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迫害综述 » 吉林市610洗脑班的罪恶
吉林市610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在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洗脑班是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610办公室”是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非法设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和一切行政机构之上的非法机构,而洗脑班是“610”这个非法组织设立的黑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610”人员将法轮功学员抓到洗脑班没有任何手续,很多时候家里人无法找到,因洗脑班都选在偏僻隐蔽或不被人知的地方,因为它干的事都是见不得人的,是违法犯罪。

吉林市及周边市县共办三十五个洗脑班

吉林市610自从非法开办洗脑班以来,以谎言洗脑、暴力威胁、酷刑折磨、敲诈勒索等犯罪手段对法轮功学员与其家属进行残酷迫害,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有的被迫害致残,有的遭药物摧残相继离世,仅吉林市及五个市县就非法办了三十五个洗脑班。吉林市沙河子小光村四社洗脑班迫害持续五年之久。

由于封锁及隐蔽迫害,我们只能从明慧网查到的不完全统计如下。

吉林市洗脑班地点:
1、船营区盛顺汽车旅店洗脑班
2、福临苑山庄洗脑班
3、苏密沟洗脑班
4、丰满区党校洗脑班
5、船营区越山路洗脑班
6、吉林市一轻局街道办事处洗脑班
7、桦皮厂镇敬老院洗脑班
8、丰满区朱雀山洗脑班
9、吉林市龙潭山庄洗脑班
10、吉林市沙河子小光村四社洗脑班。
11、船营区玉林山庄洗脑班
12、船营区610在市纪监委培训中心洗脑班
13、吉林市欢喜岭畅西园山庄洗脑班
14、沙河子第六医院洗脑班
15、吉林市昌邑区洗脑班

舒兰市洗脑班地点:
1、舒兰上营镇丹凤山庄洗脑班。
2、舒兰平安镇三中洗脑班
3、舒兰市610在粮食局招待所洗脑班
4、舒兰市粮库洗脑班
5、舒兰精神病院洗脑班
6、舒兰新安乡神草山庄洗脑班
7、舒兰吉舒市响水水库洗脑班
8、舒兰市教育局教委招待所洗脑班
9、舒兰白旗敬老院洗脑班

永吉县洗脑班地点:
1、永吉县北山拘留所洗脑班
2、永吉县鸿雁招待所洗脑班
3、永吉县春凳乡奎源山庄洗脑班
4、永吉县羊草沟村盺鑫山庄洗脑班
5、永吉县口前邮政局招待所洗脑班

桦甸市洗脑班地点:
1、桦甸市红石镇招待所洗脑班
2、桦甸市邪党校洗脑班
3、桦甸市榆木桥子镇八中洗脑班

蛟河市、磐石市洗脑班地点:
4、蛟河农机校洗脑班
5、蛟河十中洗脑班
6、磐石市洗脑班

吉林市及周边市县遭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1276人次

吉林省、市、县“610”勾结各地“610”办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到期时,吉林市必须是“610”和当地派出所去接,家里人去接一般都不放,“610”直接送洗脑班洗脑迫害。转化了的要再次洗脑“加深认识”。没转化的软硬兼施,酷刑逼迫,手段残忍至极。吉林市及周边5个市县被洗脑迫害就高达1276人次:

吉林市及周边五个市县(1999年至2016年7月份)被洗脑迫害人次统计: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洗脑班迫害人次按地区分布

吉林市533人次
舒兰市308人次
桦甸市214人次
永吉县115人次
跤河市78人次
磐石市28人次
总计:1276人

洗脑班获“610”注金并勒索法轮功学员

每个洗脑班一方面会得到“610”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在洗脑班通过勒索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单位、以及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友缴纳巨额“学费”。 所有参与迫害的分赃,搜刮钱财吃喝挥霍。仅举几例:

1、有一次舒兰市办洗脑班,所谓的工作人员有近五十人,每天大吃大喝,有狗肉、羊肉、鸡肉、猪肉、鱼蛋等等。供警察吃喝的有两桌,供其余所谓工作人员三桌。

2、二零零八年三月份,蛟河市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吉林省公安厅“奖励”蛟河市“610”、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等参与迫害的单位九十万元钱,其中“610”分了六万元,所有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都分了脏钱, 这钱沾满了法轮功学员与家人的血泪。

3、赵凤智一家三口都是教师,因坚信“真善忍”、依法上访、讲明法轮功真相,却遭到中共残酷迫害,赵凤智的丈夫崔玉臣,(已被迫害离世)。现将年近八旬的赵凤智和儿子两人共计被非法劳教四次,被洗脑班迫害多次,遭勒索、非法罚款、扣工资、剥夺工作权利,经济损失共达十多万元。

4、磐石市办洗脑班,抓捕九人:张栋、孙凤兰、屈贵、钱喜爱、杨秀文、冯春荣、马玉梅、国光、王秀,每人交伙食费两千四百元,共交钱两万一千六百元。

5、磐石市办洗脑班,被抓捕的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每人每天费用是四十元,拒交的由单位垫付,然后由单位扣工资或退休金。半个月后放回家,共交钱两万元。

6、二零零二年十月份,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去磐石市办的洗脑班迫害,三十公里的路程,却到学员单位收取车费每人两百元,共计八百元

