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 说真话被劳教三次 长春崔秀琴控告江泽民
说真话被劳教三次 长春崔秀琴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崔秀琴,女,今年四十八岁。自一九九七年修炼大法后,严重的心脏病消失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为了说句公道话,被江氏一伙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四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次被非法拘捕,遭受到多种酷刑虐待。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崔秀琴女士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书》,起诉元凶江泽民。

其中,崔秀琴女士在哈尔滨市铁路分局看守所被多次野蛮灌食,险些窒息,她写道:“男犯在恶警的指使下,有的摁头,有的掐两腮,有的坐在我腿上,问:‘会不会坐坏?’男警说了些儿流氓话。一时间,没有撬开嘴,恶警骂道‘一群废物!拿扳子来,把她的牙打掉两个!拿钳子来,把她的牙拔掉两个!’把嘴撬开后,就给我灌了一大盆盐水,几乎都流到脖子上了,嘴里还有一口,这时候,他们竟然掐住我的鼻子和喉咙,导致我无法呼吸,我感到了死之前的滋味。用尽全身力量动了两次,掐脖子的手松了些儿,口里的盐水慢慢地下去。男警又命令再倒一盆水,多加盐。这次灌完后,我口吐白痰,当时下身大量流血,并持续了二十多天。”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下面是崔秀琴女士讲述的部份事实。

修大法 严重疾病消失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前,我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心肌缺血、脑供血不足、失眠、眩晕,而且脾气暴躁。

通过朋友的介绍,我知道了法轮功,并阅读了《转法轮(卷二)》这本书,奇迹就在我身上显现了,我所有的不适症状都消失了,变得头脑清醒、无病一身轻。通过学炼大法,性格也变好了,家人也因此感受到了幸福美好。

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深感应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就于当年七月二十二日前往黑龙江省政府和平上访。可满眼看到的是头戴钢盔、身穿防暴背心,荷枪实弹的警察,将上访的群众驱赶上车,强行拉到八区体育场。

自此以后,炼功场地被强制停用了,经常有功友被抓、被抄家,在内心无法得到安宁的情况下,我于当年十月二十二日,前往北京和平上访,想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是有利无害的。

可是中共对我个人的迫害就此开始了:三次被非法拘捕、四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次被非法劳教,并在这过程中,遭受到多种酷刑虐待,给我本人及父母、孩子、亲友带来严重的身心伤害。

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遭鞭打、奴工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因法轮功被诬蔑、受冤屈,去北京合法上访,当晚被送回,二十八日晚,被哈尔滨市建国派出民警在火车站劫回,几小时后,又被送至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约四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期间,看守所工作人员曾用本夹子扇我耳光多下、用塑料水管即所谓的“小白龙”鞭打臀部二十多下,导致臀部皮肤被打成紫黑色,还被带上八十斤重的脚镣。

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里,强制劳动,装饰一种在看守所本属违禁品的牙签。在一天都不准洗一次手的脏乱环境下,用胶水往牙签上粘彩色装饰穗、制成水果签、甚至还装盒出口,有些患有性病的女犯也不洗手参与劳动,晚上睡觉连平躺的地方都没有,所有人侧卧一个挨一个、俗称“码鸡翅”,夜间不让上厕所;

在万家劳教所被强制奴工、关小号

后我又被非法投入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关押至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期间,我被迫劳动,用熏人的劣质胶水做拖鞋、导致很多人皮肤过敏、包括我在内,大部份在押人员身上长满了疥疮、那还做婴儿服装、织毛衣……,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做不完,还得拿回寝室接着做。


演示:关小号

我在这里曾被关小号一个月,关小号期间,白天关在铁椅子里,晚上睡在没有任何铺盖的地板上,一个月不让刷牙洗澡,上厕所受限制,每天只给吃两顿苞米面粥,每顿只有几口的量,几根咸菜条,关小号后期,白天改成用手铐将我固定在监门上,一站就是一天。

被哈尔滨市铁路分局看守所野蛮灌食 险窒息

二零零一年十月四日,我被哈尔滨市南岗火车站派出所非法抓捕,送至铁路分局,并于当晚被转送至哈尔滨市铁路分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天。

在被非法关押在铁路分局看守所期间,一个看守所男医生要给我把脉,我没顺从,他气急败坏地说:“看我怎么收拾你!”一会儿监栏门打开了,冲进来六、七个男犯人,连拉带拽把我转移到一个无人的地下室,戴上背铐,将我摁倒到床上,又戴上脚铐。男犯在恶警的指使下,有的摁头,有的掐两腮,有的坐在我腿上,问:“会不会坐坏?”男警说了些儿流氓话。

一时间,没有撬开嘴,恶警骂道“一群废物!拿扳子来,把她的牙打掉两个!拿钳子来,把她的牙拔掉两个!”我问他们是不是中国人,他说:不是中国人,就不这样对待你啦!

