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长春3.05电视插播 » 突破封锁的先驱者(中)
突破封锁的先驱者(中)

追记12年前长春3.05插播

文: 宇正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接上文

(四)沸腾的长春

2002年3月5日19:19,长春有线电视八个频道同步播出了《是自焚还是骗局》和《法轮大法弘传世界》。震惊的人们纷纷电话告诉亲友同事,让他们打开电视看法轮功。

扬眉吐气

《兰台内外》杂志的副总编张忠余走进了一家小店,一群人正围着电视,兴奋地看着、议论着,店主见来了个干部模样的人,马上紧张地换频道,连换了几个频道,播的都是《是自焚还是骗局》。

“这节目很好,就看这个吧。”张忠余话音一落,店主放心了。电视里的节目主持人正解析央视“焦点访谈”节目的“天安门自焚录像”,逐个指出里边的破绽,看完后大家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以牺牲鲜活生命来构陷法轮功的!接下来的内容是法轮大法传世界,受到各国政府和机构褒奖的历史镜头和视频……(使用翻墙软件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后,可下载视频的中文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7/67484.html

美国《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在2010年12月6日发表了长篇报道:《进入细微的电波——几位不为人知的中国烈士如何帮助全世界的自由事业》,文中这样记录了当时的长春:法轮功的节目在八个频道播放了50分钟,积聚了超过10万的观众,随着消息的传开,观众越来越多,人们互相打电话,说他们会马上打开电视。在一些居民区,当地中共官员变得绝望,切断电源,使街道陷入黑暗。在其它居民区,比如在文化广场附近,人们走到街上庆祝。禁令结束了!法轮功平反了!几个修炼者从工厂和藏身之处走出来,公开发资料。邻居、孩子、陌生人,甚至戴着红袖标的老太太都接近他们,每个人都在说话,跑过去,笑着拍着他们,祝贺他们。有几个人怀疑这不是政府的广播,但他们仍然开心的笑着轻声问:你们是怎么干成的?你们法轮功真了不起!而且这时看起来他们似乎真的是被平反了,快乐和笑声到晚上十点都没有停止……

得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知情权,揭开了长期的封闭和压抑,长春人民都跟着扬眉吐气。明白真相的人,都站在法轮功一边,都在骂当局祸害好人。

在一家小卖部,一位女士进来就问老板:“你昨天晚上看没看那个法轮功真相?”老板说看了,她说:“哎唷!我昨天晚上没看电视。太遗憾了!”

长春居民魏利生说:“3月6号早晨,老板看到我就说:‘法轮功真厉害,那些老百姓都评论哪,天安门自焚,电视上报导说,那是共产党栽赃陷害法轮功演的戏,法轮功弘扬世界……’”

惊恐的中共

中共的报道刻意掩盖了百姓大众的声音,只说插播中接到了2000多次报警电话——但比较一下长春的数万中共各级官员和警察,这2000个报警电话比例太小了,反而在告诉我们,更多的干部和公安在黄金时间段收看了真相,并不报警。其实只要会独立思考,谁也不会站在谎言的一边。

3月6日,长春南关区法院门口,一长串的警车停在法院一侧护卫着,如临大敌。因为成千上万的老百姓自发云集到这里,布满了整个大马路,甚至挤到了周围的小胡同里。大家都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了,都想看看今天公审10个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到底咋判?百姓议论说:“人家法轮功发传单说的是真话,没犯法,人家无辜,你判个啥?”

倾城大搜捕

但是百姓还不知道,气急败坏的江泽民已经下了“杀无赦”的密令,“六一零”头子刘京赶往长春督战,限期破案。

插播的当晚,军队开进长春戒严了!警察全部出动,开始了大搜捕。每个警察都有抓人指标,完不成就下岗,相关领导撤职。抓法轮功(学员)不需要任何法律手续。据警察讲:“上级有令,杀人放火都不管,就抓法轮功(学员)。”倒行逆施使长春市治安恶化,一个月内暴力、杀人、强奸恶性案件不断。

红色恐怖笼罩着长春——这要干啥呀?来点真的就这样?非得让老百姓信你的假话?还让不让人活了?……民怨再次升腾。

第一轮搜捕,5000多法轮功学员被抓,都被刑讯逼供,逼迫他们交待插播的线索。长春的浩劫开始了。

(五)英雄喋血

雷明 第一个被抓之后

3月5日晚八点,雷明和张闻在最后撤离时被发现,雷明没有跑掉——他比张闻更有速度,更有时间撤离,很可能他在吸引注意力,掩护大家——他们组有7个人啊。

雷明被抓到清明街派出所,背铐着坐在地上,身上仅剩的200元钱被抢走。不久来了很多警察,把他架了出去。派出所门外站满了人,有很多人拿着麦克风摄像机,围上来对雷明采访,却被警察们推开——足见当时影响之大,惊动了如此多的记者。

