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延吉市原政法委书记秦晓明迫害好人
延吉市原政法委书记秦晓明迫害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延吉市原政法委书记秦晓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紧随中共江氏集团,打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造成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黑窝遭受严重身心迫害,有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根据善恶有报的天理,等待着秦晓明的是什么呢?

秦晓明,男,今年四十六岁,汉族,一九九四年参加工作,曾先后任延吉市三个派出所指导员、所长、延吉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汪清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图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敦化市委常委。人们讲:秦晓明是借刀杀人的魔鬼。他有句口头禅:“想越级告我,你找死啊,我上面也有人!”

秦晓明:“我上面也有人!”

秦晓明的“我上面也有人!”指的是中共恶魔头江泽民、张德江与中央“610”等恶势力。九十年代,原延边州委书记张德江利用朝鲜国渠道大量走私进口日本小汽车,这一着,他把延边州乃至全东北经济与社会秩序搅得乱糟糟的,那时走私车还带来劫车杀人恶性案件层出不穷,后来,时任总理朱镕基要严办张德江,张却被中共恶魔头江泽民保了下来,最终是州长南某代背黑锅,图们边防站崔中校等人判了刑而草草收场。

那年代,秦晓明刚参警,就溶入到这场中共江泽民、张德江腐败大案中,多年的滾爬摸打,他尝到了黑白道通吃的甜头。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四年,在他任延吉市政法委书记时,他指使其副手郝林等人将一家叫“隆峰”的房地产公司的一笔1500万元的资金存入其政法委小金库与郝林私人帐户中;其违规违纪行为在被北京某报社记者、隆峰委托的律师与百姓喝斥时,秦晓明叫警察将律师绑架,并投入牢中,律师发出警告,秦才放人出狱;随之,秦晓明手叉腰,拿出土匪腔调威胁道:“想越级告我,你们找死啊,我上面也有人!”

李凤云被非法庭审 众人明真相 秦晓明随后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延边州和龙市法院对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李凤云非法庭审,在律师的无罪辩护下,理屈词穷的法官最后不得不草草休庭。辩护律师还请李凤云当场指认酷刑折磨她的凶手是否在场,吓得相关人物急急躲避李凤云的目光。整个非法庭审过程进行了两个半小时,许多开庭前面带肃杀之气的执法人员,在明白真相后,都露出了笑容。

这件事触动了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的周永康与610头目李东生等,随后中共“610”一副部级马上来到延吉市坐镇直接参与迫害,当时,原州委政法委书记高杰立刻在组织的全州“610”会议上扬言对法轮功要“从重从快”处理。

当时的图们市原公安局长秦晓明与高杰密谋一番后,进而开始了对图们市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秦晓明拿着在对李凤云非法庭审时用摄像机、照相机偷拍的录像、照相,按图索骥,按照线索逐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蹲坑、跟踪,到他们家中抢劫、抓人。其中官艳霞、王伟萍、王培中等人被强制关到洗脑班;另在公安部、省、州、市四级“610”的参与下,秦晓明对其公安局警员、法轮功学员穆恒顺秘密监控近两年后,绑架、关押、迫害;对是否开除穆恒顺的公职问题上,秦晓明等人认为:穆恒顺是“惯犯”,说穆恒顺在一九九九年底为法轮功申冤而离岗到北京上访,这次又犯了所谓“冲击和龙市法庭事件”罪,应“从重从快”处理穆,于是他开除了穆恒顺的公职。

张庆军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以莫须有的罪名,分批多次绑架了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刑讯逼供、酷刑折磨,目的就是要找出所谓“冲击和龙市法庭事件”的幕后主持者。其中,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一年,先后对图们市法轮功学员张庆军、张淑贤、迟跃才等十余人非法判刑,关押到吉林省三个监狱、劳教所中迫害。

张庆军、张淑贤、迟跃才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于二零零九、二零一四、二零一五年被迫害致死。体格健壮的张庆军被关入九台劳教所仅仅七天的时间,就被恶警迫害致死,张庆军的尸体至今仍存在殡仪馆的冷柜中;张淑贤被当天下午绑架到派出所,就被“610”恶警酷刑虐杀死了,张淑贤的家属要追查凶手,市公安局为堵人嘴,将赔款从120万元降到70万元;迟跃才被绑架后,“610”恶警全勇哲等人对迟跃才酷刑相加,并用塑料袋套头多次闷昏死迟跃才;在监狱中,恶警给迟跃才打了毒针,在迟出狱后,他全身出现病态症状,其皮肤变暗黄绿色,常从口中呕吐出黑色一样的水,不久迟跃才被迫害离世。

