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新闻网 » 【千古英雄人物】韩信(4) 还定三秦
【千古英雄人物】韩信(4) 还定三秦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兵仙战神韩信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大纪元)

第三章 汉室天下韩信打

一、汉中对策

汉高祖元年(前206年)六月,刘邦择良日、设坛场、斋戒、沐浴、具礼,拜韩信为大将军。拜将之后,刘邦问韩信可有妙计回到关中。汉军兵弱将少,根本不是项羽的对手,因此刘邦也没有更高的目标,他最大的心愿是能做关中王。

韩信首先指出刘邦东争天下,最大的敌人是项羽,他请刘邦在勇敢、强悍、仁厚、兵力方面与项羽相比,谁强谁弱。刘邦沉默良久,道:“不如项羽。”也就是说即使在仁厚方面他也不如项羽。

韩信离座,对刘邦拜了两拜道:“恭喜大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也认为大王比不上项王。然而事物是变化消长的。他现在虽然强大,但大王您肯定能打败他。”

他先分析了项羽性格上的弱点,项羽虽然勇武过人,怒吼之声可以吓退千军万马,但不能任用有才能的贤人,不过是匹夫之勇罢了。虽然平时待人恭敬慈爱,下属病了都能嘘寒问暖,但一到实质的封爵加官,就连大印刻好、一直放到边角都磨秃了还舍不得给人,就是妇人之仁。

再者,项羽做了霸王之后的举措也颇不妥当。第一条不当举措是,既已称霸天下,却又放弃了关中,建都彭城,失了地利;第二,违背义帝的约定,分封不公平。富庶的土地分给自己的亲信而不是功劳最大的人,引起诸侯们愤愤不平,失了人和之利;第三,项羽强迁义帝到江南之地,诸侯纷纷效仿,在自己的驻地驱逐国君,拥兵自立,天下大乱,失去了天时之利;第四,项羽所到之处,无不摧残殆尽,失掉了民心。


根据韩信的分析,项王名义上是霸主,实际上却失去了天下民心。(新唐人《笑谈风云》提供)

根据韩信的分析,项王名义上是霸主,实际上却失去了天下民心。如果刘邦能够反其道而行之,任用英勇善战之人,以纪律严明的军队,拥正义的旗号,顺从将士东归的心愿,必然可以战胜楚霸王。

汉军打回关中的第一块绊脚石是章邯、司马欣和董翳三人,韩信认为这三人不难对付,因为他们本为秦将,征战多年,手下士兵跟随他们出生入死。投降楚军之后,项王坑杀秦降军二十万,唯有章邯、司马欣、董翳三人苟存了下来。秦国父兄对这三人恨入骨髓,他们在关中当王,关中的老百姓心里并不服。

而刘邦入武关时,得益于萧何的建议,和百姓约法三章而不多加干扰,关中百姓对此感恩戴德,都为刘邦没成为关中王而不平。如果刘邦要发兵东进,只要一道文书就可以平定三秦。

韩信的这番“汉中对”策论既提出了与项羽争天下的远景规划,又指明了近期夺取关中的战略,清晰透彻,见解独到,眼光超越了军事力量的强弱,把战争的胜负和人心的向背联系起来;分析了双方的强弱之处,又看到了未来的变化和变化的条件和时机,表现出了韩信不同凡响的远见卓识。后人多把韩信的“汉中对”与诸葛亮的“隆中对”相提并论,无不对其推崇备至。

刘邦采纳了韩信的谋划,第一个目标就是打进关中,攻占三秦。

二、还定三秦

如同韩信分析的一样,项羽分封诸侯之后,天下各派势力之间的矛盾开始显现出来。最先发难的是齐国的田荣。田荣是齐地贵族的领军人物,在项梁时期,他数度负项梁,所以项羽分封诸侯的时候没有封他。田荣对此极度不满,把项羽封的齐王赶走,自立为齐王,同时扶植彭越攻击项羽的领地定陶。另一边,陈余对张耳被封为常山王、赵歇封为代王而自己没封王十分不满,于是和田荣结盟对付张耳和项羽。张耳兵败投奔刘邦。陈余把赵歇从代国接回立为赵王,自己则当了代王。