把嘴撬开后,就给我灌了一大盆盐水,几乎都流到脖子上了,嘴里还有一口,这时候,他们竟然掐住我的鼻子和喉咙,导致我无法呼吸,我感到了死之前的滋味。用尽全身力量动了两次,掐脖子的手松了些儿,口里的盐水慢慢地下去。

男警又命令再倒一盆水,多加盐、这次灌完后,我口吐白痰,当时下身大量流血,并持续了二十多天。等到我回到监室里,监室里的人都说:太恐怖了,一看就知道他们没轻对你,眼圈都黑了,嘴里全是泡。十二天后,我被当地派出所接回,经分局审批,又把我非法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再次被非法关押万家劳教所:灌食、关小号、电击、坐铁椅子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六日,我被建国派出所接回后,经分局审批后,又被转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约四个月,后又被非法投入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关押至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约八个月)。

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里,我一直绝食反迫害,狱警和狱医指使犯人们强制灌食,在苞米面粥里加入大量盐,有时一天灌我两次,有时管子反复插拔,带出来的全是血。

四个月后,我被第二次送到万家劳教所,到那第二天,就被关进小号十多天。后来,实行男警看管女性在押人员,强制我们整天坐在小板凳上,一天,我有些儿眩晕,一名男狱医走到我跟前,用鞋连续踩我的脚面,边踩边说”你就叫崔秀琴哪!”

强制转化过程中,狱警们逼人背监规、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要求人人过关,为了达到目的,两个男警架着我的胳膊,把我往小号里拽,路上用勾拳打我的左右脸,我被戴上背铐,吊挂在小号窗栏杆上,双脚几乎离地,吊了一天。


酷刑图:吊铐

期间一个男警拿了一根大电棍电击我的耳朵、嘴、脖子和腰部,另一个男警不动声色地在我身旁站了半天,后来用手摸着我的头说“你怎么这么倔哪。”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晚上,不让我睡觉,关在铁椅子里,第二天,又关在铁椅子上一天。期间,来了一个男警威胁道:“我对你们有的是办法,你看那男队里有的是男犯人!”

在长春市二道分局刑讯逼供三天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我被长春市交警大队劫持,并被转交到长春市二道分局,七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我被长春市二道分局警察刑讯逼供三天。在分局,我被戴上手铐、脚固定在地环上。为了获取一些信息,当晚一个男警用拳头连续猛击我的面部、他的手打在我牙上,到处滴血。


酷刑演示:地环

半夜,多个男警给我戴上背铐,几个人将我上身使劲往桌子上摁,导致我无法呼吸,用尽全身力量挣扎,才能出口气。

然后,他们将拖布杆插入背铐当杠杆、用力上举,导致我肩部关节疼痛,并发出嘎嘎的响声。

第二天早上,一个男警用脚连续踹我的腹部,又一名男警将我摁倒、用椅子骑到我身上拿木板打脚心,还趁机勒索我家人钱财,对我造成了剧烈的精神与身体上的痛苦。

被绑架的第三天,在看守所拒收的情况下,分局警察走后门,把我送入看守所非法关押。七月二十四日,我被送到长春看守所期间强制穿囚衣。

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被强制奴工等虐待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四日我被长春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在分局局长拒绝在劳教书上签字、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走后门”强行将我投入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约十七个月),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期间,狱警们为了逼迫人放弃信仰,不让人睡觉、打、骂法轮功学员,强制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并以判刑加期为要挟,让我们劳动。制作一种违法的作弊扑克牌,带上一种眼镜,就能看到纸牌背面的图案,使用的吸纳水味道呛人,有的人被呛得晕倒,有的人腿变得不好使了。在这里,还剥过大蒜、剥过瓜子、包过糖块……,还两次剥夺了家人的正常探视权。由于篇幅有限,这也只是说出了被虐待的部份事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