秦晓明办洗脑班“从重从快”迫害法轮功学员

秦晓明在汪清县担任公安局政委期间,他就是打压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二零零七年十月一天,秦要办洗脑班,叫恶警“从重从快”处理法轮功学员,于是“610”恶警倾巢出动,有半夜砸门入室绑架的;有在白天到上班处堵屋绑架的,他们将闫彩霞等约有二十来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满天星发电站附近的一个警察训练基地,这里四周是山,没有住户和人家,汪清县国保大队大队长管清友让每个法轮功学员写保证,并叫嚣不写的要加重打压、判刑。秦晓明还想再延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由于资金问题,迫害了十二天,洗脑班就结束了。

“奥运”期间绑架无辜

二零零八年,秦晓明指挥汪清县“610”恶警于七月十日以“奥运安全”为名,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七月二十四日,秦晓明指挥汪清县“610”恶警再次更大范围的绑架、办洗脑班。此次被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很多是七月十日和七月十日之前刚被绑架过的。

当年七月二十四日晚上六点,疯狂的恶警没有敲门就直接翻墙跳进院子行恶,等到晚上九点多,半夜又到家砸门。当时被绑架的有:李优存、张树钧、吴英子、冯佩芹(家住原东振乡的柳树河)、刘国新(家住原新兴乡,现在归东光镇管辖)。有一法轮功学员当时正好不在家因此避开了,另一法轮功学员在出门时走脱。

汪清县朝鲜族人崔光泳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晚,汪清县东新乡转角楼村朝鲜族人崔光泳含冤离世,他年迈七十岁的母亲痛苦万分。

崔光泳,男,当年三十八岁,以前他是转角楼村会计,他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当会计10年期间,从来没沾过公款一分钱,学法轮功“真、善、忍”后更是为农民负责,为村里负责的态度,做好自己的会计工作。

二零零七年刚过新年,秦晓明让汪清县国保大队队长管清友领着一大帮警察以崔光泳上国外网站为由,非法突击搜查崔光泳家。恶警们气势汹汹,但这一次也是没有找到迫害的证据,非法搜查半天,丢了一句“不要再上非法网站了”之后掉头走人。但他们始终不间断对崔光泳的监控和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份,国保大队还是派警察把崔光泳的电脑给没收了。因为恶警经常突击崔光泳家,他年迈的母亲一听到敲门声就发抖,担心儿子被非法抓去迫害。崔光泳家平时也是总被人监控,家里电话也被监控。家里来外地亲戚朋友,也有人过来窥视,根本谈不上有公民的人身自由。

崔光泳家是四口之家,两位年老的父母和有脑膜炎后遗症的哥哥。他的父亲是卧床四十年的长期患者,身体虚弱,一年大部份日子是躺在炕上度过的。家里主要是靠他和年迈的母亲干农活的微薄的收入来支撑,所以家里很贫困。二零零七年十月份,正是农忙季节,他的哥哥出了事故,不幸肩膀和胳膊骨折不能干活,雪上加霜,繁重的农活都压在消瘦的崔光泳一个人身上了。人少活儿多,崔光泳起早贪黑拼命的干活。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秦晓明与县国保大队长管清友下达了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的命令。恶党人员是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他们只是为了保他们的权力而为,不管你犯没犯过法,不管农忙季节,家境有多么困难,身体状况怎么样,他们觉得对自己的权利有威胁就不管黑白乱抓人、乱迫害人。包括崔光泳在内的二十名大法弟子,被恶警以各种流氓方式绑架、非法关押在位于原新兴乡三道沟村往北十几里的汪清县公安局民警训练基地洗脑迫害。

十月二十五日,恶党的十七大开完后,秦晓明才极不情愿的释放了被他绑架的二十名大法弟子。在这洗脑班的十四天里,因在室内潮湿阴冷,加上精神上、肉体上的折磨,崔光泳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严重,当时他被恶警劫持的时候,因匆忙,穿的很单薄,十月中旬的东北气候是很冷的,村里人已经早晚都穿棉袄了。

回家后,年仅三十八岁的崔光泳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越来越不好。炼法轮功十一年来,他身体一直很健康、没得过病,也没吃过一粒药,这时的崔光泳不得不买点药,他边吃药边硬支撑着干活,治疗也不见效,有一天,他突然倒下,就一直卧床难起,最终崔光泳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含冤离世。

所有这些曝光出来的罪恶其实只是冰山一角,更大更多的罪恶还在延边地区每天发生着。那些本应保护百姓、伸张正义的警察们,在利益的驱使下, 疯狂迫害按“真、善、忍”修心向善的同胞时那种凶残与流氓变态,已经让他们完全变成了毫无人性的邪党鹰犬,不久的将来,这些人都罪责难逃。

在这里奉劝秦晓明及其帮凶们要理智清醒,不要执迷不悟、不要助纣为虐、做中共大魔头江泽民的替罪羊,赶快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