7.二零零三年一月三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林微、王林、张春霞、田桂英、王玉倩、杨丽华被绑架到洗脑班,每人每月被勒索一千二百元,两个月共计一万四千四百元。王广民没交,警察就去他家拉大米。

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威胁、暴力“转化”

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信仰的“五书”,使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上、肉体上、人格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对于不配合的学员,则被施以酷刑迫害,连孩子老人都不放过。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倪艳萍(二零一五年控告江泽民后已被迫害离世)。她被多次绑架到洗脑班,遭到众多警察、恶徒的殴打,被强行洗脑,酷刑折磨。被迫害得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在洗脑班里,因倪艳萍不看邪党制造的天安门自焚案碟片和栽赃陷害李洪志师父、污蔑法轮功的各种碟片时,被犹大和警察毒打,被打嘴巴、用手拧胳膊、用脚踢、罚站、不让吃饭,用污言秽语对其进行人身攻击,恶人甚至还二次逼倪艳萍跳楼。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多钟,一拉溪镇派出所所长韩坤、副所长张国华、警员李福德闯入一拉溪镇庆花园村大法弟子曹静云家,要求曹静云母亲写五书(诽谤大法),被曹静云母亲严词拒绝。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半夜两点,他们再次闯入其家,强行绑架曹静云母女。到永吉县羊草沟昕昕山庄洗脑班进行迫害。此前曹静云已被黑嘴子劳教所用不明药物迫害,已经精神失常。中共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精神分裂,何其毒也,对被迫害的已精神失常的人还要继续洗脑,真是人性全无。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下午四点多钟,吉林省永吉县“610”人员勾结各乡镇派出所绑架大法弟子共十二人,三家乡李立新母子俩(由于李立新的孩子才四、五岁没有人看管,就随同母亲一起被一拉溪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才四、五岁的孩子也被绑进洗脑班,遭受痛苦。

◇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赵代立一家三口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十日晚七点被吉林警察绑架,关押在吉林市昌邑区洗脑班迫害。女儿赵琪才十四、五岁,正在学校读书,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因坚修大法不签字,学校与乡政府将她与其父母同送入昌邑区“洗脑班”二十七天,后来赵琪被开除学籍。一个纯真可爱的孩子也没能躲过非法迫害与折磨,就这样失去了学业。

吉林市沙河子小光村四社洗脑班的罪恶

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从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起办洗脑班至二零一五年整五年之久,是持续时间最长,迫害手段最险恶的洗脑班。据不完全统计,共有至少一百多人被绑架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迫害。有些从监狱,劳教所到期的又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迫害。原吉林市邪党书记张晓霈,610头目等与省610勾结开始大规模的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此处暗中迫害。

典型案例:王海田被迫害致死


王海田

吉林市一家熟食店老板王海田(曾用名包文菊),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从洗脑班回家后,先是身体消瘦,脸色发黄;接着腹部肿胀,呼吸困难,喘不上来气,进食很少;后来不能躺着,只能坐着;再后来躺、坐都不能,只能跪着,无法大便,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

以下是王海田生前叙述:“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在吉林市北极街民族胡同八号楼自家门外,被吉林市公安局、致和派出所警察合伙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十月二十三日晚上七点多,遭吉林市国保大队和刑警大队的警察酷刑折磨。他们把我双手反铐上,戴上脚镣子,带上黑头套,强行塞到轿车里。

不知走了多远,两个人架着我来到一个三楼审讯室。这时来了一个国保的人和自称的刑警大队的人,说这里是专门提审的地方。话音刚落,进来两个穿白大褂的人,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注射器,桌子旁边放着几根镐把,那个刑警大队的人说:‘你知道清朝的八大刑吗?清朝的八大刑都是小儿科。你知道现在的高级刑罚是什么吗?别人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伤痕,但内脏里却残废了,你要不老实交待,就把电源通过导线接在你的生殖器上,另一头通上电,你就变成废人了,医院还检查不出来。’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他们说着就把两根点着了的香烟强行插在我的鼻孔里,就这样连续插了七、八根,我说我不会吸烟,我非常难受,两眼呛的睁不开,眼泪直流。他们把这一酷刑叫‘醒脑’,如果要是承受不了,就会胡乱说。他们一直这样逼问我,看我什么也不说,他们就用塑料布把我围住,又用皮带勒住我的头,用注射器抽上辣椒水、芥末油往我鼻孔里灌,他们怕我挣扎,两个人用力按住我的头往后拉,他们还要给我打针。我说:‘你们这么折磨我,还不如一镐把给我解决了。’他们说:‘我们就是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这时又过来一个人扒开我的眼睛说:‘看看你的眼角膜好不好?’我说:‘以前我只是听说有人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来贩卖,今天看到了,这都是真的。’我说:‘你们别开玩笑了。’他们说:‘谁跟你开玩笑了,我看你的左眼角膜还行。’就这样他们又继续折磨了我两个多小时后,才把我拉回洗脑班。回到洗脑班迫害,每天强行播放看洗脑录像,强行上专门洗脑课,逼迫写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五书”,还威逼、恐吓,要是不写就判重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