀为转化手段。转化的最终结果是能写五书(揭批书、保证书、悔过书、月结书、年结书)。

为了追求最高的转化率,中共当局把狱警的工资奖金晋级等直接与之挂钩,还给出了死亡指标,致使狱警暴徒无所顾忌,制造了许多命案惨案。中共当局则以获得的转化率为依据,反过来当作民意,欺骗国内外,来伪造其迫害合法性。实际上转化率是中共自欺欺人,因为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即使有人被迫妥协,那根本就不是个人的本意,清醒后基本上都发表声明否定罪恶的转化。所以邪恶是永远不会从好人心中夺走善良的,这也注定中共的迫害最终失败,无论中共怎么炫耀转化率,都是在显露罪恶,都是在伪造民意。当然中共还有许多伪造民意的手段如大型恶行图片展览、恶性演讲团、喉舌造谣采访等等。

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在制造谎言的基础上,不断伪造民意,打压善良,粉饰太平,但在真相面前,谎言不攻自破,所以无论中共伪造多少民意,怎么伪造民意,只能是欺世盗名,只能是表现罪恶,只能显露其无耻流氓,只能是失尽民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