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 长春地税系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长春地税系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法轮功是以修炼真善忍为宗旨的佛家上乘功法,不用出家,在社会各行业阶层都可以修炼,从做好人做起,不断地提高心性,指导人们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矛盾、问题向内找,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在地税部门工作的法轮功学员们,坚持原则,淡泊名利,不贪不占;秉公执法,不徇私情。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长春地税系统的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长春市涉外地税分局三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高继东被迫害离世,长春市农安县地税局的法轮功学员潘刚二次被劳教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

一、三十三岁的高继东被迫害离世


高继东

高继东,男,长春市涉外地税分局的员工,家住汽车厂。一九七三年三月七日出生,毕业于吉林省财税专科学校,一九九六年参加工作于长春市地方税务局涉外分局,会英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四国语言,并自考法律专业。自一九九七年末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以来,真、善、忍的法理使他更加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在工作和生活中,他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淡泊名利,乐于助人,深得领导、同事和亲朋好友的喜爱与器重。

一九九八年,单位给他拨房款十三万元,他买房子(毛坯房)用了十万多元,还剩二万多,当时售房单位说,他们可用此钱买装潢材料,算在购房款中,但他认为自己要按大法法理去做,那样是不真实的,就把剩余的钱如数退回了单位。后来听说这件事的人,都非常佩服他。

迫害发生后,他遭到多次绑架,被非法拘留三次,遭洗脑班迫害两次。因绝食抗议遭灌食,手铐,强行输液等迫害。

三次遭绑架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一时间成千上万的炼功人被非法抓捕、抄家,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高继东,依法去省政府上访,为大法讨还公道,当时被非法扣留,晚上才放回。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高继东在家里,被汽车厂杨柳派出所(现已合并到安庆派出所)绑架,后来他被送到大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带到住地派出所,警察和街道的人一起逼迫他放弃信仰,又非法关押半个月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高继东只身到北京上访反映受迫害的情况,被绑架,关押在北京昌平,遭到刑讯逼供,不让上厕所,不许穿棉衣等方式迫害。

两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高继东拒绝参加诋毁法轮功的造谣诽谤大会,在三月六日下午下班前,他被单位绑架,说是去所谓的“学习班”,被送到兴隆山洗脑班迫害长达四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高继东开始绝食抗议非人迫害。七月二十一日晚,已骨瘦如柴的高继东身体出现异常,被送到长春市医院才通知家属。从此以后单位一直不让他上班,进行经济上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六月,高继东再次要求上班,单位局长同意。上班半个月后,单位局领导找他谈话,要送他去洗脑班。他当时讲了自己上次在洗脑班被迫害的亲身经历,告诉领导,那里只是迫害人,没有道理可讲。自己以生命为代价进行抗争,才摆脱了迫害。为了不再次遭迫害,高继东不去上班,同时,在家里给单位局长写信,表明自己的观点,并打电话给绿园区610办公室,讲洗脑班的迫害情况。


酷刑演示:铁椅子

几天后,单位打来电话,说几位局长研究同意,他可以上班。回到单位仅十天左右,于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二点多,汽车厂锦程公安分局在单位把他绑架,进行非法审问、恐吓,关到锦程公安局地下室,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一夜。他第二次被送进兴隆山洗脑班。此次绑架,是单位和公安有预谋的设好了圈套,与当时的涉外地税局局长王矛有直接关系。

这次高继东自绑架之时起,便开始绝食绝水,抵制非法迫害,洗脑班用野蛮灌食来折磨他。恶人陈闻专(音)用笔往他耳朵里捅,每天灌食1-2次,大约灌了四、五天,这时他开始吐血,恶警怕出人命就停止了灌食。

警察们把他呈“大”字型,用多重胶带紧紧绑在铁床上整天打点滴,危险时就拉去医院检查,说没危险继续迫害,他坚决抵制迫害。一次竟有六个人,分别踩在他胳膊、腿等处,椅子压在前胸,又有恶人沈某坐上,致使他肋骨骨折。