与此同时,辽东王韩广也不满足,想占领燕王的领地,最后反被燕王消灭。

中原地区战火弥漫,动摇了项羽的霸主地位。项羽认为祸首是田荣,决定亲自带兵征讨。

韩信认为时机已到,便在汉高帝元年八月率军东征,发起了还定三秦之役。

关中和汉中被高大险峻的秦岭山脉所隔断,两地之间只有几条山间孔道相通也就是在山崖险处凿孔架桥连阁而成,名为阁道,也叫栈道。每条长达数百里,十分险狭,行军不便,运输更是困难。其中褒斜谷栈道和陈仓道是最主要的两条。褒斜道在刘邦入汉中之后就烧掉了,长达六百多里的栈道,修起来非一日之功可成。因此可用的只有陈仓道,但道口有章邯的重兵把守,要想在这里突围决非易事。

这些都难不倒韩信。他派樊哙、周勃率兵大张声势地修理被烧毁的褒斜道,摆出要从这出兵的架势,章邯闻讯立即在道口派重兵防御。此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占住关口,就可高枕无忧。

韩信见章邯中计,便调兵遣将,西出勉县转折北上,沿故道进军陈仓。故道又称陈仓道,陈仓是当时屯积官粮之地,属军事重镇。汉军先入陈仓,等于绕到了三秦王军队的后面。章邯的大部分兵力都被调往咸阳,陈仓兵力空虚。汉军不费吹灰之力便轻取了陈仓。章邯闻讯,急忙率军赶来与韩信激战。汉军积愤已久,加上初战告捷,自然士气高昂,如猛虎下山。章邯仓促应战,军心不稳。两军对阵之时,樊哙、周勃也前来与韩信会师,三面夹攻。章邯兵败自杀。司马欣、董翳也先后投降。还定三秦,仅用了四个月时间。从此,关中成了刘邦打败项羽、统一天下的基地。

历史上把韩信带领汉军从汉中进入关中的整个战略过程概括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是韩信第一次亮相之作。现在这句成语成了“转移对方注意力”的另一种说法。韩信首创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战术一直深为后代兵家所重,也被收入了《三十六计》之中。

对于汉军还定三秦的举动,项羽一时无暇顾及,但他手下谋士们都认为刘邦才是最大的敌人,尤其是亚父范增更是力主先发兵击汉。就在项羽举棋不定时,张良不失时机地送来密信,说刘邦不过是想当关中王而已,会永远臣服于项羽,随信还附了一份田荣、彭越联合反楚欲争夺天下的“反书”。

项羽见信后信以为真,于是亲率大军北上,先击散了彭越,又大败田荣于城阳,重新册立了田假为齐王。田荣的弟弟田横在项羽离开后赶跑了田假,恼火的项羽又立即回军来杀田横。但田横不和项羽打硬仗,而是打游击战。项羽欲战难胜,欲退不忍,完完全全地陷入了齐国的泥潭之中。

刘邦则趁机巩固和拓展了他的关中基业。文臣武将纷纷归附,汉王的国都也由闭塞的南郑迁至东通三晋的栎阳,先后收服了河南王申阳、西魏王魏豹,和殷王司马平,策反了韩襄王之孙韩王信,废了韩王郑昌。张耳被陈余打败后投向了刘邦,本来是在项羽帐下的陈平也投靠了刘邦。


韩信率兵暗渡陈仓。(大纪元制图)

