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评三退 » 共产党百年真相 » 被中共迫害的民主促进会四大高官
被中共迫害的民主促进会四大高官

作者:林辉

【大纪元2017年02月09日讯】在中共的语境下,“民主党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个参政的政党的统称,即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中国民主同盟(民盟)、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中国农工民主党(农工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台盟)。说好听点的这八个参政党,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无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它们又被称为“卫星党”。

这些“卫星党”在中共建政前后为中共实施统战发挥了不小的作用。然而,它们虽然被中共称为“肝胆相照”,虽然为中共立下了大功,但它们却在中共掀起的政治风暴中,不能幸免。特别是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党派高官、工商业者上层代表人物以及少数民族、宗教、华侨的头面人物,非党高级知识份子等都被抄家、被揪斗。

本系列就一一盘点一心追随中共党被中共迫害的民主党派高官和知名人士。本篇说的是民进中央的高官和知名人士。

民进,成员以从事教育文化出版工作的高中级知识份子为主。1945年底,在中共的支持下在上海成立,创始人有马叙伦、王绍鏊、周建人、许广平、林汉达、徐伯昕、赵朴初、雷洁琼、郑振铎、柯灵等人。其宗旨是反对国民党,为中共夺取政权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9年9月中共建政前夕,民进派代表马叙伦、王绍鏊、周建人、许广平、雷洁琼等人受中共邀请,出席了首届政治协商会议。此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出任政府要职。然而,在中共发起的一次次运动中,除了早逝和病死的外,民进的高官和知名人士也没有逃脱厄运。

民进创始人严景耀雷洁琼夫妇文革遭遇

在民进创始人严景耀雷洁琼夫妇中,雷洁琼的名气远远大于其丈夫。在中共官方的叙事中,雷洁琼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闻名遐迩的民主斗士”,不仅“毅然离开讲台”,还“领导学生抗日运动”,甚至创办多种报刊,直至参与发起并组建了民进组织。中共建政后,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北京市副市长、民进中央主席等。

而严景耀,则是知名的社会学家、法学家,中国犯罪学的开拓者。民进第一、二届理事会理事、财务委员,第三届常务理事,第四、五届中央常委。二人另外的身份是北京政法学院教授,雷洁琼后来调到北大。

作为“斗士”的雷洁琼在她所鞭挞的国民党统治时期,她充分享受了一个国民所应有的言论、出版、结社等方面的自由。然而,当她与中共党人“风雨同舟”、努力追求的“革命”成功后,不仅没有享受到上述的自由,而且她在民国时期的经历也为自己带来了几十年非人的生活。

据艾群撰写的《中国社会学史上的失踪者:严景耀夫妇在红色中国》一文中披露,躲过了之前运动的二人,此次没有逃脱。雷洁琼、严景耀在文革期间都写过交代材料,尤其是严景耀被认为有重大的历史问题。这是因为三十年代,严景耀研究过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的副典狱长,他也因此被批斗,被剃了阴阳头。他们在南锣鼓巷的家也被抄过。雷洁琼的工资还被停发,只给一点生活费。

1971年,雷洁琼、严景耀被下放到安徽宿县五铺“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已经60多的他们被安排在硬座车厢,而年轻的教工则被安排乘卧铺。

据北京政法学院的方彦老师回忆:“在干校的时候,雷洁琼、严景耀住的小屋又阴又潮,但他们从不发什么牢骚,也受得了。他们两人岁数比较大,干的活不算太重,也就是让他们到菜地捡捡菜叶子、间一间苗什么的。”此时的他们已经知道谨言慎行的重要。

在1952至1972年的20年间,雷洁琼、严景耀在北京政法学院经历了院系调整、经历了一切按照苏联专家的指示办事,经历了“反右”,经历了文革,再多的痛苦也只能自己咽下,因为追随中共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在这20年间,两人几乎没有再著书立说。