八月六日,他们认为人要不行了,逼家属拿钱,第三次送往医大一院分院抢救治疗,经医院检查是电解质紊乱,心脏、胃和肺都已严重衰竭损伤。

洗脑班的恐怖、高压,邪恶之徒轮番暴虐,并挖苦讽刺、污辱人格,使高继东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这次从洗脑班出来以后,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二、潘刚六次被绑架,被冤判八年

潘刚,男,五十八岁,农安县地税局公务员。修炼法轮功后时时严格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远离吃、喝、卡、拿、沾,跟他出去办事的人,都说他是傻子,因为他们也得不到实惠和好处了。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一手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潘刚因坚持信仰做好人,被单位违法停发工资十多年,并多次陷害使其身陷牢狱饱受酷刑摧残。潘刚又于二零一零年遭非法冤判八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遭受迫害。

第一次遭绑架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农安县地税局把潘刚非法监禁在单位,因不写诽谤大法的东西,被单位送进拘留所。在拘留所里,经常遭到管教毒打辱骂和体罚,挨冻受饿,苦不堪言。即使这样,每天还要交二十多元的伙食费,不给收据。

单位负责洗脑迫害的主管局长彭延福曾说:如果你能和大多数地税干部一样,吃、喝、嫖、赌、抽、并收受贿赂,我就不管你了。

第二次遭绑架劳教摧残:被打掉两个脚趾盖,撬掉两颗门牙,踢折一根肋骨

二零零一年元旦,农安县宝塔派出所的警察崔平、柴立冬早八点强行把潘刚绑架,并关进拘留所,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把家洗劫一空。在拘留所里,刑警队赵云龙、姚国庆对潘刚拳打脚踢,后又把潘刚摁倒在地,用一根一米多长的四棱木棒子狠狠打臀部,把木方子都打折了,又用打折的木棒子继续打,直到累的打不动为止。第二天,又继续打,把潘刚臀部都打成青紫色。管教刘中曾对潘刚拳打脚踢,逼做各种姿式的体罚。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把潘刚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四月份时劳教所里警察逼迫法轮功学员超体力劳动,期间,潘刚两只脚被劳教犯人林跃民用杠子撮的青一块紫一块,两个大脚趾盖全部脱落;恶人林跃民还用板子砍后背、腰、腿,使潘刚走路艰难。


酷刑演示图:针扎手指

迫害期间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浓盐水摧残;不配合迫害被卫生所的金大夫用针头扎脚心、手指肚、人中等部位,当时鲜血四溅;又叫劳教犯人把腮帮子都揉搓破皮了。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在教导员李云波的指挥下,劳教犯人尹春龙用铁器把潘刚的门牙撬掉两颗。十二月份被分队长郭一平用电棍电出大便。受尽酷刑后被非法超期关押一个多月放回。

第三次遭绑架:剥夺一切经济来源并送进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初从九台劳教所回家后,单位让潘刚上班但不给开工资。为了生活,潘刚要找另外的工作,他们不但不允许。相反,还要他天天到单位“报到”。由于断绝了经济来源,潘刚一家祖孙三代六口人生活无法维持。六月末他年迈的父母双亲被迫去了农村,导致一家骨肉分离。

潘刚到长春地方税务局人事处咨询工作之事,农安县地税局副局长姜日红报复潘刚。于二零零二年九月末找来宝塔派出所警察把潘刚绑架到洗脑班关起来。并扬言送劳教。潘刚深知劳教所的残暴及邪恶, 第三天晚上他从三楼顶上拽着电话线跳下去,当时摔的腰椎骨错位。潘刚逃出洗脑班后,单位勾结派出所到处抓他,逼得他流离失所。

