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四平公主岭监狱 » 2007年-2009年公主岭监狱迫害事实
2007年-2009年公主岭监狱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公主岭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以下是2007年-2009年期间,公主岭监狱为达到逼迫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信仰所采取的一系列残酷手段。

监狱规定不准与法轮功学员一起说话,法轮功学员不准随意走动,不准串号、串室,可其他刑事犯人可以,而且其他刑事犯人即使干些违规违法纪的事管教人员也不管。他们采用互包(用来专门监视看管法轮功学员的一些在押犯人)严控监管并采用株连制,用四名刑事罪犯日夜监视一名法轮功学员,还安排有暗包(班组、队长、护廊、护厕等都是暗包)。不准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发正念,一旦发现就关小号严管。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电刑迫害:监狱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用电棍电,有的同时用三、四个电棍电一个学员,他们把学员的衣服剥光,用手铐把学员铐在暖气管上用背心把脑袋套上不准学员看,几个恶警同时行凶,直到受刑的学员昏死过去,才把人放下来用凉水泼醒再反复行凶。使受刑的学员身体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都被电的一片片的青紫、灼伤焦糊一片,真是惨不忍睹。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鼻饲)

灌食迫害:在监狱里法轮功学员们受到非法而惨无人性的迫害,正常的申诉也得不到解决,他们往往以绝食的方式来抵制这种非法的迫害。可监狱的恶警非但不收敛恶行,反而采取强迫灌食来残害法轮功学员。恶警在监狱医院安排一些警察和犯人专门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强迫灌食,用少量的玉米面大量的食盐每次半斤左右,用开水搅和成糊状,把学员按在椅子上,把头按压在椅子靠背上,四、五个人一起用力按住,把插管通过鼻子插到胃里,造成呼吸困难极其痛苦。三天灌一次,每灌一次后都会恶心呕吐,吐完之后嘴里都是又苦又咸的食盐。大量的食盐灌到空腹的胃里,使胃里的粘膜造成损伤。谢贵臣2008年被迫害时,在监狱里被灌食迫害2个多月,之后很长时间了还时常呕吐吃不了东西。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形绑在抻床上)

绑死人床迫害:公主岭监狱对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信仰,对非法迫害提出异议、不配合管教人员无理迫害的大法学员,都会被关押到严管小号迫害。严管小号在地下室,有一些小房间,每间房里有一张离地60厘米高用木板搭的地铺,木板上固定着一副脚镣铐。把被迫害的学员两脚扣在脚镣铐里扣死,然后再把两只手抻开戴上手铐整个身体象“大”字形固定,两边一边一个刑事犯互包监管。只要被铐在这样的死人床上,每天除开饭3次,一次十分钟只给打开手铐,脚镣24小时都不打开。被抻上就疼痛难忍,脚镣铐卡在踝骨上象被挤碎了一样痛,那真是分分秒秒中都在痛苦中煎熬。两个监管的犯人时刻都在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强迫学员骂,学员不配合、不理他们,就会遭到毒打和折磨。把学员仅穿的一件衣服的扣子解开冻凉肚子,用一盆凉水放在肚子上拔,浑身动不了小便时由犯人给接,便后犯人故意弄洒、弄湿在裤子上使身上臭味难闻,有痰不让吐,必需咽下去,实在咽不下去就用纸擦时故意擦的人一脸。被铐在死人床上一天后在开饭时,打开手铐后人根本就起不来,连翻身都翻不了,就和死的人一样。对精神上摧残更是生不如死。公主岭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真是斑斑血泪、罄竹难书。法轮功学员杨峰、谢贵臣、高长所、老金头、孙震等都被死人床抻过。以上只是五监区的大法学员被迫害的一部分真相,其它监区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还不知道。杨峰被抻了一个多月,老金头到离开监狱时双脚麻木、下肢行走困难一瘸一拐的,高长所被抻了半个月,孙震被抻了半个月,还有其它监区的大法学员也都被抻过。

部分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在监狱里,狱警都是不露面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是让刑事犯包夹和邪悟人员殴打大法弟子。只要大法弟子不写五书的就一直残酷迫害。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要被上“凳子”刑法:凳高20公分左右,凳面直径23公分左右,中间有个圆孔,凳面上有许多突出点状花纹,每人只允许在一块不到60公分的方砖范围,坐在小凳上,双脚并拢,双腿并拢,双手放在大腿面上,不许动,身体坐直。除睡觉、上厕所洗漱外,一直坐在小板凳上。时间一长,那些花纹就像钉子一样令人痛苦难耐,只要动一动,那些包夹和所谓的帮教就大喊大叫,平时她们还不停的给大法弟子灌输谬论和谎言,只要她们其中一人张口谩骂某一大法弟子,其他人马上附和并群起而攻之,甚至大打出手,就这样许多人的屁股都坐烂了。

对于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她们会逐步升级迫害,她们会把板凳中的圆孔插上一根棍,只让人坐二分之一,更有甚者只让人坐三分之一的部分,也就是不到八公分的范围,其余部分全放上书,只起到一个支点的作用,人几乎是蹲着,而且因凳子腿矮,腿用不上力,所以那种痛苦难以言表。

她们对坚持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就把凳子腿朝天,只让坐凳子腿中的一条腿。法轮功学员程淑芳是快60岁的老人,程淑芳就因为坐凳子腿而摔坏了骨头,她还被打掉了一颗牙,还有一次被打的吐血,恶徒们还拽住她的头发往大水桶里浸,差点把她呛死。最难耐的是坐小板凳,她们一开始插上缠线用的塑料芯子,全被程淑芳坐碎了,然后她们就换了铁棍。还有更严重的,除了让睡很少的觉外,一直不让离开小凳子,即使上厕所也是看你憋的快不行了才让去,甚至连吃饭都不许离开小凳子,有的甚至连碗也不让洗,让自己拿卫生纸擦碗。只要大法弟子不写“转化”,就在失去自由的监狱里更没有自由,不许和任何人讲话。

至2015年6月,吉林省女子监狱里还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大约120人左右,6月份,八监区二区队还有程国香、郭文帅、齐恩香、朱淑云(在严管队蹲小号)等5、6人被严管迫害。

有同修2014年被送进女子监狱发现那时监狱里就换了很多年轻狱警,到底是什么时候换的不太清楚。由于信息的封闭这也只是公主岭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冰山一角。

公主岭监狱:
监狱长伍某
攻监办公室主任张某,男,四十岁左右;
五监区教导员吕某,男,三十多岁,所有迫害他都参与,曾恶狠狠地说:“你们灌食时多放盐,没了我去花钱买,就不信治不了你们这些法轮功。”
五监区大队长赵某,男,五十多岁;
中队长贾明,男,五十多岁;
狱警李某,男,三十多岁;
中队长左某,男,五十多岁;
二区队狱警:杨溢
八监区队长:倪某、王某、齐某

发表评论