1976年严景耀脑溢血离世,这给了雷洁琼沉重的打击。文革后,雷洁琼再次受到中共的吹捧。不过,从雷洁琼文革后并不看重自己的高位、而是将自己定位在一名教师看,她内心还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只是对中共认识到什么程度我们是无法知晓的了。

民进中央名誉主席冰心被称“吸血鬼”

很多人熟悉冰心这个名字,应该是从小学课本中其被选入的几篇文章,其文字柔和、清丽,但与现实较为脱离。其同时代的女作家对其评价并不高,如张爱玲在《我看苏青》中曾写道:“如果必需把女作者特别分作一栏来评论的话,那么,把我同冰心、白薇她们来比较,我实在不能引以为荣……”。

时受共产主义思想影响,从小信仰基督教、曾在美国留学并在日本大学任教的冰心与其丈夫吴文藻选择回到了中国,历任民进中央常委、民进中央名誉主席、文联副主席、作协副主席等。

文革爆发后,冰心也被抄家。抄家后,红卫兵办了一个“抄家物资展览会”,在展览会文字说明中将谢冰心和吴文藻称作“吸血鬼”。由于找不到冰心的政治罪名,就给她戴了两顶帽子:“洋奴右派”和“司徒雷登的干女儿”。冰心当众辩解说,外国没有干女儿一说。

其后,冰心被当作“牛鬼蛇神”关押在牛棚中。年近70的她还要打扫文联大楼的女厕所,打扫完之后,就是没完没了的批斗、陪斗。

1967年夏,造反派们将冰心以及其他作家押到北京南郊,在烈日下与地主、富农同台批斗,说作家、艺术家是“没有土地的地主,没有工厂的资本家”。冰心等人低头弯腰整整站了两个小时,咬牙坚持的冰心始终没有倒下。

文革结束后,冰心说了这样一句话:“那时没有人性,就变成了兽性。”是谁让中国人没有了人性,惟有兽性呢?中共是也。

民进副主席车向忱死于监狱

生于辽宁的车向忱曾在北大高等补习班学习,参加过“五四”运动。其后回到家乡,在沈阳中学任教。1929年,与中共地下党阎宝航等发起组织“辽宁省国民常识促进会”宣传反日,并被推选为主任。其后,在张学良支持下,兴办平民夜校、学校等,其学校中有多名中共党员,借此宣传马列主义。

1936年张学良发动西安军事叛变后,车向忱接受中共指令,来到西安,从事对东北军将领的说服工作。其后在陕西兴办竞存中学,继续从事教育,并主动接受中共领导和资助,学校中有不少中共党员,学生中有不少后来去了延安。

中共占领黑龙江后,车向忱于1946年来到哈尔滨,任东北行政委员会教育委员会主任委员兼哈尔滨大学校长,同年,加入中共。随着中共占领整个东北及建政后,车向忱先后任沈阳师范学院院长、辽宁省实验中学首任校长、辽宁省副省长、辽宁省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副主席等职。

文革爆发后,沈阳农学院造反派抄了车向忱的家,并将其拘押数天。之后又遭到残酷批斗,并被押送到盘锦。期间,车向忱多次给周恩来写信,在其中一封信中指出“不要民主人士,不要统战政策是违背毛思想的”。但去信似乎石沉大海。

不久,车向忱被打成“东北城工部叛徒特务集团”成员,1971年1月离世,终年73岁。不知其死之前,是否明白,“不要民主人士,不要统战政策”正是毛和中共的本意,而被欺骗的民主人士自然不止车向忱一人。

结语

遭到中共迫害致死的民进中央委员还有上海市第二商业局副局长、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冯少山、历史学家李平心,民进中央常委、民进广州市委主任委员、民盟中央常委和兼民盟广东省委主任委员许崇清,民进中央委员、民进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陈麟瑞等。这些为中共建政立下大功的知识份子,在有生之年是否认识到,正是当年自己的大错铸下今日的结局呢?如果有后悔药,他们会吃吗?

责任编辑:高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