第四次遭绑架劳教:常常是旧伤未去,又添新伤

二零零三年一月潘刚进京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驻京办送往农安。三月被农安县公安局送往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刚入所就被洗冷水澡,然后一顿毒打,绝食后用铁器撬牙,灌浓盐水。在五大队里,经常挨管理科高志录毒打,常常是旧伤未去,又添新伤。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三月份,被恶警教唆劳教犯人张铁军、万有光、韩志远三人把头摁在上床的梯子里,用铁管子打臀部、大腿及腿肚子,被打的一道道青紫的伤痕,又强迫每天坐在水泥地上。劳教犯人韩志远曾叫嚣说:“这样对待你们都是大队干部的意思,就是要在身体上摧残你,在语言上刺激你,在精神上折磨你,在行动上规范你,在饮食上节制你,在经济上封锁你,叫你活着难受,想死留口气。”正如他所说一年多的劳教生活使潘刚九死一生,在这座“人间地狱”历尽酷刑折磨。

七月份潘刚等被非法驱使到所外干重体力活。潘刚想到自己修“真、善、忍”没有错,反被绑架并非法关押不合法,于是出走,不幸被恶警抓回,把脸都打变形了,然后关进小号。


酷刑示意图:背铐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朝阳沟劳教所开大会诽谤大法。潘刚厉声断喝:闭嘴,不许诽谤大法。恶警们穷凶极恶,对潘刚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所长王延伟还亲手扒下潘刚的衣裤,往身上浇水后再用电棍电;后把双手背铐,再将镐把插入,手铐深深铐进肉里,抬起放下,不断重复,累得恶警大汗淋漓,直到抬不动为止;被关小号三十三天,没有铺盖,双手被铐抻九天,最长时间一天长达二十多小时,直到造成他的一双手腕溃烂化脓才停止。


酷刑演示:抻刑

使用各种刑具迫使其放弃大法,被潘刚拒绝。潘刚以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将门牙又撬掉一颗。不能吃饭,只能喝奶,骨瘦如柴,遍体鳞伤,不能走路,满身是疥。酷刑折磨导致下身溃烂几个月不能穿裤子。有时整宿不让睡觉,第二天还让干活。一次因潘刚坚持炼功,遭到毒打,并在十一、二月份天气里,被扒光衣服,弄到水房。犯人打开窗户,向他身上泼水,十几盆下去,人也被冻僵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最后潘刚被迫害致全身肌肉严重萎缩,体重约有八十斤,每天坐如针毡,度日如年,全身流脓淌血。虽然这样,到期仍不释放,又被他们非法加期三个月,加期到期还不释放。潘刚劳教加期期满时,家人去接得知潘刚又被单位送进“洗脑班”继续迫害,最后导致精神恍惚。由于他不停的遭受迫害,致使他的老母亲盼子不归含冤离开人世。

第五次遭绑架劳教 单位又做假证三进魔窟——关小号一百五十天,吊铐六十天

二零零四年六月七日潘刚从洗脑班出来后,地税局局长张义文、副局长姜日红仍不准他上班,剥夺了他作为公务员应享受的一切待遇。就连二零零零年年末奖金和二零零二年上班期间工资也不给,经济上的迫害造成家庭生活困难,只能靠儿子和妻子打工养家糊口。

零五年一月他又到长春地方税务局请示工作,人事处的王处长和党务处的曲书记接待了他,曲威胁他:“再不准你来找上班和工资的事,否则给你找个吃饭的地方。”

零五年二月二日他到单位去,局长张义文找来国保大队的人把他抓走。二月六日张义文派司机出车以假证把潘刚又送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朝阳沟劳教所,潘刚因抵制迫害被多次毒打。三月末又被转到苇子沟劳教所迫害,被关小号一百五十天,被吊铐六十天,最长时间一天吊长达十八小时,使身体和双脚都变了形,导致几次昏死。在这次被迫害期间,潘刚的老父亲由于担心儿子的生命安全,精神受到巨大的刺激,不久也含冤离世。临终竟没能见上儿子一面。

