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法办江泽民 » 兄嫂均陷冤狱 长春市曲淑珍控告元凶江泽民
兄嫂均陷冤狱 长春市曲淑珍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2015年8月7日,吉林省长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法轮功学员曲淑珍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52岁的曲淑珍和哥哥曲广义及嫂子高桂波都修炼法轮功。2013年6月,曲广义和高桂波夫妇均被非法判刑,目前仍被关押在狱中。

以下是曲淑珍的自述,和她代替哥哥写的诉状:

控告人1:曲淑珍自述:

我是从1999年正月初三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我的身体有胃病、肝病、胆病、肾病、妇科病等多种疾病。1998年,我哥哥曲广义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患有的多种疾病都好了,所以在他修炼之后的三个月,我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来。法轮大法是上乘佛家修炼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原则,教人向善。走入修炼之后,我时刻按照大法的修炼标准“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在为人处事上,以他人为先,不再与人争斗;在家庭生活中,也能够忍让包容,家庭关系比从前更加和睦温馨。后来,通过修炼,让我饱受折磨的各种疾病都好了,我无病一身轻,对生活也有了希望。

2002年4月5日上午,我出门给朋友租房子,刚走到民丰街就被城东派出所绑架,随身携带的3000多元钱,金项链和金耳环都被劫走。在派出所,警察要拿走我的电话本,见我不配合,就被多次打耳光威胁恐吓。随后,我被送到北大龙看守所拘留一个月。2002年5月5日,城东派出所如数返还扣押的钱物,然后将我用车送回家。

2012年9月13日早7:10分,我嫂子高桂波给我打电话,说门被反锁,她上班出不来,于是我急忙赶过去开门。然而,开门之后,我就被二道分局的四、五个便衣警察抓住头发,将我按倒在地,打耳光,二道分局队长苗新非法搜走了我包里的800块钱。随后,把我送到苇子沟拘留所拘留15天。9月29日,从苇子沟劳教所出来的第二天,我和女儿到二道分局索要被拿走的钥匙和800块钱,所长以被没收为由,而拒绝返还。

控告人2:曲广义(妹妹曲淑珍代笔)

我是从1998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之前,我患有严重的胃病,多年求医,依然时常复发,一直没有痊愈。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时刻按照法轮大法的修炼标准“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心胸也变得更加豁达开朗,困扰我多年的老胃病,也不治自愈了。


酷刑演示:老虎凳

2001年,我从长春去公主岭的路上,被长春市610跟踪,在公主岭被非法抓捕押回长春。随后在绿园区正阳街派出所、河北派出所和朝阳区建设街派出所三个派出所之间辗转,被三个派出所轮番酷刑审讯折磨,上大挂、坐老虎凳、强行撬嘴灌食、用冷水管浇、用电棍电、强行坐板,经过七天的酷刑审讯,所有刑法都用尽,我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派出所怕闹出人命来,在深夜用担架连夜将我送到朝阳沟劳教所,并被非法劳教一年。

然而,看着生命体征很弱的我渐渐苏醒过来,朝阳沟看守所再次对我用酷刑折磨,在朝阳沟劳教几个月后,我被转到北大龙劳教所并加刑一年。在劳教所的两年里,我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资料,并在身体状况允许的时候,做奴工,长期遭受酷刑折磨。

2006年8月23日,我在德惠市给建宇环保燃气灶用户调试燃气灶时,在上厕所的路上,被德惠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在众目睽睽之下,连续对我拳打脚踢强行施暴,然后,我又被劫持到德惠市610办公室,继续进行酷刑折磨。随后,德惠市国保大队强行非法判我两年的劳教,把我送到吉林省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

在劳教所,狱警直接把我送到严管队进行强制转化,上电刑、吊起来打、殴打、不让睡觉、烤刑等一系列非法的法西斯式的暴行迫害,使我的身心都受到了摧残性的打击,原本健康强壮的身体,被折磨出重病,整个人都被折磨得不成样子。

2013年9月13日早上6点30左右,我在家门口被长春市二道分局的便衣警察绑架,便衣从我身上搜到家门钥匙,随即把我家的门反锁,将我妻子高桂波反锁在家里。早上7点10分,高桂波急着上班,打电话给我,无人接听,随即打电话给我妹妹曲淑珍,我妹妹曲淑珍急忙前去开门,在门口被蹲坑的两个便衣警察绑架。

当天晚上,警察把我直接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关押,妻子高桂波和妹妹曲淑珍被送往苇子沟拘留所拘留15天。这期间的办案警察是二道区公安分局的警察苗新和高洪宁。

我妹妹从拘留所出来后,才发现我居住的房子被二道区分局的警察翻了个底朝天,经过清算后,发现家里所有值钱的物品都已经不在了,其中包括一台电脑、1000多元现金、可视DVD一台、电瓶车充电器一份、存折若干。经核算,被强行掠走的私人财产和存折约十余万元。

2013年6月18日,长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以在我家中搜出印有“法轮大法好”印章为证据,将我送往吉林省二监狱,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妻子高桂波以胁从罪被送往长春市女子监狱,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二人仍在监狱中非法服刑。

在被迫害的十六年里,除去在看守所和监狱的8年时间,我一直过着东奔西走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的生活。在劳教所的三年时间里,我年迈的父母每天都在无尽的愁苦中度日,最终忧虑成疾,在三年的时间里,两位老人相继去世,而作为儿子,我却都不能够尽半分孝心。甚至,在他们病重期间,想要见我最后一面,这样的权利,也被劳教所无情剥夺。

只因修炼法轮大法,讲一句“法轮大法好”,做一个善良的好人,在被迫害的十六年里,我原本幸福的家庭变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