雷明被押到市局,动刑之后又被蒙上眼罩,一路警笛,押到净月潭宾馆的地下包房,房间里摆放着铁老虎椅和各种刑具……雷明又被架上铁老虎椅,双臂绕过椅背,用牛皮带套着手铐,死死拉向椅子底下的铁梁,手铐硌着腕骨,双臂被两个警察拉到极限,还在下拉,雷明疼得汗水湿透了全身,几乎昏了过去,最后一个恶警猛踹手铐,才把牛皮带扣到了极限,警察们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图3:演示铁老虎椅酷刑之一

房间没有暖气,警察扒开雷明的衣裤,用两根电棍同时电脖子、嘴、心脏、下体……电棍充电时,换上警察用塑料袋套在雷明头上,人要憋昏时,突然松开,刚喘了几口气又被套上了,反复折磨不停,然后,用烧红的螺丝刀烫脖子,烫得皮开肉绽,再上电棍,再电伤口。还把一个大铁桶套在雷明头上猛敲,震耳欲聋……

四、五个小时后,紧勒双臂的牛皮带崩断了,雷明右胳膊脱节了,小臂紫黑,象残废了一样悠荡着,双手肿得象馒头,手指粗了二、三倍。

铁椅上酷刑4天4夜,雷明被扔进了铁北看守所。看守所一见满身是伤,马上拒收,警察说这是特案,才同意接收。到了监号,犯人们都惊呆了,雷明满身是电击的焦糊斑,烫伤、电伤、勒伤,惨不忍睹。牢头说:“以前我不信法轮功被迫害的这么严重,今天我彻底信了,这共产党要完了。”

抓刘成军 放火加枪击

3月23日晚,20余辆警车包围了前郭县山后屯,一群恶警象土匪一样闯入刘成军的姨父柳长发家。让柳家做饭,还把刘成军的表弟带到派出所毒打了一个多小时,威胁要把他84岁的姥姥抓来,这样逼着问出了刘成军的下落。

凌晨1点多,公安部督办、省厅指挥、长春市局、松原市局、前郭县公安局、农安县公安局联合组成的专案组,杀向山后屯,7辆警车包围了柳家,点燃了柳家的两个柴草垛,很多村民都惊起救火。藏在里边的刘成军跑了出来,多处被烧伤,恶警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碗口粗的大棒一顿暴打,然后砸上镣铐,松原恶警李伯武(音)往刘成军腿上连开两枪,叫嚣着:“这回我看你往哪跑!”。然后把刘成军塞进小车后备箱,又抓了柳长发夫妇扬长而去。

柳家三口被关押到前郭县看守所11天。刘成军表弟等被打成胸内伤,姨父柳长发被打得大腿肌肉离骨。


图4:刘成军最后一张照片,胳膊不在袖内,人已无力坐直

刘成军被绑在老虎凳上52天,遭受了各种酷刑,牙都被打掉了,腹膜被撕裂导致小肠疝气。

长春浩劫

5000多人在大搜捕中被抓,至少有6人在一个月内被酷刑致死,其中大多数人并没有参与插播。

李容,35岁,吉林大学毕业生,原在吉林省药物研究所工作,警方称她在抓捕中坠楼身亡,死因真相待查。

沈剑利,34岁,吉林大学应用数学系教师。3月6日,沈剑利被抓,4月下旬被酷刑折磨死时,她丈夫郑炜东也是法轮功学员,也在关押中。


图5:吉林大学教师沈剑利

一名不知姓名的男学员,30多岁,3月16日,被长春锦程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活活打死。该法轮功学员身体多处受伤,内脏被打得破裂多处,身体已经严重变形。

刘义,34岁,3月18日被抓,被打死在绿园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办公室里。

李淑芹,女,54岁,3月20日被长久路派出所抓走,在长春第三看守所被折磨致死。

刘海波,前面提到过他,他和插播团队的主帅梁振兴在劳教所就认识了。他是春城医院的放射理疗师,一直抵制迫害,多次被拘留。一次某小学举办法轮功“罪行”展,强迫小学生去观看。他知道那些重复了千百次的谎言会占据孩子的心灵,是良知的毒药,就走进去扯掉了所有的展板,捣毁扔进了垃圾箱,全身而退,如入无人之境。

3月10日晚,刘海波从家中被抓,家中5000元现金和身上的钱被抢走,警察当着他妻子和两岁儿子的面,打断了他的脚踝。凌晨1点多,刘海波命丧公安局,年仅34岁。

一位现居澳洲的姓霍的警察披露,刑讯到最后,他看到两个警察把一个高压电棍插入刘海波的肛门里电击内脏,几分钟之后,警察开始叫喊:刘海波没心跳了!对外谎称其死于心脏病,尸体被秘密火化,随后又抓了他的妻子。