第六次遭绑架 单位再次勾结国保 冤判八年重刑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上午,潘刚在一家副食店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绑架,恶警从他身上搜去钥匙闯到家里抄家,家里十几岁的孩子阻拦,被推到一边,他们从天棚到地板搜个遍也没拿到什么东西,就把所有的书都拆成一张一张的照相,临走把孩子的新笔记本电脑拿走两个月以后才要回来。

四月二十四日国保大队王世福、王维鑫等人又来家要电脑说检查一下。家人问为什么三番五次的到家来,其中一个警察说:不是我们要来,是地税局领导非要给潘刚判刑,不判刑都不行呀。

潘刚被国保绑架后身体极度虚弱,被农安看守所单独关一个监室,怕别人知道。后送劳教被拒收,又送往长春劳改医院迫害。家属曾往返于国保大队、看守所、法院、地税局之间继续要人和讲明真相,告诉他们信仰没错、做好人没错,都被以各种理由推托。

后农安县法院对潘刚进行秘密审判,戒备森严,法院门口布满警察、警车,还有喷水车,害怕家属和法轮功学员知道后去要人。就这样潘刚被偷偷的枉法冤判了八年重刑,送到公主岭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

潘刚从二零零一年被停发工资,取消一名国家公务员应有的一切待遇。然而潘刚并未被开除,他十多年的工资哪里去了?地税局领导为什么极力要给潘刚送进监狱可想而知。潘刚这一切遭遇皆因江泽民一己之私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现其家属要求法办迫害元凶江泽民,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公民的合法权利。

三、德惠市林宏飞遭迫害经历

德惠市地税局干部林宏飞,今年四十三岁。自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生活上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踏实做人,认真做事。在工作上,坚持原则,不徇私情。在单位同事们都知道他因为修炼法轮功以后不贪不占,秉公执法,受到领导的赞誉和同事们的好评。

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发生后,当地胜利派出所执行从上到下的指令,对林宏飞多次电话骚扰并到单位施压,德惠市地税局领导及人事科也多次找谈话,给他及家人带来巨大精神压力。林宏飞曾被三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劳教,并被非法判刑。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晨炼时被德惠市胜利派出所警察执行江泽民的命令驱散,后来被登记。多次受到当时的片警李振权的骚扰,逼问签字等。至此,单位也多次敏感日打电话骚扰、做工作找谈话,逼签字等。

前三次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依据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在北京市天安门广场因炼功被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关到地下室铁笼子里,后被非法押送大兴县红星派出所非法询问。受到冷冻、铐手铐、不让休息等手段折磨。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转到长春驻京办事处,转回当地被德惠市政保科接回。后被政保科张庆春勒索五千元(已死亡)取保候审、办理人是政保科的葛旭权。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为了维护法轮功信仰自由的权利。再次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在北京市天安门广场被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关到地下室铁笼子里,因中途从唐山倒车,被转到唐山驻京办事处迫害,被用胶皮棒子殴打屁股黑紫色出现水泡。后转回当地被政保科张庆春等勒索一万元,办理人是政保科的老毛。

在二零零一年,年底审核的公务员考核上,林宏飞被德惠市地税局所谓“评”为“不称职”。而根据公务员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公务员考核主要考察德、勤、能、绩四个方面,重点考核“绩”即工作成绩。林宏飞因为修炼法轮功,在单位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秉公执法、不徇私情,一直身受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好评。

二零零二年五月,在自己家楼下(家中已事先被警察第一次非法搜查时,安装窃听器)被当时的吉林省德惠市政委李金,指挥布属的刑警队修闯、王春生、李峰等绑架,在刑警队李金动手打了他,后来因抵制迫害在公安局院里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带到当时德惠市公安局长郭广田办公室,当他要求信仰自由应无罪释放时,被郭广田打了耳光,后被德惠市政保科关到德惠市看守所。