三、救败荥阳

现在刘邦的领地扩充了数倍,手里的军队已从三万扩长到数十万。他觉得自己不需要韩信也可与项羽抗衡,同时也担心韩信声望过高于己不利,加上当时张良回到了刘邦的身边,刘邦就下定决心解除韩信的兵权。对项羽发动直接进攻前夕,刘邦对军队做了调整,不动声色地撤了韩信的大将军职务,让萧何和韩信留守关中,消灭雍军残兵兼做后援,自己则亲自挂帅带着张良、陈平等率军东进。

张良,字子房,和韩信、萧何并称汉初三杰,其祖父和父亲都是韩国的丞相。秦始皇灭韩后,张良设谋博浪沙刺杀秦始皇未果,改名换姓逃至下邳,遇到了神秘的黄石公教他《太公兵法》,从此成为谋略家。张良在谋略上虽有过人之处,但不能像韩信那样独当一面,刘邦根本不担心他对自己会有什么威胁,因此一直倚赖张良。

汉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三月,刘邦大军行至洛阳,在张良的谋划下亲自给被项羽杀害的义帝发丧,全军素缟,哀临三日;同时派出使臣奔赴各路诸侯,号令天下为义帝报仇,征讨项羽,以此争取民心,也为自己出军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在为义帝报仇的旗帜下,刘邦一个月之内聚集了五十六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开往楚国的国都彭城。这时项羽的大军主力和项羽本人都陷于齐国的战场上,后方空虚。刘邦一路走来,长驱两千多里,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轻易攻取了彭城。

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刘邦认为攻下彭城就是占据天下了,根本没有把实力依旧的项羽放在心上,没做任何必要的部署就忙着“声色犬马”去了。

项羽一直没有把刘邦放在眼里,直到彭城被汉军攻下,想起当初在鸿门宴上因为自己一念之仁才得以活命的窝囊废,居然大模大样地跑到了他的宫中寻欢作乐,不由得怒火中烧,便点了三万精兵回师南下。其他士兵则继续同田横作战。

项羽用了一个晚上进军到萧县,击溃汉军左翼,到中午就把彭城收复回来了。溃败的汉军退到谷水、泗水之滨,被楚军杀死、挤落水中而死的有十万余人,其余的汉军向南面山区逃去,到睢水边上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又被杀死落水十余万人。《史记‧项羽本纪》记载:“睢水为之不流。”

不到一日,刘邦五十六万大军就被项羽的三万精兵打得落花流水,刘邦本人也被楚军重重包围住。在危急关头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大风,飞砂走石,天昏地暗,枯树断折,草屋揭顶,一时间楚兵不知所措,刘邦趁机突围而逃。一同逃出的只有几十骑人马,刘邦和家人也失散了,父亲太公和妻子吕雉被楚军捉去当人质。刘邦逃命路上碰到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就是后来的孝惠帝刘盈和鲁元公主。他为了自己轻装逃命,几次将儿女推下马车,亏得夏侯婴几次把这两个孩子拉到车上,刘盈和鲁元才得以保住性命。


救败荥阳。(新唐人《笑谈风云》提供)

刘邦这一仗几乎把平定三秦之后挣来的本钱全都赔光,五十六万大军所剩无几。汉军从彭城撤回荥阳,一度投降的诸侯王们又都倒向了项羽,形势急转直下。荥阳以东的大片地盘被楚军占领,如果项羽发起进攻,刘邦没有任何屏障可以依托;原先能起牵制作用的田横、陈余正在同项羽讲和,项羽开始把矛头对准了他。刘邦不禁胆寒,无奈之中只好重新起用韩信。

韩信受命于危难之际,立刻大刀阔斧地向楚军反扑,很快把荥阳以东的大部分地盘夺了回来。战线由荥阳向东推进,一直到荥阳与彭城之间的二分之一处,汉军在这些地方建立了坚实的防御系统,使得楚汉相争形势由汉的极度劣势进入相峙状态。

如果没有韩信的力挽狂澜,汉军的结局是很难想像的。韩信的战果使汉军重新振作起来,也让其他诸侯不敢轻举妄动。刘邦转危为安,又有了与项羽再度争雄的机会。#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