图6:刘海波和他的妻子

后来一位在大搜捕中被抓的女学员投书明慧网:“……当时他们怀疑我也参与了此事,把我当成了‘重要人物’。我在下班途中被劫持到绿园区派出所,七、八个警察围着打我……一个姓黄的向我家属骗去了几千块钱,说是能把我弄出来。在刑警队,我被双手吊铐,仅脚尖着地,后来我双臂四十多天没有知觉。最后把我带到了市局一处,当时一处在净月潭宾馆包了地下一层的房间,每间都设有铁老虎椅,恶警高朋、张行(他们读“航”音)非常狠毒,专门电女学员的乳头、阴道,他和恶警姜忠各持一根电棍架到我的脖子上电。把我电得从头到脚满身都是糊点,糊点是恶警用电棍顶住不离开,一直电糊才形成的。还用黑塑料袋把我闷得昏死过去。

“后来我在看守所遇到王玉环和陈艳梅。恶警姜忠审王玉环时,用大头电棍电她,还把她弄到净月潭的山坡上,全身捆得跟一个棍似的,然后两个人抬着她往树上撞,她说都以为自己回不来了。”

(六)疯狂的审判

人数与死讯

2002年4月1日,中新网报导说:“3月5号晚长春市和松原市的电视插播事件是长春市梁振兴、周润君、赵健、刘成军、云庆彬等18人所为。”

到庭审时只剩下15人。从上一集6人被酷刑整死我们可以看出:缺失的3人中,有人已被酷刑折磨致死——这是中共公检法知法犯法,是严重的杀人犯罪,官方媒体不经意间,露出了端倪。

侯明凯 死亡与庆功宴

插播团队中的侯明凯,前边没有提到过他。他精明强干,精通电器,身体健壮,在牢狱中展现了对酷刑超强的承受力。他有猴子一样的身法,人也象猴子一样活泼,经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插播成功后,他回到了老家吉林市。警方通缉他,悬赏5万元,并升官二级!

他试图再次插播,但没有成功。后来施展自己最擅长的技术,象猴子一样爬上树,放上一个扩音器,在公安局里谴责发动迫害的江泽民。2002年8月20日,侯在长春功友家里被抓,在绿园公安分局被连续毒打到凌晨4点后死亡,年仅34岁。

据当时和侯明凯同时落难的人讲:“吉林市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的人在我家抓了我、侯明凯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我被铐在门口暖气管子上,门敞着。侯明凯被押在我对面的屋子,门关着。那屋里劈里啪啦地打人,侯明凯没喊一声。有的恶警打累了就到我屋里休息,喝水,嘴里还说‘这人很经打。’

“一个女警说:‘这个催泪弹咋就没起作用呢?差点把自己催了,这个人真有刚!’后来很多屋的警察都被叫到那间屋子,打骂声不断,不到半小时就听他们说:‘侯明凯完了,不行了’。但是恶警为掩盖杀人罪证,故意跑到关我的屋子里说‘侯明凯跑了,从窗户跳出去跑了’。我们在六楼,恶警一直在房间里酷刑逼供,不可能跳窗,我心里非常明白他肯定是被打死了。另一个功友,胳膊被打断成好几节。”


图7:侯明凯遗物中的照片:妻子和女儿侯雨辰

在江泽民对法轮功“打死算自杀”的政策下,警察们完全丧失了人性,毫无负罪感,因为将得到悬赏的升官和重金,杀人的警察们开了庆功宴!

疯狂的法庭

2002年9月18日,市中级法院“公开审判”前,插播团队的幸存者们被拉到法院的单独房间,被电击得在地上翻滚,警察边电边吼:“到庭上能不能不喊、不吱声。”据知情者透露,陈艳梅、刘成军等被毒打电击了很长时间。法庭上,两个法警控制着一名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让他们讲出真相,法警使劲掐他们的脖子,就是这样梁振兴、刘成军等人还当庭揭露当局的谎言,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警累得直换人。

后来法警再次把他们拖进房间,强抓着他们背铐的手按手印,还说:“这可是你自己按的啊。”梁振兴、陈艳梅、刘成军等人再次被毒打,后来被抬回监室。狱警声称:“法庭上的一切,与我们都没有关系,那是公安局干的。”

他们的刑期,是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最重的:
梁振兴(37岁,团队的创建者,因一周前被抓,未亲自参与插播,冤判19年);
周润君(女,52岁,牵头者之一,冤判20年);
刘伟明(32岁,技术总监和主将,冤判20年);
刘成军(31岁,副帅,冤判19年);
张闻(28岁,主将,冤判18年);
雷明(26岁,主将,冤判17年);
李德海(31岁,主将,冤判17年);
孙长军(24岁,主将,冤判17年);
赵健(女,35岁,冤判15年);
云庆彬(37岁,冤判14年);
刘东(37岁,冤判14年);
庄显坤(29岁,冤判11年);
魏修山(35岁,冤判12年);
陈艳梅(女,40岁,冤判11年);
李晓杰(女,31岁,冤判4年)。

当局指认的18人的团队,判决缺失3人:其中刘海波和侯明凯被抓后即被打死,还有1人可能就在被酷刑整死的人群中,被当局隐匿。

重刑和暴政引起了世界舆论的激烈谴责,插播团队突破封锁,争取言论自由的壮举,受到了国际社会的颂扬。

(待续)

突破封锁的先驱者(下)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3/13/145820.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