在绝食抗议期间,遭德惠市看守所丁日松、刘玉湖及看守警察等指挥犯人灌食,二零零二年六月被德惠市法制科押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新生大队关押,当时所长王彦伟,新生大队大队长朱庆春,副大队长虞铁。

由于省、市六一零头目传达江泽民的命令,在那里见证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洗脑和强制转化,他曾从早到晚连续坐塑料小板凳承受体罚,为此我曾几次绝食抵抗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后被狱医李大夫用开口器灌食,转送长春市公安医院。在此期间,家属因救人心切被副所长王伟刚勒索数千元。

在劳教所关押期间,被德惠市政保科和刑警队两次非法提审,甚至提出意欲暴力外审,被劳教所方面拒绝。因信仰无罪,在转回当地医院绝食期间走脱。

第四次被绑架,遭残忍折磨

在颠沛流离期间,二零零三年正月在哈尔滨市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五处绑架,期间遭多名哈尔滨市公安局不明真相警察的迫害,主要手段和方式有使用胶皮手套、胶皮棒子毒打,往鼻子和嘴里抹芥末油、用电手枪电击手心、脚心、眼睛、耳朵、嘴、牙齿、生殖器等部位,还用铁椅子和铁丝和电手枪连电,甚至还扬言威胁要送殓人炉!更为卑鄙无耻的是在非法暴力审讯期间,他们还强迫一法轮功女学员抚摸他的隐私部位。

被他们化名“朱温”非法关押在哈市道里区看守所,在2号牢房被犯人施以弹眼球、捏睾丸等残忍手段迫害,后转4号牢房被犯人王龙庆采用打火机烧耳朵、数肋条、撅胳膊腿、灌盐水、浇凉水等方式迫害。

后来被转回德惠市看守所,曾绝食抗议近两个月,期间被多次灌食。后被当时德惠市检察院公诉科的孙永超非法起诉,在德惠市法院被当时的庭长王继生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三年过年期间被押送吉林监狱非法关押。

在吉林监狱受迫害事实

吉林监狱是迫害法轮功正信的黑窝,因江泽民的密令的层层传达,致使这里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

二零零三年因信仰无罪不剃光头,被当时吉林监狱八监区郑狱警押送“矫治中心”固定床上固定三十七天。固定床手脚全被固定每天24小时,吃喝拉撒都在上面,夜间不能正常休息,有专门犯人看管,时间一长屁股局部溃烂,当时犯人“刀尖”在教育科警察指使下在他身体固定时采用搓胳膊、搓腿、鼻孔插烟头、伤口撒盐、用铁棍子打脚趾头、打肚子企图强制转化。

二零零四年因绝食要求无罪释放,被当时吉林监狱六监区陈狱警送小号灌浓盐水后转严管一个半月,每天除吃饭、喝水、上厕所(5到10分钟)外从早上五点半坐到晚七点,保持坐姿不许动。

二零零五年因写劝善信和不参加学习,被当时吉林监狱九监区潘狱警押送严管迫害一个多月。

经济方面:家属被勒索钱财三万多元,林宏飞的工资自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德惠市地税局只发基本工资240元,直至二零零五年三月被长春市地税局局长宋有才以红头文件停发工资至今,十多年来,工资应补累计约二十多万元。

四、榆树市地税局干部刘凤明

法轮功学员刘凤明,是榆树市地税局干部、国家公务员。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先后二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非法拘留;二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被非法监视住所一个月;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七年间被停薪停职,八年里不发一分钱生活费。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榆树市公安局就将榆树市地税局修炼法轮功的刘凤明定为重点迫害对象,主管地税局工作的副市长唐云彪直接“帮教”找其谈话,给单位领导施压,局长曹东晖积极配合绞尽脑汁,为逼迫刘凤明放弃炼法轮功,把他分配到离市区五十里地的乡下工作。

三次非法拘留、非法劳教

迫害之初,并两次绑架到派出所和地税局单位住宿,整晚不让睡觉,派出所所长孙井和布置恶警在耳旁大音量播放邪恶录像,逼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与中共邪党保持一致。

一九九九年九月刘凤明去北京上访回来,被榆树市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非法拘留一个月后,送往吉林省九台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单位不发一分生活费,他家人找单位领导,局长曹东晖说是“六一零”不让发,让他把文件拿出来说没有。

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

刘凤明为维持四口之家生活,被迫外出打工,流离失所。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刘凤明被非法抄家,后被绑架到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在非法审讯中坐“铁椅子”、浇冷水吹风扇,造成严重心脏衰竭,劫持到长春市吉大第二医院,次日又转长春市公安铁北医院继续迫害。一个月后劫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迫害三年。

二零零七年七月刘凤明回单位上班,榆树市“六一零”李奉林等人几次到地税局骚扰,找单位领导问谁让刘凤明上的班,领导说你们有不让上班的文件吗?李奉林支支吾吾的说“有啊”,地税局领导说那就给我们看看吧,复印一份。李奉林说那不行,不能看、更不能复印,这是机密文件。地税局领导正义拒绝:“什么机密文件不敢见光。就凭口头不让人家上班,找我我不敢。”

第五次、第六次绑架迫害

几次骚扰不成,李奉林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亲自带人强行将正在办公的刘凤明绑架到长春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晚六点多钟,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范洪凯、杨树才、石海林、李春和等四人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闯入刘凤明家中绑架抓人,因其不在家绑架未遂,将大法书籍及大法师父像片强行抄走。为达到迫害目的,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李笑、李春和等人再次到刘凤明单位将其绑架,进行非法拘留十五天的迫害。

第七次绑架洗脑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上午,在榆树市“六一零”李凤林的指使下,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范洪凯、李笑、李春和等人,将正在上班的刘凤明强行绑架到榆树市“经委洗脑班”迫害,非法关押十天后才将刘凤明放回家中。

在这场迫害中,长春地税系统的法轮功学员都曾经被迫害,而高继东已被迫害致死,林鸿飞不能正常上班,潘刚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还有这些法轮功学员在经济上都被单位停发或减发工资,使他们在承受不该承受的精神和肉体上的压力的同时,经济上又遭受巨大损失多达数万元。

正是元凶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才造成了这一场场本不该发生的人伦悲剧。现这些法轮功学员和正义的家属已依法起诉,希望国家最高检察院检察官能公正执法,同时强烈要求依法对被控告人江泽民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并予以法律制裁。

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清算元凶江泽民的所有罪恶,还法轮大法公道,还我大好何山。

有关责任人员及电话:

吉林省地方税务局原局长唐志平
长春市地方税务局原局长宋有才
长春市地方税务局原涉外分局局长王矛
农安地税局原局长张义夫
德惠地税局原局长娄万华
榆树市地税局局长曹东晖(已遭报,因贪污判无期徒刑)

吉林省地方税务局局长 办:0431-88549080
省局人事处办:0431-88549075
长春市地方税务局局长办:88519999
市局人事处办:88566900 88562700
市局监察处 88562709 88565071

长春市地税局电话号
局长: 043185278001(办公室)
人事处处王处长 043185278025(办公室)
副处长 043185278026(办公室)
监察室处长 043185278039(办公室)

长春市地方税务局涉外分局
地址:长春市西安大路1845号  邮编:130061
电话:0431—88507935 88582170 88582245 88582264 88582230
88582253—2254  88582230—2232

农安地税局局长: 舒晓春  0431-83236186     13944861310
地税局副局长:姜日红   0431-83222048     13689833456
地税局副局长:李彬    0431-83269777     13943102345
地税局副局长:乔臣    0431-83220339     13630533795
地税局副局长:盖世贤   0431-83223818     13943073378

德惠市地方税务局
局长: 电话:87206999 (办)
办公室:8720695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